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国际人权日”80万人上街游行

Share on Google+

80万港人12月8日再次走上港岛街头,参加民间人权阵线发起国际人权日大游行,要求港府正面回应包括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及双真普选在内的五大诉求。而大游行正值反修例运动6个月之际,有示威者表示不会退缩,要继续坚持抗争,争取民主自由。警方说,虽然整个活动大致和平,但仍有破坏社会安宁的行为,对此表示遗憾。

民阵国际人权日大游行是4个多月来首次获警方发出不反对通知书的活动。民阵表示,尽管周四才公布消息,而警方也在游行前制造恐惧气氛,造成游行人数与预期有落差,但还是有多达80万人上街,挤爆港岛从铜锣湾到湾仔、金钟和中环一带。

12.8大游行正值民阵发起的反送中运动首次百万人的6.9大游行半年之际。许多示威者表示,尽管半年来港人,尤其是年轻人付出了巨大牺牲,近6千人被拘捕,数以千计的人受伤,但港人为了争取自由和民主,不会畏惧,会继续抗争下去。

中南海对香港形势发生严重误判,有不少人解释这是习近平被中共自己的信息系统误导蒙蔽了,但政治评论家胡平则认为:“习近平的问题不是受蒙蔽的问题,而是能力的问题,是理解力的问题,是判断力的问题”。没想到,这个周日“国际人权日”的大游行又有如此巨大规模的人群上街。港府以及港府背后指挥的北京,曾经指望着这场运动自生自灭,曾经指望着这么持久的运动会让港人逐渐厌烦,运动中少数人以暴易暴的场景会让“和理非”畏惧退却,结果,一切都没有发生,只是让最初一个旨在要求彻底取消修例的运动演变成一场全民争取民主的运动。在港府和北京这一方,无非香港警方换了一个更强有力的警长。无非习近平多次重申对林郑月娥的坚定支持。

习近平看到没有,这些都无济于事,两周前,香港地方选举,泛民派取得了空前的胜利,建制派几乎被压缩到墙角。周日,民主派又上街了,他们提出的诉求照旧不变,他们要求当局回应。他们的核心诉求有追究警方在这场运动中的滥权和暴力镇压行为,他们最根本的要求是北京履行当初的承诺,让香港实行直选。林郑月娥很快将要去北京述职,她该向习近平汇报些什么呢,习近平该对林郑月娥说些什么呢?可以预料的是,习近平照旧坚定不移地支持林郑月娥。难道他已没有了任何别的选择?

▲美国之音(VOA)12月8日报道:香港“国际人权日”大游行民阵称80万人上街

一名抗议者星期天(12月8日)参加民阵发起的人权大游行。
华盛顿 香港 —香港市民星期天(12月8日)再次走上街头,举行“国际人权日”大游行,发起组织这次大游行香港民主派团体民间人权阵线说,当天大约有80万港人上街。
示威者高唱愿荣光归香港,并打出“时代革命,光复香港”,“追究警暴、捍卫人权、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等的横幅。
随着夜色降临,香港逐渐亮起一片片灯海。示威者在民阵的呼吁下打开手机电筒,意在让民主之光照亮香港,如民阵所说的,“让世界看到香港人坚毅不屈”。
港府发表声明说,期间虽然有人针对终审法院及高等法院进行破坏及纵火,但整个过程大致和平有序。
美国之音采访星期天大游行的记者报道说,晚上8点前,仍有数以万计的示威者从湾仔和金钟方向走向中环游行终点,不断高呼反修例口号。此外,在金钟金钟道和乐礼街,一批黑衣年轻人在路口坐下,与50米外的约20位防暴警对歭.现场有大批媒体和义务急救员。警察不时用强光灯照向示威者。
星期天的示威中有抗议者高举雨伞,用两把伞柄砌成心型,并高呼“爱比暴力强,与警暴割席”等口号。
民阵副召集人陈皓桓批评说,游行期间警方在毕打街挑衅,在示威者群众远离警方防线、没有做任何事情的情况下,警员就全部下车,用强光照射市民,挑衅在场记者和市民。
民阵将星期天的这次抗议活动的主题定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追究警暴,捍卫人权”。 这是4个月来民阵申请的游行首次获得警方不反对通知书。
在另一方面,警方星期天说,他们捣破了一个激进团伙,搜获了大批武器,当中包括枪械及过百发子弹,有11人被拘捕。警方称,他们的情报显示,这些被警方称为激进分子的人计划在游行时用枪械袭击或嫁祸警务人员,伤及无辜市民。
此外,警方星期天晚间强调,游行路线从维多利亚公园出发,终点为中环遮打道行人专用区。游行后并没有经批准的集会在该处举行。警方指责说,有大量示威者于砵甸乍街及德辅道中堵路,他们正参与一个非法集结,当中更有人手持武器。
每年的12月10日是国际人权日。在1948年的这一天,联合国大会通过了 《世界人权宣言》。今年,人权日将纪念《世界人权宣言》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文献七十周年。
