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那杀死身体不能杀死灵魂的,不要怕它

——陈润芝《六四三O》  许多人死在天安门广场,也有人永远活在那里 六四屠杀中,死人最多的城市是北京,其次是成都。然而,三十年后,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的北京和成都,没有多少人记得那些逝去的生命。六四是中国最大的禁忌,中共当局恨不得在日历上删去这个特殊的日子。六四发生时,还在英国治下的香港没有死一个人,却意外地成为一座以六四为主题的活的纪念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关于六四的记忆和研究都汇聚到香港。...

余杰:每一个人每一座城市都有自己的六四

——林慕莲《重返天安门》 写一本关于六四的书有多难 再一次与林慕莲见面,是在台北慕哲咖啡馆举办的《重返天安门》新书发表会上。我们上一次的见面是十多年前在警察如影随形的北京,林慕莲采访我,便衣警察在一旁毫不掩饰地监听,试图给我们施加心理压力,让我们的表达“点到为止”。这是在北京的西方记者和接受采访的异议人士的生活常态,我们需要有良好的心理素质,才能假装这些肆无忌惮的警察像空气一样对我们无害。 如今...

赵越胜:人性还是党性?文革大屠杀反思——文革五十周年(6)...

问: 今天这个题目有点沉重,它让我们回想起文革中的死难同胞。但是为了深入反思,我们不得不揭开伤疤。 答:说得对,我们不得不,也就是说有些事情你做与不做,面临的是一个道德上的选择,中国人爱讲“皇天在上”,康德讲头顶星空与心中道德,都说的是“绝对律令”。尤其是前几天,大陆河南省有位法院院长声称,如果党性与人性发生冲突,应该“只论党性,不论人性”。中国那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宝贝王外长,在记者问起中国人权问...

张博树:文革屠杀与纳粹屠杀:一个尝试性比较

纳粹疯狂(网络图片) 惊人相似的文革与纳粹(网络图片) (本文系为2016年6月即将在美国加州召开的文革50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撰写的论文,现征得会议组织方同意,先行在网络发表,特此说明) 纳粹大屠杀是20世纪人类历史上惨绝人寰的事件,几十年来,关于纳粹屠杀的报道、研究书籍多得数不胜数,在世界各地,也有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纳粹屠杀纪念馆。相比较而言,中国文化大革命期间发生的屠杀远没有得到世人应有的重...

孙越:海兰泡大屠杀(上篇)

2015-02-08 1900年7月16日至21日,海兰泡的俄国当局,借口中俄战争将至,将当地的华人侨民驱赶到黑龙江对岸江。俄国人在海兰泡北六英里处,对华人共进行了4次屠杀,杀害华人达5000多人(一说超过7000多人),这就是史书上记载的海兰泡惨案。 有人说,海兰泡或是蒙语“黑色的泡子”之意,或是满语“榆树下之家”之意,至今已无从考证,但有一点,史书记载清晰,即海兰泡原属中国东北边陲的大黑河屯...

杨时旸:你确定你永远不会作恶吗?

我们都是“普通人”,似乎注定与鲜血与暴力毫无干系,但普通人成为屠夫并不是天方夜谭。 如果你身处乱世,你会杀人吗?如果杀一个手无寸铁的人是一项任务,你会完成吗?如果那是一项命令呢?你会抗命还是执行?如果你周围所有人都陷入了屠戮的迷狂中,你顺从良心拒绝开枪就会被他人笑为懦夫,你会如何抉择?如果你杀人之后,无需承担任何后果,你还会犹豫不决吗?如果你从小被浇灌以仇恨,你的潜意识告诉你,面前的人是造成你一...

费良勇:中共太缺乏人道

“去中国旅游换器官”,这是21世纪以来的一个全球性热门话题。中国器官移植的规模、数量和速度已经名列世界第一。2013年11月,香港《凤凰周刊》刊文《中国人体器官买卖的黑幕》,指过去十年器官移植旅游在中国兴盛,器官几乎随叫随到,无须等候、快速配对,换肾跟买猪腰子一样容易。国际医学专家认为“中国一定存在庞大的地下人体器官库,甚至活摘器官库”。但由于中共严密封锁信息,缺乏具体人证物证,只有一些统计分析...

郝建:杀戮者——自豪与忏悔

—— 《杀戮表演》和“红色高棉”大屠杀罪行的反思 我们如何认识暴力和杀戮,我们内心的善恶之辨是出于对惩罚的恐惧还是一种自然本能?抑或是一种知识指引的“好的良心感。观看《杀戮表演》和阅读“红色高棉”大屠杀罪行最终得到公正审判的新闻绝对应该引导我们去辨析许多历史积垢,政府和个人的罪责辨析以及切实而又沉重 2014年8月,经过长达3年的审判,联合国与柬埔寨共同组建的柬埔寨法院特别法庭最终于8月7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