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世纪前,一九六三年八月下旬,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牧师组织、领导了历史性的“向华盛顿大进军”运动,来自美国各地的二十多万人来到首都华盛顿,从华盛顿纪念碑游行到林肯纪念堂,举行和平游行示威集会,以争取黑人的自由、平等和人权。在这次集会上,金牧师发表了“我有一个梦”的着名演说,他以《联邦宪法》、《独立宣言》和《解放奴隶宣言》为依据,抨击了国家对黑人的不公平待遇,号召人民立即投入争取自由的斗争。这场运动的时代背景是,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美国,黑人受到严重的种族歧视,在学校、饭馆、商店、图书馆和公共汽车上等公众场合遭到种族隔离,黑人的生存状态几乎普遍与“贫穷、压迫和不自由”化为等号。

于是这天在林肯纪念堂的台阶上,金牧师对美国人说:“从一定意义上说,我们是到我国首都来兑现一张支票的。当我们共和国的创建者们写下《宪法》和《独立宣言》的庄严词句时,就签署了一张期票,每一个美国人都将成为它的继承人。这张期票保证一切人都被赋予不可剥夺的权利: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今天,就有色公民而言,美国显然没有兑付这张期票。美国不但没有承担这项神圣的义务,反而付给黑人一张空头支票,上写‘存款不足’。”、“但是我们不相信正义的银行已经破产,我们不相信这个国家机遇的金库里会资金不足。因此,我们来兑现这张支票了――这是一张能给予我们所要求的自由财富和正义保障的支票。”

半个世纪后的二0一四年六月下旬,在东半球处于民主的十字路口的香港,也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民间和平运动,也即“全港民间公投”,亦称“六·二二全民公投”运动。截至六月二十七日(活动时间为六月二0日至二十九日),全香港已有逾七十万的合资格选民参与全民投票(这个数字远远超出发起人当初的预估),通过电子投票或亲自到投票站投票的方式,表达要求在香港落实二0一七特首真普选的愿望,并支持“和平占中”运动(即“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运动,是一场以和平占领中环的方式,敦促中央在香港落实符合国际标准的普选,而非有“政治筛选”的假普选)。

这次香港的“六.二二全民公投”,其意是全港市民以投票形式表达心声,向假普选说不的一次民间行动。这次全民公投行动,势必将与此前一九八九年六月五日、二00三年七月一日的游行集会活动一道,载入香港市民声援和争取民主政治的史册之中。

自香港回归十七年以来,香港民众争取双普选(普选行政长官和立法会全部议员)的努力不断,民调显示支持普选的市民一直以来均超过六成。这些年来,尽管香港民众一直强烈呼求落实《基本法》中的普选条款,尽管回归后数任特首无法有效管治,尽管香港市民的良好素质、公民意识和理性宽容举世公认,但全国人大常委会却接连以所谓释法形式否定了0七∕0八年的双普选、二0一二年的特首普选,并告诉香港市民“时机不足”,也就是说,北京长期以来没有向香港市民兑付写入《基本法》中的民主普选“期票”。

直至二00七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才出台了普选时间表,香港可以于二0一七年普选产生行政长官。然而,一些京官、内地学者及香港建制派人士,却接连放话,提出所谓普选的特首须“爱国爱港”,“公民提名”不合法、须由“提名委员会提名”、“普选特首不得与中央对抗”等论调,显示出北京要以“爱国爱港”等理由筛选候选人,踢走北京所不锺意的香港人士,让二0一七年特首普选成为一场可操控的选举.这样做的后果是,香港民众期盼多年的普选,势必要变成一场有普选之名、而无普选之实的假普选,一场“有中国特色的普选”,香港民众渴望的民主政治而成为水中花镜中月。

从任何标准来看,香港社会都已具备了全民普选的条件,多年来香港市民一直在争取实现普选,占香港人口比重颇大的中产阶级和青年一代更是渴望早日实现真正的普选.反观亚洲的大部分国家,都已实现了民主普选,比如印度、印尼这些人口众多、经济及社会条件远不如香港的国家,都能够实现全民普选,就连东帝汶这样贫穷的新独立国家也能够实现普选,而在亚洲人均GDP仅次于日本的香港却离真普选一直望洋兴叹,实在令人费解。其实“司马昭之心,路人所知也。”,最主要的原因乃是,採行威权体制的北京极不情愿在自己的版图内出现全民普选的民主政治,若回归后的香港若真正实行全民普选,将比海峡对岸的台湾更能沖击内地民众和国际社会的心态,甚至成为中国其他省市效仿的榜样,引发内地民众的民主渴求和呼声,这是北京所极不愿意看到的。

连日来,内地官方媒体、港澳办中联办、御用学者、香港建制派人士一色人等,极尽抹黑之能事,称香港的这次全民公投“非法”、“无效”、“一场政治闹剧”,北京《环球时报》更是以社评形式宣称“香港非法公投人再多,也没十三亿人多”、“无论怎样折腾,都跳不出《基本法》的掌心”。让我们来看当时的美国社会及国际社会对四十二年前的那场“为争取自由而举行的最伟大的示威集会”的反映,当天晚上,在任的甘迺迪总统在白宫用“我梦想有一天”来迎接此次游行集会的领导人金牧师,甘迺迪声称自己“由衷地被金牧师的讲话所打动”,并拿出实际行动建议国会通过民权法案。一九六四年,美国国会通过“最彻底”的《民权法案》(the Civil Rights Act),由继任约翰逊总统签署该法案并于一九六四年七月二日向全体美国人民广播了这个公告,包括确保黑人的投票权;加速实行多种族学生合校;採取措施保证黑人有平等就业的机会;规定仅因为种族和宗教理由而拒绝让他人进入旅馆、饭店或其他公共场所的行为属于可惩罚的犯罪行为等。一九六四年,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授予金牧师当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

马丁·路德·金主张用“非暴力”、和平的方式争取黑人人权的努力获得了成功,得到了美国政府的支援和国际社会的赞誉,可以说是梦想成真。而这次发生在香港的全民公投行动,却招来了北京方面和御用学者连篇累牍的抹黑、嘲讽和谩骂,三年后的特首普选能否在香港得到符合国际标准的真正落实,目前尚是未知数。为此,我想借用金牧师的话忠告有关当局,“现在就是实现民主政治诺言的时候。”倘若有关当局继续一意孤行、固执己见、罔顾民意,不愿调整方案来回应香港的滔滔民意,不愿兑付基本法中普选的期票,且让我以金牧师的话寄语香港民众,“尽管面临着今天和明天的困难,我们仍然怀有一个梦想,我们将不会后退,我们将共同祈祷、共同奋斗、共同为争取民主挺身而出。”

写于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九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