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二十四)

Share on Google+

第二十四章

转眼又是大半年。
这几天,田懿领着省政府一个秘书,省教育局局长和两名处长,分乘两部吉普奔驰在省内简易公路上,完成年初的计划,考察部份市县的教育工作。具体就是检查教育经费的使用情况,缺口多少,中小学校舍建设现状,老师队伍存在哪些问题。最后制作报表,供省政府决策或上报北京。
田懿已然大变,一天 难说几句话。每次听下面人作汇报,她十次就有两三次中途推说头痛心痛,需要休息,而请各部门主官或秘书代劳。其实她是厌倦这套官样文章,知道类似报表年年做,年年不解决问题,因为缺少经费,全省性的教育投入需要中央审批和拨款。另有一个政治问题,如实地级级上报,到了她这里好说点,到了北京若落个抹黑三面红旗的罪名,可是吃不消。她终究是副省长,有内部材料可看,大体上知道各国对教育投入的现状。最让她吃惊的是日本,不但从战败废墟上开始恢复元气,而且教育投入上远远高于中国,已视教育为国本,不能不说这是远见。以往,她不会先听汇报,而是先去基层获取第一手资料,既然所做是无用功,官僚主义就官僚主义吧。
虽然如此,田懿还是发现了很多问题。师资严重短缺,竟然有初中学生授课的临时之策。相当多人本来不够教师资质,还必须让教科书的内容服从宣传口号,由此出来的学生非天赋极高很难成才。造成此现状的一个原因便是反右派运动。而只要牵扯上反右派运动,她便象做了贼一样心虚得很。因为她相信了对右派分子只是思想教育的说法,所以她默认了下面各系统上报的右派分子数字。然而定性以后的处理由不得她了,那是省委的职权。她虽是省委常委,但需要少数服从多数。况且,省委也要听北京的话,总司令和前敌总指挥可是深黯慈不掌兵之道。
这几天,她都有空闲时间去住地附近的农户走一走。乡下的标语口号比城里少一点,但是红旗更多。但凡上百农民劳作之处,便见红旗招展。然而,她想不到的是乡下生活跟并不好的城里生活相比竟然天差地别,食堂的饭菜能见上稀饭青菜就是很好的伙食了,大姑娘只有出嫁时才能见上一件新衣裳,没有几个孩子不是面黄肌瘦,多数农家的全部家什也值不了二十块钱,决不比当年黄泛区难民的生活强。原因何在?在于农业大队皆需要把亩产报得极高,敢持异议者马上就会被民兵抓起来。由于农民个人的田产又都交了上去给了人民公社,不再是自己的田,干活的劲头便骤降。上面分明希望一夜建成天堂,炼钢铁,修水利,青壮年劳力常被抽调,自带口粮,没有补偿,不卖力气马上就抓起来,是以农活荒废,而亩产却由几百斤变成了几千斤上万斤。这样的比赛吹牛皮刚开始挺逗人,孰料秋收后须上交的公粮余粮数字竟按比例增加,结果是公粮余粮尚且交不齐,哪里还有口粮?下一步的日子怎么过呢?田懿不愿也不敢想下去。她能肯定的是,只要不是睁眼讲瞎话,任谁都能看出问题严重。
这天晚上,她在一个市政府招待所接过了秘书送来的报纸,才扫去一眼便大惊失色:庐山上彭德怀公然反对三面红旗,向党进攻,这个反党集团已被粉碎。
