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29

1918年8月30日,那天是星期五,列宁照常要参加两家工厂的演讲,依次是莫斯科巴斯曼区的粮食交易所和“莫斯科河后街”的米赫尔松工厂。

杀手卡普兰大约在傍晚6点30分抵达米赫尔松工厂,她先是混在工人听众里,听他们讲话。之后,一位名叫诺温科夫的社会革命党人,也来到现场,他身着水手装。诺温科夫前来米赫尔松工厂的目的,是为了配合卡普兰的刺杀行动。

列宁讲演的地点,在米赫尔松工厂手榴弹制造车间。列宁讲演即将结束的时候,卡普兰走进了车间,这时,列宁匆匆结束演讲,就请大家原谅,说他不能在此耽搁太久,因为他要赶去参加苏维埃人民委员会的会议,说罢,列宁边穿大衣边朝门口走去。出口高于地面,有台阶,列宁上台阶的时候,诺温科夫就在列宁的身后,张开双臂挡住尾随列宁的大批工人听众,以便“让列宁同志先走”,实则他是在掩护卡普兰向列宁开枪。因此,列宁身边走出车间的时候,身边就剩下屈指可数的几位工人和妇女,其中就有卡普兰。他们脚步缓慢地随着列宁朝汽车走去,此时,列宁正与一位妇女谈论着铁路运输面粉的事情。他们走到汽车前面的时候,一个工人伸手替列宁拉开车门,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一声枪响,接着又是几声。列宁身边的工人和妇女惊呼:“杀人啦!杀人啦!”他们边喊边四下奔逃。有人跑回了车间,有人跑向工厂大门外的马路,把卡普兰撂在了身后。

当年演讲的参加者,老布尔什维克党党员雅罗斯拉夫斯基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我傍晚六点钟到达粮食交易所的集会现场,列宁已经结束了讲话。他很快回答完纸条上提的问题,朝门进口走去。工人们在他面前让出一条路,用善良和亲切的目光送他出门。我们和他见了面,说了两三句话,握了握手。谁料想,一个半小时之后,他竟身负重伤,倒在血泊之中!”

列宁的司机基尔听到第一声枪响之后,立即从汽车驾驶室探头观察,看见列宁身边的人群里有只手,正举着勃朗宁手枪在向列宁射击。他马上抽出随身携带的左轮手枪,从驾驶室跳出来奔向杀手,想抓住她,刚跑几步,他看见了躺在地上的列宁,就赶忙蹲下身来抢救列宁。这时,列宁用沙哑的声音问他:“凶手抓住了吗?”基尔赶忙住址他:“别说话,您负重伤了!”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海魂衫的男人(后经学者考证是诺温科夫),冲着列宁和基尔跑了过来,一只手揣在口袋里。基尔赶忙用身体护住列宁,用枪指着他说:“站住,我开枪了啊!”那水手便向左转身,跑出了大门。一位老太太看见列宁身边的基尔,手握左轮手枪指着水手,便高喊:“你干什么,别开枪!”就在这时,三位全副武装的人从车间里冲出,对老太太喊道:“是自己人,自己人!”说完,他们就走到了基尔身边,对他说:“我们是厂委会的!”

他们几人一起将列宁扶了起来,安置在汽车上,脱去他的大衣和上衣,一位名叫萨弗罗诺夫的卫生员,用自己的衬衫为列宁作简单的包扎,然后把列宁安顿在后座上躺下,有两人在后座上陪护,基尔将汽车开出了工厂大门,朝克里姆林宫飞驰而去。萨弗罗诺夫在回忆中说:“我们直接将汽车开到了列宁同志克里姆林宫的住处,我们三人将他扶出了汽车,我们恳求他让我们把他背上楼去,他坚决不肯,说‘我自己上去’后来他就在我们的搀扶下走上了三楼。”

莫斯科步兵第5师副政委巴图林最终抓获卡普兰。列宁讲演完毕后,他也被诺温科夫挡在了车间里,他比列宁晚一两分钟来到院子里,他朝围在列宁身边的那群人走过去,大约距离列宁还有10-15步的时候,他听见枪响了,他看见列宁脸朝下地到了下去。巴图林说:“枪一响我就明白,有人行刺列宁,但是我没有看见开枪的人,我大声喊道:抓住刺杀列宁同志的人!我一边喊一边跑到谢尔布霍夫卡大街上,街上到处都是惊慌失措和四下奔逃的人。”

