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国际新闻总是会深刻地影响中国大陆的时政。近日出现的《纽约时报》因披露美国政府秘密行动面临刑事调查事件,就似乎在暗暗地推动中国大陆的某些人打着“大兴网络文明”之名,雷厉风行封杀网上言论自由。

美国总统布什批评《纽约时报》报道政府监控金融款项的做法,阻碍了“反恐战争”,也许自有他的事实依据与法律根据;美国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主席、共和党议员彼得?金称《纽约时报》的行为“可耻”,违反了“反间谍法”,在6月25日呼吁对《纽约时报》展开刑事调查——“我请求司法部长开始对《纽约时报》———记者、编辑和发行人进行调查和起诉。”——也自会有其“反恐”逻辑。但我想,无论“反恐”多么“伟光正”,它都必须遵守一个民主法治底线:公民的基本人权不受任何名义的侵犯——任何人不得在任何时期以任何理由限制公民的言论自由与人身自由!打破这一底线,就为一切专制者和“恐怖主义”大开绿灯,形形色色的专制独裁就将会以种种名义还乡复辟:“反恐扩大化”其实也是“恐怖主义”或专制主义、法西斯主义、秦始皇主义。

由此,我坚决声援《纽约时报》的民主监督行动,坚决反对布什总统和彼得?金议员破坏言论自由的新专制主义。这不仅因为《纽约时报》的言论自由有利于美国人的人权保护,而且因为美国政府借“反恐战争”名义而实行的新专制主义,已为全球专制者进一步剥夺百姓的民主自由而推波助浪。

即便中国大陆近期的“网络文明封杀”与美国政府“反恐扩大化”的联系,深入举证还有一定困难(比如,中国国家主席5月访问美国,与世界软件巨头比尔会谈后,中国网警切断中国人登陆海外网络的能力空前增强,许多中国公民从此无法在海外网站发表意见,这是否与中国元首此次访美有内在联系?),美国政府“反恐扩大化”对全世界各国人民的人权侵犯也是事实确凿的:去年12月,《纽约时报》大胆率先捅出:总统布什授权国家安全局在未经法庭批准情况下窃听境内人士的国际通信,由此引发的“窃听门”事件风波;今年6月23日,《纽约时报》与《洛杉矶时报》《华尔街日报》等主流媒体几乎同时曝光:“9?11”之后的5年来,美国政府一直通过总部位于布鲁塞尔的“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监控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近8000家金融机构的交易情况——这一秘密项目由美国财政部主管并由中央情报局操作。鉴于多数国家的绝大多数银行都加入了“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因此全球任何一个个人、组织或公司的银行交易情况,都有可能被美国政府“偷窥”,“不仅美国公民的隐私权被侵犯了,全世界的隐私权都被侵犯了”。

《纽约时报》“6、23”事件,是美国民主文明的延续与发扬。这类事件在今日中国大陆是不可想象的——今日中国大陆有哪一家主流大报,敢于公开揭露现任国家元首和政府的非法秘密行动?尽管中国大陆此类事件如“雨后春笋”。这样的民主事件只能在美国出现!全世界民众如果都来旗帜鲜明地支持《纽约时报》对执政者进行民主监督,那么这一言论自由之风就可能会风行世界各地。

无论这次美国政府采取什么手段压迫,正义的《纽约时报》都将在世界民主浪潮的声援下大获全胜。这早有历史证明。《纽约时报》(原名《纽约每日时报》)自1851年9月16日由亨利?雷蒙德和约翰?琼斯创刊以来,在犹太人奥克斯素的改革下,一直以勇于揭露政府谎言为美国民主作贡献。1971年,美国司法部曾因越南战争的“五角大楼文件”泄密起诉过《纽约时报》,最终,美国最高法院宣布解除对《纽约时报》发表五角大楼文件的禁制令,《纽约时报》获得了胜利。2004年,《纽约时报》分别于3月13日和16日发表了《布什当政:一个预制新闻的新时代》和《现在播出假新闻》两篇文章。文章披露,布什政府在伊拉克战争期间以及在众多领域内“制作新闻”,从而达到为自己的政策包装、开道的目的。《现在播出假新闻》披露,在布什政府任内,这种舆论操控得到了扩展和深化。在布什第一个任期的4年里,政府和公关公司签订了价值2.54亿美元的合同,比克林顿政府投入的资金增加了一倍多;20%以上的联邦机构(包括重要部门如国务院和国防部)“目前在制造假新闻”。据英国《独立报》报道,有关伊拉克战争的谎言多达20个,而这些谎言背后大都有美国政府的影子。《纽约时报》的报道说,美国政府“制假”的领域涉及伊拉克战争、机场安全、医疗改革、保护森林和湿地等众多领域。