换了别人反党,田懿兴许相信。说这个倔老乡反党,田懿怎么都想不通。此人脾气爆,爱骂人,其实是性子急和恨铁不成钢才丢重话,但瑕不掩瑜,不但对国家忠诚,而且对人有情有义,这方面就比伟大领袖做得坦荡。田懿身为女人,早知领袖太有负杨开慧,对此很敏感。
接下来,田懿接到了省委电话,参加省委会议。
省委第一书记去了北京,是领袖亲自点将。他出身于双红一,长期跟随在毛泽东左右。领袖要从根本上扳倒军中影响力相当大的彭莽夫,没有一帮铁杆还真不行。于是,今天的会议由第二书记王明山主持。
会议主旨是宣读中央文件,根据文件精神布置肃清彭德怀影响的工作。会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却无新意。与会者皆心知肚明,就是一个站队问题,其它煌煌大言,皆可以不理会。
会议决定:今天着重是打招呼,给予每人三天时间,用于转弯子。此三天内,凡军队出身特别与彭德怀有过关系的干部,皆要写出揭发、批判材料。三天后,每个省委委员都须表态。
散会后,王明山留下田懿,去了一间机要室。
王明山开门见山:“上次反右,你运气好,给躲了过去。这次,你到底还是摊上事了。你是老彭向我名为借用,实为点将去朝鲜战场的,据说还表扬过你两次。我们那个老乡,要他表扬一个人可不容易,这就成了如今给人做文章的把柄啊。”他见田懿脸色难看,又说,“你先听我说完。我已经通过渠道,了解了庐山发生的事情。就事论事,老彭是对的。不只是几个人有看法,说老毛成了晚年斯大林。现在要紧的是,跟毛泽东走,党不会分裂,跟彭德怀走,党有分裂危险,党若分裂,江山随之危险。另有一个实际问题,从力量对比看,胳膊拧不过大腿。其实这次庐山上大分歧,很大程度上是我们湖南人的事,不少外省籍大员本来对湖南人掌权有看法,自身又滑头,加上老彭总是顶撞老毛,这样一来对老彭更不利。这事对于我们来说,其实不新鲜。情况远比想象的复杂,一言难尽。这一来,强行为之,身败名裂。不是当事人一个人一家人的问题,是一大批部下必定遭株连的问题。因此,我们只能站好队。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个事,现在可以说是个痛苦也是个机会。”
田懿望着王明山,仿佛不认识。
“你先对我表个态。当然,你可以把心里话都讲出来,这里无外人。把话都讲出来,才容易想通。前提是,我们只能跟毛泽东走。他才是大帅。”
田懿许久方道:“我想了几年,忍了几年,索性都讲出来。整老彭,是借题发挥。属于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猎狗烹。有没有一个湖南集团呢?我看有。但它不是白莲教,不是天地会,就是一个情感共鸣。自太平天国以来,精神气质上湖南人一直走在前面。毛大帅领导了我们,我们这代湖南人也为他抬了轿子,缺哪样都不叫事实。本来可望出来新局面,自从我们这个级别的人都只能看脸色讲话,要躲着讲话,性质就变了。过去朝庭上还有个言官无罪啊,这难道不是朝太平天国老路上走?天国的花样,我们的新鲜,九九归一,就是只准唱颂歌,唱圣诗,男女老少进天堂。天堂在哪里,鬼知道?该不是现今的农村,十七八岁的大姑娘没得裤子穿,叫天堂?”
