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世存:大有关键词

Share on Google+

“她被第二次碾压的时候,我震惊了,流泪了”

驻马店女子过马路被二次碾压致死视频传播是本周的大事件。

6月7日起,一起今年4月发生在河南驻马店市的交通肇事案件视频,在网上传播开来。视频中,一女子在过马路时被车撞倒在地,但十余名路人和十多辆车均无视漠然经过,无一上前施救,结果女子再遭车辆碾压身亡。

我转发后又去看评论留言。我曾经劝过年轻朋友,如有问题可以发到网上看看下面的留言,众人的留言的角度和结论比一两个专家学者的解读更有意义。

“她被第二辆车压过的时候,我震惊了,流泪了,我为这个冷漠的国度流泪。”

“不敢相信,我们这里也有交通事故,但是真没见过这么久没人上去救人的……”

“发生在河南,但是南京曾经出过扶老太太被讹的案件,轰动全国,导致很多人都不敢扶。”“南京案件是中国人传统道德文化沦丧的标志案件。南京法官确实贡献重大。”

“键盘侠问问自己,如果当时你开车路过你会去管么?”

“不动可以理解,为什么不挡着车啊,mlgb,一条生命,不当键盘侠,从自己做起……”

“不是专业救护的人士,这种情况下真的不好移动,万一移动过程中死了,那么自己的麻烦就大了。”

“确实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很难设身处地去想。八年前我看到一个摩托车为了躲避一个载儿童妇女的自行车,摔在路边农田里,动惮不得。我停下看了一会儿,路过好多人都没停下,我经过思想斗争,也离开了,走了两公里总感觉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又折回去,走近询问,当时他思路清晰能说话……”

“这种新闻被广泛曝光都是有目的性,检验成果的时候到了!”

……

我们的教育,教的只是大道理、大词儿

从李思怡事件、小悦悦事件以来,这类引发国人讨论的事件已经不少。伦理学家何怀宏教授就曾受“小悦悦事件”等等现实的“刺激”而写作《新纲常》,以探讨“中国社会的道德根基”。

何怀宏先生梳理出的新三纲五常是:民为政纲、义为人纲、生为物纲。五常分为五常伦和五常德。五常伦为:天人关系、族群关系、群己关系、人我关系、亲友关系。五常德为仁、义、礼、智、信。我当年评论过何,“对中国人来说,敬天、亲地、怀国、孝亲、尊师等新的信仰实在是奢侈的,是遥远的,是中看不中用的。”“全球化时代的人类道德如何、应为何,将影响我们国家的道德根基。在地球村里,安全、信赖、公益、学习在自由、平等等基础上,正成为新时代的人生价值,这些如何跟三纲五常的道德框架互动,也是一个问题。”

但当时的评论还是空泛。尽管人们对网络生态仍痛心疾首,但不可否认的是,网络是一个大学校,人人都在其中充任教育者,有心人更能从中获得教育。对公共话题的讨论,仍能呈现出良性的一面就是一个证明。这不是“真理越辩越明”,而是讨论话题时设身处地即能见地见道。多年前,就有人说过,知识人如果能够调研具体情境中人的行为取向并给大家参考,其意义不亚于形而上的议论或设计。

社会学家孙立平教授在看了驻马店女子视频后,也反求诸己,“如果我在现场,我会怎么做?”“我最后想出的比较可行的办法是,在她的前面,放上警示牌,然后去拦截通行的车辆,并打电话报警。”

孙立平先生说,“我为什么想了一会才想好自己应该怎么做?是我们的教育中没有人教给我们这些。我们的教育,教给人们的都是大道理,大词儿:爱国、爱社会主义、警惕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等等。在一个具体的情况下,特别是比较危急的时候,如何对需要帮助的人提供必要的帮助,具体的做法是什么?怎么才能在不损害自己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帮助别人?没有人教给我们这些。”

我们一开口就习惯于装逼,我们都被宏大叙事收编了

孙立平先生的说法比较符合我们的实际情况。除了“明哲保身”为主调的家庭教育,我们的社会教育、学校教育都很少教人们如何面对具体的问题和日常处境。比如排队时,有人夹塞,应该怎么办?人群中有人大声喧哗怎么办?到乡村旅游和到国外旅游时被挨宰怎么办?遇到同事性骚扰时怎么办?……

驻马店视频传出来的当天,是全国高考。我们很多人在这一天会关注高考作文题目,因为几代人都是做过高考作文的,高考作文是我们“希圣希贤希个性”、学习作人的学舌语,当然其中也涉及到苦闷的、骚动的、泪水和汗水的青春。