不过话要说回来,尽管《纽约时报》多年来一再揭露美国政府残余专制,制造谎言,但在今日的地球上,美国依然是全球民主自由最多的国家。虽然美国历届政府一直对《纽约时报》深痛恶绝,但《纽约时报》却能在政府的压制中不断壮大,从一个地方性的报纸发展为在芝加哥、波士顿等20个城市同时印刷,平日发行量为110万份(每份报纸一般为100版),周末发行量为170万份的全美第一大报。由于《纽约时报》目前在美国国内有35个分社,在国外有28个分社、50个记者站(其中有3个分别设在北京、上海和香港),《纽约时报》事实上也成为引导世界舆论的全球大报。《纽约时报》用优惠的报酬鼓励记者编辑说真话,其编采新手年收入也在6万美元左右(与美国大学教授收入相等),中级记者编辑年薪为14万美元,高层领导收入可以达到年薪30万美元左右(超过总统年薪)。这种高回报在全美树立了“说真话有好报”的典范——如果中国大陆能有如此媒体,中国何能假话假货“遍地开花”?!中国现在通行的倒是谁说真话谁进诏狱:君不闻《南方都市报》“孙志刚报道”后的“故事”?

可以说,《纽约时报》是美国民主制度的经典,是世界民主制度的方向。我们声援《纽约时报》,就是声援我们自己的民主自由理想!就是在将《纽约时报》民主监督精神拷贝到自己的故乡祖国!就是在为自己的人权保障呐喊!

《纽约时报》一直非常希望中国人通过《纽约时报》监督美国政府。早在110年前,1896年9月2日9时许,晚清前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曾在纽约华尔道夫饭店接受《纽约时报》记者采访,美国记者一再恳请李鸿章多批评美国:“尊敬的阁下,您已经谈了我们很多事情,您能否告诉我们,什么是您认为我们做得不好的事的呢?”李鸿章因受到了美国总统克利夫兰的接见等“史无前例的礼遇”,开始只是一味赞美美国,“我不想批评美国,我对美国政府给予我的接待毫无怨言,这些都是我所期待的。只是一件事让我吃惊或失望,那就是你们国家有形形色色的政党存在,而我只对其中一部分有所了解。其他政党会不会使国家出现混乱呢?你们的报纸能不能靠国家利益将各个政党联合起来呢?”

李鸿章在说了一些昏话后,最终到底说了一点批评美国政府的明白话——对美国当时通行的排华法案进行了直言:“我只是期望美国新闻界能助清国移民一臂之力。我知道报纸在这个国家有很大的影响力,希望整个报界都能帮助清国侨民,呼吁废除排华法案,或至少对《格利法》进行较大修改(《格利法》系由加州民主党人托马斯?格利制定,美国国会两院1892年通过。该法案歧视在美华人,严重侵犯华工的正当权益)。

110年过去了,今天的中国人应该比李鸿章聪明一点了——我们不但要借《纽约时报》批评美国政府的“美国利益至上”的“反恐扩大化”,更要通过声援《纽约时报》的民主自由精神而对中国大陆的“假和谐,真专制”进行去皮见骨的“刮骨疗毒”!

中国的“《纽约时报》”何日出现?!

2006年6月30日于深圳“早叫庐”

首发议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