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荻:笨蛋,重要的是方法!

Share on Google+

2017-07-31

滕彪

中国人权律师、纽约大学访问学者滕彪主张中国进行非暴力的和平革命。(苗秋菊拍摄)

关于非暴力运动,你需要知道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非暴力运动的重点在于方法、方法、方法!(重要的事说三遍。)

这倒不是说道德不重要。很多人确实是受到了道德的感召,才参与非暴力运动的。对于这些人,运动当然也是热烈欢迎的。不过非暴力运动的重点并不在于强调自己的高尚、正义等等,而在于方法和战略战术。非暴力运动所关心的,是使用什么样的手段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我们之所以使用非暴力手段,不是因为这样做高尚,而是因为非暴力比暴力更能帮助我们实现自己的诉求。统计数字表明,非暴力运动的成功率大约是类似的暴力运动的两倍;即使政府使用了暴力镇压手段,非暴力运动的成功率也要高于双方都使用暴力的运动。这一点再怎么强调也不过分。

因此,如果反对非暴力,也要从手段和目的的角度来入手批判。说什么因为政府使用暴力所以无法非暴力,或者说应该劝说政府非暴力,不应该劝说百姓非暴力,都是不得要领的。即使是在战争中,我们选择什么样的武器,也应该取决于我们认为哪些武器有助于实现我们的战略目的,而不能说对方使用什么武器我们也必须使用什么武器。这样做无异于把主动权拱手让给对方。如果非暴力比暴力更有助于实现我们的战略目的,那么即使对方使用暴力,我们仍然要坚持使用非暴力,这才是坚持自己的主体性的做法。

非暴力所质疑的不是暴力的正当性,而是暴力的有效性。即使你完全有理由使用暴力,但是如果非暴力比暴力的政治效果更好,那么你仍然应该选择非暴力。非暴力不是作秀显示自己的慈悲,也不是消极无为,而是要使用有效的手段来实现自己的战略目的。如果你关心的就是怎么吹牛逼唱高调,怎么显得自己革命彻底,那就不必读下去了。

本文不再多说非暴力,而是打算谈谈暴力。非暴力运动重点在于方法,如果你反对非暴力,打算从事暴力革命这项有前途的事业,也应该多考虑考虑具体的方法问题。据我总结,暴力革命的方法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种,请你思考一下哪些方法可行:

一、外国入侵。通过外国入侵实现民主化的例子包括二战后的德国和日本等,近年来还有伊拉克等国。不过这种事情可遇而不可求,基本指望不上。

二、内战。通过内战实现民主化的例子并不太多,因为在内战中取胜的往往是那些更为专制的力量。不过,美国独立战争或许可以算一个例子,因为交战双方其实同属一个民族,如果大陆军战败,这场战争的性质就是英国内战。

三、游击战。1979年,尼加拉瓜的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推翻执政长达四十三年的安纳斯塔西奥?索摩查?德瓦伊莱政权,并且举行首次民主选举,可以算是通过游击战实现民主化的一个例子。其实游击战和内战之间并没有清楚的界限。反政府武装在起义初期一般都是采用游击战的形式,势力发展壮大之后就可以称为内战了。

四、恐怖袭击。从历史经验来看,恐怖袭击手段从未能够成功地实现过任何政治诉求。

五、暗杀。1961年,多米尼加独裁者拉斐尔?特鲁希略遭暗杀,为多米尼加的民主化进程奠定了基础。不过,在特鲁希略死后,这一进程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六、军事政变。这方面的例子很多,比如1975年,秘鲁军政府总理兼陆军部长弗朗西斯科?莫拉莱斯?贝穆德斯?塞鲁蒂发动政变,推翻军政府总统胡安?贝拉斯科?阿尔瓦拉多,出任总统;1980年举行大选,还政于民。不过这种事要做也只能悄悄地做准备工作,没有到处说的。

