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笔》第十四期:李建彤小说反党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十七案(1963)   李建彤(1919年3月26日-2005年2月14日),曾用名韩玉芝,笔名秋心、秋茵,中国共产党先烈刘志丹的弟媳,中共干部出身的作家;其小说《刘志丹》以“利用小说搞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著称,开创由中共中央专案审查文学作品的先例,​​1963年的专案审查报告使作者由此遭整肃达十六年之久。   从艺术教员到共产党干部...

高新:习仲勋居然是毛泽东反右“阳谋”部署的主要参与者之一?...

2018-10-01 在我们夜话中南海的上篇文章《习仲勋一家最需要感恩的应该是胡耀邦才对》里已经介绍过,按照齐心的回忆,一九七七年底至一九七八年初的那段时间里,她在女儿习乔乔的陪同下“多次往返于北京和(习仲勋的劳改流放地)洛阳之间”,在北京求见的台面人物依序是王震、胡耀邦、叶剑英等。而且求见王震还不止一次。1978年初,齐心到中央组织部找新上任的部长胡耀邦申诉。 而事实上是当时的齐心在女儿的陪伴...

高新:习仲勋一家最需要感恩的应该是胡耀邦才对

2018-09-28 听众朋友(各位听众)好!欢迎收听自由亚洲电台的“夜话中南海”栏目,我是节目撰稿人和播讲人高新。 在我们夜话中南海的上次节目里介绍过了,因为《炎黄春秋》的“错误”终于发展到了令习近平“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地步,而2016年4月刊登的那篇《(中共前总书记夫人)刘英忆延安岁月》,因为其内容中是以无可辩驳的中共党史事实证明了习近平“没有毛主席,那有今天的我”的说法根本就不成立,招惹得...

高新:习近平感恩毛主席被《炎黄春秋》打脸

2018-09-24 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文革时受到冲击。(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没有毛主席哪会有今天的我”是习近平“掏心窝子的话”》中已经介绍了习仲勋当年因为毛泽东一句“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是一大发明”而惨遭迫害十数年,出狱后发表的第一篇文章便是登载在官媒人民日报上的《红日照亮了陕甘高原——回忆毛主席在陕甘宁边区的伟大革命实践》,继而又在党内党外批毛、否毛、清算毛的...

高新:丑化胡启立和赞美习仲勋的传言都不真实——为胡启立说句公道话(二)...

2018-08-06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到因为胡启立先生病危住院引发的的新闻报道中重新炒出了“胡启立在过去10多年,一直呼吁中共重新评价1989年的六四事件”的传闻,但据笔者从与胡启立先生走得很近的人士得到的反馈是“完全没有可信度”。其实只从逻辑上判断,“复出”后从副部长到正部长,再到江泽民提议,李鹏及其他众常委均同意的前提下出任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如此安排的大前提怎么可能是胡启立“一直...

严家祺:废除终身制与习仲勋平反

——全国人大修宪前的呼吁 习仲勋 邓小平公开谈“废除终身制”与习仲勋平反,这两件事,发生在同一星期内,也许就在同一天。宪法规定国家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是邓小平“废除终身制”思想的体现。 全国人大即将召开,我希望,这次全国人大,不要删除一九八二年宪法第七十九条第三款国家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这一规定是邓小平理论的核心内容。宪法规定要遵循邓小平理论,同一宪法在逻辑上要前后一致...

高新:习仲勋当年一语成谶,忤逆之子习近平再世毛泽东...

2018-02-07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且看习近平如何在修改宪法过程中彻底否定自己的父亲》已经分析过了既然专门为修改宪法召开的十九届二中公报中强调了宪法修改必须贯彻以下原则:坚持党的领导,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坚持正确政治方向;(要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上升为宪法规定。所以笔者倾向于相信,除非在党内讨论过程中质疑声浪过高令习近平不得不收回成命,以习仲勋为主要参与人...

高新:邓小平和习仲勋同在深圳时居然互不往来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不是习仲勋的儿女太好,而是因为邓小平的后代太坏》已经介绍到了2000年2月,江泽民到深圳视察工作,一下飞机就先到迎宾馆看望习仲勋,与习仲勋互致问候,亲切交谈,并说,你培养了好儿女。 这其实已经是江泽民第二次到深圳看望习仲勋。两次看望时习近平是否在场外界不得而知,但江泽民2000年2月看望习仲勋的时候,特别提及“你培养了好儿女”,一方面可能是因为一度对邓家子女,特别是被邓小...

高新:不是习仲勋的儿女太好,而是因为邓小平的后代太坏...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邓小平对习仲勋不公反而令习近平从中受益》,向读者和听众们分析了为什么说习仲勋本人在中共党内“从不整人”的好名声,客观上影响了日后的中共接班集体成员对习近平的另眼相待。而习仲勋因为不受邓小平待见,先是与全国人大委员长的正国级职务失之交臂,继而又被迫提前离开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职务离京休养的这段不公平待遇更是被江泽民等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尤其是在江泽民已经身为党的总书记,邓小...

高新:邓小平对习仲勋不公反而令习近平从中受益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争权夺利是邓小平恶斗高岗习仲勋的唯一原因》,已经介绍了如果没有高岗事件的发生,邓小平的上升是不可想象的。邓小平当上总书记后不但没有象陈伯达向毛泽东保举得那样“团结西北干部”,反而是先拿习仲勋开刀,把西北干部,特别是陕西籍的干部几乎全部整垮。很显然,邓小平取高岗而代之的前提下,当然就容不得习仲勋在中共高层继续受到重用了。 陈伯达去世前的回忆 文章中说,“高岗、饶漱石的事情出...