自从民阵在6月9日组织了大游行至今,香港的大规模抗议运动已经持续了6个月之久。民阵在星期天的声明中说,6个月来成千上万的年轻人付上沉重代价,近六千名示威者被捕。民阵说,只有落实五大诉求,才能切实履行国际人权责任,维护人道主义和人性尊严。
这一曾经组织百万人上街的民主派团体针对星期天大游行的声明还说:“摧毁人权保障,只需要一个独裁者;但要保障一个人的权利,就要每个人共同努力。我们今日再次上街,不只为了守护香港,更是为了和全球公民社会一同促进国际人权运动。”
一名20岁的抗议学生对美联社说:“这么多人仍然支持这一运动,你可以看到香港人是多么有决心。”另一位28岁的抗议者说,抗争令港人团结在一起。他说:“我们知道大家有共同的敌人,深知必须并肩团结反抗中国,跟一个不顾民意的政府作斗争。”
▲德国之声(DW)12月8日报道:香港国际人权日:游行结束 抗议不止
香港国际人权日大游行如期举行,这是近四个多月以来首次获批准的民阵游行。民阵宣布约有80万人参加,并称港人会继续争取五大诉求,绝不退缩。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民阵发起的12.8国际人权日大游行于当地时间下午3点开始,根据警方发出的不反对通知书,获批的游行路线由维园中央草坪出发,最后以遮打道行人专用区为终点。民阵在晚上八点多时宣布,约有80万人参加。警方则称,最高峰有18.3万人参加。
此次大游行是近四个多月以来首次获批准的民阵游行,也是区议会选举后首次获批准的大型游行。政府发言人总结表示,大批市民参与,过程大致和平有序。发言人还强调,下午的游行及过去5年,在香港举行的5万次公众集会和游行,显示市民享有和平集会、游行、示威和言论自由。
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向媒体坦言,看不到区议会选举后出现民怨下降的情况,并形容民阵游行是市民再一次发声,他希望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成立货真价实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回应市民诉求。
香港再现大规模游行 港民:应心存希望
傍晚时分,香港警方在脸书专页上发布消息称,游行后并没有经批准的集会在该处举行。“有部分游行人士偏离游行路线,占用部分告士打道及德辅道中行车线,警方提醒游行人士不要偏离游行路线,到达终点后要尽快离开,不要堵路。若不跟从警方指示,警方会采取相应行动。”另外警方称,有暴力示威者在铜锣湾及湾仔一带破坏商店及银行。
半个小时后,香港警方又发文指出,警方多次呼吁示威者到达游行终点后尽快离开,但仍有大量示威者于砵甸乍街及德辅道中堵路,他们正参与一个非法集结,当中更有人手持武器。警方警告他们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在场围观的市民亦应尽快离开,否则警方会使用最低相应武力驱散及拘捕。
据香港“城市广播”报导,香港高等法院其中一个出入口遭掷汽油弹,起火燃烧。从当地媒体的直播画面上可以看到,夜幕降临后,游行队伍仍然人头攒动,示威者高举手机灯光,形成一片灯海。
香港律政司稍后发表声明表示,今日在终审法院和高等法院外的纵火,除扰乱社会安宁外,更对香港作为法治之都的良好声誉造成损害。“纵火属严重罪行,威胁社会大众的生命财产,一经定罪,可被判终身监禁,任何人都不应以身试法。”
警方首次查获真枪
游行开始之前,香港警方举行新闻发布会称,警方近日有情报显示,本港一个曾牵涉 10 月 20 日向旺角警署投掷汽油弹的“激进团伙”,计划在今日游行中使用枪械制造混乱,包括会射击警员,或伤及无辜途人后嫁祸警员。警方今日清晨进行情报主导行动,在 11 个地址拘捕共 8 男 3 女,年龄介乎 20 至 63 岁,罪名为“无牌藏有枪械”、“管有危险品”、“管有违禁武器”及 “非法集结”。
香港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高级警司李桂华在记者会上表示,警方在多区搜获武器,其中包括在天后炮台山道一个单位捡获一支9mm半自动手枪、5个弹盒,其中3个上满子弹,及105发子弹。
李桂华继续介绍,警员另于荃湾柴湾角一工厦单位内,检获爆竹、烟花、九支伸缩警棍、四支胡椒喷雾,相信该批烟花及爆竹是用作射入警署。警方又在湾仔克街一单位发现两件避弹衣,警方相信该单位为行动集合点。
李桂华指出,根据其纪录,今次为警方首次于反修例示威运动中检获真枪,警方对事件表示紧张。李桂华亦表示,今午游行的风险评估交由其他同事进行,现时拘捕行动仍在进行中。警方呼吁,游行人士以和平方式进行示威,并留意自身安全,如发现可疑物品,应立即离开,在安全地方暂避,并通知在场纠察或报警。
民阵召集人岑子杰游行开始前曾向记者表示,今日是国际人权日,香港过去几个月正经历灾难级的人道危机,市民今日出来游行,是要和全世界连结,及要告诉全世界香港面对什么处境,港人会继续争取五大诉求,绝不退缩。