她停了一会,又说:“毛大帅本来是湖南人,我做姑娘时就读过他的文章,那时候他的名气不如杨度,仍是湖南人的讲话风格,但他自上井冈山至少情感上就未必还是湖南人。因为真正的湖南男子,重义,真正的湖南女子,重情,早就在心里面鄙视皇帝。这个毛大帅,有他这样抓人、杀人先定指标的吗?这只能放纵冤假错案。有他这样不讲一点信用的反右吗?跟不讲信用的人打交道,谁不害怕?抗美援朝,现在老百姓仍蒙在鼓里,但我们已明白,半岛是同盟国解放的,金日成挑事,情理上就对同盟国讲不通。当时那么多人反对出兵,我们的少数服从多数去了哪里?西北地区本来就穷,现在的征粮其实是刮地皮,还叫老百姓活不活?这还是随便举几个例子”。
田懿又停了会儿,更激动:“他为什么这样干,只为他把自己放在了湖南人和中国人之上。事情其实简单,但后果不会简单。这次逼我们站队,除了力量对比问题,另有一个叫人痛苦还不能言的问题,我更关心这个问题,就是湖南情感与中国精神仍旧极不相容。随大流吧,我们这代湖南人就成了不是救中国而是害中国,毕竟,是这一代湖南人为主盖了一座房子,供了一尊菩萨,从此只会助长中国精神大泛滥,让皇帝位子坐得更稳,将来怎样呢?不堪想象。不随大流,不光我们身败名裂,还会招致中国精神对湖南情感大讨伐。不是说湖南情感了不得,我也不敢说我讲的都对,但中国精神总是枪打出头鸟,每个人走路先抬哪只脚、步子要迈几尺几寸,都要事先规定才好。这次,老彭就是出头鸟,是黑夜里为全体候鸟报警的鸟,但愿那帮子打出头鸟的人,日后过得好。毛大帅反感湖南集团,他岂能一点不知个中厉害?他其实叫自剪羽翼,以后会有他的好看。但是要做全中国的皇帝,他就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怀疑,我们这条路是不是早就错了。现在属于一百八十度大回转,我们是左右为难。”
她换口气,再道:“我承认我受家风影响深,所谓的小资产阶级情调吧。我向你坦白,我一直有点怕做官,就是受了家风影响,因为官场总是让老百姓高兴的时候少,让老百姓痛苦的时候多,从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算个什么呢?但是,要我站在皇帝皇权一边,还做落井下石的事,我做不到。我不要这样的升官机会。我谢谢你,你多多少少明白我的意思,算我没有白白地跟随了你一场。”
王明山终失耐心,道:“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不支持玉石俱焚,以后怎么样,未必如你所说。你再好好想想吧,我劝你莫霸蛮,没人救得了你。刚才你的话若传了出去,没准掉脑袋。现在转弯子,还来得及。”
田懿正色道:“我可以沉默,不去外面宣扬。因为我不能肯定我的看法很对,我的经历决定了我不希望共产党走向反面。我的底线是,无论如何,我不会再上领导反右的那号当了。我更不会昧心去做落井下石的事。这几年,我见了右派分子就心虚,我感觉我成了刽子手。省委和北京处理我时,你打官腔就是,只管批我骄傲,跟不上形势,小资情调。我呢,决不会出卖你。”
田懿当真霸蛮,第二天就住进了医院,声称当年受刑落下的内伤又发作了,整夜整夜睡不着,倒也不全是借口。
省委第一书记的签名很阳刚,但肚子里顶多两三滴墨水。他从王明山口里得知田懿当年受刑时,行刑人员打断了几根扁担,倒是未去追究田懿是否装病。但是,每个省委委员必须表态,遗漏一人他都会向上面交不了差。没奈何,他喊上第二书记,带上秘书,去了田懿病房,其实大大放宽了尺度,也就要求田懿讲上几句话,明确表态跟反党头子划清界线,坚决站在毛主席一边便行。田懿就是不开口,末了被催逼不过,说了一句话:“我无话可说,要怎么办我,我都认。”
这次谈话后第九天,王明山又来了病房,在田懿床边坐了很久,才道:“省委通过了对你的处理,北京已指示照办。这次,你犯下了严重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救不了你。仍然保留你的党籍,行政九级降为十六级,工资随级别走。我再三强调你无坏心,更谈不上有野心,就是个性太强,终究有战功,是个女同志。如何安排你的工作,总算为你争取到了回老家的恩准。你不是很想回老家吗?你报个单位名字上来。”
