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之:诺贝尔与孔夫子

近几年来,在中国大陆、台港澳以及海外华文报刊上和中国学者的口头上常常可以看到或者听到一种说法,说的是前几年有一批诺贝尔奖得主在巴黎开会,结束时宣言,如果人类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过头去汲取2500年前孔子的智慧。不知为什么,我总是有些怀疑,因此打听了我国几位国际交往多的国学学者,得到的答复往往是“有这么回事”,或者“这不会错罢”。但是再一追问谁看到过原始文件,却又一个都没有。今年春夏间,趁...

余杰:儒家非宗教,孔庙非教堂

儒家思想以孔丘为代表。孔丘关注的焦点是人伦,而非天道,其思想是世俗文人政治规范和社会礼仪的统合。孔丘重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君臣」丶「父子」丶「夫妇」丶「长幼」所代表的「五伦」构成社会秩序的核心。依韦伯看来,儒家所阐扬的「身份伦理」深根植於中国人的「灵魂」之中。 人文理性建构的神权疏离 孔丘不关心形而上的问题,不关心彼岸世界的问题,不关心灵魂永生的问题,也不承认一个有位格的丶有爱和公义的丶创造并...

纪录片“假孔子之名”美国举行首映式 呼吁抵制中共洗脑教育...

全球首部披露孔子学院在国际上备受争议并受到抵制的纪录片《假孔子之名》四月二十六日在美国华盛顿举行首映式。 总部位於华盛顿的智库“捍卫自由联盟”以及非盈利组织“国家学者协会”四月二十六号,联合主办了纪录片“假孔子之名”的首映式以及新报告《外包给中国:美国高等教育中的孔子学院与软实力》的发布会。 这部历时三年完成的“假孔子之名”记录了主角之一——“孔子学院”前教师赵琪,因為修炼法轮功不被孔子学院允许...

红苇:关于“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孔子是一个曾经遭受过辱骂的伟人。有些伟人一生一世都没有遭遇过攻击与辱骂,这恐怕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这些伟人还不够伟大。孔子曾经的“罪名”有很多,其中有一项不大不小的“罪名”便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这项“罪名”同时也是可大可小。说它大,可以从意识形态与阶级立场的角度去认识,这反映的是对于劳动和劳动人民的态度;说它小,它流露的是读书人的臭毛病,手无缚鸡之力,好逸恶劳,奢谈清高,一点生存技能都没...

余杰:孔夫子拥抱克格勃

被中国文化部叫停的孔子和平奖,其主办方在香港註册,重新包装之后,又施施然地宣布了第二届评选结果:获奖者为俄罗斯总理普京。 普京本人及俄国政府尚未对此作出反应。倒是普京领导的统一俄罗斯党的网站上,迅速发表“不敬”言论。该网站援引俄罗斯著名记者多连科的评论说,这个奖一钱不值。 不过,除了中国评委之外,在俄国也有人认为普京获此奖“当之无愧”。俄罗斯纪念碑人权中心领导人奥尔洛夫说,中国人权纪录恶劣,普京...

杜导斌:对孔子推崇做官需要多些理解

这些年很多人谈孔子,可谈的并非孔子,而只是谈论者心目中的“孔子”——挂着孔子之名的自己的偏见。对于孔子是不是同意,谈论者是不管的。反正他知道,无论说什么,孔子也不可能从天堂下来理论。我不赞同这么武断的谈孔子。我认为,我们谈孔子,必须注意透过典籍了解一下孔子所生活的那个年代的社会心理学,应该把孔子的观念放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中去谈论,并进而放在人类文明演进的大背景中去作评价,这样的讨论才更有价值。我...

綦彦臣:“儒马”崩溃“深思”扩展——网络时代反威权政治指要...

东方儒教与马克思主义(孔子与马克思) 引言:在解毒中颠覆 准确地说,这篇学术文章作为征文是系列研究当中“纸网共振”【注一】之初步成果的延伸,旨在通过特定案例比较将“历史补充性发现之重要路径是纸面信息往网络方面传输”之观念实证化【注二】。尽管这些努力赖于学术手段,但是,它并非没有网络信息方面的基础,其如历史题材的娱乐化是一种较为低等与“偏门儿”的历史解毒。尽管“偏门儿”之中知识含量稍低,但毕竟是一...

张铭山:《大学章句》经文析

《大学》作为儒学经典的首篇,被历代大儒们给以极高地评价。二程兄弟言:“大学,孔氏之遗书,而初学入德之门也。”朱熹更是洞悉其中关窍,推崇《大学》为学者得以窥见儒学精微,进而进入“圣学”殿堂必须攀登的阶梯。 《大学》开章明义:“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新)民,在止于至善。”一开篇即切入正题要害,树起“明明德”的道德大纛,向人须臾不可离的人欲开刀,拉开“存天理,灭人欲”的人性大战,使每一个人在这场无...

秦晖:《论语》是怎么成为经典的?

提要:今天有些人把《论语》抬高到近乎“儒家圣经”的程度,就像当年把一本薄薄的《毛主席语录》说成是马克思主义“顶峰”一样,今天的“《论语》热”对于儒家,与当年的“’语录’热”对于马克思主义,到底是弘扬,还是糟蹋呢? 丧家不是贬夫子 看家方为污仲尼 李零教授的《丧家狗:我读〈论语〉》引起不小的轰动。这本书我看了之后获益良多,也向李零兄请教过关于《论语》的一些看法。总的来讲,我...

袁伟时:像孔子那样自由自在办学、教学

近些年总有人提议,将教师节改到9月28日,即孔子诞辰。作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教育家,孔子应该以怎样的方式影响当代教育?适逢孔子诞辰2565周年,带着这个问题,记者登门拜访袁伟时先生。老先生精神矍铄、侃侃而谈,从他身上,正能够领略教师的风度、教育的力量。“种种教育管制,根本不可能与孔子的教育思想共鸣”,袁先生说:“真正要传承孔子的教育成就,最好的办法是让教育家自由自在办学,让教师自由自在教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