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良川、春鸥:樱花:日本的母亲之花、生命之花

Share on Google+

(日本)长良川、春鸥

每年樱花盛开的季节,在中国的杭州、长沙、武汉等地,络绎不绝的人群兴致嫣然地观赏盛开樱花的情景,与北朝鲜、韩国乃至美国华盛顿等地别无两样。(据称,中国多处的樱花名胜地,其苗木大部分是日中两国邦交恢复的初期为日本所赠。)但是在中国的电视画面上,人们看到观赏樱花的人群里,众多中国小孩以及大人男女,穿着鞋子(运动鞋、皮鞋、高跟鞋……)满不在乎地攀爬上樱花树,以各种姿态拍照的有之;攀折花木树枝(带回家去?)的有之;敲打、脚踹、摇晃枝干,强行散落花瓣的有之……,如此无情、蹂躏樱花的野蛮行径,中国人也许不以为然,但是,日本人无不感到匪夷所思,无不感到心疼和极度的反感。

有媒体报道,某小学老师向媒体诉说(正值日本学校的春假),看过电视的几个小女孩抽泣着问老师:中国人为什么讨厌樱花?他们为什么爬树……?中国的樱花真可怜……,他们不喜欢花吗?老师回答说:不,中国人和我们一样喜欢花……,大部分的中国人、中国的小朋友和我们一样都喜欢樱花、爱樱花。不喜欢花的人是极个别的,很少很少。孩子们泪汪汪望着老师,似懂非懂,好像还想问点什么但又问不出来。日中两国的孩子,都是将来的希望,他们长大以后将是两国友好亲善的桥樑和栋樑,双方都应该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

中国的孩子们、大人们攀爬上树、折枝摘花的种种不良行为当然不能置之不理,必须加以劝说指正阻止,但根本的责任在于他们的家长、在于社会、在于教育。日中两国尽管存在着价值观上的差异和习惯上的不同,但是社会公德、社会基本常识应该是共同的、是一致的。比如到公园、花园去观赏罕见的奇花异木、名贵的百草等,大家只能用眼睛看,去心领神会,总不能随心所欲,毁坏枝叶,把树上的摘下,把地上的拔掉拿走。这就是社会公德、社会基本常识的必然共识。

樱花是日本的象征,自古以来日本人一直视之为国花、为神圣之花。几百年来深入人心、广受欢迎的日本特有又受世人崇敬的“樱花文化”,在世界上占有相当特殊的地位。在日本国民的心目中,樱花既像母亲又像情人,永远给人以温暖、智慧、信心、希望和力量。诚如日本大文豪、作家夏目漱石(一八六七──一九一六)等诸多?史名人巨匠所誉,“樱花文化”与太阳同辉,永世不灭。樱花是日本的母亲之花、生命之花,是大和民族的骄傲!

樱花,日本人始终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着她、保护着她!试想,自己的母亲、情人如若遭遇摧残、蹂躏,谁也不可能无动于衷。这在日本和中国、在全世界都一样!

记得数年前发生在中国的反日暴动,那时部分武大学生和“愤青”为了表示“义愤”、“爱国”,头脑发昏至极狂妄地提出要把东湖校园大片美丽的樱花树悉数砍伐烧毁。所幸此举没有得呈,理智还是战胜了邪恶和狂热。虽然没有造成世纪的大笑话,但还是希望那种无用的“意识形态”、那种愚癡无知、损人不利己且又相当伤害感情的蠢事今后不会再现。

由于价值观、习惯和教育上的差异所致,发生在中国的那些摧残樱花的行为,令人心里不爽当然不是好事,但相信大多数的日本人还是可以理解的。时代在进步,一时的伤心可能会变成今后的动力。想起了史册的介绍,十九世纪爱花如命、自家庭院内外鲜花处处的德国大诗人海涅给后人留下了这样的诗句名言:花儿可爱,花儿是我的世界,花儿是我的生命……一个爱花的民族是聪明的民族、是希望的民族。

诚如所言,相信大和民族、中华民族都是世界崇敬的聪明的民族、希望的民族。

争鸣2017.4

阅读次数:40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