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一夫:记我和李敦白的一面之交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在美国南方生活。每年夏天,打工之余,常在周末的一些小镇集庆上摆一个小摊,卖一些工艺品,挣钱谋生。机缘巧合,就有了和李敦白先生的一面之交。李敦白先生的名字我早就熟悉。文革中,大概是1967-1968年间,他一度很有名,因为他是北京的中央广播事业局的造反派头头,极受中央文革的器重,他又是一位抗战时期来到中国,后来到延安加入中国共产党,投身中国革命的“美国友人”。他的造反演讲录音曾经...

丁一夫:希望和怀疑交织的近代汉藏关系史

1912年至1949年的38年,是西藏历史上的“事实独立”(de facto independence)时期。对于这一时期的汉藏关系,即西藏和民国政府之间的关系,如今解密的档案资料已经相当齐备,但是史学界长期来缺乏全面的叙述。美国藏学家戈斯坦的《喇嘛帝国的覆灭》是流传最广的大部头著作,甚至被翻译成了汉语在大陆出版,但是由于作者不能使用近年解密的大量汉语档案资料,对汉藏关系语焉不详。1912年之后...

丁一夫:五十年前,法拉奇采访达赖喇嘛

2019年是达赖喇嘛尊者流亡六十周年。1959年达赖喇嘛出走印度而流亡的时候,是24岁。今天,84岁的达赖喇嘛仍然在印度和世界各地旅行,弘法讲经,接见从国际政要到难民和穷人的各种人,宣讲世俗伦理和普世责任的思想。西藏流亡社会在达赖喇嘛指导下,在艰难困苦下生存下来,保存了西藏独有的宗教、语言和文化,并且成功地建设起民主政治制度。六十年来,达赖喇嘛做到了当年逼迫他逃亡的人想象都想象不到的事。 这六十...

丁一夫:佛教科学和当代西方科学的平等对话

《智慧之海——达赖喇嘛和当代科学家的对话》一书是讲述尊者达赖喇嘛和数百位西方科学家深度对话,持续三十年的经过。有些朋友对它涉及的一些基本问题表示疑问,我将找机会谈谈我对这些问题的理解。 他们谈的内容是什么? 达赖喇嘛曾经说过,他和科学家对话,外界不应该看成是佛教和现代科学在对话,而是佛教科学和当代西方科学的对话。 你可能会觉得难以理解,佛教怎么也有科学呢? 当代科学是十六世纪科学革命后,特别是最...

丁一夫:请伸手帮一把流亡藏童

——介绍藏童零结核计划 2018年3月在达兰萨拉举行的第33届心智与生命研讨会期间,我第一次听说了“藏童零结核计划”(Zero TB in Tibetan Children)。这是由达兰萨拉藏人医院Dawa Phunkyi院长、达赖喇嘛尊者的医生Tsetan Sadutshang大夫、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的Kunchok Dojee大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结核病研究中心的Richard E....

丁一夫:现在,是认错的时候了

1989年六四事件后,西方社会对中国政治的注意和关切空前提高,很多中国政治异见人士流亡欧美,海外民主运动一度人多势众,也有了一定机会向西方社会讲述中国政治状况,表达改革意愿。九十年代前期,美国一年一度对中国获得最惠国待遇的审查,是影响中国政治改革的重要杠杆。1995年,美国总统宣布延长对华最惠国待遇,并在以后的年度审议时将人权问题与最惠国待遇脱钩。2000年,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了对华正常贸易关系...

丁一夫:奔驰汽车道什么歉?

生产奔驰汽车的德国戴姆勒汽车集团为广告词引用了达赖喇嘛的话而道歉,是资本在全球逐利丛林中的本性显示。这种行为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奔驰汽车的荒唐道歉,只是冰山一角。它向自由世界的人民发出了严重警告,当年自由世界齐心对抗苏联集团,通过建立在人类公义之上的竞争而促使共产主义暴政垮台的里根时代已经成为历史。在当今世界同样的自由与奴役的对抗中,资本的逐利本性必然导致其背叛行为,一次又一次地站在暴...

丁一夫:莫让佛国变杀场──追忆达赖喇嘛五点和平方案三十周年...

最近,在中印边境上,双方军队出现了对峙和零星冲突事件,两国国内都出现了中印必有一战的说法,这种气氛酷似一九六二年中印边境战争前的一系列事件。这一次会有战事发生吗?以后呢?中印两个世界上人口最庞大的国家之间,谁敢保证决不会发生战争? 无论过去和将来,中印边界的军事冲突,都是在西藏的土地上展开的人类互相杀戮。二○一七年是达赖喇嘛提出五点和平方案三十周年,我们应该再次回顾西藏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是怎么倡...

