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日前,4月7日,广东罗定市数万居民走上街头,反对兴建垃圾焚烧厂。当局出动全副武装的公安、特警和武警部队镇压,施放催泪弹,野蛮殴打,数十人被打伤,20多人被捕。随即抗议升级,近万居民冲入派出所,包围镇政府,砸毁掀翻多辆警车。为防止激起更大规模民变,当地政府同意暂停兴建垃圾焚烧厂,但民众不满意“暂停”,而要求“终止”:“我们绝对不能再让那恶臭有毒的垃圾毒害我们的后代!”

这种反对兴建垃圾焚烧厂的新闻实在是太多了,多到不胜枚举。社会上意见相当对立,群众的意见很简单:绝对不许。专家们的意见呢?——对于垃圾焚烧,“当务之急是要转变观念”:垃圾焚烧确实有那么可怕吗?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刘某说,据他调查,中国123条焚烧线,有90 .5%的焚烧厂的二恶英排放是达标的,不合格的只占一成,“但老百姓看到的是这不合格的一成”。如此说来,老百姓是太不讲道理了。而且,据专家们解释,这个二恶英也并没有那么可怕——“生活垃圾焚烧不是产生二恶英的唯一途径。”二恶英广泛存在,人们吃的粮食、肉、海产品,各种塑料、化工产品都有二恶英。二恶英不稀奇,有限量的二恶英不恐怖。让专家们一说,老百姓就显得很愚昧很无事生非了。

2013年底,也就是说,早在柴静的《穹顶之下》引起轰动之前,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做了一个很好的节目,题目是《武汉5垃圾焚烧厂被指每年违规处置20万吨致癌物》,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说:“武汉市被5所违规的垃圾燃烧发电站所围绕,每天产生垃圾焚烧飞灰600吨,均未按国家有关规定处理。对居民的身体健康造成巨大的影响,其毒性是砒霜的900倍。16亿搬迁款不知去向,是市政府不作为,还是监管不当?《经济半小时》记者展开调查……”记者首先对锅顶山垃圾焚烧发电厂附近居民进行采访,个个都说受不了,尤其是孩子,皮肤起红疹子,呼吸道疾病,一年四季不敢开窗户,用塑料布封起来。一见记者,纷纷拿出病历,还有自己统计的死亡名单。记者去垃圾焚烧发电厂,门口挂的牌子上是这样写的:“北控环保—武汉博瑞环保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天啦,谁能猜出这牌子背后其实是大型垃圾焚烧发电厂!看来专家说得对,当务之急是要转变观念。观念转变之后,就不必这样畏惧二恶英,就不必欲盖弥章,遮遮掩掩了。央视记者还追踪采访了武汉市、区两级环保局。在镜头前,官员们基本上是推诿责任,不知所云。

专家们所说的那个并不稀奇恐怖的二恶英,记者们也涉及到了。武汉市的5家垃圾焚烧发电厂,都违法处置“飞灰”,也就是垃圾焚烧剩余物,90%的二恶英都在其中。所谓违法处置“飞灰”,就是大量二恶英已经严重污染了空气、水和土壤。每年违规处置的20万吨“飞灰”中到底含有多少二恶英?与每年吃的粮食、肉、海产品之间是一种什么比例,专家们能给个说法就更利于“转变观念”了。

中央台影响巨大,锅顶山垃圾焚烧发电厂该是停产了吧?一年之后,《新京报》记者又去看:是停了,一度叫停,但又“试运行”了。仍然没有通过环保部门的评估,从程序上说是违法的。锅顶山还有一座医疗废弃垃圾焚烧厂,武汉环保局官员解释,医废垃圾焚烧厂是市政府按照“应急避险”的要求进行试运行的,而恢复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运营是迫于垃圾围城的压力。——总而言之,结论有两条:第一是违法的,第二是没办法的。关于民众的示威抗议也可以有两条结论:第一,民众是“维法”的,政府派军警痛打老百姓是没办法的。同理,专家们是比较无耻的,但也是没办法的。

《纵览中国》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