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钟、张裕、怀昭:失译的诗意——关于翻译的文学对话

Share on Google+

三人谈,必有我诗。有译必有失,有失必有得。善填古词牌的张裕译了一组国际笔会创会元老的诗,为了捍卫这些年代久远的诗歌中的韵律,跟诗人阿钟打将起来。曾参与翻译《叶芝文集》等译著的怀昭加入了混战。

阿钟(以下简称钟): 关于诗歌翻译,一般我是主张意译的,因为严格遵守原韵,第一是很难做到,第二是如果勉强做到,往往一首好诗变成了蹩脚诗。故我读中文译诗,一般只是看看意思而已,不费功夫去琢磨其字词。

其实你在作者简介中已对原诗的格式作了较明确的说明,具体翻译的时候,如果过于拘泥于原韵或格律,诗歌本身的灵气可能尽失。

真正的诗歌是灵魂的事业,写诗其实是对灵魂的开发,那不是学来的;一帮没有才情的人找到了穆旦,以为找到了他们的源头。读穆旦的诗可以看出,他的语言是食洋不化的,他的那种英诗直译的语式,在现代汉语尚未成熟的年代,反而给人带来奇特的阅读感受;然而,穆旦在诗歌史上的地位是算不上一流的。

张裕(以下简称裕):诗歌本来就很难做到直译,也只有没有定式的现代诗可以勉强做到。因此,译诗可以说是一种再创作。所谓“译得好”,往往只是指诗的整体意象和寓意改变不大,但偏离原意之处会不少。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1,44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