▲美国之音(VOA)12月9日报道:港人反修例半年几十万人再上街 誓言抗争到底

数以十万计的港人参加民阵国际人权日大游行争取五大诉求(美国之音图片/海彦拍摄)
香港 —80万港人12月8日再次走上港岛街头,参加民间人权阵线发起国际人权日大游行,要求港府正面回应包括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及双真普选在内的五大诉求。而大游行正值反修例运动6个月之际,有示威者表示不会退缩,要继续坚持抗争,争取民主自由。警方说,虽然整个活动大致和平,但仍有破坏社会安宁的行为,对此表示遗憾。
民阵国际人权日大游行是4个多月来首次获警方发出不反对通知书的活动。民阵表示,尽管周四才公布消息,而警方也在游行前制造恐惧气氛,造成游行人数与预期有落差,但还是有多达80万人上街,挤爆港岛从铜锣湾到湾仔、金钟和中环一带。
12.8大游行正值民阵发起的反送中运动首次百万人的6.9大游行半年之际。许多示威者表示,尽管半年来港人,尤其是年轻人付出了巨大牺牲,近6千人被拘捕,数以千计的人受伤,但港人为了争取自由和民主,不会畏惧,会继续抗争下去。
香港资深社运人士、前工党主席李卓人表示,反送中运动半年,港府至今不回应五大诉求,完全受中共控制,林郑月娥出卖了香港。而港府的冷漠促成了传统和理非和勇武派的相互配合,强化了港人抗争的力度。
他说:“整个香港现在我觉得是醒了,大家想一想,抗争那么多年里边,是没有见过一个规模那么大的运动。现在整个香港醒了,尤其大家看到一样东西和以前很不同的,现在的中学生开始抗争,我想如果你说斗长命的话,中学生、我们年轻一代出来去争取香港民主,我觉得是一个很大的希望。大家可以一代传一代,可以跨世代那样,整个香港起来一起去争取,所以我觉得是非常令人鼓舞的。”
民阵副召集人陈皓恒表示,6个月来港人不断抗争,港府继续漠视民意,纵容警队滥暴,港人没有出路,只有抗争下去,未来需要继续争取国际社会的支持。
“香港人只有一起出来呀,没有办法呀。现在你知道,中国是醒了的狮子。如果只有我们香港人不断地走出来,没有国际社会的支持,是很难对付中共的。所以,我希望香港不断走出来的同时,还有国际社会应该做多一些。”
属于激进泛民的人民力量的骨干成员钱宝芬表示,对抗极权暴政,香港的年轻人具有“抛头颅、洒热血”的牺牲精神,一定会继续抗争下去。
“我就觉得香港人没有放弃,其实共产党太小看我们香港人,我们香港人就是你越打压我们的反抗力就越大。但是我们坚强的意志是打不死的。我想香港人是继续坚持,真的斗长命的。还有就是对抗暴政,讲真的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打得赢的。还有现在看到有那么多年轻人,已经付出他的生命,其实真是抛头颅,洒热血,就是要对抗极权。”
香港中学生罢课召集人之一的Zack表示,6个月来的抗争,遇到很多不同的人,经历过很多不同的事,都是分担香港人的苦难,是很痛苦的,但也让他更以自己是香港人为荣。
“半年来,香港在这个这么艰难的时候,其实很体现我们香港人,一班手足去互相帮助、去齐心对抗这个暴政的精神,是十分难能可贵的。我们今天在这里是要抗争,而不是乞求。”
中学生宋同学表示,6个月来,他从不关心政治转变到积极投入,是觉得香港变成一个无法无天的地方,警察可以任意滥捕、滥暴,变成一个极权统治的地方。
他说:“其实我家人都是‘蓝丝’,我花很多时间和他们对话,说服他们。又或者我这样依然坚持去游行,参与集会,筑人链这样。我看得到不单止是我,而是整个香港人的群体都变得团结很多。已经半年,但是好似见不到政府有很大改变,其实有时会觉得很累很灰,但我会觉得如果失败了,下场会更惨,更加严重。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继续坚持下去。”
周日民阵大游行期间,一批黑衣人在金钟政府总部附近的金钟道和乐礼街的道口坐下,与几十米外戒备的防暴警对峙。坐在前排的一位瘦小的女大学生一直紧握住男友的手。在跟记者的交谈中,她透露当天是男友的生日,虽然未能像许多情侣那样出去拍拖,但在抗争前线度过,倒也是别具意义。
她表示,为了香港的民主和自由以及未来,像许多年轻人那样,她和男友背囊里都有写好了的遗嘱,随时准备为抗争做出牺牲。
“我们把每一次出来当成是最后一次出来的。”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2月9日报道:游行和平举行 学者促特首月内回应市民要求 否则严重冲突重临

游行市民众多,由下午行到晚上,市民举起手机灯光前行 法广/麦燕庭
香港政府回应有数以十万计市民上街游行时,只字未提民间五大诉求,主办是次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民阵)召集人岑子杰表示,非常失望。有学者分析,这次游行较为平和,是因为市民已透过区议会选举表达他们的态度,现在是等待港府回应,若特首林郑月娥本月下旬上京述职后未能说服中央政府回应市民诉求,「勇武派」会重新上场,社会将回复过往的严重对立和冲突。
