胡平: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Share on Google+

这次李敖大陆行,引发了有关自由主义的话题。对此,我们不妨略加评析。

李敖自称自由主义者,也有不少人认为李敖是自由主义者。其实李敖不是自由主义者。早就有人指出,早年的李敖是反对两蒋反对国民党,但并不是反对专制。这种批评是否准确,暂且不论。我们不妨承认李敖的确是主张言论自由等各项自由的,但问题是,在李敖那里,自由究竟占什么地位?一个人能把自由比北洋军阀时代还要少的当今中国称为“盛世”,他怎么还能算是自由主义者呢?

什么叫自由主义?自由主义不仅仅是主张自由,自由主义是把自由置于首位,自由主义就是“从自由出发”(这是我给自己的一部文集取的名字)。在人类的各种各样的价值中间,自由主义认为自由是第一位的,是最重要的。

美国学者索维尔(Thomas Sowell)说得好:“没有人公然反对自由,自由并无敌人。自由有的是能同甘不能共苦的朋友,他们将其他事物摆在首位。然而就自由的维护而言,他们比敌人更具危险性:这就是为什么自由受到危及,而通向奴役之路始终开放——甚至对若干人士而言还颇为诱人——的原因。”

李敖是不是自由主义者?这从他对海峡两岸政府的评价可以看得很清楚。李敖说他既会骂也会捧。他是“该骂的就骂,该捧的就捧”。他大骂台湾政府,大骂国民党政府――不论是威权时代的国民党还是民主化后的国民党都骂,也大骂民进党政府,同时又大捧共产党。然而我们都知道,台湾历来比大陆自由。按照美国的民间组织《自由之家》每年发表的报告《世界各国的自由状况》,台湾得到的评价一直比大陆好。如今的台湾被列入自由国家(地区),其自由度在自由国家中都位居中上。与此相反,中国大陆则被归入不自由国家,几乎被认为是最不自由的。在报告提及的192个国家中,只有10个国家比中国更恶劣。它们是古巴、北朝鲜、越南、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土库曼斯坦、缅甸、赤道几内亚等。

当然,评判一个国家的情况还有很多标准,例如国民生产总值,人均收入,婴儿死亡率,国民平均寿命,识字率,贫富差距,环境保护状况,以及诸如此类。自由主义者决不否认这些标准的重要性,但是它坚持自由标准的第一位。

那么,李敖是根据什么标准去赞美共产党的呢?李敖说,中国面临两个问题,如何避免挨打和挨饿。这只有一个党做得到,就是共产党。李敖不敢说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最自由,他甚至暗示,共产党统治下的自由比北洋军阀时代还要少;他也不会不知道,共产党统治下的自由比当年的两蒋时代的国民党也不如。但是对李敖来说,有没有自由并不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让中国不挨打不挨饿。当李敖说只有共产党才做得到让中国不挨打不挨饿时,他等于是说只有不自由才做得到。这等于是说,为了国家的强大和人民的温饱,自由主义应该让路,应该牺牲。这不是对自由主义的坚持,这是对自由主义的背弃。

和其他中共的辩护士一样,李敖也是把让老百姓不挨饿当作共产党的丰功伟绩,并且以此当作共产党压制自由的可以谅解的理由。天下没有比这种辩护更罔顾事实更荒谬更可笑的了。上海学者金辉以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字为依据作了深入研究,指出,在1959-1961三年期间,“仅仅中国农村的非正常死亡人数,就可能达到四千零四十万。”陈玉琼、高建国两位学者在官方刊物《大自然探索》上撰文指出,综观中国历史,在1949年中共上台执政之前的“二千一百二十九年中,共发生二百零三次死亡万人以上的重大气候灾害,死亡了二千九百九十一万多人”。这就是说,中共的“三面红旗”,在三年之内饿死的人,就超过了“封建专制的旧社会”两千多年因自然灾害而死的人数的总和!

那么,挨饿和自由又是什么关系呢?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证明:“人类饥荒史的一个重要事实是,没有一次大饥荒是发生在有民主政府和出版自由的国家。饥荒发生在古代的王国,发生在当代的专制社会,发生在原始部落,发生在现代技术官僚独裁的国家,发生在帝国主义者统治的殖民地经济,发生在专制统治或一党专制的新兴独立国家。但是,在那些独立的,实行定期选举的,有反对党发出批评声音的,允许报纸自由报导的和能够对政府决策的正确性提出质疑的,没有实行书报检查的国家,从来没有一个发生过饥荒。”

如果你认为,一个专制政权只要做到了使国家强大,经济发达,外交独立,从而它的一切残暴压制自由和实行政治迫害的罪行就都可以得到原谅,那么,你是不是要去赞扬纳粹,赞扬法西斯呢?因为当年希特勒统治下的第三帝国就一度取得过这样的所谓“辉煌成就”。无论我们怎样地为李敖的言论做最善意的解读,我们也不能得出李敖是自由主义者的结论。由此我们应该懂得,问题不在于你是否也主张自由,赞成自由。问题在于你把自由放在什么位置,你是否给予自由以足够重要的地位。

于是有人恍然大悟:“喔,李敖不算自由主义者。李敖是一个有自由主义倾向的民族主义者。”错了,又错了。李敖十多年前在香港的杂志说过:“谢谢你,帝国主义”,盛赞英国当日发动鸦片战争,为中国带来文明。这能叫民族主义么?(当然,现在李敖不这么讲了)

所以我要说,其实李敖什么主义都不是。他只是机会主义而已。

说明:

美国的民间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每年发表一份《世界各国的自由状况》。这份报告按照以下两条标准来评估某个国家的自由状况:如果某个国家允许其公民成立能代表相当一部分选民政治意愿的政党,并且这些政党的领袖能够公开地竞争和被选举担任有权力的政府职位,该国就被认为是其公民的政治权利得到了保障;如果某个国家尊重和保护其公民的宗教、种族、经济、言论的权利及其他权利:包括性别和家庭的权利,个人自由,出版、信仰和结社的自由,该国就被认为是其公民的自由获得了保障。

该报告采用7级评分制来评估各国的政治权利和公民自由状况:1分代表最自由,7分代表最不自由,并以此将世界各国划分为三种类型:

自由国家(其平均评分为1-3分),
半自由国家(其平均评分为3-5.5分),
不自由国家(其平均评分为5.5-7分)。

在这份报告中,台湾得到的评价历来比大陆好。如今,台湾的得分是一个1分,一个2分,这就是说,台湾在自由国家或地区中是位居中上。与此相反,中国大陆的得分几乎是最恶劣的,一个7分,一个6分。在192个国家中,只有10个国家比中国更恶劣,两项都是7分。它们是古巴、北朝鲜、越南、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土库曼斯坦、缅甸、赤道几内亚等。

2005年10月7日

《观察》首发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38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