田懿道:“谢谢组织上。我不愿进政府机关,下放我去江东机器厂吧。”
王明山又嘱:“下去休息几年也好,说话、做事可要注意,等着政策变化,到时候再上来。”
田懿却道:“我不想再上来了,我害怕,刚才我们这种谈话内容,极容易被人当作反党集团密谋,我们的位置又够了让北京神经过敏的资格。要在官场平安,不讲鬼话不行。你比我难处更多,我理解,你保重。”

田懿下放为江东机器厂总务科副科长。总务科仿佛军队的后勤部,这工作对田懿不陌生,看得出来王明山为她尽了力。也许,他这样做另有隐曲。
机器厂也就厂部几个头头和人事科长知晓田懿的来历,内心还是替这位三八式老干部抱一点挽惜之情,便尽了能力为田副科长找了个两室一厅房子,派了一部汽车去拖了她的行李来。没有人为难她,况且大饥荒开始了,很少人有心情管别人的闲事。
但是田懿也发现了大尴尬。她能够讨老街坊欢迎,能够很快融入乡民群中,却难以融进工人队伍。她的几个邻居,本来是农民,自从城乡差别越来越大,吃上国家粮的人便有了一种优越感,格外拥护新社会,其实是害怕被退回农村去。既然要表现出格外拥护新社会,那么便本能地认为要与犯了大错误的人保持距离,免得惹上麻烦。另者,他们认为田懿是个单身女人,不准犯的错误与男女作风问题相关。这样的女人,更要离她远点。总之,田懿一进新家,见了邻居便含笑点头,却换不来真情问候,不由她不识趣。
机器厂现有职工未超两千人,只够设计方案人数的三分之一,因大饥荒到来,上面决定暂缓招工,全面生产也就捱后,因而工作很清闲。总务科长曾是南下干部,那会儿是营级军官,常摆架子,瞧不起新来的副科长。田懿闭口不谈自己经历,见了科长就强笑笑,有事办事,没事就看报纸。她仍属机关干部,口粮每月二十七斤,儿子读小学定量二十三斤,但儿子长身体时候,常喊肚子饿,粮食不够吃常让田懿发急。她还有一件事很无奈,工厂子弟学校尚未建起来,楚楚转学只能去镇上,她不希望楚楚去找爸爸,心想张汉泉不登门向她赔罪,她和儿子就不进诊所门。同时,她申报户口和楚楚转学的填表上面,都有家庭成员这一栏,田懿狠狠心,填的都是夫妻已离异。
一切都安顿下来了,一天晚上,田懿领着楚楚去了焦成贵家。她问了几个人,花了二十几分钟,才找到工程师家。
工程师夫妇此时并不知田懿上班快一月了,乍见颇感突然。得知田懿犯了大错误回来了老家,感慨不已,便问田懿是否已见了张汉泉。
田懿恨道:“不见。你们也别告诉他我回来了。”
陶岚怪道:“干什么呀。你要求调来江东厂,为了什么?你以为我和老焦看不出来?”
田懿岔开话:“来见你们,一来理应先来见哥嫂,你们比我年长嘛。二来请教有什么法子弄到点粮食,杂粮也成。我楚儿总喊没吃饱,我愁死了。”
田懿又补充:“以后的生活肯定差多了,工资降了差不多三分之二,每月只有八十来块钱了,不再有内供、特供,但还是比一般工人强多了。眼下就是粮食定量少了,我娘儿俩加一起就五十斤,再少几斤的话就只够鬼娃子一人吃。”
焦成贵说:“主要是少油水,一人一月二两油,怎么够?这个自然灾害,太突然。”
田懿道:“你信它?我干过农话,报纸上大放卫星,全是谎言。现今我看报,就是打发时间。”
楚楚从后门窜进来,手拿几只比鸡蛋小的红薯,兴奋不已,大叫:“妈,伯伯家的,红薯。”
陶岚笑道:“后门边还有,想吃就吃。”
原来,焦成贵老家离工厂也就二十几里地,乡下收成不差,那些小红薯仍挂在红薯藤上用作猪食。几天前一家人回乡下,俩兄妹摘了二十来斤扛了回来。她说:“你们不嫌弃,这个星期天随我们去乡下,多走两家,摘点回来就是。”
田懿很高兴,忙道:“去,你们帮我多找几户人家,花钱买也行,多多益善。”
这个星期天,田懿笑得很开心。工程师的父母也走了,乡下还有哥哥和姐姐。楚楚很贪心,连指头粗的红薯蛋儿也舍不得丢。工程师姐姐得知客人与弟弟是三十多年的朋友,楚楚原本是表弟栾和文的儿子,非常激动,特意杀了一只鸡,饭后又送上二十斤米和一袋红薯,说什么都不肯收钱。田懿喜道:“这下子解决了大问题。”
工程师哥哥闻讯也赶了来看田懿看楚楚,说:“下次下乡去我家。去了我家,再去栾和文哥嫂家,好东西没有,几十斤红薯还是有。”
楚楚比妈妈更高兴,午饭吃了个大鸡腿,便盼望每个星期天都能来乡下。
田懿问焦成贵:“这边乡下的日子我看过得下去,北方那么惨,政策应该是一样嘛?”
