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力:阳光与暴风雨的回忆

发布: 2008-11-07 09:03 | 作者: 严力 1954年8月我出生在北京,同年就被父母寄养在上海的祖父母家里。文化大革命那把火于1966年8月的一个晚上烧到我爷爷家。爷爷是上海名中医,叫严苍山,曾在1927年与同仁一起在上海创办了中医学院,编写过中医教材的《汤头歌诀》。他喜欢收藏古字画。抄家的红卫兵就从焚烧古字画开始,一口气烧掉了上千幅,并让我们全家带着纸做的高帽子站在旁边观看。几...

芒克:我属于天空

送给严力 抒情的二十三岁生日 1976年8月28日烨世于北京。 《我属于天空——1975》 献辞 你可记得在那里埋葬的黎明和童年? 呵,希望—— 请你不要去的太远 你在我身边 就足以把我欺骗。 第一章 1.1 生活向我走来了, 从此她就一直也没有离开过我。 啊,生活 那早已为你准备好了痛苦与欢乐。 1.2 我是垦荒者 也是个歌手, 我抱着太阳的七弦琴 欢迎庄稼来到我的田野。 呵,我是垦荒者 也是...

严力:中国人的1976

1976年我在北京第二机床厂当装配钳工,那时已经是第六个年头了,我住在工厂的宿舍里,每天工作起码十个小时,加班加点是经常的事情。1976年我二十二岁,已经写诗有三年多了,经常与芒克、北岛、多多聚在一起,那时候我们的诗歌当然是不能亮给别人看的,只是互相鼓励,互相刺激,也互相学习的。1976年我看的文学书是文革前翻译的法国、美国、英国、俄罗斯等国的经典小说,这些书是朋友间互相借阅的,有一些是我从工厂...

严力:哈维尔引起的思考

东欧的捷克人哈维尔在1977年参与起草了捷克人权文献“七七宪章”,并成为此一宪章运动的发言人,他多次入狱,饱受共产主义专制政权的践踏。1989年年底他领导了捷克温和如“天鹅绒”般的革命,革命成功地把他推选为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总统,结束了共产主义式的极权统治。在时间上讲,1977年也是中国开始酝酿改变的时期,它导致了1978年初北京西单民主墙的形成,而民间的各种政治、文学团体也在这一年越来越活跃,...

严力:你知道

你知道 世上没有拿不动手段的手 只有拿和不拿的区分 你有时候知道 既然脚是有个性的 就无所谓鞋是什么品牌 因为鞋是跟着脚走的 (继续阅读)

严力:文化死结何时能解

说到文化,我首先想表明的是:被领导的文化和不被领导的文化,1949年以来中国大陆的文学基本是在一个被领导的情况下发展着,或者应该说被扭曲地存在着。 但中国不被领导的文化所发展出来的文化结晶,会被掌权者改装后实现领导文化的目的,譬如孔孟之道,这也是文化发展的曲线之一。说到我们的文化结晶,易经和老子的知识与观念就显得很特别,它们灵活的思辨性本身就脱胎于想象,自由的想象能被领导吗?所以说我们有多少这样...

严力:变化在哪里?

在中国,新世纪的十年里能说得太多了,所以从何说起呢?作为诗人和艺术家,我还是更想从中国现代诗歌和绘画的现象来说。 2000年我曾经在上海参加一个家庭式的诗歌聚会,但是第二天就听说了来自有关单位的警告,说这样的活动以后不能进行,因为超过多少人的聚会是要上报的。大家都清楚,肯定有人汇报了这次活动,因为本身是在一个朋友的家里,在家里聚会要上报,绝对是天大的笑话。但是有关单位当然是有选择的,也就是说起码...

严力:最新诗4首和诗歌口香糖一组

不挂钩 人格和学识不与行为挂钩 反叛不与决裂挂钩 我炫耀与权贵的链接 所以不与独立挂钩 民族国家政府政党祖国 不与各自的定义挂钩 我招待四方而收获大同 所以不与批评者挂钩 (继续阅读)...

明迪:在诗中发现另一个严力

春节前夕,美国蝶王影视传播公司/华联新闻网站和《新大陆》诗刊联合举办了一个诗歌朗诵会暨现代诗座谈会,严力朗诵了他那首著名的《还给我》,现场静穆几秒钟,掌声。在座的俄语诗歌翻译家陈殿兴先生说听了之后心潮澎湃,坐不住了,并借着这股劲对每一位朗诵者作了即兴点评。 在我的印象中,严力的诗歌有两大类,一类是富有哲理的格言诗,一类是适于朗诵的激情诗,而从他这次带到洛杉矶的《严力诗精选1974—2008》中我...

严力:诗歌口香糖20片装(政治篇)

1, 全世界的语种很多 口音更杂 但政府好像都有着虚假的嗓门 而且每一个社会都有自己 遵守行规的谎言 它们维持着谎言的尊严 2, 独裁政府官员的每次聚会 全都属于上层建筑 都要宣布一遍 跟在建筑大师后面一堆 经常变动的泥瓦匠的名字 3, 一个国家不可能成为无产的 而是财产集中到了 政府或者某些团体的手里 (继续阅读)...

严力:怀念金斯堡

八十年代中的金斯堡,近视眼镜后面的眼睛里有一股顽皮的神气,或者说是不屑于挑战的幽默,随着他语言的发出,眼神好像在为其变换韵律。这是我对他的一次描绘,可是时隔几年之后,这个描绘被我自己怀疑了,因为那是我在1985年夏天于纽约初次见到他时的印象,那时候的我还不会英语,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于是注意力才会集中在他的眼神上,想借此猜测他在说什么。时隔几年之后的1988年,我从纽约皇后区搬到曼哈顿东村11街住...

严力:幻想

幻想的浮力 把铁锚从河底拉起 浮力不会从人心中消失 只有现实的水逐渐退去 船没有前行 甚至没有船也没有铁锚 干枯的河床上阳光在流淌 每天都是一个创世纪 幻想的水倒灌人心 (继续阅读)...

严力:悲哀也该成人了

一拖就是多少年啊 那时候的死亡也长大了 大到悼词也能生儿育女了 一部分留在那年的我也长大了 尽管长成了一个被拦截的网址 但学会了翻墙翻栅栏 翻阅历史的沉冤   激情的长鸣没停过 长鸣上不断叠加着新鲜的花圈 但这远远不够表达对现实的质疑: 为什么霓虹灯下 整个世界的黑白可以互相祝酒 为什么每次我上街散步时 总能看见一些名叫遗忘的人 在广场上朗诵未来   来源:纵览中国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