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45)奥托·鲍威尔是如何批评布尔什维克主义的(6)...

“民主社会主义和专制社会主义的区别首先在于,实现剥夺生产资料的法律行动和没收剩余价值名目的方在不同。如果想一下子完成剥夺和没收,那就需要采取专政和恐怖手段。民主制只能逐渐地、有步骤地采取按部就班地改造现有的法律制度的办法来完成剥夺和没收。因此毫无疑问,专政是大大加速社会化法律行动的手段。但是,专政是否也能加速社会化的经济过程,是否也能加速生产的改组和合理化,这是完全不同的一个问题。而只有它能够做...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44)奥托·鲍威尔是如何批评布尔什维克主义的(5)...

(奥托·鲍威尔在《布尔什维克主义还是社会民主主义?》一书中用了较大篇幅论述了欧洲及俄国无产阶级革命为什么会走迥然不同的两条道路。他首先指出: “在俄国,无产阶级只占全国的很小的少数,它在那里只能暂时维持自己的统治;一旦全国的农民群众在文化上成熟到足以自行承担统治,无产阶级就一定会重新丧失这种统治。相反,在工业的西方,无产阶级本身已经形成为人民的多数,如果工人阶级夺取了国家政权,那么只要还存在着阶...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43)奥托·鲍威尔是如何批评布尔什维克主义的(4)...

(奥托·鲍威尔在《布尔什维克主义还是社会民主主义?》一文中就工业的国有化问题作了比较详细的论述。他认为从十月革命到1918年7月,“这个时期的特征是‘群众的创造力’。这时是无产阶级本身,是整个无产阶级,在伟大的革命运动中强迫制定了法律,而苏维埃只是宣布了这些法律。在这个阶段,苏维埃政权只是工人阶级的执行机关,苏维埃专政在当时真正是无产阶级专政。但是从1918年年中起,情况逐渐起了变化。苏维埃政府...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42)奥托·鲍威尔是如何批评布尔什维克主义的(3)...

(1920年,奥托·鲍威尔发表了《布尔什维克主义还是社会民主主义?》。这本著作的序言开篇文字是这样的: “一个世纪以来曾是欧洲反革命堡垒的俄国成了最强大的无产阶级革命的舞台。无产阶级第一次在一个大国取得了统治。第一次进行了破坏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和建立一种社会主义制度的尝试。” 作为一名信仰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者,对于十月革命的胜利无疑是满怀喜悦的。但正是作为一名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坚定的信仰者,鲍...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41)奥托·鲍威尔是如何批评布尔什维克主义的(2)...

1919年10月11日,鲍威尔为庆祝考茨基65岁生日写了一篇文章:《考茨基和布尔什维克主义》。他首先赞扬了考茨基从1883年起,“36年来,他把全部精力都倾注在马克思学说的传播、深化和发展上”。“正是考茨基的通俗读物为广大群众打开了接近马克思的大门。”鲍威尔进一步指出,“谁把考茨基只看作理论家,把他的成就只看作是使马克思学说通俗化并使之完善,谁就是还根本没有看到他的本质。因为考茨基的过去和现在都...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40)奥托·鲍威尔是如何批评布尔什维克主义的(1)...

(奥托·鲍威尔<1881一1938>是奥地利社会民主工党和社会主义工人国际的领导人,“奥地利马克思主义”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出身于犹太资产阶级家庭,在维也纳大学学习期间加入社会民主工党。1918年10月奥地利共和国成立后曾任外交部长和社会化委员会主席,1919年10月退出政府。1920年以后一直为国会议员。1923年社会主义工人国际成立后一直是执行委员会和执行局委员。1934年为逃...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39)考茨基论社会民主主义(9)...

十、“统一战线” “统一战线”这个名词本身就引起疑惑。为什么不和共产党人“统一”呢?因为共产党人不要统一。…… 是的,共产党和社会主义政党都自认为是工人阶级的组织。……然而,在他们之间却存在着深远的分歧。这不仅是属于同一个阶级的问题,而且也是组织的问题,是各个工人从自己的组织上如何得到他们的口号和指示的问题。在社会民主党方面,口号和指示是按民主原则发出的。它的组织和整个自由工人运动一样,是民主管...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38)考茨基论社会民主主义(8)...

九、取得政权之路 近来我们时常听到人们谈论,说无产阶级专政是一种政治制度,在这种制度下,工人阶级掌握着绝对权力,不管这个阶级的发展和知识的水平如何。他们告诉我们说,这样一种制度和民主不同,它将是建设社会主义的可靠工具,不管工人阶级成熟的程度如何。 ……我已经强调说过,工人阶级通过民主去获得民主和政权,比建立并维持自己对社会上一切其他阶级的专政,所需要的力量、知识和独立性要少得多。 让我们假设工人...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37)考茨基论社会民主主义(7)...

七、共产主义、社会民主主义与德国纳粹主义的兴起 ……在克里姆林宫统治者的眼中,各国工人都应该变成木偶兵,遵照他们的命令前进。这实际上就是共产国际的任务。 莫斯科的独裁者在力图建立他们对世界工人阶级的专政,并且要不计后果地把它拖入冒险事业中去的时候,他们碰到了社会民主主义坚决的抵抗。因此,他们把社会民主主义看作他们最危险的敌人。共产党的愤怒,主要不是针对着外国资本家,而是针对着组织在社会党、工党和...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36)考茨基论社会民主主义(6)...

我们的职责不仅在废除资本主义的秩序,而且在于建立一个更高级的秩序来代替它。但我们必须反对那些力量,它们的目的是在破坏资本主义之后,仅仅建立一种野蛮的生产方式来代替它。 为此理由,那些具有民主信念的工人阶级必须反对威胁工人自由的一切专政的趋势,不管是从资产阶级方面表现出来的,还是发源于那些反资本主义的团体方面的趋势。 因此,我们在俄国所看到的,不是社会主义而是它的反面。用马克思的话说,只有在人民剥...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35)考茨基论社会民主主义(5)...

