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于︰2014-10-12

韩国以反贪闻名的金泳三总统,其反腐是在法律高于一切的框架下,而不是超越法律去“打虎”。对包括前总统在内的腐败分子判决,都是公开并遵行法律程式。

八月二十五日,王岐山与近三百位全国政协常委谈话时提到:“中共拥有八千六百万党员,除了自己垮台外,没有人能打倒”。王的讲话意味深长,而民间普遍认为,中共“只打虎,不改制”,只能加快其垮台的步伐。对比,我们不妨对比中韩两国“打虎”的路有何不同,其结果也必然不同。

历史上曾落后于中国的韩国,现人均GDP是中国大陆的五倍,究其原因,“打虎”不仅比中共早了二十多年且真正依法打虎。今天在“打虎”问题上,与包括韩国在内的周边国家和地区比,中共再“打虎”也难以挽回人心。

韩国多届总统反贪不了了之

韩国历史曾多灾多难,二战后的首位总统李承晚,虽为国家独立不懈努力,但政绩平平、玩弄权术,最终被民众抛弃而流亡海外,客死他乡.后者朴正熙,靠政变起家,虽用威权统治使经济起飞,但军人专政,失去人心,后被刺杀而亡。继任者全斗焕继续军人专制,制造类似“六四”的光州事件而背负骂名。韩国于一九八七年实现民主化转型,卢泰愚成为新宪法后的第一位总统.然而,军人出身的他,也是政变的参与者和军人专制的当事人,很难与以往的政治体制决裂。

金泳三作为民主化后的首位文人总统,于一九九二年十二月当选第十四届总统,上任后就旗帜鲜明提出:消除腐败,发展经济、完善法规的三大任务。成为韩国战后实行比较严厉的廉政措施的一位总统.金泳三政府并进行了许多民主化改革。二○一一年一月,金泳三宣佈将全部家产捐出,回馈社会,而没有把财产留给子女。

金泳三的“打虎”,充分运用了民主的势能。政治领袖想变革是一回事,能不能推动变革又是另一回事。一切有利于民主的东西金泳三都能较快推行,反之都较快革除。韩国的反腐是以民主的价值替代传统的价值,金任总统后,实行内阁改组,消除政府与前两位总统较密切的人士。金能做到这一点,因其在军人政权时期,他是反对派领袖,无历史包袱。反观卢泰愚,也曾迫不得已调查腐败问题,但他和全斗焕是“战友”,反腐不可能彻底,只能草草收场。

全斗焕和卢泰愚当政时,都提出要实行金融实名制,但都不了了之,金泳三推出公职人员财产公开和金融实名制等法律,真正去啃硬骨头.一九九三年五月,韩国会修订了《公职人员伦理法》,同年八月总统发佈《紧急财政经济命令十六号》,宣佈实行“金融实名制”。韩国的民主转型中有过激烈的街头运动,但总体上是平和的。即便在军人专政时,其基本民主制度仍在。一九九八年重新颁佈宪法,也是在完善这基本的民主制度,使之更加民主化,为建立法治奠基。金泳三的反腐是在法律高于一切的框架下,而不是超越法律去“打虎”。对包括前总统在内的腐败分子判决,都是公开并遵行法律的程式。

判处两总统罢免千余高官将领

金融实名制的实行,使两位前总统的巨额秘密资金被揭露出来,一九九五年依法把他们送交法庭,进行审判。一审判全斗焕死刑和卢泰愚二十二年有期徒刑,并分别追缴巨额罚款。一九九六年十二月,首尔高等法院认为全斗焕、卢泰愚在政权和平交接中避免了流血,将全改为无期徒刑,卢改为十七年刑期。金泳三之后,金大中总统于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对全斗焕、卢泰愚实行了大赦,实现了韩国的政治和解。

韩国的反腐是法治反腐而不是“人治”、“党治”型的反腐,具有合法性、长效性,被世人称为“不流血的革命”和“净浴”。金大中是由“民主斗士”成为民选总统,他是基督徒,继续推行依宪依法的“打虎”,制定了《防止腐败法案》,进一步扩大了财产登记及公开的范围,增加了司法机构的独立性,韩国属东方国家,但反腐之路使人治化的色彩越来越淡,法治化的色彩越来越浓,最终取得反腐的成果。

