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我现在颇不看重“改革”,因为很多人并不了解改革是什么意思。

真正的改革是什么呢?就是在除改革对象之外的部分都得到保守,依靠过去沿袭下来的框架作支撑,以改变一点或数点。改革是以保守为前提的,变是以90%以上的不变来支持10%以下的变。改革不是推倒重来,也不是把改革主导者心目中的”善”强行实施。

中国人有些崇新厌旧,只知道“苟日新,日日新”、“周虽旧邦,其命维新”,不知道“事不法古而能长久者,未之有也”。大到全人类、一个国家,小到像笔会这样的团体,全都必须有不变才能维持,变也才能实现并巩固。如果无所不新,或90%以上日日新,则根本无法持续,子不像父,孙又迥异于子,则基因代代突变,也就曾孙将不复为人了。

急剧的以求完美的改革,其实就是反复瞎折腾,就是专制主义。大改大革左右摇摆之鉴不远,就在法兰西1793年之后,也在1911后的中国上世纪。

笔会一百多个人,不行吗?为什么要那么多?把些爱争闹的主网罗进来,新老不兼容,还不是垮得快?

要求笔会承担那么多干嘛?笔会包打天下?民主社会是众多团体,各搞各搞,不是一家独大

目的和宗旨是保守的,维护中文写作自由,成员则是开放的。

感觉现在有会友把目的和宗旨也理解成开放的了,今天要笔会搞这,明天又呼吁应搞那

笔会一会成为聚义厅,一会又成中文作家走向世界的跳板

那我们就应坚守,告诫,岂能被他们牵着鼻子跑?他们说往东,我们就都得往东?

必须和笔会章程,成立的宗旨一致!

否则今天东,明天西,笔会成了没头苍蝇,断线风筝?

什么五个理事,什么效率,瞎掰!

笔会根本就不是以追求效率的团体,而是以正义为目的的团体

强调效率,必然要求集权

我们笔会既以会员为主体,就绝不允许任何一言九鼎

也不允许理事会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

如美国国会、台湾立法会,重要的事情就是要争个不休,宁可搞不成,也不许谁强压

争论激烈,说明分歧巨大,达不成共识,这事就不应该搞,强行搞,说明只是有权者有利,其他人可能受害

强行实施必伤正义,仿害正义的效率,要它干什么?那是负效率

笔会是自治体,是共和体,它存在和延续的目的只有一个:会员抱团以维护言论自由。笔会是会员主体,不是某个人或权力中心主体,更不是个人、几个人实现自己所欲的试验场

我们加入笔会,根本目的不是为了让笔会更大、更好,而是能增进我们自由写作的安全系数。

任何时候笔会,以及笔会里的职务都不是作家的目的,作品才是作家的目的

对那些愿意牺牲自己的宝贵时间和精力来做会务的会友,我们应该向他们致谢,而不是与其争权夺利

在笔会里当官、争权,是最没意思的

捞点收入,一年几万块,屁大点事,争得面红耳赤,恶言恶语相加,对得起自己的鸿鹄之志?让人看不起

我这个届满即将卸任的理事,在卸任前说这些,全是公益,为免得被人劝住,耐不何人情,没跟任何人私下沟通,因为这是公开了的公共话题,可能会让某些会友不快,但如梗在喉,就不去计较得失了,欠妥之处,欢迎批评指正

我们都是会友,有话直说。

对事不对人

当然,对那些提出改革建议案的会友,我还是要表达谢意,他们是用了心的,也是为了笔会在操心。

我不同意他们的观点,但仍然尊重他们自由表达观点的权利。

话语中如有伤和气之处,尚谅解。导斌思考和写作时向来一往直前,以保专注和锐气。

当会友受到迫害时,向笔会求助,是正当的,因为笔会就是在争取言论自由权利领域守望相助的团体,但有些会友不是受到迫害,而是自己谋生能力不中,或者作品质量欠佳,寄望于笔会给工薪、增名声,本来这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却在得不到满足时就破口大骂,或试图”改革笔会”,以使笔会遂自己的意,这就不大好了。

对于新加入的会友,笔会章程是给定的,接受才被允许进入,进来后却要对笔会改天换地,连章程的宗旨和框架都恨不得改了,还想要大家都跟自己一起跑,这并不说明笔会不”科学”不”先进”,而只说明您入错了会。我们这帮人凑一块,就只为争取言论自由,除此之外别无它图(另有所图可再加入另外的团体,笔会不阻止不排斥,比如尊敬的盛雪女士和杨建利博士)。

笔会不应该,也无能包打天下,不应该也无能介入、领导、资助所有的反专制维权活动,不应该也无能为任一会友包接媳妇包生儿,更不可能把一部拙劣、平庸的作品包装成传世之作。

每位会友信任笔会是好的,但不要对笔会期待过高。

武汉的几位会友一起吃过次饭,几次在武汉想以笔会名义活动,都不成熟,非会友的诗人作家对笔会有成见,不能硬说。

上次去长沙,见过几位会友,本来想以非笔会的商业名义与太平兄联手搞个读书活动,结果未及入场,我已被国保控制带回。我作为理事,首先检讨没开展活动,但我确实处于当局严密控制之下,没有公共活动空间,今年只是以作商业为目的,才有有限的几次外出。

作为会员,个人认为,这两年开展活动,无异于要求官方把笔会当主要敌对势力对付,短期能搏点眼球效应,对笔会在大陆长期存在发展反而不利。抬头吆喝两声受打,不一定比低调维持不倒和渐进发展有利。

搞活动就是搞政治,政治最好是顺势而为。硬拼,比如当年王明(记不准)遥控要打长沙,在共产党内就受到抵制。

笔会现在就这几个人,很容易被打光

为什么对律师下狠手?太闹腾,当局感到吃不消

习是最没自信的,焦虑状态下很容易作出过激反应

活动不是目的,作品才是目的!这七年即使沉浸在黑暗中,也不影响你我用伟大的作品绽放光明。

笔会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维权活动平台,仅仅是作家争取言论自由的联盟。

我担心和反对的就是这点,有些志在活动的优秀人士进入笔会,发现笔会与自己的预期不合,不是反思自己慌不择路投错了胎,而是琢磨着、呼喊着要改造笔会,以符合自己心中的好,驱赶一群以写作为志趣的人陪自己去搞活动。

对这些朋友反专制的热情和勇气我表示敬意,只是请断了改变笔会的念建议这些朋友留在笔会,将笔会作为写作时交流的平台,和万一因言获罪后的救援,但同时再参加其它维权组织。

想起共产党毛泽东,谁敢批评共产党毛主席,谁就罪该万死

谁敢侮辱勇士!我就骂谁!

精力有剩余,投入到写作中去

正当年富力强,空闲时间又多,却不用于观察、研究和写作,整天泡在群里叽叽喳喳的做什么?

这种闲聊,难道还能聊出部伟大作品来?

推动民主,形成压力,确实需要SL先生这样的人

有些人士也许有很多不足,但有冲劲,是很可贵的力量。

他们在当局那迭受打压而矢志不渝,部分动力就来源于认同和掌声,掌声变嘘声,他们也就蔫了

所以古人知道士气,气可鼓而不可泄

这个事我也有错,对SL先生的话说陡了

骂人固然错,但不应一上来就来个声明,搞得没有回旋余地,毕竟会友之间的龃龉,应该柔和一点

对会友不能下陡坎子,搞得对方下不来台,这是我应该反思的

批评间仍应有关爱

不宜批其一点,不及其余,这样很容易制造对立

文章来源:作者微信

写作时间:2015年10月11日~13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