铺天盖地,锣鼓齐鸣

今年三月四日,在十届四次政协分组讨论会上,胡锦涛提出了“八荣八耻”的“社会主义荣辱观”。其后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一片“学习”、“宣传”、“贯彻”、“落实”、“树立”、“实践”、“践行”的喧嚷声便不绝于耳,“荣辱观”已充斥泛滥于全国各地的党报党刊、红头文件和官员讲话之中。

在政治局常委里,除了吴邦国、温家宝和缺席已久的黄菊之外,其它各位均已公开对胡氏“荣辱观”表示了支持和赞扬。李长春要求“深入持久地学习宣传贯彻”,要“在深入人心上下功夫,在联系实际上下功夫,在弘扬正气上下功夫,使社会主义荣辱观广为普及”。曾庆红吹捧胡锦涛的讲话“是我们党关于干部队伍和全体公民思想道德建设的重要指针,是加强党的作风建设和社会风气建设的行动纲领,也是我们促进社区和谐与社会和谐的重要内容。”刘云山、贺国强的高调子丝毫不逊于曾、李两位上司,郭伯雄、徐才厚、曾培炎、刘淇、陈良宇、张德缣B何勇也不甘落后,纷纷加入到“社会主义荣辱观”摇旗吶喊的行列中。中宣部、中组部、中纪委、监察部、解放军总政治部、教育部、最高法院、总工会、团中央、少工委均发出了进行“荣辱观教育”的正式通知,要把“八荣八耻”纳入党委换届、干部考核、反腐倡廉、课堂教育、社会风气、军队建设、企业精神等等一干事务之中。这一波宣传鼓噪、强迫灌输的势头确实非同小可,诸如此类的陈词滥调,与当年“以德治国”和“三个代表”闪亮登场的时候几乎如出一辙。

陈腐不堪的党文化

看来,中共的党理论、党文化确实已经陈腐之至、衰朽不堪。一旦当上中共的最高领导,开口便是“重要讲话”,动笔就是“重要批示”,只要拼凑出一两本小册子,十有八九都是“重要理论文献”。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只言词组和零词散句,最终必然“结晶”出一份“理论产物”来,这种自娱娱人自欺欺人的伎俩,不幸已成中共遗传不绝的陋习。

在这种党文化里,以中宣部、中组部为代表的那一帮吃人民俸禄、替领导抬轿的无耻之徒简直是如鱼得水、逍遥快活。胡锦涛在发明他的“社会主义荣辱观”之时,难道不知道全中国最不知羞耻、最反耻为荣之辈恰恰就围绕在他的身边、团结在他的周围?难道那些假大空、华而不实、夸夸其谈地吹捧“八荣八耻”之辈不正是一些不知荣辱的奸险之徒?西方的权谋大师马基雅维利说,“谄媚者充满朝廷”,这是因为掌握大权者“对自己的言行是如此地自满自足,并且自己欺骗自己,以致他们难以防御(阿谀谄媚)这种瘟疫。”(《君主论》第二十三章)

“与时俱进”的“理论创新”

最近十多年来,中共的“理论创新”、“先进文化”确实是“与时俱进”,一个新“提法”还没唱完,另一套新思路又粉墨登场,已经让人应接不暇。此事还得从胡锦涛的前任说起。大约从邓小平病重开始,江泽民便开始了他风尘仆仆的“理论创新”之旅:先是“讲政治”,接着是“三讲”(“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这一口气下来“讲”了六年,自始至终没人记得他都“讲”了些什么;再下一站是“以德治國”,可惜莫名其妙的德治高論賠了?喝卻沒賺回本錢;最后,终于到达了他的理论终点站“三个代表”,忽然间就找到了中共的“立党之本、执政之基、力量之源”。于是乎,得了三表真经的中共从此可以高枕无忧地“执政”下去了,“三个代表”的创始人也才可以放心大胆地功成身退了。江氏之后,似乎是江规胡随,从“两个务必”、“三个为民”到“八荣八耻”,仍然一门心思地和数目字过不去。颠来倒去,无非还是一些虚言矫饰、大而不当、空洞无物、百无一用的东西。中共的组织部门、宣传机器更是趁机制造了一堆又一堆的语言垃圾,比如什么“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试比“以慈禧为太后的大清朝廷”或“以吴邦国为委员长的全国人大”,这不是废话吗),什么“驾驭市场经济的能力”(自由市场经济岂容贵党“驾驭”),什么“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老百姓讥之为“保鲜”或“先进的性教育”),还有更可笑的“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中共笔杆子们遣词造句的技术简直连小学生都不如,把好端端的汉语糟蹋成这个样子,是有荣还是无耻?有何脸面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凡党领导必有“主义”