民阵昨(8日)午发起「国际人权日游行」,大会称有80万人参与,警方指高峰时有18.3万人,示威者沿途高叫「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解散警队,刻不容缓」等口号,不过,港府晚上回应游行时,只是说警方不反对游行反映港人享有集会自由,而游行「过程大致和平有序」,但对法院被纵火则予以「最强烈的谴责」。此外,港府声明又反驳市民对警方在执法时的指控,指警方须以适当行动应对违法行为,重申香港须止暴制乱。
民阵召集人岑子杰今早在电台节目中表示,游行市民五大诉求的信息十分清晰,但港府回应时只字未提,令人非常失望,对于港府无视民意的态度,感到非常可惜。他又说,民阵稍后检讨桌行效用时会考虑是否再举办游行表达要求。
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亦指出,大批市民参与昨日的游行,显示「和理非」(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人士的俗称)未有因为泛民主派在区议会选举中大胜而认为已经完事,反而期望透过游行向港府传达强力讯息,要求当局响应要求。他续称,市民明白回应须获北京支持,而特首林郑月娥按例会在本月下旬上京述职,港人会等待她届时会向领导人反映港人心声,争取支持,若特首在述职后未能带回强而有力的回应,社会将回复过往的严重对立和冲突,因为「和理非」透过区选和游行来表达强烈的政治信息仍不能获得回应,「勇武派」便会重新上场。
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钟剑华更在电台节目中表示,特首林郑月娥在区选后曾表示会反思,但两星期下来,仍未看到她反思的成果,若港府继续漠视昨日游行人士坚持「五大诉求」的清晰信息,只以现有渠道和检讨委员会应对,将难以说服港人接受;加上市民对警队执法的不满,积怨甚深,如果港府不处理,民怨将会再次爆发。他认为,化解之道,必须由港府和警队先行一步。
不过,中国官方《人民日报》今早发表的评论,未见有回应五大要求的态势,并指昨日的游行过程大致和平有序,暴力破坏活动有所收敛,显示香港市民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对暴力的厌倦。
▲美国之音(VOA)12月9日报道:香港周末大游行后暂趋平静
香港/华盛顿 —香港约80万人星期天(12月8日)走上街头,参加“国际人权日”大游行。这次几个月来最大规模之一的抗议活动几乎没有发生警民严重冲突的暴力事件,充分展现了和平、理性抗争的民意力量。
警方承认,游行大致和平有序,但星期一也强调说,期间仍有他们所说的暴徒投掷汽油弹及纵火,破坏政府公物。
抗议者的队伍星期天挤满主干道,很多地方由于人太多,抗议者涌入相邻的小巷。随着夜色降临,香港逐渐亮起一片片灯海。示威者在民阵的呼吁下打开手机电筒,意在让民主之光照亮香港。
警方星期一指责说,有游行人士偏离游行路线,并说部分示威者曾堵路,当中有人手持武器,此外还有他们所称的暴徒在香港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门外投掷汽油弹及纵火。
香港大律师公会星期一对星期天(12月8日)晚上终审法院及高等法院遭纵火及破坏表示谴责。这一代表香港律师的专业团体在星期一的一项声明中说:“参与上述破坏行为的人并非真诚的示威人士而是罪犯,他们必须被绳之于法。”声明还指出,“昨天数以十万计的游行人士的表现正好体现以和平的方式表达意见及诉求最为强而有力。”
香港的“香港电台”报道说,发起组织星期天大游行的民主派团体“民间人权阵线”的召集人岑子杰星期一对该电台说,80万人参与游行,数字可能与公众预期有落差,但他认为是由于警方在游行前已制造恐惧。
民阵副召集人陈皓桓星期天也曾批评说,游行期间警方在毕打街挑衅,在示威者群众远离警方防线、没有做任何事情的情况下,警员就全部下车,用强光照射市民,挑衅在场记者和市民。
星期一(12月9日),#香港 民众在受访时表示,过去6个月的动乱已经把抗议者和亲政府派都逼到了“极端”。12月8日,约有80万香港民众走上街头参加“国际人权日”大游行,这次活动没有发生严重的警民冲突,展现了和平、理性抗争的民意力量。但警方强调说,游行期间仍有投掷汽油弹、纵火和破坏公物的行为发生。 pic.twitter.com/kmKoRtPKGQ
尽管周日的大游行被认为再次展现了香港和平抗争的民意力量,但中国官方的报道继续集中在纵火等事件上。
官方的中国日报在一篇社论中说,星期天的大游行人数少于组织者的预期,说明反对派阵营与公众脱节。这篇英文的社论还说:“很多居民对连月来的暴力和干扰感到厌倦。”
有网民星期一(9日)再次发起“大三罢”行动,即罢工、罢课、罢市,并在各区堵路瘫痪交通。但周一除零星铁路站被有阻塞外,并未有出现大规模抗争活动。
