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会爆发战争吗?

一般理性的认识是没有可能。

这种认识的人们看到:经过50多年的经营,台湾的政治、经济、文化已经得到较好的发展。政治上民主化已经不可逆转,得到岛内和国际社会的普遍认同。经济实力增强,民众生活富足安乐,加大了对政府及其意识形态的向心力。在危难中,民间与政府必定同心协力。文化多元化和对传统的良好继承,使任何极端势力都不可能有畅销的市场。即如所谓“台独”,仔细解读,在保证不给大陆提供撒野动粗的借口方面,表现出的仍然是极大的理性。挑起一场战争,对台湾的各种力量都不足取。而大陆社会的民主化,才是台湾各种力量和诉求最可靠的保证。随着经济的富足和潜在战事爆发的危险,台湾在军事方面的经济和科技投入,都达到了相当的水平,在阻止一场突然而至的战争方面煞费苦心:战争爆发初期的损失是巨大而灾难性的,但迅疾的反制也必将是有效的。国际势力对台湾现行价值取向的认同,对其战略地位的高度重视,以及《台湾关系法》、《台湾安全加强法案》、《新日美安保条约》的承诺,使台湾的力量更加不可动摇。

与此相对,大陆的50年实践,证明了自己在政治、经济、文化和科学技术领域的极大虚空、衰弱。各种危机纷纷而至,同类危机反复爆发;民众对人权、民主的认同和追求;国际上越来越招至的孤立──使执政当局焦头烂额、无计可施。任何一个问题的解决,都要牵动与之相关的利益势力的神经;任何一个轻佻举措,都可能引发全面危机的总爆发。或许发动一场战争可以转移人们的视线和注意力。但这场战争能取胜吗?这是一场持续的消耗战吗?每一种结果都可能是毁灭性的。事实上,关于台湾的统一、分裂或搁置,对解决大陆问题本身根本不是一个问题。搁置起来,让时间来承担,是一个符合多元利益的最优选择。大陆的执政势力似乎也在这样努力。台湾和国际社会也乐得如此。因而,台湾无战事。

一般认为台海有战事的人的观念基础包括两个方面:台湾不能独立,而台独势力在疯狂、最终把台湾推向分裂的深渊,而且不可逆转。战争能避免吗?极端民族主义者和狭隘爱国主义者持有此论并决心付出更多且是别人的一切代价的牺牲。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对战争本身的灾难性及其后果承受的民间性缺少考虑,以及对大陆军事实力的科技含量、对现代战争观念的相当程度的无知所导致的战争癫狂。听听一些吹破宇宙也不觉脸热的议论:几天、几小时、甚至几分钟击败对手──你除了认为这是无知、还能说什么!如此不费力气,必然激活淤积在人性河床底部的那些极端恶劣的东西的泛滥──肯定来事儿。但战争一旦爆发,意外的情形会使人们羞耻和愤怒,人们会把羞耻和愤怒发泄在政府的外壳和灵魂的任何角落。

我的思考是:台海有无战事,不取决于台湾方面,而取决于大陆社会形势的变化。对于前者,我在上面已有分析。

人们认为:战争,常常是社会的危机和政治矛盾无法解除的最后表现形式:一种疯狂的表现形式,一种看不到未来而要毁灭一切者的变态展现,一种坠落深渊而抓住羽毛一片时的生存意志。如果这个观点还有一些道理,那么,台海战事必起,极难避免。

目前,大陆社会危机迭起(我不打算在此一一罗列和作数量分析),作为靠强力免为其难支撑的主流意识所奉行的价值体系和由此派生的社会结构,是加速繁殖这些危机的垃圾。中国社会各方力量的分解或聚合的争取和努力,并没有使执政力量走向开明、从而转入民主化进程,因而使这类危机滋生激活的能量超出了现行社会结构能够承受的张力。这些危机和灾变能量的疯狂聚集,将既得利益者和其以外的整个大陆社会放置到一个可以感受到就要爆发的火口上。什么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时的专制力量,宛如胸部以下全部瘫痪的病人,把能抓到手的任何事物用来镇压这火山,是他唯一的意志。对一切可能替代自己的力量的仇恨和对一切生者的嫉妒,使我们绝难逢生。而他们的心灵呼唤是:让战争毁灭一切!在战争中逢生!这是最后的辉煌和疯狂。我们仿佛看见他们亢奋的血液和闪着光亮的眼睛。三番五次,三番五次……那不是无意识的言说,或仅仅要制造热点。恐怖份子的绝望选择是什么?谁还没有这点儿常识?

这是最坏的结果,但最坏结果有猝然爆炸的可能。

化解这种结果是一切理性力量的使命。

完成这一使命的努力须在第一时间和第一行动中强调这种结果的可能。

哎呀……怎么办?台海有战事!

2000.4.1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