高新:争权夺利是邓小平恶斗高岗习仲勋的唯一原因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仲勋当年的主要罪状是欲取毛泽东而代之》,已经介绍了当年在毛泽东为主席,邓小平为总书记的中共中央内部组织批判习仲勋的内容中,就有说他习仲勋支持刘志彤这本书的目的就是要大树特树他习仲勋自己,最终目的是取代毛泽东。 曾经在中国大陆民间网络上流传的一篇与我们正在介绍的习近平和他的父亲习仲勋的内容相关的文章就邓小平的崛起和高岗事件的关系分析得十分到位。文中说:当年的高岗事件在中央...

高新:习仲勋当年的主要罪状是欲取毛泽东而代之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正是邓小平当年把习仲勋打成“高岗残余势力”总代表》已经介绍到了习仲勋复出之后曾经回忆说,他早在一九五五年就被要求就与高岗之间没有划清界线等问题在中央会議上作了检查,前面两次都未过关,第三次算是蒙混过关,而当时把关而不让习仲勋过关的,就是还没有正式当上书记处总书记的邓小平。 正因为如此,一九五六年召开的中共八大上,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一九五二年后陆续从各大区调进中央的各大山头的...

高新:正是邓小平当年把习仲勋打成“高岗残余势力”总代表...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不准“拿党史和国史说事”否定的正是自己的父亲》已经介绍到了康生是在“文革”结束之前的1975年寿终正寝。用寿终正寝形容,绝对准确。因为他离开人间的时候,是风光的,他的职务,是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 当时的邓小平与康生平级,因为时任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病重,实际主持中央工作。这么高级别的人物死了,邓小平亲自出任治丧委员会主任。当时的党报白纸黑字,整版报道康生追悼大会...

高新:习近平不准“拿党史和国史说事”否定的正是自己的父亲...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强迫习仲勋马上离职“休养”肯定是邓小平的决定》已经介绍到了当今圣上习近平之父习仲勋生前最后一次出席人大常委会会议的当天下午,要求他所在的第四小组延长会议时间一个小时,听他讲中共政权的内斗史。 笔者三年多前曾在本专栏为文《习近平为何不准“拿党史和国史说事”?》。文中说:正在网上热传的《习近平”8•19″讲话精神传达提纲》中透露的最新统计数字是中共党员已经有八千五百万,共青团...

高新:强迫习仲勋马上离职“休养”肯定是邓小平的决定...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仲勋九十年代初再次得罪邓小平》已经介绍到了当今圣上习近平之父习仲勋生前曾倡导制定《不同意见保护法》,“六四”镇压之后,在万马齐喑的高压政治环境下,他依然坚持为言论自由发声,最后一次出席人大常委会会议,在小组讨论上要求延长会议一个小时听他主讲的仍然还是言论自由。 笔者从不同渠道得到的信息源是,当时的习仲勋在人大委员长会议上“大放厥词”惹恼邓小平的内容并不是“保护不同意见”...

高新:习仲勋九十年代初再次得罪邓小平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倡导言论自由”是习仲勋中途被逐出人大常委会的重要原因》已经介绍到了当今圣上习近平之父习仲勋生前曾倡导制定《不同意见保护法》,并质疑所谓“不能反党、反社会主义”“是一条很难掌握的界线”,并举例反驳说:“如果对现行政策提一些不同意见,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那还有可能改革吗?” 习仲勋在参加七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并与同日下午参加分组讨论的第二天即被“批准去南方休养”,一直...

高新:“倡导言论自由”是习仲勋中途被逐出人大常委会的重要原因...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仲勋一九九零年突然被中止人大副委员长职务离京“休养”的内幕》已经介绍到了曾经在当今圣上习近平之父习仲勋领导下参与中国法制建设工作的高锴先生在习仲勋诞辰一百周年时发表的纪念文章中“不经意”透露出来的一个重要细节,暴露出了中共党内高层权力斗争的复杂和险恶。 人们都知道中共政权自邓小平时代开始后评价“文革”和毛泽东时常会用一句“党内生活极不正常”来形容。而这句话正好可以形容一...

高新:习仲勋一九九零年突然被中止人大副委员长职务离京“休养”的内幕...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两篇文章《习仲勋当年最坚决否定的正是习近平如今最积极确立的》和《习近平已经彻底否定了习仲勋的“党在法下”》中 已经介绍过,在习仲勋主持法制工作期间一直在他身边工作的高锴先生和《炎黄春秋》杂志的原执行主编黄钟先生都对现行宪法,也就是八二宪法中“没有明确规定国家由共产党领导”大加赞赏。按照高锴先生的说法:“为什么不在宪法正文中明确规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当然不是文字的疏漏,而是老一辈...

高新:习近平已经彻底否定了习仲勋的“党在法下”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仲勋当年最坚决否定的正是习近平如今最积极确立的》中 已经介绍过,在目前仍然有效的“八二宪法”的基础上习近平很可能还要更改的更重要的内容,就是把党对国家的绝对领导权重新体现在宪法总纲里。与当年自己父亲的“法在党上”的主张背道而驰。 按照中国大陆上一些自由派人士的看法,当年以彭真和习仲勋为代表的党内“立宪”派不顾党内僵化势力的反对,说服邓小平拍板成就的“ 八二宪法”的值得称...

高新:习仲勋当年最坚决否定的正是习近平如今最积极确立的...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总书记兼总统是领导一切的》中 已经预测过,在习近平当政期间肯定会出台的“习氏宪法”不但会恢复全国人大是党的从属机构的“文革宪法”内容,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宣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最高国家权力机关”,而且也会赋予“党管干部”以“法律依据”,依“法”规定在全国人大上“选举”产生的所有国家政权机构领导人需由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提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