巴图林跑了一阵,谁也没有发现,却看见身后不远处一个女人站在树下,手里拎着个提包和一把雨伞,形迹可疑。巴图林怀疑她就是刺杀列宁的凶手,便把她带回了工厂,厂里愤怒的工人差点没有把她当场杀死。几位积极分子开来卡车,把卡普兰送到了“莫斯科河后街”的军事委员会。人们对卡普兰进行了搜查。过后,卡普兰当着莫斯科法庭主席柯秀尔、巴图林、政委比奥特洛夫斯基和米赫尔松工厂工人代表乌瓦罗夫的面写下证词:

“我,芬妮·叶菲洛夫娜·卡普兰。曾用此名在奥卡图雅服刑。服刑时间为11年。我今天向列宁开枪。我之所以开枪,纯属个人意愿。我认为他是革命的叛徒。我不属于任何党派,但认为自己是社会党人。”

卡普兰同时坦率地讲出了她的一些简单情况,年龄,28岁,出生地:乌克兰沃伦省,她初次入狱的时候,还是一位无政府主义者,现在已经不是了。她说,她之所以刺杀列宁,是因为她认为列宁是个“对劳动人民狂吼信仰人民政权的家伙”。但是卡普兰拒绝回答她使用何种型号的手枪,对列宁开了几枪,有没有同党以及他们持何种政治观点等问题。卡普兰审讯之后,拒绝在审讯记录上签字,于是,柯秀尔、巴图林、比奥特洛夫斯基和乌瓦罗夫便签字,并在当夜23点30分将卡普兰交送位于莫斯科市中心卢比扬卡(沙俄统治期间最大的监狱)的苏俄“契卡”(全俄肃反委员会)总部。

卡普兰在“契卡”总部总部又接受了四次审讯,审讯人分别是“契卡”副主席别杰列斯、司法人民委员库尔斯基和“契卡”部门分责人斯克雷普尼克。全部审讯于次日凌晨2点25分结束。卡普兰在整个审讯过程中坚称,行刺列宁就是她一人,没有任何幕后指使。1918年9月3日清早,克里姆林宫卫戍司令马里科夫来到卢比扬卡,他是前波罗的海海军的一名水兵,他奉命将卡普兰被移交克里姆林宫,关押在一间半地下的房子里,由拉脱维亚枪手看管。几小时之后,全俄中央执委会书记阿万涅索夫授权马里科夫枪毙卡普兰。

阿万涅索夫建议马里科夫在装甲部队院子里行刑。至于行刑之后,卡普兰的尸体掩埋何处,他说不上来,于是他和马里科夫一起去请示全俄中央执委会主席斯维尔德洛夫。马里科夫在回忆写道:“斯维尔德洛夫慢慢地抬起头来,重重地将双手放在桌子上,好像要压住什么,又稍稍向前移动少许,一字一句地,狠狠地说:我们不会掩埋卡普兰。尸体要不留痕迹地处理掉。”马里科夫领命后立即赶到城防司令部,叫来几名拉脱维亚枪手,他们都是俄国党员,一起来到了亚历山大宫的儿童厅(此前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孩子们就在此居住)对面的装甲部队院子。他让装甲队长把几辆卡车从车库里开出来,发动起引擎,还将一辆轻型卡车开到院子里的死胡同墙边,调转车头冲着大门口。又命令两名拉脱维亚士兵在大门口设岗,任何人不得入内。然后,他亲自把卡普兰押到了院子里。

根据马里科夫回忆,开车引擎发动的轰响,惊动布尔什维克著名的宣传鼓动家、诗人别德内。马里科夫忘了,别德内的家就住在装甲部队院子的后面,他家院子的后门有架梯子和装甲部队相连,可以直接通到这个院子里。别德内看见马里科夫押着卡普兰,似乎明白即将发生什么事情,他紧咬着嘴唇,倒退了几步,但是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马里科夫心想,你愿意看就看吧,做个见证人也没什么。于是,他高喊一声:“到卡车那儿去!”卡普兰的肩膀神经质地抽搐了一下,迈动双脚走向卡车,马里科夫冲她举起了手枪,卡普兰未及走到汽车跟前,马里科夫的枪就响了,子弹洞穿了她的头颅,鲜血喷溅,卡普兰侧身倒地而亡。

1918年9月3日16点,卡普兰被枪决。马里科夫在回忆录中写道:“恶有恶报。宣判执行了。我,布尔什维克党党员,波罗的海舰队的水手,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卫戍司令马里科夫马里科夫执行了宣判。”

很快,卡普兰的尸体被塞进一只大铁桶里火化了,地点就在克里姆林宫后面的亚历山大德罗夫花园。

列宁遇刺的苏联官方标准读本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