七、武装起义。例子有辛亥革命,可惜未能给中国带来稳定的民主制度。前面说过,武装起义的成功率约为非暴力运动的一半。

八、打砸抢。在人民起义的过程中搞点打砸抢,其实是最没有意义的做法,只会降低运动的成功率。

米奇尼克说过,选择非暴力的一个原因,是“我们没有枪”。他所说的枪,当然并不仅指枪,也不仅指武器,也应该包括使用暴力和发动暴力革命的能力。要想发动暴力革命,并不是只要会开枪就够了。要想发动暴力革命,一般都需要建立组织严密的地下组织。此类组织很容易被奸细和叛徒破坏,从而危及所有成员的生命。为了防止此类事件发生,地下组织必须除奸。也就是说,即使是你最好的朋友出卖了组织,你也要有勇气去杀他全家;同时你也要做好万一忍受不住严刑拷打出卖了组织,就要被组织杀全家的准备。周恩来之所以要杀顾顺章全家,并不是因为周恩来这个人特别坏的缘故。你只要选择了暴力革命,就选择了自己有一天可能会被杀全家。因此,能够从事暴力革命的,基本都是些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之徒,而且他们杀死的“自己人”远多于“敌人”(南非黑人的“暴力抵抗”,杀死的黑人远多于白人;巴勒斯坦人的“暴力抵抗”,杀死的巴勒斯坦人远多于以色列人);普通人是无法选择暴力革命的。而且,这样的组织革命成功,并不一定能够给国家带来民主宪政。有人说,最好的办法是在革命成功之后,由这种干“脏活”的组织的领袖把组织成员一一杀掉,然后自杀。这种设想不太容易实现,不过这也说明了暴力革命的恐怖。

作为普通人,我们只能选择自己可以使用,而且有助于实现战略目标的方法。

RFA

阅读次数:1,471
Pin It

关于 “刘荻:笨蛋,重要的是方法!”的4 条评论

  1. 順便表述一下受指派的犯罪行為:比如戰爭吧,損毀民宅是侵害他人財產的犯罪行為。敵人佔據民宅,必須攻克,怎麽辦?士兵遇到狙擊,被迫後撤,作戰指揮官聯繫砲兵,坦克,飛機轟炸,炸掉民宅,消滅盤踞敵人。如此受指派的犯罪行為,當然是作戰指揮官負責。如果更殘酷些,可悲些,被敵人佔據的民宅中,還是有老弱婦孺,乃至戰俘,在民宅被炸掉時一同附帶損傷,當然同樣是作戰指揮官負責。附帶損傷太過嚴重,以至於涉嫌觸犯戰爭罪,戰地總指揮官將要面臨事後軍事法庭審判。所以進攻IS佔據區,伊拉克國防軍被迫長期圍而不攻,用以空出時間疏散民眾,減小戰爭附帶損傷。

  2. 那些“服從命令聽指揮”“鐵心跟黨走”,叫做“人民警察”“人民武裝警察”,混黑社會,穿了制服,具有編號,揣著證明,有執照的地痞臭流氓當然不是執法者。

  3. 暴力犯罪与正當防衛,是兩回事兒;反人類犯罪行為,与民眾集體實施群體防衛權抗拒戰爭罪,爭取活下去,以至於殺死與民為敵,攻擊平民的狗腿子罪犯,同樣是兩回事兒。
    這是最簡單的法律常識。
    主權在民,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不具備合法性,理應被顛覆;抗拒民選,拒絕公權力分置,阻礙民主法治進程,如此犯罪集團不是作為知法機構而存在的政府,而是非法偽政府,理應被推翻。那些混黑社會,穿了制服,具有編號,揣著證明,有執照的臭流氓當然不是執法者。一群如此臭流氓對民眾表示——你,你,還有你,跟我走一趟!乃至強行侵犯民眾人身自由,暴力攻擊民眾,民眾當然有權正當防衛,拒絕被流氓傷害。

  4. 方法是因形就勢的,是靈活多變的,是次要的。達成目標,以及堅定方向才是重要的,此其一;
    “非暴力,不合作”相當於暗戰,冷戰,与暴力革命戰爭的明戰,熱戰,相輔相成,目標無二,此其二;
    移風化俗,婚姻自主,戀愛自由,男女平權,共匪復辟而不能改,辛亥革命真就沒有成功嗎?文事必有武備,否則無以爲文。“忠信形於內,感動應於外,故禹執于戚舞於兩階之閒而三苗服。”此其三;
    不要效法當下網絡流行,動輒先下定義,後做解說,表現得高高在上,盛氣淩人,作為一個智慧者,引領者從來不是言行循俗,乃至媚俗,而是外在表現得溫文爾雅,和而不同,內心深處卻是与世人格格不入,乃至與世隔絕,超然世外。此其四。
    抗衡搏殺中,將自己鍛打成一柄寶劍,早已鋒芒太盛,文辭激烈不但屠妖,也容易誤傷朋友,以至於不才還得事後道歉,故而不才做得同樣不好,但方向如此。嗯,如果是小朋友爲鼓勵更多年輕人思考,學習,以至於如此,那倒是可以短期實施,甚至應與鼓勵,但自己卻清楚方向,應該做有方向感,責任心的引領者,而非隨波逐流的跟隨者。
    補充說明:侵害他人財產,傷害他人身體,侵犯他人自由,是明顯的犯罪行為,任何民主法治國家都會予以司法懲處。即便是革命起義,出現受指派的犯罪行為,無論革命起義是否成功,領導者全權負責,不存在不負責任的“集體領導”,推卸罪責的狗屁說辭。盡量不要使用共匪言語,“打砸搶”之類,否則不才都懷疑自己爬牆越獄是否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