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宜三:中国是活火山,浙江是多事之省

Share on Google+

“导语:自杭州市萧山教案以来,浙江省近日至少又发生两宗群体抗争事件,浙江省成了中国这座活火山的一个喷火口。特将徃日剪辑的浙江旧闻串在一起,或者从中可以看出某些消息。毛泽东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现在已经不是星星之火,而且熊熊大火了;那么,离燎原的日子还会远吗?”

(一),浙江省最近真“热闹”

眼下中国是一座活火山,到处都是喷火口;而浙江省则是鼓包最多的省份之一。浙江省台州市,一名九岁女童溺水死亡竟演变成了群众暴力事件。九月七月晚六时左右,数百人冲击街道办公大楼,数辆汽车被砸,若干台电脑被毁,部分资料账册被烧。引起附近上千村民围观,警方出动了近四百警力疏散人群。至八日上午,事发现场仍有不少情绪激动的村民,三十余辆坐满警察的警车停在不远的椒江大桥上,防止事态进一步演变。(《中新网》、《联合早报网》)

九月六日瑞安市因官方包庇杀人疑犯也爆发了大规模群体抗争事件。该市警方出动了二十几辆警车,全副武装的特警队员拿着电棍,盾牌等,往人群中扔摧泪弹,乱棍打人;很多人被打伤,韩田村村长的娘被打伤了头。当天瑞安人民医院走廊上挤满了伤员。七日上午,几批市民分别游行到塘下镇府和塘下派出所抗议,两处工作人员全部逃窜。接着民众又涌到杀人嫌疑人开的工厂,砸了机器、又砸办公楼,帐本、文件等都被从高楼上扔下,五部汽车被群众打烂。

七月二十九日,浙江省杭州市调集大批防暴警察和武警,以数百辆军车运送到萧山区党山镇车路湾村,手持盾牌、警棍驱赶人群,随后由建设局召集的建筑工将建到一半的教堂拆除。当时从四面八方聚集到党山镇的地下基督教徒已达万人。场面一度失控,数十名教徒在沖突中被捕,另有多人受伤。杨幼光被打断两根肋骨、王爱珍被打断胸骨、还有人三根肋骨被打断,高国荣、王启明、沈建、沈巨克、王恩利、倪惠明、沈诸克、沈坚等四十七名教会领袖和基督徒被警方囚禁。关注事件并作出报导的《中国海洋报》浙江记者站记者昝爱宗先生被扣押七天后又遭报社开除。

二OO五年四月十日,浙江省东阳市画水镇农民在抗议化工厂汚染时受到三千多名公安、城管和执法人员镇压,双方发生大规模冲突。一名副市长和派出所所长被打成重伤,现场被损坏的汽车,有大巴车37辆,依维柯1辆,皮卡车1辆,包括宝马、皇冠在内的小轿车十九辆。大量催泪弹、警棍、橡皮棍、钢盔和制服被村民“缴获”并予以“展览”。村民方面有数十名受伤,王良平等十几名村民被严刑审讯,后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维权网》等)

(二),浙江省为富人锦上添花

《新华网》报导:三十个拥有亿万资产的浙江省“老总”齐聚清华经管学院,从2005年11月7日开始接受为期12天的封闭式脱产学习。这是浙江省人事厅在清华大学首次建立非公有制经济人才培训基地,专门针对“草根浙商”量身定制培训课程。12天课程共需42万元(人民币,下同)的学费由浙江省政府支付,住宿费和生活费则由学员自理。12天学费42万元,即一个老师对30个学员讲一天课,扣除教室租金,可收三万多元,不可谓不惊人。

据浙江省人事厅有关负责人介绍,该省民营企业家近80%都是农民出身,其中70%以上只有初中以下学历,被称为“草根浙商”。该省人事厅在清华经管学院为“草根浙商”专门量身定制的培训班,每年至少开两期。

据《京华时报》消息,此次培训班选拔学员必须符合四大标准:首先必须是省内年产值亿元、利税千万元以上规模非公企业的董事长、副董事长、总经理或副总经理;年龄在40岁左右;而学历要求是大专以上,可知所谓“草根”云云,是欺人之谈。

这则消息出笼后,网友一片哗然,几小时内就有几百条留言。绝大部分网友都持否定态度,或说多此一举的,或言“锦上添花的”等等,不一而足。浙江政府这样做,其冠冕堂皇的理由是提高这一群民营企业家的文化素质、政策法律素质和现代企业管理素质。如何使其合理合法地经营,不仅是这些富人自己的事情,也关系到当地经济的发展。因此,建立非公有制经济人才培训基地,对富翁企业家进行高层次培训,是有必要的。

但是,这些富翁们读书学习,不是为了提高自己的经营本领吗?为自己的事业而承担自己的学费,不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吗?而且他们也不缺这几个钱。

再说,比老板们读书急需政府财政资金的地方很多,如义务教育、“三农”问题的投资,下岗职工、城市低收入阶层、鳏寡孤独、老弱病残人员之救济,社会医疗、养老、困难职工住房资金投入。政府为什么不在这些地方“雪中送炭”,反而去为那些老总们“锦上添花”呢?