工程师已经敢敞开心扉跟田懿讲话了,道:“当然一样,但有一个怎么执行政策的问题。湖南情况一样严重,生产队需要极大勇气才能顶住压力,瞒点产,私分点粮食。”
“这样好,就是要这样干。”田懿直言不讳,“活是老百姓干的,不让老百姓吃饭,造反也应该。”
陶岚感慨:“我们刚回国时,常听见你这号话。你们这号老共产党的说话,现在难得听见了。”
田懿不以为然:“我不过是凭良心,讲人话,你扯远了。”
晚上,田懿蒸了一大锅红薯,把楚楚喊过来道:“明天早点起床,上课前把几个大红薯送给爸爸吃,就说是你想到的,不要提我,记住了吧?”
楚楚笑道:“爸爸家有红薯,爸爸说,几个看病的农民送的。”
“你去过诊所啦?”
“去过好多次啦。”
田懿瞪儿子一眼,转念再问:“爸爸说了什么?”
楚楚道:“爸爸没说什么,就问你夜里身上痛不痛,睡得着睡不着。妈妈,你们真正离婚啦?”
田懿不答。
元旦到了。一早,田懿就起来洗被单,被单才晒在门外铁丝上,陶岚和丽丽走了过来,说:“带楚楚过来我家吃中午饭。”
“不麻烦啦。”
“一定要来。”
“看你高兴的样子,有什么好事?”
陶岚凑近道:“上面找我老焦谈了话,要给他摘帽子,当然是好事。请了几个朋友,庆祝一下。你那位也会过来,你,别赌气啦,早点来啊。”
田懿阴了脸:“叫他来接我。他不来给我认错,我不见他。”
“你干什么啊,他头上没帽子,会对你说狠话,你以为是他心里话?”
“你不知道,那天他多凶,要吃人的样子。”
“你就记得他凶。你知道么,我老焦告诉他,你在总务科上班快两月了,他先不怎么相信,很快就变了声音,说你没得享福的命,他也只好随你意。说到底他是出于无奈。”
田懿仍不松口,道:“我怎么都没想到,他对我来那个狠劲。竟然说我可以去告密,这话太伤我啦。早先他是这样待我,我还会理他吗?”
陶岚忽激将:“他弄回来那么多钱,是不是恨你太败家?要是他看钱比看人重,分手也好。”
田懿脱口而出:“冤枉他也不对,他不是这号人。”
陶岚笑道:“我就晓得你会心疼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快点过来啊?”
“好吧,我去。”田懿有点不好意思,松了口。
工程师请来的另两人一是技术科科长,一是绘图工,张汉泉早到了,在平房门外和技术科长边晒太阳边下棋。他知道田懿会过来,总是东张西望。
田懿领着楚楚过来了,搡一把儿子,努努嘴,楚楚会意,跑了起来,喊着:“爸爸。”
田懿佯作没看见张汉泉,直接去了后门帮助陶岚弄饭菜。陶岚买了一条大鱼,买来五六斤猪肉做粉蒸肉。田懿说:“这要花多少钱啊?”