丁一夫:一场抗议引出的思考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宣布邀请达赖喇嘛尊者演讲,该校中国留学生组织立即抗议,有一位中国学生争辩说,学校邀请达赖喇嘛“好比让本拉登来美国毕业典礼演讲,让他谈古兰经解读一样”。此话听来似曾相识,让我想起了十余年前的另一场中国学者的抗议,也是抗议邀请达赖喇嘛演讲。 二○○五年的一场抗议 成立于一九七○年的美国神经科学家学会是一个全球性的跨学科综合性科学专业学会,成员约四万多人。这个学会每年秋...

丁一夫:没收达赖喇嘛法像的愚民政策与暴力

最近海外媒体上出现了一张照片,是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炉霍县一个叫做“文化综合执法大队”的国家部门所下达的“在全县收缴违禁达赖画像的通知”。来自藏区的类似消息时不时地出现在海外媒体上,一会儿是某地政府默许民众持有达赖喇嘛照片,一会儿是政府禁止和收缴达赖喇嘛照片而和民众发生冲突。事实上,中国政府不让民众拥有和展示达赖喇嘛照片和画像而天天在和藏人发生冲突,围绕着这个矛盾,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一面是愚民政...

丁一夫:桑东仁波切谈流亡藏人大选和民主建设

二○一六年是流亡藏人的大选年,居住在世界各地的流亡藏人,在今年上半年通过复杂的选举程序,再一次改选了他们的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在竞选过程中,外界也听说流亡藏人内部出现了一些矛盾,以及选举后达赖喇嘛对这次大选的批评。我一直很关心藏人民主制度的运作,却和大多数外人一样,对大选内情不甚了了。最近,藏人行政中央前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接受流亡社区媒体采访,坦率评论这次藏人大选,特别难得。桑东仁波切自从...

丁一夫:换汤不换药,治藏政策难有改变

八月底,也就是每年中共人事安排最要紧的北戴河夏季聚会以后,西藏、云南、新疆等多个省份第一把手人事调整,最引人注目的是原西藏党委书记陈全国调新疆任党委书记,原新疆党委书记张春贤则调回中央,而新任命的西藏党委书记一改中央从外面空降治藏大臣的惯常做法,从原来的党委副书记中选了一个吴英杰,提升为新的治藏大臣。 知藏派治藏是为了知藏吗? 吴英杰是山东人,但是他和前任河南人陈全国不一样,也和前半个世纪的历届...

丁一夫:个人承诺和全球责任——达赖喇嘛结束在布鲁塞尔的对话...

今天是达赖喇嘛在布鲁塞尔对话会的最后一天。今天是星期天,教堂的钟声从清晨就开始敲响了。参加对话的听众在Bozar大剧院前排队入场,给人节日的欢乐和庄重气氛。可以容纳两千多观众的四层大剧院座无虚席,还有四十多家媒体参与报道这次对话会。 今天对话会的主题是“个人承诺和全球责任”。从题目就可以看出,这是达赖喇嘛多年来倡导的一种态度和思想: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是全球性的,是人类共同的问题,这里面没有你的问题...

丁一夫:大千世界一原子——记达赖喇嘛和物理学家的一次对话...

中国政府在一九九四年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确定了保守强硬派的政策,改变了胡赵时期反思西藏政策错误的态度,而决定采取“拖”的做法,把西藏的一切苦难和问题都推到藏人自己身上,指望拖到达赖喇嘛之后西藏问题自然消失。他们认为,时间不在达赖喇嘛一边。此后,他们也很关心,达赖喇嘛对这种“拖延”政策是否感到焦虑?是不是会因焦虑而绝望,因绝望而屈服?他们想不到的是,达赖喇嘛不仅是一个政治领袖,也是一个有极深修...

丁一夫:跟着达赖喇嘛,学习如何流亡

和流亡相连的关键词:自由 今年是文革爆发五十周年,文革结束四十周年。是文革使得我们这一代中国人和政治结下不解之缘。六月将是八九天安门事件二十七周年,海外的中国人会有很多纪念活动,纪念文革,纪念六四。在文革后,尤其是八九后出走海外的很多朋友,都将在这样的纪念场合重逢。当初意气风发的青年,如今都两鬓苍苍。三十年过去,今日中国的政治状况,很多方面还不如当年。故乡不只是不堪回首,我们中很多人在中国政府的...

丁一夫:中共为何仇恨达赖的“中间道路”

中共为什么仇恨“中间道路” 三月二十八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网》发表了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的长篇文章《达赖集团败象毕现》,主要是攻击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方针,而攻击的理由仍是丝毫不讲道理的断言:“中间道路”就是西藏独立。 达赖喇嘛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公开在国际上宣布“中间道路”,几十年没有改变这个方针。他在各种场合,向藏人、汉人、全世界所有人说了“中间道路”方针的内容:藏人愿意放弃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