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是绝对集权,邓是相对集权,江时代由八王垂帘过渡到九龙治水,到胡才开始彻底分权。这样的布局是非常有利于蛤蟆垂帘听政的。18大后的原有格局也是蛤蟆系对之前彻底分权格局的延续,这样对他是最有利的。但包子却在拼命折腾,就是对原有格局的反抗,不希望窝窝囊囊混十年,这样一来才会遭至原有利益格局的拼死抵制,毕竟蛤蟆已经经营了20多年,树大根深,党羽众多,遍布朝野上下。但包子也不是省油的灯,背靠红二代势力,借助王的力量与原有格局展开了生死大战。中国有句老话叫“神仙打架百姓遭殃”。所以在反腐败的战略进攻下大大小小的官员上吊的上吊,跳楼的跳楼。而民间社会也是硝烟弥漫,网络大V、人权律师、歌星名记、商界大佬、异见人士、维权领袖等等三教九流全部成了看守所的常客,进进出出好不热闹。这里面的政治斗争精彩纷呈,既能看到直捣龙潭,也能看到声东击西,既有敲山震虎,也有隔山打牛。双方都使出了十八般兵器,直杀得天昏地暗。说得难听一点,在这场分权和集权的生死大战中,民间不过是被恶斗双方利用的棋子,只是都不明说罢了。而很多民间人士又太把自己当回事,不断根据自己的体温来测量朝廷的气候。这种自作多情、过于敏感的自我抬举其实在朝廷大员看来实属笑料尔。尽管这样,但这场决斗暂时还没有最终分出胜负。谁能取得最后胜利,未来一到两年至关重要,成败在此一举。

深圳任铭2015年12月22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