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今天推出了九篇文章,总共属于底下四个专栏:《认识问题》四篇;《运动留痕》和《迫害实录》各一篇;以及《他山之石》三篇。下面我们将简介各篇文章。

认识问题

程凯的《文化大革命愚昧残暴的中国人》点出,文革的始作俑者毛泽东本身和中国共产党“都是在中国人的土壤中生长出来的”,拥有“愚昧残暴”的特性,容易胡作非为;而文革的载体──中国人民本身也是“愚昧残暴”的,容易被误导而胡作非为,甚至自作主张搞出“人食人”事情。因此,结论只能是:没有愚昧残暴的中国人,就不会有这样糟糕的文化大革命。这篇文章用事实证明上述的观点。并暗示反思文革不宜只责怪毛泽东和共产党,要进一步思考一般中国人的“愚昧残暴”,解决这个问题,使得民主化之后,大众拥有较高的公民能力,不会自己乱搞,也不会被误导而乱搞。

《美国之音》的《美国学者剖析中国共产党的生存之道》根据狄忠蒲的一本新书,指出中国共产党的三个生存策略──选择性打压,保持政权的合法性,以及吸纳新的精英阶层。

北京市赵晗的《京拾荒20年:你的京城,我的废都》描写一家六口的安徽人迁往北京市参与拾荒大军、一直到这个行业垮掉了的经历。

在互联网的时代,好像所有的人都可以接触到任何讯息,都可以成为知情公民。但是,讯息并不等于知识,人们可以见到《互联网上到处都是知识丰富的傻瓜》,因为人们未必有区分讯息和知识的理解能力,也未必能够避免互联网所带来的两样副作用。最后,作者给出自己的“怎么办”的答案。我们郑重指出,公民运动的最好的参考书是《被压破者的教育学》,而此篇则补充了互联网年代的一些新生问题。献身追求中国民主化的志士们,最好找个时间精读一下两者,并且把它们活用于公民社会运动,以便造就最多的够格公民。

运动留痕

中国民主运动出现了不少令人怀念的狱中和出狱政治犯。杭州的朱虞夫就是前者当中的一位。自由亚洲电台的《朱虞夫:还关注和帮助国内民运人士吗》点出一个重点:本土乃是运动的主战场;而运动的成败往往有待于海外运动的大力支持。台湾的以独立运动的形式所进行的海外民主运动,就曾经给本土运动输入大量的财力、人员、思想、乃至外交等等方面的支援,而有过不错的成绩。朱虞夫的这个关怀理应获得海外运动个人和团体的重视。民运加油!

迫害实录

《参与G20峰会报导.《天网》公民记者秦超遭刑拘》报导了秦超的被刑拘,以及其他五名公民记者林秀荣、杨秀琼、何亚珍、袁英被、姜成芬被抓捕。《天网》主持人黄琦说:“我们也希望大陆有关当局停止对所有公民记者的打压,立即无条件释放秦超以及目前在押的所有新闻记者。”

台湾问题

这里提供底下三篇关于《台湾问题》的报导和评论。

台湾前国防部长蔡明宪指出,美国国务院官员去年9月告诉他,“美国政府自1979年跟台湾断交以后到现在为止,美国政府不同意,也不承认中国的宣称说,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never,never,never.”参见美国之音所发表的《蔡明宪:美官员称未承认台湾为中国一部分》。

美国之音又报导《台湾再度要求参与联合国三组织》。这三个组织是:世界卫生组织(WHO)、国际民航组织(ICAO)、以及《联合国气候变化纲要公约》(UNFCCC)。台湾外交部的信函表示,这样一来,台湾的参与将能“为全球整体利益”做出贡献,并说“台湾也希望与联合国成员国一道,在2030年前落实联合国《2030永续发展目标》的成果,包括减少极端贫困以及对气候变化的更好控制。”

最后一篇是自由亚洲电台的《欧洲台湾协会年会扩展欧洲对台湾现在和未来的了解和认识》。这个会议的主题是《岛屿天光──新共和、新国家》。会议邀请了“台湾社会有关转型正义、环境、劳工、两性平等、媒体,以及文化社会问题的最具影响力的代表人物。”共同来探讨“这个国家以后应该变成什么样子”。参加年会的不仅有来自德国各地、欧洲各地的侨民代表,而且吸引了很多德国和欧洲关心台湾事务的人。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2016.9.17 特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