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听的高调

给共产党统治了五十多年的新中国和新中国人民,还是穷得叮噹响,直至二OO五年全国农民人均年收入也只有三千二百五十五元人民币,而人均年收入一千七百二十三元或以下的“贫困县”还有五百九十二个(新华网成都二OO六年三月二十九日电),全大陆最富裕的广东省也有十六个贫困县。真是可耻到了极点!

但共产党偏会把丧事当喜事办,不以为耻,反以为功;居然还有脸把“扶贫”当作政绩来吹嘘,还有什么“经验”在那里交流,还要表彰和自我表彰一番。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海南省就召开了“全省联手扶贫工作现场经验交流暨表彰会议”,中共海南省委副书记、省长、省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组长卫留成在会上强调指出,“必须充分认识扶贫工作的长期性,要下死决心,要提高全民的文化水准,造就新一代的农民。各市县要真心实意抓教育,砸锅卖铁也要让考上大学的贫困学生上得起学。要坚决制止乱收费现象,不允许也不能够挪用教育专项资金”。说得多动听、多感人呀!

然而,这边厢国家统计局局长李德水又说,中国二零零四年GDP总量已上升到世界第六位;财政部部长金人庆也说,去年全国财政收入达到三万一千六百四十九亿多元;去年全国财政支出三万三千九百三十亿多元。以海南省来说,今年上半年全省GDP就增长了百分十一点六,创一九九五年以来的新高,达四百九十一亿多元。(《海南日报》二OO六年七月二十六日)

这么富裕的国家、这么富裕的海南省,卫留成和他的共产党如果真的想办好教育,真的想让贫困学生上得起学,还用得着“砸锅卖铁”吗?

宁肯浪费,也不投入教育

可是,在一党专政之下,国家的财政收入被贪汚、被瓜分、被挪用(公吃公喝、公车、公费出国旅游,建各级党、政、人大、政协、公安、司法等豪华办公大楼)、被浪费(搞政绩工程、面子工程、豆腐渣工程);却偏偏不肯用来办教育、用来救助农村贫困学生。全国政协常委叶大年院士就早就一针见血地指出:“一方面是全社会存在着大量奢侈浪费现象,一方面是八千五百万人(此为官方公布的文盲人数——武宜三)竟然连接受教育的机会都没有。那么多政绩工程、形象工程浪费的钱,拿来投到教育如何?”(《中国教育报》二OO二年三月四日)

以海南省为例,仅上半年对海口市六个离任干部的审计中,就查出账外收支、专款不专户管理、挤占专项资金、少计收入和支出等违规金额一千六百二十五万元。截至六月上旬,海口市审计局从十五个计划项目中,就查出违规金额三千四百三十三万元,管理不规范金额一万零九百十三万元,应调账处理金额一万二千七百零一万元。(《海南日报》二OO六年八月一日)

“要下死决心,要砸锅卖铁”,这话似曾相识;这不是“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的翻版吗?“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整整叫了二十年,结果最穷的还是教育,当然是农村的教育:农村中小学校舍除了海外慈善团体和个人援建的以外,无不是破烂不堪的危房;陕西、甘肃等省有六十多万的“代课教师”四十年来每月只领四十至八十元的“工资”,就这四十至八十元的可怜“工资”还要被拖欠,仅甘肃定西地区渭源县莲峰镇就拖欠了一百多万元。今年三月教育部宣布要清退这些代课教师,连这一点可怜的“工资”也不肯给了,真是穷到了极点!

农民孩子与教育无缘

最苦的还是孩子,当然也是农民的孩子:失学、流浪、饥饿、疾病、当童工、受虐待、夭折,惟独与受教育无缘。河北省威县是个“普及九年教育达标县”,但该县贺营中学的三年总辍学率近百分之九十。

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今年一月二十六日新闻发布会上说:二零零四年全国小学生辍学率平均为百分之零点五九,初中辍学率平均为百分之二点四九;部分西部贫困地区可能在百分之二,甚至更高;初中辍学率在百分之七以上。他说,如果全国小学和初中的学生总数为一亿八千万的话,按全国平均辍学率计算,全国辍学的学生就有二百三十万。但《转型期中国重大教育政策的案例研究》课题组在以乡镇为样本的抽样调查中发现,农村初中生辍学率最高的为百分之七十四点三七,平均辍学率约为百分之四十三(《中国青年报》2005年6月27日),这与民进中央的调查结果基本接近:农村学校平均辍学率达百分之四十以上(《中国教育报》2005年3月15日);如此算来,全国辍学的初中生和小学生当在七千万以上。大大超过官造的假数字,这个无耻的“破坏教育部”又一次向人民撒谎。

义务教育法一纸空文

无论是一九九五年通过的《教育法》,还是一九八六年通过的《义务教育法》,都不过是一纸空文。《义务教育法》颁布二十年了,“免收学费”不仅不能落实,而且“学费”越收越多。义务教育、特别是农村的义务教育,本应该由国家财政承担,现在除了对农民横征暴敛外,还向全国人民、海外华侨、港澳台同胞摊大手板,“希望工程”其实是“叫化子工程”。

教育穷、孩子苦,是政府严重欠账。国家公共教育经费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值,世界发达国家平均为百分五点七,中等收入国家平均为百分四点四,低收入国家平均为百分点一,然而中国到一九九八年还不足百分之二点五。一九九二年泡制的《中国教育发展和改革纲要》承诺到二零零零年达到百分之四,又成了一个骗局。目前,“中国学生占世界百分之二十,而中国的教育经费只占世界的百分之二”(《人民网强国论坛》),全世界有一百七十多个国家都在实行义务教育制度,只有中国教育还在收费。教育部刚发布的《中国全民教育国家报告》提出,“力争”到二O一O年在全国农村地区全部实行“免费义务教育”,二O一五年在全国普遍实行“免费义务教育”。还要“力争”呀?看来还是一场空。中国共产党,真是全世界最不要脸的执政党了。

卫留成和他的共产党如果真的想办好教育,真的想让贫困学生上得起学,只须只少盖一座办公楼、少修一个大广场,少偷一点、少摸一点,就能做到九年真义务、高中大学少收费;拔一毛以利天下,尚且不为;竟然还要“砸锅卖铁”,真是滑稽得紧、虚伪得紧。

新民谣唱道:

“贪官到处做报告,道理讲得呱呱叫。
手上举着机关炮,包里夹着避孕套。
嘴里啃着壮阳药,坐者大奔去垂钓。
国库金钱猛劲掏,情妇多得要编号。
到处甩卖爱国帽,生个孙子美国造。
八荣八耻全颠倒,你说好笑不好笑。”(《博讯》蔡楚)

这不正是卫留成等无道无德、无能无耻、无信无诚、无仁无义者流的活生生写照吗?!

既要做婊子、又要树牌坊!历来如此。

4Aug2006

《争鸣》2006年9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