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3日,中共中央下达非公开的〈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至县团级),要求“切实加强对当前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把加强意识形态领域的工作列入重要议事日程”,要求各级官员同“危险的”西方价值观作斗争,以“确保新闻媒体的领导权始终掌握在与党中央保持一致者的手中”。这份〈通报〉的核心内容就是轰传一时的“七不讲”——普世价值不要讲、新闻自由不要讲、公民社会不要讲、公民权利不要讲、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错误不要讲、权贵资产阶级不要讲、司法独立不要讲。

“七不讲”的反动性可谓一目了然,没有一项经得起质疑驳诘,当然也裸呈中共全真肉身。也只有在“金盾”圈封起来的大陆,才会要求全国媒体必须认同“七不讲”,才可能只发出一种声音。因为,言论自由已是基本人权,欧美等国没有一家执政党会如此要求媒体,或曰敢于如此要求媒体。

从人民到公民

“七不讲”中,中共最忌讳的大概要数“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也很奇怪,既然是“人民共和国”,为什么不能讲“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一些老外可能一时不明白其中的弯弯绕,寰内士林却一个个“门儿清”,当然熟谙国情。这两项“不准讲”涉及大陆国人的思想觉悟呵,只有当大多数国人还不明白“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中共政权才能“维稳”。很简单,不讲公民权利的“无产阶级专政”需以未经启蒙的愚民为基座。小民日日醉,皇帝才能万万岁,民权轻才可能君权重。如果全体国人一个个明白自己的权利,知道中共至今紧捂的金日成打响韩战第一枪、“大饥荒”饿死四千万……尤其知道“一带一路”的大撒币来自他们缴纳的税款,他们还会同意如此的“国际主义”吗?会认同“前后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的逻辑吗?

从人民到公民,乃是权利意识的飞跃。人民只是一个集合概念,公民则含带一系列现代人权意识——公民自由、公民责任、公民运动、公民权利、公民参与……最后汇聚成当代社会最重要的价值观:“民主、人权、法治、自由、公平、正义”。前几年,京沪等公园“聊天角”,不少人议论:“为什么全世界都称公民,唯独中国称人民?”“为什么台湾人、香港人也从来不称自己是人民?”只要看到差距,找出差距的原因也就不远了。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由于愚民政策,大陆国人多数不知联合国曾耗时十年(1966~1976)制订〈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在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基础上通过的一项公约。1998年10月5日,中共政府签署了该《公约》。

一些国人从联合国公约中才知外国“公民”与中国“人民”之间的巨大区别,才意识到“人民”暗连“臣民”,习近平的“妄议中央”,当然只能针对“臣民”。否则,国务公事,利益相关的“公民”为什么不能议?“妄议”的指向很清楚,全体臣民只能拍手鼓掌,任何非议均为“妄议”!

当然,也有国人会问:既然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为什么不能讲“公民权利”?底牌当然“你懂得”,能签的不等于能做,能做的不等于能说。

公民钩挂权利

“伟大毛时代”肃杀恐怖,全体国人被关红色铁屋,思想意识遭严重扭曲,只能茍合性命于乱世,毫无权利意识。计划经济从头到尾“计划”人民,户口制规定农民不能进城、配给制保证城市供应优先、知识青年必须上山下乡……

那条载入《宪法》的第35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全国人民都明白这一条只能看不能做。只要你一上街、一拉横幅,便是“寻衅滋事”,不仅有麻烦,还会“请进去”。

秦沪辉女士

2018年9月10日,南京女公民秦沪辉(1950~)在私家车上粘贴宪政、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官员财产公示等标语,遭刑事拘留,10月10日正式逮捕。

很清楚,要想发出与党中央不一致的声音,即要想“妄议中央”,就得准备承受“严重后果”。

前有“七不讲”,后面才会跟着“请进去”。中共的逻辑倒是一致的,只是14亿革命人民能认同这种逻辑吗?

笔者实在纳闷,都什么时候了,都已进入网络时代,资讯传递如此迅捷,台湾都允许成立共产党,大陆怎么还在搞愚民政策?还在恐吓人民?

时间终裁一切,岁月终卸虚伪。中国不可能长期脱离国际社会,不可能不认同“普世价值”,14亿国人的利益终将超越一党利益。

10/15/2018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10/17/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