由于警方一早严密戒备,只有零星的在几个铁路站堵塞行动,并未造成严重堵塞。而警方则在新界上水拘捕12人,涉嫌管有路障、铁钉及电钻等。
至中午时分,又有网民发起“和你Lunch”行动,多个地区包括沙田、旺角、屯门、长沙湾等地都有身穿黑衣的市民在人行道上游行,并高呼“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等口号。
在沙田,有防暴警察截查多名身穿黑衣的民众。而在旺角,则有多名黑衣人在九龙交通干道弥顿道及亚皆老街交界处架设路障,并试图按下在场公交车的紧急停车按钮,最后示威者离开现场,交通未受影响,多名防暴警员随后到场戒备。
警方在星期一(12月9日)的记者会上公布,自6月9日反送中运动爆发以来,共拘捕6022人,年龄介乎11至84岁,当中2393人为学生,约为总被捕人数的四成,而16岁以下的有至少340人。
自运动爆发至今,警方共使用16000枚催泪弹,10000发橡胶子弹,2000发布袋弹及约1850发海绵弹。
香港医院管理局则表示,从6月9日起,已有2633人因为参与公众活动受伤到急诊室求诊。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宣布8日参加国际人权日大游行的人数为80万。这次游行是7月以来民阵首次获得游行批准。游行从下午开始持续到夜晚,示威者用手机灯点亮了夜空。香港反送中运动6月9日开始,即将进入第7个月。民众仍要求政府回应五大诉求,包括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以及双普选。
▲纽约时报12月9日报道:香港数十万人游行,继续支持抗议运动

抗议者的队伍延绵数英里,挤满主干道。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周日,成千上万沉浸在近期香港泛民阵营胜利中的抗议者涌向街头,这是几周以来最大规模的游行之一,目的是向政府施压,以期满足更多的公民自由。
参与人数之巨提醒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尽管经济疲软以及抗议者与警察之间的暴力冲突日益加剧,持续数月反对其威权政策的运动,在香港仍然得到广泛支持。
近些日子,半自治地区香港的紧张局势有所缓解,此前两周,泛民派在区议会选举中取得了惊人的胜利,给抗议运动带来了新的希望。
周日,示威者大举归来,挤满城市街头,谴责习近平政府,反对警察暴力,并重申要求更多的公民自由,包括普选权。他们打着鼓,唱着抗议之歌,高呼“争取自由”。尽管游行基本和平,个别示威者破坏了商店和餐厅,并在高等法院外面点火。
“我们希望香港还是那个香港,”在维多利亚公园聚集的抗议者之一、24岁的生物研究员爱丽丝。王(Alice Wong,音)说,“我们不想变成中国那样。”
组织这次集会的倡导组织民间人权阵线表示,多达80万人参加了游行。
游行的气氛是轻松的,人们将人海作为背景自拍。儿童和父母一起游行,有些穿黑色衣服,手牵手喊着“支持香港”。
抗议者的队伍延绵数英里,挤满主干道,在高耸的摩天大楼之间移动。在一些地方,由于人太多,抗议者以蜗牛的速度移动,涌入相邻的小巷。一些小企业承诺,如果超过100万人参加游行便发放赠品,以此鼓励人们的参与。
抗议者说,他们想要在周日的活动中保持和平,但也有一些人誓言,若遭警察镇压便要使用更具破坏性的战术。傍晚时分,抗议者封锁了闹市区的一条街道,准备好催泪弹罐的警察站在人群对面,构成了短暂的紧张时刻。
参与的人数之众,可能使运动中具有对抗性的前线抗议者受到进一步鼓励,他们说,计划在周一扰乱城市道路和公共交通系统。要求采取进一步行动的呼声,似乎在一些周日的抗议者当中引发了共鸣。
“如果政府在今天之后仍然拒绝认可我们的要求,我们应该并且会升级我们的抗议活动,”33岁的办公室职员塔玛拉。王(Tamara Wong,音)说,她戴着黑色的口罩,站在维多利亚公园聚积的人群中。
抗议者要求赦免被捕并被控暴动的活动人士,并要求对示威期间警察的行为展开独立调查。
尽管周日游行展现了抗议者的力量,但他们不太可能获得北京更多的让步,北京一直在将示威者描绘成暴徒,他们与外国政府勾结,试图推翻执政的共产党。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学教授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说,尽管周日的游行表明抗议运动仍然团结有力,但北京不太可能听取其要求。
高敬文说:“只要共产党统治中国,香港就要注定遭受永久性的政治危机。”
树立了强硬领导人形象的习近平,要求香港“依法制止和惩治暴力活动”。他公开表示支持该城饱受指责的领导人林郑月娥,以及她结束骚乱所做的努力。
