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良臣: 独有的民族独有的文化独有的统治

Share on Google+

题目上这句话中间不想加标点,这样可表示它们相辅相成,亲密无间。

自然,这只是我个人意思,没打算让别人学习。

这样大的题目,如果是早些年,会把自己骇死。现在不会。采取攻其一点,不及其余。这样,就不怕。人一生,有一小半怕,是别人制造的,一大半怕,是自己生出来的。昨天还看到李南央在《人生能有几回搏》中说:“从九岁起,我就领教了党法的厉害。但是也正因为如此,让我很早就明白了,对于恐嚇,如果你不惧怕就是一种激励。”真不愧是李锐女儿。

我们是独有的民族。没有一个民族是我们这样的。这看起来像是废话,其实不然。只有当某一天你深入骨髓地感受到了这民族的“独有性”,才能明白我为什么要说这废话。

民族嘛,往往都是从远古大部落衍生发展起来,有些独特性,也是自然。但我至今搞不明白,这个星球为什么会出现我们这样一个大部落,进而衍生出我们这样一种民族。我把头快想破了才想到一个敷衍自己的解释:很可能是上帝的意思。否则你无法解释得通。

这个独有民族的文化也很独有,单从历史中读到的一些东西,你就觉得除了我们这种民族,不会再出现第二个。那种阴险、残忍、痞气、奴性,世界无双。于是,从这独有的文化,终于生出一种独有的“统治术”以及找到了如何延续这种统治的“灵丹妙药”。

敲到这里,若是古时候文人,就该用一首“四言八句”之类的文字来表达。可惜自己做不好,因此只会说,这大概就缘于我们的民族与别人不同,文化也就与别人不同;又因民族和文化与别人不同,“统治术”以及找到的如何延续这种统治的灵丹妙药,也与别人不同。

现在很多人因受制度之苦,恨制度恨得咬牙切齿,因而一张嘴,就怪制度。但凡有一丁点不同意见,就视你为异类,认为你不配跟他谈社会进步,甚至把你看作制度的帮凶。

其实,制度之恶,人所共知。关键是为什么有这么恶的制度,与文化有没有一点关系。

最开始,人类一定是没有制度的。制度是从生活习惯、经验以及人的天性、生活环境(后来我们把这些统称之“文化”)等逐步衍生出来。随着这一切的改变或叫变化,制度也跟着变化。我不相信,先有阴险的制度,才有阴险的行为乃至人性,而是一定先有阴险的行为甚至人性,才会生出阴险的制度。

可以用制度解释很多人的行为以及社会现象。但是,又有很多或者更多人的行为以及社会现象,不论你有怎样的学识以及口才,都还是不能不承认,它们与制度好像无关。非要说也是因为制度,就让人觉得有些牵强。一如俗语所言:“一娘生九子,九子各别样。”你很难解释那些都是从一个娘肚子出来的(当然他们也须同一位父亲,才更不怕反驳)子女,为什么后来竟有天壤之别,甚至一生下地,就不同?

鲁迅一生去过几次香港,包括演讲。在《再谈香港》一文中,他告诉我们那些英国雇的中国人如何对待自己的同胞。这些人如果真是对工作认真负责,倒也无话可说,可他们就是刁难,或敲同胞的“竹杠”;仿佛越是自己的同胞,越要刁难,越要“敲竹杠”。只有这样,才能显出他们的威风:“见过英国雇用的中国同胞上船‘查关’的威武:非骂则打,或者要几块钱。”鲁迅就亲身享受了这样的“待遇”。

这也并非只有做了英国雇员的中国人才如此,也更不是只有香港的中国人才会这样,在鲁迅看来,“香港虽只一岛,却活画着许多地方现在和将来的小照:中央几位洋主子,手下是若干颂德的‘高等华人’和一伙作伥的奴气同胞。此外即全是默默吃苦的‘土人’,能耐的死在洋场上,耐不住的逃入深山中,苗瑶是我们的前辈。”何等深刻。

近一百年过去,与鲁迅所讲当然又有所不同,甚至连词义都有变化。现在是有能耐的近乎悉数移民,没有能耐的,连可逃的深山也不存在了,因为普天之下,没有一寸不在他们的管制之中,因而只好仰天长叹,老死在这“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2019.5.8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0/2019

阅读次数:64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