毛有毛思想,邓有邓理论,江有三代表,中共代有新论出,各自鼓噪若干年。或许世人很难理解中共最高领导人非要发挥其“巨大理论勇气”不可的苦衷。尤其是当今之世,人民已经没那么好愚弄了,洗脑灌输、强制压服那一套已经不太行得通了,除了增加人民的反感,搞运动式的宣传教育还有何益?难道最高领导人的意图是要专供不良下属去阿谀奉承,或是要留给不肖子孙去继承版税?好在中共的早期领导人王明给我们提供了另一个解释。王明揭露了毛泽东顶着苏联的强大压力一定要推出“毛泽东思想”的秘密:这是因为毛泽东认为,“一个领导人如果没有自己的‘主义’,他在生前就可能被别人推翻,他死后就会受到攻击。……,坦白地说,他通常都不会有好下场!”(见《中共五十年》)似乎一语成谶,果然,在中共的历史上,没有“主义”的中共领袖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黯然退场,有了“主义”的毛、邓、江顺利进入红朝的列祖列宗祠。如果王明此说成立,则又充分印证了中共高层勾心斗角的政治生态和卑鄙险恶的丑陋党文化。中共高层诸君至今仍然浸淫在这种党文化里不知自拔,与有荣焉?可知耻乎?

在中共的专制党文化之下,似乎只要一朝权倾天下,立马便成理论大师、思想权威。什么是中共高层的荣辱?——身居权位自然光荣,有权有势又有“理论勇气”更加光荣,一言既出便驱使全党全国学习贯彻则无比光荣。但是也有反例,胡耀邦在担任中共中央主席的当天下午说:“我的水平没有变。今天的胡耀邦,还是昨天的那个胡耀邦。……我自己有自知之明。”胡耀邦的理论水平比后继江胡不知高出多少,仅对马列原著和中文经史典藉的熟悉程度就已至信手拈来、出口成诵的地步。与老胡相比,今日小胡的“自知之明”何在?

一代不如一代

中共的理论战术、宣传战术和统治权术实在一代不如一代。如果我们把马克思主义当成一座理论工厂,那么,强词诡辩的“毛泽东思想”大概算得上一个理论改装车间;以“猫论”、“摸论”、“硬道理”、“两手抓”之类川味俚语构成的“邓小平理论”至多不过是个理论作坊;而花了十三年时间才琢磨出可怜巴巴“三个代表”排比句的“重要思想”,充其量只能算是个理论小卖部。俱往矣,政治辅导员出身早已习惯于照本宣科背讲稿的中共第四代,是否还有足够的本钱打个理论地摊?要到何方去寻找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贴上本人商标的理论货色呢?

我们还不清楚“八荣八耻”是否会最终被正式册封为“八个荣耻重要思想”,但显然,“八荣八耻”与“三个代表”一样,充其量超不过一个党委宣传干事的创作水平。这一段朗朗上口的顺口溜又能有多大的神通?在中共的官僚体系中,官德不修、官品恶劣、官格低贱、官风败坏者不计其数,专权滥权、贪赃枉法、媚上欺下、鱼肉百姓者不知凡几,区区一段“八荣八耻”的顺口溜就能激浊扬清、漂白党风?在“三个代表”加“八个荣耻”的理论关照之下,焉知贪官污吏们不会更加如沐春风、如遇甘霖?不会更加荣耻两忘、宠辱不惊?

民间版的荣辱观

受胡氏“八荣八耻”顺口溜的启发,笔者也试拟一民间版的“八荣八耻”,聊以供中共党人学习、贯彻、实践之。歌曰:以民主政治为荣、以专制独裁为耻,以宪政法治为荣、以一党专政为耻,以尊重人权为荣、以侵犯人权为耻,以信仰自由为荣、以洗脑灌输为耻,以言论开放为荣、以舆论一律为耻,以公开透明为荣、以黑箱作业为耻,以宽容妥协为荣、以武力镇压为耻,以多元竞争为荣、以压制异议为耻。

(按:胡锦涛“八荣八耻”:以热爱祖国为荣、以危害祖国为耻,以服务人民为荣、以背离人民为耻,以崇尚科学为荣、以愚昧无知为耻,以辛勤劳动为荣、以好逸恶劳为耻,以团结互助为荣、以损人利己为耻,以诚实守信为荣、以见利忘义为耻,以遵纪守法为荣、以违法乱纪为耻,以艰苦奋斗为荣、以骄奢淫逸为耻。)

争鸣2006-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