2017全国高考作文选择关键词。据近期一项对来华留学生的调查,他们较为关注的“中国关键词”有:一带一路、大熊猫、广场舞、中华美食、长城、共享单车、京剧、空气污染、美丽乡村、食品安全、高铁、移动支付。

2017年北京高考作文题目二选一:“说纽带”、“共和国,我为你拍照”。

显然,作文题貌似丰富,可随意发挥,但仍是大词儿,仍跟意识形态、国家主义、宏大叙事相关。即使有学生们个性化的感受,也被暗示着要往高处拔,如网友们说的,我们一开口就习惯于装逼,我们都被宏大叙事收编了。

我劝过年轻朋友,问问题问得越具体越好。如果没有读书中的问题,那么交流一下生活中的问题也好啊。比如谈恋爱时跟异性拍拖有哪几种方式,工资积余的钱怎么存储或使用比较有效,人生的不安全感跟工作的不安全感有什么差别,遇到街头不明真相的群众聚众成事怎么办,如果遇到限行封路限购怎么办,房产多了、粮食多了怎么办,等等。人生社会是具体琐碎的,如果对这些问题了解不够,我们就会手足无措或示以冷漠:见小利而忘命,临大事而惜身。(如果对这些问题不交流研究,我们可能就会成为只会谈主义、心性、艺术或诗歌的白痴;即使有农村生活经验的领袖,也曾如此白痴,当人们问他,粮食太多怎么办,他提供的答案是,“自己多吃嘛!一天吃五顿也行嘛!“)

“群还在吗?”“在。”

周四,“责令网站遏制追星炒作低俗媚俗之风”发酵开来,继微博、今日头条、腾讯等网站依法关闭一批违规账号后,属地在广东的微信也有了大动作,不完全统计有严肃八卦、毒舌电影、南都娱乐周刊、芭莎娱乐等超过25个知名娱乐八卦号的微信公众号被封停。

有一个老编辑发了一条消息说:“别开枪,我们明天就改名为老实消息。”朋友圈在他的话下留言:“改成佛道消息。”“建议改成正道消息。”“去掉消息二字或可保命。”

作家宋石男有先知之见:“最近一大批泛娱乐类自媒体被封,包括第一狗仔卓伟、严肃八卦、毒舌电影等等。其中严肃八卦我比较惋惜,除了因为认识萝贝贝以外,还因为严肃八卦是泛娱乐类自媒体中三观相对较正,而且有料、有趣的一个。目前所有关于这件事的评论,都不如我2013年说的一句话:影响力是党产,随时可以回收。”

周五早上看到好多群似乎停摆了,有些群则在交流“温馨提示,封群后重建的步骤”,有人在下面说,到了“封建”社会了吗?有一个群里一大早只有两个人的对话:“群还在吗?”“在。”

这个“现在”不怎么好

“这个‘现在’不怎么好。”何怀宏先生曾说。“人们得不到交流,感到自己的无力,连躲避、退隐也谈不上。你不是牺牲者就是从犯。没有激动,没有热情,没有威武雄壮,只有一些粘滞的东西。这不是为精神追求者造就的社会,对现在这种阴沉干燥的实用主义,可能不久会有更多的人厌烦。”

有人说,何先生还是乐观了。因为假如长期沾滞呢?因为假如大家厌烦又不得不过下去呢?李慎之曾问,“这个体制究竟是刚性的,不可改变的?还是有弹性,可以渐进改变?”李先生的“天问”已经不适合这个“现在”了,一如网友们说,现在是上层下层都在比下限了。有人问我如何不悲观,如何活出意义来?显然,如网友们自问的,良心上过关是重要的;然后是尊严,是正义。这些参照也在具体情境中可以显明。如果过得了这些关口,即使外界还会发生干戈之事,还会发生率兽食人之事,我们就仍能活出来,何况还能做成己成人。我们当然乐观现实和未来的美好,但有人因为贪欲或知识的不足酿成人间的悲剧惨剧,有人主动参与维护加固体制的绞肉机,我们应能悉知是人悉见是人,“伸冤在我,我必报应!”如是成就不可量、不可称、不可思议功德。

本周在大壮卦时空(5月31日-6月6日)和大有卦时空(6月6日-12日)之间。先哲给大有卦系辞说,“君子以遏恶扬善,顺天休命。”

是为本周记。

余世存工作室 2017-06-11

阅读次数:75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