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少看新闻,看也经常看一半,了解个大概就行了。这样了解的社会众生相不免变形,但这种变形可能更有意思。比如看新闻,经常看到正面新闻(伟光正的)、发展新闻(改革进行时的)、表扬新闻(我自己又做好事了的),觉得那些所谓的新闻荒唐得超过人的想象。那些一个人“应该做的事情”,在我们社会里被称为“为人民服务”一类的“好人好事”,在新闻报道里,被称为政府的制度创新或官员新风。

有人会问,好人好事在孩子时期做得还少吗,需要现在补课。这个回答几乎是肯定的。我做类人孩研究时发现,我们的孩子在受教育时,政府是以祖国栋梁、接班人一类的成年人的标准来培养灌输他们的;大人背不顺口的二八一十六句荣耻观,不仅会有人编成歌曲唱出来,他们也要求孩子们背出来,听说教育部门就把随意抽查学生当做检查学校和班主任工作成绩的一个指标,学生不会背荣耻,那是要扣分的。到孩子们被扔进社会里,政府对他们的要求就只是做一个听话的孩子,他们能不能说、会不会说“文明用语”已经成为一个问题了。所以某个省的交警大队因会说“您好、请、谢谢、对不起、再见”等十个字的文明用语得到了全社会的反响,太了不起了,他们能说出十个字的文明用语了。

所以不要把自己会背共产党宣言、自由主义原则、圣经话语当作了不得的事,能不能说出十个字或十字以上的文明用语,那才是重要的。一十六句荣耻算什么,20年前的人会背“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只有一次”,30年前的人会背“大快人心事”,40年前的人会背“你们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但这些会背真理学说的纯真的孩子,今天无一例外是有待救济有待启蒙的类人孩,他们都像是没有家教的孩子。

听刘峻说,某纪委主任酒酣耳热之际感叹,我们的政府的一大特色就是把孩子当大人管教,把大人当孩子管教。众人称妙。看来纪委主任有思想家水平,或说我有纪委主任的水平了。当然把社会现象高度抽象出来,应该是我们这些知识人的本分。我想到前现代社会的子民是类人孩状态,不过说了一句大实话而已。20多年前,我在中学时同样把“五讲四美三热爱”背得烂熟。幸亏自己进入社会,从真正的孩子变成了一个类人孩时,尚留存一点反思的自觉。否则,就只能如王朔一篇小说的题目:千万别我当人。

看新闻经常看一半,总是纳闷,谁家的孩子啊,怎么这么傻,这么愚,这么横,这么混世魔王,这么不知耻,就没人领回家去好好教育教育。再一看,我傻了,原来是部长局长啊。娱乐圈的明星们装嫩、扮天真、装横、做牛秀,那倒能理解,他们的作用是娱乐一下大家嘛。可这些人不同,他们都是人民的公务员啊。他们或天真或无耻到那个样子,是谁把他们变成那样的。

最近的例子,北京的宋先生跟朋友侯一起,他们的车在某小区跟另一辆车发生剐蹭。宋先生称,还未等他们开口,一身穿蓝色半截袖的中年男子晃晃悠悠从桑塔纳司机位置上下来,破口大骂。宋先生的朋友侯先生提醒了一句,“你开车应该慢点!”男子见侯先生回嘴,冲上前一把抓住侯的领子挥舞拳头欲动手,“我是公务员,我是处级干部,你们怎么的?”

北京的胡少安先生听说此事,大为叹气,他说:“人怎么能被伤害成这种样子?”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