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文革体低级恶劣,但我不拒绝使用孔老二这个具有文革品性的词语。
我不喜欢孔子,他太装,盛世、末世有他很和谐。
当自由言说成为奢侈,甚至成为必需惩处的罪行时,人们可以开启语言或文学的新时代新世界,比如说聊斋时代,讲狐仙,唱情歌。他却一撇嘴,满脸不高兴,春秋笔伐摔过来:麻里麻里吽吽,叱,怪力乱神!着!
切!

我试着要唱一首歌:聊斋时代的情歌。

(一)狐仙

坦克是一种有怪异嗜好的动物,它喜欢唱一种叽嘎叽嘎的摇滚把人碾压成条、饼或汁,然后食之、饮之。
达姆弹是一种有怪异嗜好的昆虫,它们喜欢跳集体舞唱一种啾啾的小曲,这时它们还喜欢把自己想象成蝗虫,把人类当作植物一样扫荡。

人说奥斯维辛集中营之后是不好意思写诗的。那么,在祖国的心脏破碎之后,我们也不好意思写诗。我们的脑子里就这些乱七八糟的词句及其碎片而已。
人说这种碎片是病不健康,唯有监狱和乡村深处的泥土及其姑娘可以治愈。
泥土和村姑很直接很中国,庄子的蝴蝶和托马斯的荒原难以抗拒。野菊花她已经老了,凋谢了,不中用了,狗尾草在土埂旁枯了她草非草花非花。天空比土地沉重比土地荒凉。心就更加寒冷苍凉。寒露,而后霜降,而后小雪,而后大雪。
蜘蛛从墙缝中出来,她愿意和夜雾装饰我的窗棂,只装饰窗棂。
这时你走进我昏暗的房间。这比较怪异比较有妖气。

诗歌和碎片都不是生活的全部。你说。
那么,还有什么呢?我问。
还有聊斋和狐仙啊!就是爱情!你说。
啊,爱情,我等待你已经很久。那么你在哪里?我以为你不存在,或者远离我生命里。我说。
我就是你的狐仙,就是你的爱情!你说。
仙儿,这里就是聊斋,我愿意听你美妙的声音。

书生说他爱上了狐仙,很爱很爱。狐仙就住进了书生屋里。狐仙说相公你洗洗睡吧。相公说我还有一卷书没有读明白呢。一卷中国线装书或者剑谱,足够读到天放明,足够读一年的白天黑夜。如此三年。一天,夜已经深,很深。书生突然发问:“娘子,三年了,你怎么还没有给我生儿子呢?”娘子说:“圣人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千钟黍。剑谱或者圣人的书里有没有说书中自有儿子呢?你的书还没有读完,我咋会给你生儿子呢?”

我很疲惫地躺在你的怀里,沉沉睡去。你的怀里你的臂弯很柔软,很温暖。我梦见自己躺在温暖的云彩里。
云彩和你消失,我看见蜘蛛从梦里从墙缝中出来。蜘蛛说她愿意和夜雾装饰我的窗棂,只装饰窗棂。

(二)假装爱情

坦克是一种有怪异嗜好的动物,它喜欢唱一种叽嘎叽嘎的摇滚把人碾压成条、饼或汁,然后食之、饮之。
达姆弹是一种有怪异嗜好的昆虫,它们喜欢跳集体舞唱一种啾啾的小曲,这时它们还喜欢把自己想象成蝗虫,把人类当作植物一样收拾。

人说奥斯维辛集中营之后是不好意思写诗的。那么,在祖国的心脏破碎之后,我们也不好意思写诗。我们的脑子里就这些乱七八糟的词句及其碎片而已。
人说这种碎片是病不健康,唯有监狱和乡村深处的泥土及其姑娘可以治愈。
泥土和村姑很直接很中国,庄子的蝴蝶和托马斯的荒原难以抗拒。野菊花她已经老了,凋谢了,不中用了,狗尾草在土埂旁枯了她草非草花非花。天空比土地沉重比土地荒凉。心就更加寒冷苍凉。寒露,而后霜降,而后小雪,而后大雪。
蜘蛛从墙缝中出来,她愿意和夜雾装饰我的窗棂,只装饰窗棂。

这时你走进我的房间,蜘蛛和夜雾都悄然消失,这房间明亮,并且温馨。
诗歌和碎片并不是生活的全部。我说。
那么,还有什么呢?你问。
还有聊斋和狐仙啊!就是爱情!我说。
我就做一回狐仙,假装你说的爱情!你两颊绯红,低头低语。
你就是美丽的狐仙。
温暖的夜,我讲聊斋故事给你听。

书生说他爱上了狐仙,很爱很爱。狐仙就住进了书生屋里。狐仙说相公你洗洗睡吧。相公说我还有一卷书没有读明白呢,相公说我还有一页剑谱需要破解。一卷中国线装书和一页剑谱,足够读到天放明,足够读一年的白天黑夜。如此三年。一天,夜已经深,很深。书生突然发问:“娘子,三年了,你怎么还没有给我生儿子呢?”娘子说:“圣人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千钟黍。圣人的书里有没有说书中自有儿子呢?你的书还没有读完,我咋会给你生儿子呢?”

你把我揽进你的怀里,你的怀里你的臂弯很柔软,很温暖。我梦见自己躺在温暖的云彩里。
幸福的爱情是如此相似: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美好的生活。
菩提也应承甘露,太虚终究难为花,阿门。那天夜晚,一个酒鬼在我的门框上画上如此咒符。

他来了。你说。
什么?哦,二月的夜雨在窗外淅淅沥沥。
儿子。你说。
幸福的爱情还可以如此:从此,王子、公主和他们的小王子在一起,过上了幸福美好的生活。

(三)金殿里住王

我的裤管挽起在我的泥腿上。
我走在阴郁的树荫道路上。
对不起。你说。
不,其实,于我而言,每一段经历都是重要的和不可缺少的。

同时,人不能第二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这种表述很西方。
换一种比较东方和文艺的说法,人不要试图第二次去做第一次的狐仙;人也不能被第二只狐仙迷惑时,再被第一只狐仙第二次诱惑。

爱情的金殿高居于时代和阶级之上。
人性之美之至善为王。

2013年11月20日 王寨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