陶岚道:“差不多花了我一月工资,还是托人才买到的。不管它,今天让孩子们吃个饱。”
午饭不失热闹。技术科长祝贺焦成贵获得了政治新生,从此就可以堂堂正正做人做事。之后,所议便多是黄河流域农村里严重缺粮。绘图员才从北京出差回来,告道透过火车车窗,不时能看见敞蓬货车上踡缩着成堆的难民,仿佛当年跑兵的情形。他还不无神秘地说了一件事,便是听旅客说,河南省、安徽省已经大面积饿死人。强强和丽丽不时插句嘴,说怪不得城里来了很多逃荒的难民,谁敢把馒头拿在手上,保准会被乞丐抢走。又说乞丐每当抢到食物,就会一边跑一边朝食物上吐口水。楚楚听了很不解,问这是为什么?丽丽白楚楚一眼道:“这样,你就不会去追他嘛,你还会去吃吐了口水的馒头?”焦成贵喝道,“快吃你们的饭。”气氛更压抑了。田懿被安排坐在张汉泉身边,终于忍不住,用脚尖轻轻踢踢张汉泉,努努嘴,示意张汉泉也吃点荤菜。
饭后,张汉泉和田懿去了后门外一块空地上走了走。
田懿怨道:“你以为我看不出你心里想什么?你不想连累我和楚楚罢了。为什么不能与我好生商量,要用那个绝情方式,我就不伤心?”
张汉泉道:“我也后悔,欠思量,我认错。”
“待会去我住的屋子看看。我们想分开也分不开,你是一家人的主心骨”。
“待哪天天气不好,外面没什么人,我再过来。”
“我们又不是贼,用得着这么谨慎?”
“谨慎点好。现在,我一个大男人,保护不了自己的亲人,已是苟活人世,哪里忍心牵连你们?”
“焦工快摘帽子了,可能你的问题也快解决了。”
“那当然好,但是……能不能说说你这次是怎么回事?”
听罢田懿叙述,张汉泉道:“老彭是真性情,堪比黄兴。他老家有个人来找我看过病,说了他出事之前回来老家的事。从他在老家的说话行事来看,他是真心想做几件实事。我本来以为他的话一定起作用,谁知曲高和寡不去说了,还招来乱箭穿心。”他想想又道:“雷霆雨露,皆是天恩,这就是中国精神之花,这可不是牡丹花,是罂粟花,只怕什么都来不及了。王明山,也危险。你呀你,你知不知道,你的见解,你的情感,民国时期不怕,现今要命啊。”
“人也不要做了?”
张汉泉一把抓住田懿一只手,紧紧握住。
田懿也激动了,说:“所以我想回老家,想不开的时候,身边还有个你,听得懂我的话,能理解我。我为自己庆幸,那会儿幸亏没破做人的底线,没有跟你划清界线。不然的话,我现在跟谁讲心里话?你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总是感觉筋疲力尽。说我高傲,原先有装的成份,怕人家捅我的伤口。转业后就不是装的,与其话不投机,不如不相来往。”
“你的话,我当然听得懂。”
“说说现在,这次苦日子,我们一家人要挺过去,我们一家人一定要挺住。”
张汉泉不语。
“没法子。我们再等几年吧。到时候,我住镇上去。”
“我不重要了。现在重要的是你不能没有这个位置,哪怕这个位置微不足道。你完全倒了,孩子怎么办?当初哪里想得到啊,孩子这样拖累你。”
“你可不要再这样讲。”田懿脱口而出,“楚儿早就与我有了感情,每天晚上围着我转,早晨睁眼就喊妈,我舍不得他。我要把他带大,让他以后有点出息。”
“这样一来,你就更不能倒下。”
“我懂,可就是…..”
