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也谈中国的“道德沙尘暴”

Share on Google+

不久前,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接受《时代周报》采访,谈到今日中国道德沦丧,易中天用了一个很形象的说法,叫“道德沙尘暴”。《时代周报》的记者问,政府是不是应该有所作为。易中天回答说:“在道德问题上,政府最好不要管,不该管,不能管,也管不了。政府管道德,对公民和政府都会造成伤害。”

易中天这样讲,当然有他的道理。过去,特别是在毛时代,中国把很多道德问题都政治化,结果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只是易中天的讲法稍嫌笼统,因为有一些道德问题,包括一些很基本的道德问题是和政治有关的,也是和政府的行为有关的。

例如撒谎、说话不算话这种不道德的行为,如果是作伪证,陷人于罪,如果是违反商业合约,那就是违法的问题了,那就需要政府依法处置了。特别是易中天也提到的三鹿毒奶粉事件,这事恰恰和政治、和政府有直接关系。如果仅仅是有人制作和出售三聚氰胺,如果仅仅是有商家买下三聚氰胺制成毒奶粉,如果仅仅是有人买了毒奶粉并造成婴儿受害,那么,起码是到此为止,它们确实都和政治、和政府无关。但问题是,三鹿奶粉厂是一家国营企业,它的管理人员是政府任命的;还有,三鹿奶粉在上市前是得到政府的食品安全检查机构检查批准的,甚至还得到了该机构颁发的免检证书;当一些受害的客户向企业投诉,向政府投诉,企业和政府竟置之不理;如此等等。这些都是和政治、和政府直接相关的。它们显然都不属于政府“不要管,不该管,不能管,也管不了”的事。相反,它们恰恰是政府要管,该管,能管,也管得了的事。再加上后来,一些受害者家长为了维权而遭到政府打压,那就更是政府的问题,更是政治的问题了。

易中天说:“中国没有‘公德’,也没有‘私德’,只有在熟人之间,才讲道德。其他地方,就不讲。”那么,这种情况是怎样造成的呢?罗尔斯在《正义论》里指出:个人道德的发展遵循三条心理法则。这些法则涉及个人正义感发展过程中的不同阶段,首先是对父母的爱,然后是对朋友和熟人的信任,最终是对社会制度的原则性认同,亦即正义感。今日中国,缺少的就是第三条,缺少对社会制度的原则性认同,所以只有在熟人之间才讲道德。

所谓“对社会制度的原则性认同”,意思就是,在这样的社会里,大家都知道,构成社会制度的基本原则是公正的,并且得到了普遍的实施。这反过来也就是说,如果一个社会缺少公正的制度,或者是,虽然也有一些制度是公正的,但是却得不到实施,那么在这样的社会里,个人道德的发展就缺少基础。在这样的社会里,道德败坏道德滑坡就是无法避免、难以克服的。由此可见,要扭转今日中国的道德沦丧,提升国人的道德水平,我们要做的就不只是易中天讲的改造国民性,而首先是进行政治改革。

专制政权的存在,本身就在降低人们的道德水平;专制存在的时间越长,道德的堕落就越甚。这话尤其适用于今天的中共一党专制。我们面对的困境是:一方面,只有结束中共一党专制,才能实现整个社会的道德回升;而另一方面,除非我们能提高我们的道德水平──首先是提高道德勇气,否则我们就不能形成足够终结中共专制的现实力量。这好像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悖论。合乎逻辑的答案只能是,让我们从自己做起,并坚持不懈。这样我们才可能逐渐聚集起越来越多的人,形成越来越大的力量。我相信,中共专制结束之日,就是中国道德重光之时。

来源: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2010/03/08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47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