最近流行的民谣:“官员是条狗,见人就乱咬;老板扔块骨,他就跟着跑”,恐怕就很能说明问题。现在政府官员在组织上,是上级的奴才;在经济上是有钱人的走狗。所以现在的中共政府完全成了暴富阶层的代理人,政府官员与老板阶级在掠夺国有资产、社会资源中成为神圣的同盟者,用民脂民膏徃资本家屁股上贴金。相反,这个号称“为人民服务”的人民政府对人民就没有这么客气了。

(三),浙江省对穷人敲骨吸髓

这个富得不得了,富得流油的浙江省人民政府,一方面要贴钱给亿万富翁富婆上大学,给清华教师高额报酬,一方面又拚命地从乞儿兜里抢食,对贫困群体实行敲骨吸髓的盘剥,连最穷最脏的“捡破烂人”也不肯放过。

浙江省临安市人民政府去年公开拍卖“拾荒经营权”,中标者得以成立管理公司统一管理拾荒者(亦叫捡垃圾的、捡破烂者);并公布经营城市的行政规定:

1,拾荒者必须统一佩証,牌証工本费每人60元;

2,统一着装,服装费每套60元;

3,统一车牌;

4,每月向拾荒者管理公司缴交“经营权使用费”每人60元。

浙江省杭州市瓶窑镇的拾破烂者从去年起亦需按政府规定

1,向政府办的“收旧拾荒管理服务站”缴纳压金每人200元;

2,购买尼龙背心(上写有“再生使者”四个字和监督号码)每件50元;

3,缴交三轮车喷漆成本费;

4,缴交三轮车租金每天一元。

浙江省武康镇对拾荒者实行三环节、四统一和一指定的管理规定。

1,三环节:拾荒者必须经过审查、登记、发証三环节,才取得拾荒权。

2,四统一:统一划分区域;统一发放收旧拾荒服务証,一人一証,不得转让;统一着装,穿象征环保的绿色背心;统一车辆,三轮车之型号、颜色必须统一,并由管理公司统一出租。

3,一指定:废品由该镇27家收购店指定的收购点收购。

(四),不要忘记浙江省杭丝联等工厂的下岗工人们

浙江省杭州市国营企业的退休老人是杭州市、共和国建设者和国有企业改革的第一功臣,如今统统沦落为“困难的特殊群体”,他们的正当权益被剥夺、受侵犯,被逼于去年6月2日集体到市政府请愿,但遭到由市劳动保障局纪委书记姚萍亲临指挥的大批身穿黑色制服,不明来历的人抓、推、拖、打。杭丝联65岁退休老人张宁洲更是在车上遭到暴力殴打、揿头捂嘴、强行搜身的非人遭遇,当他难以忍受,喊“毛主席万岁”时,这批所谓的“执法者”竟恶狠狠地说:“你叫毛主席万岁就打死你!”

为此,陈忍鉴(住址:建国中路锅子弄30号,原杭丝联工人,电话号码:0571-87812254)、王水根(原木材厂工人、0571-85135291)、陈绍淦(原浙麻厂工人、0571-88015461)、赵林云(原机床厂工人、0571-88057282)、吴鈊德(原杭丝联工人、0571-88012763)等300余人杭州市企业退休人员再向杭州市公安局、市政府信访局申请于2005年10月20日举行游行,希望能引起政府部门的重视和使问题得以妥善解决,不幸冷血的政府又一次扼杀了这穷人的“维护尊严、讨回公道、伸张正义”的正当要求。

(五),普天下劳苦人都有一本血泪账

是不是仅仅浙江省人民政府如此对待老百姓呢?不是。凡是中共统治下的工人、农民、小市民、小知识分子,无一不受中共的压廹、抢掠和盘剥。例如大陆重工业基地辽宁的鞍山钢铁公司,原有四十万职工,几年改革下来,现在只剩下八万职工,“形势一片大好,经济效益不断提高,每年上缴国家几十亿税收”,但其代价是三十多万职工下岗回家,仅靠极低的工资来维持生活。鞍钢的“复兴”是牺牲一代工人阶级利益换来的,这些下岗工人集体上访要求增加工资,政府却养了大批警察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工人,对他们进行殴打、抓扑。老工人们流着泪说,我们本来是领导阶级、是国家主人呀!

再如甘肃省,一个从事教育工作20—40年的民办教师每月薪水只有40元人民币,即每天的收入是一元多(中共甘肃省渭源县委副书记李迎新:《给中共甘肃省委、教育部的关于渭源县代课教师状况调研报告》,2005年7月28日《甘肃日报》);也就是说,清华大学的教师收入是渭源县民办教师收入的三万倍,这大约是我们伟大祖国创造的又一个可耻的“世界记录”。

胡锦涛、温家宝的“新三民主义”政府有大把钱养打老百姓的警察、流氓,买镇压刁民的军火,收买为其帮腔的知识精英,却不肯救助水深火热中的贫苦百姓,却不肯稍敛对弱势群体的苛索。一边穷奢极侈,一边民不聊生;一边荒淫无耻,一边水深火热;一边是残酷的压榨,一边沸腾的火山。这就是今天中共统治下的大陆社会,这就是中共所吹嘘的“和谐”和“盛世”。

9-nov-2005于流浮山寨

新世纪新闻网2006.09

阅读次数:57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