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世存:为什么你早晨起不来

Share on Google+

为什么“同一个世界,同一种病”?

“睡到自然醒”是所有人神完气足的必然状态,但基本上是都市人的奢侈。为什么我们早上不能自然醒来?我们在太阳老高的时候,在早上八九点钟的时候醒来仍难以神清气爽?快到中午了,我们仍然头脑昏沉?这个困扰现代都市人的问题,我们很多人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我们甚至只用逃避的方法解决:要么继续折腾我们的身体,让我们拖着不得安顿的身体疲于奔走在都市日夜夜循环的道路上;要么去乡野住几天,享受一下身心俱轻的奢侈。

说到乡野,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验,在城里怎么也睡不醒的状态,到乡野等另一个时空中出差或旅行生活几天,基本上都能迅速改变,不仅早上正常醒来,就是醒来时的状态也非常好,有精神,有活力。这个现象一度是城市白领们的话题,但很多人不理解其中的道理。

这个道理就是人有自己的时间。人的时间跟大自然的时间不同,跟天文时间不同。人类时间意识的萌发和确立,经过了以自身为参照、以大自然的物候为参照、以恒星天象为参照的过程。比如在中国的商代,商人仍以农作物的播种收割周期来确定一年春秋两季,同时商人也有了二分二至等四个节气来确定一年标准时点的历法体系;到了中国的周代,四季的时间观念才确定下来,而节气的发现更精准到二十四节气。这一文明史的发展非常有意义,即天地人的时间诞生有参差,人类社会虽然最后以天文统一历法时间,但中国人的经验和观察结论是,天开于子,地辟于丑,人生于寅。即天文时间的演进在前,自然时间跟进,人的时间在后。时差是存在的本质之一。

起床困难症竟然和节气时间有关

以一天时间周期论,天文的开辟时间是子时(即夜半23时-1时),大自然的时间开始是丑时(即凌晨1时-3时),人的时间开始是寅时(凌晨3时-5时)。我们由此可以想到很多现象,比如半夜鸡叫,商人把一天最早出现的时候命名为“寤人”,意即夜寐初醒的时候(相当于今天的零点左右),古人以鸡鸣起而行事,比如修行者三点即开始做功课,等等。

时间在人类这里不断地延后,中国人就曾把一天的开始从“寤人”、“鸡鸣”不断地往后调校。“生物钟”是人人都知道的现象,但很少人了解并把握它。对于人来说,“生物钟”的存在最清楚不过地表明人有自身的时间。人类组成社会,社会把人的生物钟也往后调拔。人的一天的开始,最后调校到农业社会的卯时(又名日始、破晓、旭日,即早上5时-7时),到了现代都市社会,又调校到辰时(早上7时-9时),人类过上了“朝九晚五”的生活。我们可以在前人基础上说,天开于子,地辟于丑,人生于寅,人间启于卯,社会动于辰。

如果有人以为朝九晚五才是人起居的正常状态,那么他应该去感受并经验一下不同时空的利益。直到今天,人类仍有相当规模的个体忠实于自己的时间,忠于自己的时间,才可能在跟天地与共同体的互动中获得自在自由。我们可以想象北极圈附近的人如何顺应天气生活,也可以了解广东地区的人们如何悠闲地喝着早茶……时间没有那么一统,重要的是我们如何调整好自己的时间以呼应外在的世界。在中国的西南地区,有些村庄仅仅因为在南北走向的大山的背面(西面),村民的起居就比大山东面的村民要晚一两个小时。这种日出日入的作息对他们来说是自然的,忠实的。

时差是人类社会的重要现象。可以说,直到今天,人类有超越时间的成就,但人身仍难以解决时差,只有靠自身慢慢倒过来。人类在网络时间、社会时间里可以如鱼得水,但在自身时间面前难以为所欲为。

年轻人,你的职责是平整土地,而非焦虑时光

在人的时间展开中,最严重的就是时间乱了。都市生活的时间容易乱,文明以星期的方式来做间歇性调整。一个人在一周五天里疲于奔命,他可以在周末两天里好好休息。这周末两天的时间就是另一种时间,一种混乱的不顾天理人情人性的时间只有在另一种时间里才能得到改善。因此周末的调整是一种文明智慧的安排,到乡野旅行则是另一种智慧。到了另外的时空中,我们的生物钟才会重新发动,回到正轨上来。

为什么到乡野田园中最容易调整生物钟?因为那是远离社会,远离人为而伪的工作,跟星辰、小鸟、蝴蝶、花朵、猫狗、溪水相伴,人就逆社会、人间而上,直面人自身,在天地中调校自己,因此,人的一天就能迅速从九点钟回到破晓时分。在那个时空里,人的残缺的精神为大自然疗愈,人的匮乏的能量由浩瀚的天空源源不断地赐予补。

以一年的周期论,中国人发现的节气时间就有特别的意义。节气时间把天地时间都做了充分考量,人的时间以其为参照,就不会在一年中出现不必要的紊乱。节气时间比星期时间更有天地作背景作监督,它会提醒现代人,“春捂秋冻,不生杂病”;“头伏饺子二伏面,三伏烙饼摊鸡蛋”;“六月热得哭,黄瓜茄子来解暑”;“三九补一冬,来年无病痛”……

***

2016年11月30日,“二十四节气”正式列入联合国非遗名录。在叫好称快之余,你是否也开始反思,“节气”这个熟悉又陌生、古老又现代的词汇,你真的了解吗?

事实上,我们不仅日用而不知,而且很多人也淡忘了节气之于文明的本体意义。节气是鲜活的存在,它跟所有人的时空感相关。除了起床困难,身体不调、上火发炎、脸上长痘等等,都是丧失时间感的结果。

了解节气时间,把握自身的生理心理节律,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里起居有时、张驰有度。透过首部全面解读二十四节气的国民读本——《时间之书》,看中国文化里的时间简史,希望每个人调整、确定好自己的时间,真正让自己的“时间开始了”,从而创造出真正属于自己的人生幸福和意义。

《时间之书》由中国最美书设计师王志弘操刀设计,人文画家老树倾力绘制二十四幅节气美图,直观感受节气之美。

余世存工作室 2016-12-29

阅读次数:19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