在韩国历史上,朴正熙总统于一九六四年就提出了《公务员财产自愿申报指南》,其结果“无人自愿”,因藉口“技术困难”而不了了之。全斗焕总统一九八一年发佈《公务员伦理法》要求公职人员财产登记,但怕带来社会震荡,搞了只登记不公开,其结果可想而知。金泳三则强力推行财产公开和金融实名制,并不留死角、余地、令行禁止。金泳三上任一年罢免了一千三百名高级公务员,包括国会议长、执政党秘书长、汉城市长等高官。金泳三还将反腐引向军界,总参谋长、陆海空参谋长、各军兵种司令和各军军长均被免职。金泳三就任总统后的第一次国务会上,就表示反腐则要从自己做起,次日就带头公开本人、配偶及子女的财产,退职后将个人财产实行“裸捐”。

GDP地方与全国总量差六万亿

习近平主政以来,政绩平平,人们普遍认为,人治型的反腐并不具有长效性,中共再揪出一百个周永康、徐才厚式的大老虎也无济于事,唯一的是习近平应首先带头公开家族财产并接受审查和监督。

中共至今未有效制止经济资料的造假,躺在经济“奇迹”上做“万岁梦”。日前,中国大陆三十一个省(区、市)二○一四年上半年GDP资料已全部出炉,但地方GDP总和与全国总量再次不符,地方总量超出全国三万三千七百九十亿元,占全国GDP比重约百分之十二点五。此问题由来已久,自一九八五年开始实施GDP统计和公佈方法以来,地方GDP和与全国GDP之间,资料一直相距甚大。从二○○九年到二○一三年的五年中,地方GPD之和高于全国GPD的差值依次为二点四四万亿元、三点五五万亿元、四点八三万亿元、五点七六万亿元和六点一万亿元。

据《新华每日电讯》九月九日报导:“在内蒙古阿拉善左旗与宁夏中卫市接壤处腾格里沙漠的腹地,这里原本地下水资源丰富,是当地农牧民主要集居地。然而,就在这片浩渺无际的沙漠深处,发现了一片‘天’一样大的污水处理坑”。原来腾格里沙漠里的化工厂非常多。当地政府这么做就是为了创造更多GDP,为地方政绩添砖加瓦。几十年来大陆几乎所有的地方政府都在GDP造假。这一切,从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到习近平的历届政府都难辞其咎。在腾格里沙漠的化工厂,大都是从东部地区所淘汰的污染企业,赶上了中共西部大开发的“战略良机”,成为西部省份争抢的“美食”,这就是中共“工程师治国”的必然结果,而中国特色是“工程师造假治国”,这些所谓“工程师”、“经济师”的证书和大学文凭,许多是花钱买来的,骗来的。

广场舞大妈建党支部、发津贴

据九月十日《二十一世纪经济报导》,天津市中心城区在广场舞大妈中建“党支部”。天津市中心的银河广场,二十万平方米的开放式公园,每天傍晚,太阳刚落,广场开始喧闹,进入广场舞时间,几十支队伍支起音响,占居广场各角落。大部分是中老年人跳民族舞和健身舞操,还有太极队、合唱团??这里有一个个特殊的中共“党组织”,许多人胸前佩带中共党徽、表明自己是一名中共党员.目前登记註册二十支队伍,一千五百余人,中共党员约一百五十名。年逾七十的杨洪发是银河文化社团的党总支书记。两年前,越秀路街道党工委领导找他,希望他能担任这个职务,按照中共十八大精神,切实做到哪里有党的组织,哪里就有党的活动。这些党组织还能得到额外的福利,比如,配备相机、录影机、音响、化妆品等设施、甚至给补贴.这样以党的名义,在这样的居民活动中花钱.也算是中国特色一景吧。

文章来源:《开放》杂志2014年10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