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贲、刘苏里:公共知识分子:记忆有目的与言说有立场...

一个人应该遂生重死 遂生就是要求自己活得任情适性,同时也允许别人这样活下去 重死就是不让自己白白丢掉性命,同时也不要别人这样做 让人“好好地活”,不要“白白送死” 这是我关心的“大问题”之一 “面对事实本身”,是某类知识人言说所坚持的原则。这看起来是个常识,它也的确是个常识,但并非所有知识人能守住这个“底线”,不是因为技术上有多难做到,而是坚持这个原则,便意味着,当你看见真相,且有必要说出时,你...

中国改革40周年百位公知感言遭封

2019-01-09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的专题节目《网络博弈》,我是节目主持人小安。 2018年12月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12月29号,在遭到中国封禁的美国社交媒体推特网上,有网友以图片形式转推《中国百位公共知识分子“改革开放”40年感言》这篇文章。推特网友说,这篇文章原文来自微信号《影响力荐评》,现在中国已经被封。之后,北京历史学者章立凡和北京独立学者荣剑都在推特网上...

胡平:谈公共知识分子

兼在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举行有关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圆桌会议上的发言 2005年3月10日,华盛顿 胡锦涛上台以来,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的处境并未得到改善,甚至还有所恶化。其实,没有改善本身就意味着在恶化,因为同样一种压迫,持续的时间越长就越恶劣,其后果也就越严重。 不久前,胡锦涛政权发起对知识界新一轮整肃。当局再度祭出“反自由化”大旗,对“自由化思想”和“公共知识分子”严词批判;中宣部开出...

一平:“政治正确”与公共知识分子(四)

——“政治正确”及美国的衰落(节选) 当自由、平等、人权的精神获得全胜,并模式化。与权力、财富结成体制,公共知识分子的处境及角色也就有了根本的变化: 其一、伏尔泰、卢梭也好、马克思也好,他们是叛逆者、反抗者,属于极少数人,遭受国家权力及正统势力的打压排斥。但当自由、民主、人权——普世精神成为时尚,特别是成为国家主流意识形态,正统价值,并体制化后,便有大批的人投入其中,成为公共知识分子,各种NGO...

一平:“政治正确”与公共知识分子(三)

——“政治正确”及美国的衰落(节选) 5 欧洲资产阶级革命——平民革命,推翻了王室、贵族政体,建立了宪政民主政体,资本阶级是最大的实际受益者,成为主导国家的主要力量。下层平民虽说获得了人身自由,及种种政治权利,但是经济处境并没有得到改善,仍然水深火热,革命改变政权、政治,却不生产面包。法国大革命后,欧洲各国革命持续不断,种种激进思想纷纷登场。早期资本主义开足马力,血汗工厂烟雾腾腾。由是,马克思主...

一平:“政治正确”与公共知识分子(二)——“政治正确”及美国的衰落(节选)...

新教精神(网络图片) 3 美国传统新教精神伦理是美国的根,美国之能成为如此伟大的国家基于此。从某种角度说,是美国新教精神伦理创立的美国。 作为人类一个伟大的新兴帝国,美国和传统欧洲文明有所不同。它从欧洲带来了两种精神:基督教与“个人主义”。美国的基督教是新教,其由已“腐化”的天主教中分离出来,更新鲜、更清洁、更有信约,有更强的生命力和凝聚力。信徒们虔诚、勤勉、守信。“个人主义”是欧洲文艺复兴产生...

一平:“政治正确”与公共知识分子(一)——“政治正确”及美国的衰落(节选)...

公共话语(网络图片) 1 知识分子是由祭司演变而来的。任何文明,小至任何部落,都需要共同的意识形态,因为群体的组构依靠信约——共同的认同与约定。原始部落的宗教即其公共意识形态,它是维持部落组织与延续的核心。原始宗教崇拜的出现即人类文明的诞生。祭司是宗教信仰的专职主持者、守护者及传承者。如果该宗教发展得足够大,就需要有足够多的专职的祭司——僧侣阶级。 欧洲近代知识分子,首先是由文艺复兴时期教士阶级...

胡平:谈公共知识分子

——在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举行有关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圆桌会议上的发言 胡锦涛上台以来,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的处境并未得到改善,甚至还有所恶化。其实,没有改善本身就意味着在恶化,因为同样一种压迫,持续的时间越长就越恶劣,其后果也就越严重。 不久前,胡锦涛政权发起对知识界新一轮整肃。当局再度祭出“反自由化”大旗,对“自由化思想”和“公共知识分子”严词批判;中宣部开出名单,禁止一些先前在官方媒体...

贺卫方:关于公共知识分子

在过去几年间,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角色问题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在中国这样的转型期社会里,公共知识分子的出现和受到关注有相当大的必然性。转型期的社会就是各种各样的流动性和变化太过剧烈,就像一百年前中国人喜欢说的那样,我们正在经历的是五千年未有之穷劫巨变。这样不断的变动使我们丧失了确定性,我们不知道明天的生活会怎样。现在流行的说法叫与时俱进。与时俱进,就是每天都在变化。我看了波兰学者兹纳涅茨基写的《...

小乔:也谈“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定位与历史责任

“公共知识分子”(Public Intellectual)的概念与思潮源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欧洲。1894年,法国发生了名噪一时的德雷福斯受诬事件。德雷福斯是法军总参谋部的一名陆军上尉,1894年被法国军事法庭以“泄密罪”判处终身流放。然而一年以后,法国情报人员通过一名德国间谍证实德雷福斯根本无罪。但军方却用尽各种手段掩盖真相,甚至伪造证据而拒不纠错。这引起了一批具有正义感和社会良知的知识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