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丽丝,怎么搞的,你又和我提起杨佳?好像他是你的亲兄弟!你问我杨佳的历史地位,让我为难,你要晓得县城中人知识浅薄视野狭窄,根本没能力回答此类问题,再者这是历史学家的事,何况还要经过时间的检验,可为了取悦于你,我只好勉为其难跟你谈一下。

首先,你要了解杨佳杀警的大背景,就是该事件在非暴力的维权活动处于低潮时发生的。六四,党内保守派开明派自相残杀,无数学生死于非命,精英人士流亡国外,党的力量极度削弱,形象极其败坏。既得利益集团,就是那五百户人家,随后垄断控制了夜郎的关键部门及稀缺资源,百姓谋生的空间越来越狭窄,一直在吃饭难、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的困境中挣扎,现在又面对通货膨胀和股市下跌这两个血盆大口。而衙役抛弃了维护治安的主要职责,堕落为权贵集团的保镖与家丁,尽心竭力看家护院镇压民众,并顺手罚款喝蜜糖。此外,夜郎国土已出现“违法上访,就是犯罪”这种标语,杜绝了民众向上层求助的可能。民间非暴力不合作的维权活动也遭到镇压,独立中文笔会六位书生──张林、师涛、杨天水、力虹、严正学、杜导斌,还有陈光诚、郭飞雄、胡佳、吕耿松等异议人士陷入牢狱,最近患有脑积水毛病的黄琦也进了监房。夜郎和解智库理性、宽容、改良、寻求和解的建设性意见,都当作耳边风……

杨佳骑脚踏车上海旅游,遇衙役盘问,在出示租车证后,衙役仍强制将其带入衙门,并受到七八个衙役的殴打,这极有可能打坏了生殖器。生殖器是年轻人的钟爱,打坏生殖器等于要了人家的命。听了四分钟录音,我感觉衙役捉弄杨佳十分结棍,首先要求杨佳出示证件,出示了证件,又说距离远看不清,待杨佳走近给他看,衙役就抢去了这证件。证件到手,命令杨佳靠边站,准备将他带进派出所。据说事情发生过程中,杨佳只是“举起手做了一个防护的动作,却以为他要反抗,将他按倒在地。”

“任何事情,你要给我一个说法,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杨佳通过法律途径维权一无所获,发起“一个人的战争”,独闯闸北衙门,手刃十人,死六个,伤四个,以划时代的举动来显示他的尊严。由此招致一些人的说三道四,比如那个半路出家的所谓心理学家,她说杨佳不如民工,因为“民工如果在街上遇到警察盘问,不会有像他一样的反应”。还说“警察威慑力不够”,“做出犯罪行为不一定需要巨大的冤屈”:“不应该以犯罪去报复他人,这是对他人不公平。”此位年收入至少十多万的女士电视里大说风凉话,说了半天,意思杨佳应该忍气吞声,自认倒楣。按她这种观点,贺龙也自私、偏狭、残忍、愚蠢,患有人格偏执症,命中注定是个犯罪的料。

我没有机会问该女士:杨佳不需要衙役时,衙役找他麻烦。他找衙役维权却置之不理。动手杀警时,衙役又出来将其逮捕,以法处理。杨佳上断头台前,你吃了公家的饭,引导舆论,告诉民众杨佳死有余辜,算不算落井下石?面对这种处境,换了你该怎么办?

事实上,在我眼里杨佳只有两种选择,或者忍气吞声做孙志刚,或者奋起反抗当夜郎佐罗。每一个指责杨佳的人,请首先问自己:杨佳最需要帮助时,你能否帮他的忙,然后说三道四。

杨佳是个苦命人,没有工作,没有爱人,经常在家孵豆芽上网,依赖娘的一千五百元退休费维生。他断断续续失业近8年,娘想为他办个低保,以解决一日三餐,可夜郎朝廷一口拒绝。并且不到十个月,三件倒楣事降临到他家头上:一是2006年冬天,杨佳被山西衙役殴打,并打坏牙齿,二是2007年3月,母亲因打官司拘留所呆了十多天,三是2007年10月,杨佳上海吃生活。殴打之细节,折磨之严重,有无后遗症,至今仍是个谜。从控制杨母和所谓的“造谣者”郏啸寅的事实来看,杨佳所受的冤屈可能超出我们的想像。京都衙役捉拿杨母,衙役任凭杨母大骂二三十分钟,也可佐证我的推理。

只有对前途绝望,感觉夜郎是个弱肉强食的丛林,杨佳才会发挥动物的反抗本能,孤注一掷,杀身成仁。夜郎90%的网民支持杨佳的行动,也说明他所做的一切,符合民意,符合历史发展的潮流。再者后果自负,他的反抗是以性命为代价的。

自从杨佳杀警之后,衙役元气大伤,因为水果刀成了衙役白天的债主和黑夜的梦魇。菲丽丝,坦白说,我的安全感比以前有所提高,有不少网民也持相同看法,就此而言,杨佳的行为具有特殊意义,并不能当作一次孤立的事件。至少客观上有助于加强民众的安全感。

杨佳的历史地位,我的看法是,如果历史认为,夜郎朝廷执行的是暴政,杨佳则是个抗暴勇士。其地位远在荆轲、聂政、武松之上,也不逊于明代苏州的那五位抗暴义士。他选择“七一”动手,其性质有可能和汪精卫、徐锡麟行刺的意义相仿。反之,杨佳则是个反抗过当的亡命徒。

菲丽丝,你问假如我是杨佳将如何?那我不会希望活命。因为苟延残喘于狱中,还不如上断头台。唯有上断头台,才能完成尘世最出色的悲剧。而悲剧能打动人心,主角能万古流芳。事实上,所有的正反言论,都不过是杨佳万古流芳的铺垫。即便牢房惨遭折磨,哪怕碎刀零剐,也只会加强他历史上的地位。要知道张志新割了喉管,林昭死了,衙役向家人索讨处决的五分钱子弹费,这两个细节,让世人流了多少同情的泪水呵!此外,“一将功成万骨枯”,那六个替死鬼都不过杨佳历史地位的垫脚石,所有的参与者受害者,包括那个昧着良心说瞎话的心理学家都将默默无闻,化为烟尘,他们都不过是杨佳事件的配角与龙套。但杨佳为衙役而死,在我眼里不值得,因为一万个作恶多端、脑满肠肥的衙役都抵不上一个杨佳。

江苏/陆文
2008、8、6、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文章来源:博讯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