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情变幻无序,奇谈怪论层出不穷,笔者已经无力追赶,只能扼要表述自己的观点,写成这篇不是文章的文章,以尽言责之义。

★自由党主席钟国斌撰文批评梁振英上任以来「未有建树」,整体表现不及前两任特首。其实这三年来,梁振英并不是挠着手不做事,而是非常努力地做着一件事:「中港融合,改造资本主义香港」。无论是在土地政策,人口政策,教育政策等多方面,他均以霸王硬上弓手法,急速而猛力地推行他的「中港融合」政策。当引起广大市民的不满,反抗行动日趋猛烈时,迫于形势他才祭出甚么「限奶令」,「双辣椒」,「取消一签多行」,「双非孕妇来港产子政策」等权宜措施,暂且舒缓民愤,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可笑地说成这是「适度有为」。

铅水事件正由屋村发展到学校,不断威胁着市民的健康。梁政府动作迟缓,只做治标措施,没有治本的承诺。总总迹像显示政府的大脑神经并不在意民生,不是想民所想,急民所急。且看看他在粤港合作联席会议第十八次会议上,又签了五份合作协议。广东省省长表示要利用香港作为国际航运,金融贸易中心的优势扩大自贸区功能。究竟梁振英上台后与各省市一共签了多少合约,卖了多少香港利益?

「中港融合」是梁特首的首要任务,也是他的护身符。只有全力做好这件工作,他才有政绩向中央汇报,才能确保稳坐特首职位。他的任务不是促进香港繁荣进步,不会为香港发展作长远规划,所以对香港「未有建树」。

★我看中央有两种意见,一种认为梁振英上台以来「中港融合」神速而扩大地发展,有建树,支持他继续干下去,是为「支梁派」,估计梁振英的直接领导人张德江有这种想法。另一种是看到加速发展「中港融合」引起民愤,市民反抗的深度和广度也在加剧,担心这样下去会出事,换下梁振英会平息民愤,是为「换人派」。两种意见处于胶着状态,正在权衡利弊取舍,未见定案。吴康民提出下届特首由公务员出任「可能稳阵啲」更看好曾俊华,是「换人派」在港代表。他无形中响应了我当年回港大声吶喊:「反对地下党员当特首」的呼声。梁振英是否提早下台系于这两种意见角力的结果。但是,「中港融合」是中共对港的既定政策,在这点上两种意见是一致的,并非路线斗争。不过是在执行上硬性一些或柔性一些,是急剧一点或缓行一点之别罢了。

港澳办副主任冯巍南下单独会见民主党直接对话,正好说明上述两种意见的存在。他撇开梁振英,中联办,由梁爱诗直接安排,事前事后不会见梁振英,港澳办罕有地透过新华社发稿谈及会面,令梁振英尴尬没面子之极。冯代表「换人派」来港,相信是要直接掌握香港第一手具体情况,特别是民主派对梁振英的看法,以便有效地作出决定,并非刻意做成分化。梁在事后于北上参观阅兵前急着去见王光亚,可见事态非比寻常。且看下回分解。

这一事件引出「忠诚反对派」的讨论实属奇事。反对甚么?对谁忠诚?真正的民主人士坚定反对专制独裁,一党专政制度(不是反共),而忠诚于民主宪政,普世价值,是不会动摇的。如果反对派忠诚于共产党的话就等于刘宾雁等人所倡的「第二种忠诚」了。这种党员只是反对党的某些政策和措施,实有站在党的立场,帮助党改进的用心,未有反对一党专政,建设民主政制的觉醒。有人希望用「忠诚反对派」名义,引诱坚定的民主人士变成亲共派是痴心妄想的。

香港民主党一向反对一党专政制度,立场鲜明而坚决,主张与中央沟通是策略性的选择,不可能被诱而成「忠诚反对派」。这次与冯巍会面,甘冒再次被不怀好意的人煽动市民诬蔑为卖港也要促成其事,是相当勇敢和有智慧的行动,笔者极为赞赏。
我一向反对香港有温和民主派和激进民主派之说,不同意如此标签泛民主派,只同意香港有真民主派和假民主派两种。真民主派持守和平非暴力行动,有时采取激烈一点或温和一点的行动都只是策略的选择。假民主派既然是假的,则无论是采取暴力或温和沟通行动都是对民主运动的破坏。前提是他们的真与假。

★香港大学的校友在毕业生议会特别大会上高票通过各项议案一事,给我一个大大的惊喜。事缘早于2005年8月,我找到线索证明港大副校长程介明是潜伏在港大的地下党员时(线索刊于拙著《我与香港地下党》p.190—191),已宣称港大不久将会沦陷于红潮之中,港大人会像铁屋中人一样沉睡不醒。想不到的是,我大大地错估了港大民主力量的觉醒,一些院系是民主的堡垒,多年来中共未能攻陷。时至今日,不知有多少个地下党支部已经在港大各院系中建立,是这场反抗之战激烈无比的原因。但是,程翔先生说:港大校友不笨!

香港足球队在对卡塔尔赛事中的最后几分钟内连入两球,有队员曾说:没有事情是绝对不能的。的确,只要民主派在明年的立法会选举中取得过半数议席,香港就有希望了。

2015年9月13日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