六、苏俄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吗? ……专政不可避免地要造成一种情况,即凡隶属于专政之下的一切组织,都被剥夺了独立。由于公开批评没有可以发表的地方,随着国家的变得更加庞大、更加臃肿,就不得不相应地不断扩大监督这个机构的任务。这个缓慢的、头重脚轻的、人为的官僚机构损害了工人阶级的积极性和效率。这些情况的不可避免的伴随而来的结果,就是贪污腐化的蔓延,这当然是不能改善情况的。 布尔什维克的领导者们看到由猖...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34)考茨基论社会民主主义(4)...

(十月革命后,列宁为了使无产阶级革命在欧洲一些国家取得胜利,以便俄国得到这些国家的无产阶级政权的支援,保证俄国这个“大海中的孤岛”能够生存,能够建成社会主义,便描绘出世界革命的蓝图,并且立即开始活动。1919年3月,列宁不顾德国共产党人的反对,也不管当时客观条件的缺乏,就在一些左倾幼稚病患者的欢呼声中,组成第三国际(也称共产国际),把它作为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总指挥部,作为把红旗插遍欧洲进而插遍世...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33)考茨基论社会民主主义(3)...

四、列宁与1917年的俄国革命 在俄国革命中,列宁的目的不仅要破坏一切自治机构,而且还要破坏除了他自己的党以外的一切其他的党派和社会组织。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釆用了谎言、诽谤和残忍的暴力来对付一切敌对者,他把一切社会主义者,除了那些愿意服从他的命令的人以外,都算在敌对者之列。最后经过他在1917年11月7日的政变之后,他终于打垮了他的一切敌对者。 立宪会议选举的结果表明,布尔什维克在立宪会议中...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32)考茨基论社会民主主义(2)...

三、布尔什维克主义的起源 马克思和恩格斯是在1847年参加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同盟在当时欧洲大陆的政治情况下,不得不是一个秘密的组织。的确,在开始时它是一个秘密组织。这样一个组织有必要赋予领导上以独裁的权力。然而马克思和恩格斯却不愿接受这个权力。他们参加同盟,只是在它不在是一个阴谋团体之后,虽然由于当时缺乏结社的一切自由,它不得不仍然保持为一个秘密组织。关于这点,恩格斯曾经作过如下说明: “组织本...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31)考茨基论社会民主主义...

考茨基1924年迁居奥地利首都维也纳。1938年为躲避纳粹法西斯迫害逃到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不久又逃到荷兰,同年10月17日卒于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考茨基去世后,他的两位朋友从其1932一1937年的著作中选编出《社会民主主义对抗共产主义》一文。此文集中反映了考茨基晚年对社会主义问题的看法,对后人理解社会主义很有指导意义。本人拜读三次,感慨甚多。现摘要抄录评论,与大家共享。 一、社会主义的起...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30)考茨基与列宁之争(7)...

考茨基在《无产阶级专政》一文最后部分中指出:“布尔什维克是马克思主义者,他们曾经使他们影响的无产者诸阶层满怀着对马克思主义的热爱。然而他们的专政是违反马克思的这一学说的:即任何国家的人民都不能超越或者用法令来取消那些自然的发展阶段。针对这一点,他们从哪里能找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根据呢? “在这里,人们正好记起了马克思在1875年在一封信里用过一次的无产阶级专政这个词。他当时只是想用它来表明一种政治...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29)考茨基与列宁之争(6)...

列宁对第二国际“叛徒”的重点批判对象是考茨基。这是因为列宁认为,考茨基对无产阶级专政的抨击、对布尔什维克十月革命历史意义的否定是最激烈、最坚决、最彻底的。 考茨基在布尔什维克党人十月革命后对其进行了抨击:“我在某种程度上看清楚了俄国自从1917年十月革命以来所发生的情况,我立即就认为自己有义务反对它,不仅反对那种认为像俄国这样落后的国家能够在社会主义道路上超过工业的西方这一信念,而且还反对这种妄...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28)考茨基与列宁之争(5)...

“……在充分民主的普选制之下,一切阶级和利益(集团)都按其力量大小而在立法议会里有其代表。任何阶级和政党都能对任何法案进行最自由的批评,指出这个法案的缺陷,而且还能显示在居民中间存在的反对力量的大小。在苏维埃里,一切反对的批评都被排除,法律的缺陷也不容易暴露出来。而关于居民中间将会对它进行的反对,起先也完全无从知悉。直到后来,当法律已经颁布时,才出现批评和反对。法律的缺陷不是在讨论中,而是在执行...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27)考茨基与列宁之争(4)...

“……国家通过一种官僚制度或者通过人民中某一个阶层的专政来组织生产,这并不意味着社会主义。社会主义需要对广大人民群众进行组织上的训练,社会主义要以无数个经济性的和政治性的自由组织为其前提,并且需要最充分的组织自由。社会主义的劳动组织不应该是一种兵营组织。 “少数派的专政,如果想要给人民以最充分的组织自由,就会因而损害自己的权力。如果相反,这个专政企图用束缚这种自由来保持统治,那么它就会阻碍朝向社...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26)考茨基与列宁之争(3)...

无产阶级专政问题是考茨基与列宁争论的焦点。首先,让我们先了解一下考茨基的观点: 考茨基一开始引用了马克思的一段经典语录:“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 考茨基接着指出:“可惜,马克思没有更详细地指出他是怎样设想这个专政的。按字义来讲,专政就是取消民主。但是,当然按字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