中国官员表示,美国应为助长香港骚乱负责,直指美国官员支持抗议活动的声明。上个月,特朗普总统签署了一项严厉的法案,授权对在香港侵犯人权的中国和香港官员实施制裁。此举受到许多抗议者的欢迎,但也被视为加剧了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
香港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的两名负责人于上周六表示,他们被拒绝进入半自治的中国城市澳门,这可能是对在香港工作的美国公民加强审查的迹象。习近平预计将于本月访问澳门,纪念这个前葡萄牙殖民地回归中国20周年。
这家美国商业集团的会长早泰娜(Tara Joseph)和主席葛理福(Robert Grieves)表示,他们原本打算去参加该商会澳门分会举办的年度宴会。
“我们希望这只是对当前事件的过度反应,希望国际企业能够积极地稳步前进,”约瑟夫说。
抗议活动始于6月,反对一项允许向中国大陆引渡嫌犯的法案,它损害了香港的旅游业和零售业,将香港经济推入衰退。
最近几周,暴力活动升级,抗议者加大力度,破坏他们心目中反对抗议活动的企业。警方上月开枪打中一名反政府抗议者,加剧了紧张局势。后来,在一些最严重的暴力事件中,大学变成了战场,穿黑衣的学生向防暴警察投掷汽油弹和砖块,发射弓箭,警察则回以橡皮子弹和催泪瓦斯。
许多示威者承认,尽管最近取得了胜利,但与政府达成妥协的可能性不大。香港领导人林郑月娥目前正面临着北京方面的压力,要求她在不削弱政府地位的情况下恢复秩序,她无视抗议者的要求,并警告,这场骚乱可能“把香港推上一条不归路”。
政府官员说示威活动主要围绕经济问题,称香港巨大的不平等加剧了年轻人的愤怒。他们最近推出了紧急措施,应对经济动荡的影响,包括为企业提供电力补贴和扩大年轻人的就业培训。
当局为他们镇压这场运动的努力辩护,称抗议者正在危害公共安全。周日,警方表示,他们在清晨的一系列突击搜查中发现了一支9毫米半自动手枪、5个弹匣、105发子弹和两件防弹背心,以及烟花等物品。
香港警察高级警司李桂华当天早些时候表示,警方接到消息称,周日将有人使用枪支和烟花制造混乱。
近几个月来,香港警方以安全问题为由,禁止了许多抗议和集会活动。但政府罕见地批准了周日为纪念联合国人权日的游行。
示威者说,他们认为游行到场人数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息:抗议运动不会让步。
“如果政府认为我们会放弃,”23岁的大学生亚当。王(Adam Wong)挥舞着一面黑色的旗帜说,“今天来的人数可以证明他们是妄想。”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2月9日报道:香港八十万人上街了 习近平该想一想了

2019年12月8日,香港再次爆发了巨大规模的示威游行,他们坚持“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香港周日大游行,组织者民阵称80万人上街,这个数字很惊人! 反送中运动爆发以来,香港有过几次百万级游行。但是,这个星期日,国际人权日,在反送中运动进行了整整半年的香港,还有这么巨大规模的人群上街,不少观察人士在问,习近平,是否该想一想了。
六个月前,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推动旨在容易向中国大陆遣返嫌犯的「香港逃犯条例」,她没有想到这将触及香港独立的法律地位,会引发一场香港空前的反抗运动。六个月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大约没有想到,香港民主派地方选举取得空前胜利。美国「外交政策」资深编辑巴默刊文说,有三家中共央级官媒,提前把建制派胜选的新闻稿都写出来了,选举结果出来后,编辑部一片惊慌,不知所措。
中南海对香港形势发生严重误判,有不少人解释这是习近平被中共自己的信息系统误导蒙蔽了,但政治评论家胡平则认为:“习近平的问题不是受蒙蔽的问题,而是能力的问题,是理解力的问题,是判断力的问题”。没想到,这个周日“国际人权日”的大游行又有如此巨大规模的人群上街。港府以及港府背后指挥的北京,曾经指望着这场运动自生自灭,曾经指望着这么持久的运动会让港人逐渐厌烦,运动中少数人以暴易暴的场景会让“和理非”畏惧退却,结果,一切都没有发生,只是让最初一个旨在要求彻底取消修例的运动演变成一场全民争取民主的运动。在港府和北京这一方,无非香港警方换了一个更强有力的警长。无非习近平多次重申对林郑月娥的坚定支持。
习近平看到没有,这些都无济于事,两周前,香港地方选举,泛民派取得了空前的胜利,建制派几乎被压缩到墙角。周日,民主派又上街了,他们提出的诉求照旧不变,他们要求当局回应。他们的核心诉求有追究警方在这场运动中的滥权和暴力镇压行为,他们最根本的要求是北京履行当初的承诺,让香港实行直选。林郑月娥很快将要去北京述职,她该向习近平汇报些什么呢,习近平该对林郑月娥说些什么呢?可以预料的是,习近平照旧坚定不移地支持林郑月娥。难道他已没有了任何别的选择?