“暂且,不要对孩子透露他亲生父母的事,可冲动不得。”

夫妻和好的第四天晚上,寒风呼啸,天上飘下雪花,生活区里很少人走动,匆匆走动的路人全都把棉帽的耳子拉下来,或把衣领子竖起来以御寒。田懿早早坐在了床上,让双脚缩在被子里。楚楚仍在写作业,不时喊声冷。忽敲门声响,张汉泉来了。
田懿忙道:“现在来干什么?外面这么冷。”
张汉泉从身上拿出两个热水袋,说:“托人去上海买的,上次忘了给你们。你们一人一个,现在就可以使用。”
他顾不上多说话,到处察看,屋里连个火炉子也没有,灶上煤火也快熄了,暖瓶里还有一点点温水,便皱了一下眉头,去打开灶门,添上煤,对楚楚说:“先坐床上去,待会灌了热水袋,再做作业。”
屋里太简陋,很象临时居住。两张床铺是借公家的,吱吱作响。田懿看出来了张汉泉的心事,说:“慢慢来,我不愿去求人。这个星期天,先去买两百斤煤来,本子上有两百多斤煤。屋里没生火,怕煤不够烧。”
张汉泉道:“我会过来。”
“你不谨慎啦?”田懿笑道。
“再过几年就好了,楚楚能帮上你啦。”
田懿未曾用过热水袋,楚楚更是不曾见过。当手捧着灌满开水的水袋,楚楚好高兴,说:“还有点烫手,好暖和。”
夫妻又说了好一会家常。田懿说,她的衣服够穿,转业时留下了几套旧军装,现在是楚楚的穿衣伤脑筋。一人发三尺布票,娘儿俩才六尺布票,不够楚楚做一套衣裳。偏生楚楚长身体时候,一年得换两套衣裳才好。象人家兄弟姐妹多的家庭,可以妹妹穿姐姐的旧衣,弟弟穿哥哥的旧衣。当然,那也是没法子的法子,因为绝大多数家庭既少各种票证,更缺钱。又说她差点儿后悔不该犯这个错误,当时根本没去想做老百姓生活有这么难……
楚楚又做起了作业,张汉泉过去看了看,再回到里屋朝田懿道:“我走啦。”
田懿看看窗外,说:“雪下大了,走什么走,冻病了是好事哎?”又补一句,“你在这里,我心里好踏实。”
星期五天才放亮,田懿和楚楚还没起床,张汉泉就过来了,请了镇上一个菜农,拖了部板车来,车上有只新买的煤炉,三百多斤已搓成成品的煤球,一捆生火的干柴,另有几件木工工具。张汉泉告知:本来昨天晚上过来,得人家有空。这位菜农的老母亲长年生病,三天两头跑诊所,有时还得他上门,因为感他恩,所以肯帮忙。卸下煤球和柴禾,那人走了。
田懿问:“你一个人有这么多煤定量?”
“几家凑的。呃,我还带来了八尺布票,也是几家凑的。”
楚楚拿上妈妈给的去食堂买早点的饭菜票,喊道:“妈妈、爸爸,我上学去啦。”说罢,他跑了。
张汉泉道:“你也上班去吧,我干活啦。”
田懿说:“我去报个到,再回来陪你,反正上班也就是看报纸,听他们闲扯。”
修理床铺、小饭桌的响声引来了几户邻居,他们应是上夜班的工人,脸色都不好看,但也不便说什么,有点儿好奇地打量着张汉泉,无话找话:
“咦,你不是镇上那个诊所的医生嘛。”
“你是田科长的亲戚?”
“田科长工资高,就一个孩子…….”
“你了解这个田科长吗?”
张汉泉当然听得出来话里的话,渐渐脸色不好看了。一会儿后,田懿回来了,那些人走了。田懿见张汉泉脸色不自然,劝道:“别理他们就是。有个过程,”想想又道:“他们以为我是被做大官的男人休了的坏女人,要么就是性格特古怪的女人,由他们去想当然吧,想想也有点悲哀,难道这就是工人阶级先进的表现?”
张汉泉叹口气,道:“以后,我还是不宜多过来。这样吧,有什么重活,你打发楚楚来告诉我,我会安排人来干,你莫逞强啊。”又补上一句,“一定记住啊。”
田懿眼睛湿了,欲言又止。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3/2020

阅读次数:90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