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涛:川普大遣返 白人优先重登政治舞台?

Share on Google+

川普政府新近推出的移民禁令,授权美国警察驱逐非法移民,即使是轻微的交通违规者,也可能被遣送。受到该移民禁令威胁的非法移民大约有1100万人。新禁令扩大了对外来犯罪分子的定义,剥夺其隐私权,新建拘留设施,不鼓励寻求避难,及加快驱逐速度等。他还下令筑墙,计画在墨西哥建立多个难民营,将所有被驱逐(其中包括无法遣送回原籍)的移民遣送到墨西哥。这是川普此前签署的「七穆斯林国家移民禁令」遭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否决之後,推出的涉及面更广和力度更大的移民禁令。川普的这两项大规模禁令,不禁令人权观察者和历史学家联想到二战时期的历史,担忧白人优越主义将再次重登美国政治舞台。

白人优越主义或白人种族主义认为,白色人种族裔优越於其他非白人族裔(如亚裔丶非洲裔丶阿拉伯人丶墨西哥和中南美族裔有色人丶美洲原住民和其他土着居民)。依此逻辑,白人自应保持在人口中的多数地位以及在国家文化和公共生活中的主导权,种族歧视也应该被纳入法律和政策中。

在美国重建时期前後几十年间,以及在南非的种族隔离时代丶纳粹德国统治下的欧洲,白人优越主义盛行於政治丶文化和经济等领域。20世纪上半叶,美国很多地方的非白人没有选举权,被禁止参政,甚至不能在政府部门工作。直到1947年,美国的某些州还禁止异族通婚。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白人民族主义运动及其支持者欢欣鼓舞。「另类右翼」的白人至上主义运动领袖巴农(Stephen K. Bannon)被任命为白宫策略长,蒲博思(Reince Priebus)为白宫幕僚长。

「另类右翼」概念起源於白人至上主义者斯潘塞(Richard Spencer),他推动的「另类右翼运动」主张,保护欧裔美国人和美国的白人文化,唤醒主流白人对白人作为一个种族的身分及文化认同,甚至不惜提倡种族隔离。现在的「另类右翼」运动试图把白人民族主义重新塑造成能够让人接受丶可供大众消费的概念。他们创造了很多巧妙论述来包装其极右观点,制造讨论空间。在文宣上,「另类右翼」避免直接使用种族丶白人文化等字眼,而用文化和西方文明去取代。他们也不会将自己的理念与新纳粹主义等极右主张直接连系在一起。这些看似与其他白人至上理念切割的方法,让「另类右翼」在社会上获得极大回响。

川普的「美国优先」被一些分析家解读为美国的白人优先「另类宣言」。因为它涉嫌把人分为同类(美国白人)和异类(非白人移民)两个等级,将种族和国家的边界重新建立起来(遣送移民和筑墙),收紧和取消非白人(阿拉伯人丶墨西哥人丶亚裔丶非裔等)的移民及入籍渠道,非白人公民丶侨民在就业丶教育丶政治权利等方面或不能享受完全与白人同等的待遇。

白人至上主义退出世界政治舞台的历史并不久远:1968年美国众议院才通过了民权法案,禁止在住房销售丶租赁丶金融方面就种族丶宗教丶宗祖国籍进行歧视。罗得西亚(辛巴威)直至到1979年丶南非直至到1990年代,都公开地维系着白人优越主义政体。人类历史上那段残酷黑暗的经历,会在自由民主的美利坚重现麽?

(作者是德国明斯克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任大陆官媒编采)

来源:联合报

阅读次数:45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