习近平的北京政权限缩香港民主的努力几乎没有成功,他们低估了压缩一国两制、压缩香港高度自治会带来的严重后果。2014年那场失败了的要求直选的雨伞运动,随后与这场民间运动相关的领袖人物抓的抓,判的判,随后更有铜锣湾书店五名员工遭中国公安绑架的骇人听闻的事件,北京政权没有想到,这些事件给港人造成多大伤害,在港人心中形成多大的阴影?致使他们清醒地知道了再无退却的可能,再退就会退为臣民,如果香港独立的司法地位再也不保,他们一个个都成了笼中之鸟。六个月的反抗,北京当局难道还没有清醒吗?香港地方选举前,英国领事馆前职员郑文杰在中国被抓被虐待的实情披露,再次给港人难以愈合的伤口添伤。
习近平没有想到,在这持续反抗的六个月,当局拒绝对话,拒绝听取民间的请愿,无非造成了香港持续大动荡的局面,无非让国际社会深度理解了香港人为何拼命要保住北京当年答应赋予他们的独立地位,同时也让世人看清楚了北京的专横霸道独裁。美国国会两党、华盛顿的精英们,美国主流民意居然在对华问题上形成高度共识。习近平想过没想过,这是他的政权所造成的?在这短短的几个月,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以压倒性多数一口气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香港保护法」,有所犹豫的特朗普最终很快予以签署。
也许习近平仍然会相信,北京的权力很大,连世界也感到害怕。香港,以区区一城,竟敢对抗堂堂中国,“螳臂挡车,自取灭亡”! 的确,从表面上看,香港很弱小,北京总有机会跟泛民秋后算账,香港的法制独立,北京也会慢慢地来个釜底抽薪;以经济收买的方式,笼络财团,笼络地方势力,把泛民彻底挤到一边,北京将取得最终的大胜。分析人士胡少江认为北京一定会变本加厉地进行反攻,他们的反攻包括首先在经济上,国家控制的国有经济和国有控股经济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规模进军香港,扩展信得过的“子弟兵”队伍,排除不听话的香港雇员;在政治上,对香港现有的司法制度进行更加强力颠覆,他们的目标将会针对具有独立性的法官,并通过人大更经常地释法来摧毁香港司法独立的最后保障;他们将大力向香港大、中、小学移植大陆那一套洗脑做法,强化控制香港社会。
如果这样想,习近平可能会永久性地陷于泥沼。香港几个月的抗争,港人的韧性,不屈,昭示出的某种前景,恐怕长远来讲对北京政权并不乐观。香港是一个年轻的社会,参加这场民主运动的数十万主体人群都是十四五岁到二三十岁的青少年人群,他们已经被习近平塑造成了中共的反对派。在时间这一个最关键的问题上,时间,在他们一边。时间,对地球上仅存的不太多的几个专制社会越来越不利。当局仅仅莫须有地指责这是港独在行动,这是一场“暴乱”,这是美国在操纵,这是西方的恶意,只能让信息流畅的国际社会笑话。
习近平虽然废除了国家主席任期制,但是时间对习近平很不利,镇压对习近平更不利。香港不是北京,香港发生的一切,不可能像北京那样被任意封锁,香港发生的一点一滴,都实时通过视频、照片、文字、口述传向了全世界,美国国会几乎以全票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正是香港事件的即时性效应,使得香港脉搏与世界上关心他们的人的脉搏一起跳动,使得美国国会的议员们同香港一起沸腾产生的效应。
习近平该想一想了,在通过了有关香港人权与民主的法案后,美国国会接着制定了「新疆人权法案」,加上去年生效的「台湾旅行法」,有报道分析美国不久或可能有「西藏人权法」,美国对中国政策变化之大,如此“干涉中国内政”,中美恢复外交关系以来,前所未有。
习近平或许还应该想一想,香港与广东紧邻,香港的反抗运动,对中国大陆产生的溢出效应。其实,中国大陆虽然禁言,虽然封锁消息,但从朋友圈传出的信息显示,知道香港事件真相并且支持香港青年的大陆人不少,他们无非暂时不敢公开表达罢了。但是,习近平应该想一想,香港反抗运动越是持久,香港人追求自由民主人权的反抗精神越将持久地向中国大陆扩散。
▲德国之声(DW)12月9日专访:香港政府仍欠民众一个回应
由“反修例”引发的香港抗议运动已持续超过半年。周日的“国际人权日”大游行,再次有数十万香港人走上街头,重申“五大诉求”。香港中文大学的政治学教授马岳认为,只要政府不正面回应民众的诉求,抗争运动就不会停止。
德国之声:周日香港的“国际人权日”大游行是一段时间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但基本在平和的气氛中结束。在区议会选举之后,香港街头的暴力抗争是不是趋于缓和?
马岳:可以这样说,局面是平静了一些。我觉得部分是因为,人们觉得好像出了一口气 ,而且我们看到警察在街头的暴力也是减少了。加上昨天是合法的游行,上个礼拜也是,所以冲突比较少。但是出来的人还是非常多,表明不满意政府没有回应的民众还是非常多 .德国之声:昨天的示威活动中,参加者提出的口号仍然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这与之前相比没有变化? 香港政府对此是否有回应?
马岳:可以说是没有变化。总的来说,香港政府一直没有真正回应,(区议会)选举之后也没有回应。虽然有一些消息传出来,但如果没有正式回应的话,我觉得抗争还是会继续。
德国之声:您指的是什么样的消息?
马岳:就是可能会成立调查委员会等等,但是还没有正式公布,在没有正式公布之前,事实上这些对平息民怨都应该是没有帮助的。
德国之声:您觉得香港政府方面应该有什么样的回应,或采取什么实际措施?
马岳:其实我觉得它几个月前就应该回应这个诉求了。
德国之声:最近的气氛稍有缓和,但抗议活动仍在继续,您觉得示威者接下来的行动会向哪个方向发展?
