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长征70周年与鲁迅逝世70周年纪念年,中国官方出于其固有的意识形态对前者进行了隆重的纪念,中共的最高领导人胡锦涛先生在纪念长征70周年的大会上作了调子高昂但却仍然难免虚空的长篇讲话,号召共产党人与共产党人领导下的中国人民继续进行新的长征。

胡称其创设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是新的时代条件下新的长征。不论这种类比是非正确,人们当可从中看出胡对中共长久以来坚持的红色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固守,而此种固守显然已经与新的时代潮流不太相符合了。

再来谈鲁迅逝世70周年。鲁迅这个生活于上上世纪与上世纪之间的中国人,是以其文学成就知名于世的。无论现在的人们对其有多少不同的看法,鲁迅作为一个现代中国史上的大文学家的地位无人可以动摇之。鲁迅的文学成就在现代中国文学史上曾经被视为一个神话,人们从中剔除掉一些过分的夸赞成分,人们仍然将得出如下的结论:鲁迅仍是一个成就斐然的大文学家,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现在对于鲁迅的批评是很多了,如黄金秋先生对鲁迅的批评,比如徐沛女士对鲁迅的批评,徐女士还自称鲁迅的天敌,《未来中国论坛》还开设了一个专栏,专栏的名就叫作:“鲁迅天敌”。现在还不知道这位可敬的鲁老先生的天敌有多么厉害,从迄今为止我所了解的情况看,徐女士也还只是对鲁迅的某些思想与人生态度、行为提出批评,自然批评是很严厉的,已经到了厌恶、憎恶与不共戴天的程度。让我们放下对“天敌”的评说吧,因为那不是本文所要向人们讲叙的主要问题,本文的主题是长征与鲁迅的关系。

那么,长征与鲁迅又是什么关系呢?长征是中国共产党人为了夺取中华民国政府权力、以工农共产主义革命的名义进行的一次次武装暴动过程中的一个事件。关于此一事件对中国红色革命的影响、对中国国家命运的影响,结论是明确的:没有长征这样的军事突围行动,中国共产党与其领导下的中国工农红军就将被当时的国民政府所歼灭;如果红军被歼灭,中国将不复有红色共产主义革命的成功,而将走上与后来的共产主义道路完全不同的道路,即将无可避免地走上孙中山先生当初所谋划的民主自由之路。由此,中国将真正的富强起来,而且不会发生那么多令人触目惊心的重大社会灾难。如反右、大跃进、大饥荒、文革等等。但是历史无法假设,历史只是一些业已发生的事实。历史事实向我们展现的是与我们的良好愿望完全不同的东西。历史事实表明:长征获得了成功,那藉由此次长征而获得喘息机会的中共及其军队,从此发展壮大起来,最终在与中华民国政府及其军队的惨烈搏战之中取胜。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了,红色中国从此上演出一幕幕苦难的戏剧。

据说,当中国工农红军成功地突出重围到达目的地陕北后,文学家鲁迅给毛泽东为首的中共中央发出了一份贺电,贺电云:“在你们的身上寄托了人类的希望”等等。我不知道,此封贺电是否真实?我也没有兴趣去对此进行考证。我只在想,如果贺电属实的话,我只能认为我们的大文学家鲁迅确实是一个意念倾向于中国红色革命的人。联系到鲁迅后期的一系列文学与社会活动,他的言论与行为,我想这一结论还是有依据的。至于将以残暴的马列主义为旗帜的共产党视为人类的希望,这只能证明鲁先生的认知错误。说得不客气些,这位文学家也并非真正聪明事事正确。相反,在此事上他只能被人们视为一个糊涂蛋。能够将共产党视为人类的希望吗?如果能,那么人类的希望是什么呢?自马克思主义产生以来,自从共产党在世界上产生以来,经由共产党所发动的共产主义革命,迄今已造成上亿人命的损失,并且,共产主义仍然未能实现。共产主义的苏联、东欧土崩瓦解,共产主义的中国摇摇欲堕,共产主义的古巴、朝鲜、越南孤立贫穷。我们的大文豪竟要将人类的希望寄托共产党身上,这也是不能不让人叹息的事情。自然,人无完人,人不可能事事正确,鲁迅也不例外。我们并不因为鲁迅先生为红军发出过贺电这样的事情就否定鲁迅的为人、他的文学成就、他的很多卓越的思想。

在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中,在中国共产党所营造的党文化之中,长征与鲁迅都是一个神话。前者是政治军事神话,而鲁迅是一个文化神话。对于这二个神话,人们有破译的必要。人们也有必要揭去那神话上装饰的部分,还事物以本来面目。长征是一次成功反抗中华民国政府的军事冒险,而鲁迅是一个有着左式倾向的现代大文学家。人们不必对此二个神话顶礼膜拜,人们不必将长征与鲁迅视为必须尊祟的神圣事物,人们应当也可以用现代观点来看待两者,而得出自已的结论。这些结论不必与官方的一致,因为那种以政治的强制力强求人们思想一致统一的做法,已为历史的事实证明是错误的与灾难性的。只要是中国人,就谁也不会忘了文革,不会忘记强制性思想统一将造成怎样令人悲伤的国家悲剧与民族悲剧。

我们可以纪念长征,可以将长征当作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来纪念,但是我们必须从现代观点出发,揭示长征的多方面含义。从长征所带来的社会性后果来看,长征留给人们更多的是负面的教训。这个教训是:在现代社会,人们不应再以传统的方式谋求国家的统治权,不应再以血腥残暴的武力夺取政权的方式实现政权的变更,除非人们所面对的政权是违反人类公认的准则的、非民主、非人道的政权。传统的打江山、坐江山的观点早就应该改变了。那些野心家正是利用人们对落后于时代的传统理念,蛊惑人们造反来夺取自已所渴望的权力的。

我们自然也不会去指责那些参与长征的将士们。他们只是一场巨大的社会悲剧中的角色,为时代红色的逆流所裹挟,作出了实际将令他们的后代蒙羞的事情──向着走向正确的中华民国政府开战并彻底颠覆了中华民国的政府,而使中国的社会列车倒回数千公里,一直倒回到封建时代,甚至在某些方面还不如封建社会。

我们可以、也应当纪念鲁迅,因为,无论如何,鲁迅仍将作为中国现代史上的伟大文学家为人们所长久记念。鲁迅的思想和文学中的极为巨量的有价值的信息,将永远为人们所重视。就我个人而言,我尊重鲁迅。尽管鲁迅确非完人,鲁迅思想之中有一些偏见与错误,鲁迅的为人、个人品格之中也有着一些可以对之加以讨论的东西,但是,鲁迅并非如一些人所认为的那样是邪恶的。鲁迅的天敌们也并没有向人们指出鲁迅更多更确实的思想错误与行为错误。我们所要警惕的只是,文革时期将鲁迅视为一个革命的文化符号的现象,必须警惕人们利用鲁迅思想遗产中的消极元素来为荒谬的思想与行为辩护与加持。

比如,鲁迅的绝不宽恕思想,鲁迅的“痛打落水狗”思想等等(当然,这些思想从其文化意义上并非全错,相反,在确实有些偏颇的同时仍含有部分正向的价值)。

我们可以纪念长征与鲁迅,只是我们必须用新的眼光与新的思想来纪念。

民主论坛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