马岳:不是很清楚。如果政府继续不予回应的话,事实上还是会有不同的方法来抗争。人们很难预计下一个阶段的行动方向,因为一直都没有一个真正的组织在计划。
德国之声:之前暴力抗争比较激烈的阶段,就是多所大学校园里学生和警方对峙冲突的时候。在这个阶段过去之后,您觉得香港的学生在抗争活动中还会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马岳:现在基本是(大学)休假、考试的阶段。其实本来应该是考试,现在变成休假了。但是一月如果重新开学,如果政府还是没有回应,时间再长的话,我觉得很多学生的抗争还是会回来的。
▲美国之音(VOA)12月9日时事大家谈:香港重现大规模游行,和理非强势回归?
华盛顿 —香港市民星期天举行的“国际人权日”大游行,具有指标性意义,几大重要看点引发观察人士的密切关注。
星期天大游行的主题定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追究警暴,捍卫人权”,标志着持续了半年之久的香港抗争诉求并没有降低。
这次游行4个月来首次获得警方不反对通知书,游行过程虽伴有零星警民冲突,但大体和平有序,为近期香港抗争之罕见。
主办方宣布大约80万人参加游行,低于外界预期,或显示民意对抗争的热情有所降低。
和理非重返抗争舞台,算不算强势回归?勇武派遇重挫,会不会就此退场?香港抗争持续半年整,该不该收场?
嘉宾:民间人权阵线前副召集人梁颖敏;香港资深传媒人士纪硕鸣
区议会选举结果或助推民阵获不反对通知书,望今后的和平游行继续获批
“民间人权阵线”前副召集人梁颖敏表示,在过去六个月的抗争当中,“和理非”和“勇武”一直并行。但是从8月到现在,民阵或其他“和理非”团体一直在申请游行的“不反对通知书”,警方都反对了。所以我们很难确保民众参加游行时的安全或确保他们不被逮捕,也因此很多很多“和理非”的游行都因此很难发挥。但是我们“和理非”在这个抗争当中仍然持不同方法,比如通过经济(手段)和国际游说等不同方法去维持和支持这场运动。电视上或新闻报道上,过去几个月中大家看到“勇武派”抗争很多,但其实无论是“和理非”还是“勇武”,我们过去都一直在不同的岗位上支持这场运动。
区议会选举中,民主派在议席上大胜,所以香港特区政府、香港警察和北京政府都要重新衡量他们对这场运动的策略。这次民阵能够成功申请到不反对通知书,应该也与这种意义有关。梁颖敏相信,未来不同的组织都会持续申请和平游行,希望能够继续被批准。
“和理非”的回归是港民给政府的一个机会
梁颖敏表示,现在重回“和理非”抗争绝对是一个理性的选择。这是香港市民给特区政府和北京的一个机会。过去几个月中,“勇武派”抗争确实很多,尽管有人被逮捕,有人受伤,但“勇武派”仍然持续下去。
现在“和理非”的回归就是大家给政府的一个机会,可以让这个运动和平收场。如果他们能够在现在的和平中回应我们的“五大诉求”,这场运动就绝对能够和平解决。
现在就看北京和特区政府有没有这个智慧看到这个机会,看到香港的民意,从而做出对香港最好,也对中国最好的选择。
香港民意一路未逆转,政府一直做误判
香港资深传媒人士纪硕鸣表示,政府一直希望这场运动可以最后以民意逆转收场。我们曾经把2014年和今年的两场群众运动做比较,出来抗争的民众认为他们在这两场群众运动中所受到的政府压力不一样。2014年是为追求民主,而民主那时候在香港还没占什么重要位置。
而今天,主要是因为香港民众觉得自己的自由受损,原来有的也要被剥夺。所以民意一直没有退却和逆转。“反修例”风波半年多来,这样的民意始终都在。
就看最近这几个月,被政府定为是暴力的行为愈演愈烈的情况下,《明报》有几次委托中大传播和民意调查中心进行几次民意调查,都反映出有近八成民意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有近七成市民不信任警方。而且区议会选举中,六成选票投了反政府的“泛民”。
看得出,一路以来民意都没有逆转。所以实际上是政府一直在做误判。
用和平理性方式重现香港抗争实力,这是区议会选举后多数港人的心声
对于香港的“勇武派”是否从今就会退出抗争舞台,纪硕鸣指出,昨天有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就是火烧高院和最高院,也就是香港最高的两个法院,这两个机构门口被投了燃烧弹。这是非常严重的罪行。也(有人)砸了银行和星巴克,这种砸虽是小范围,不是很广泛,但似乎是“勇武派”在表露身份,告诉政府,“我还在”。当然也有示威者提出来,这有可能是警方便衣做的事,最终真相还要靠警方查出来。
但在区议会选举后,绝大多数民意希望用和平理性的方式重新打开香港局面,以此占领道德高地。
香港人有个习惯,参加游行前,中午都会三五个知己约着在酒楼喝中午茶。纪硕鸣表示,昨天在酒楼喝中午茶时,他听到不少市民都在说,希望今天是继选票以后又一次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展示香港抗争的实力。纪硕鸣觉得这大概就是绝大多数香港人的心声。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10/2019

阅读次数:9,48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