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涛:什么东西正向我走来

什么东西正向我走来,我等待着,又有点害怕。那是什么呢?我不知道。 上面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美国女作家凯特·肖班短篇小说《一小时的故事》里的一句话,我把其中的“她”改做“我”,有点像把一根领带打成死结作成上吊绳一样不知所措。其实同样的话也可改个人称:什么东西正向你走来,你等待着,又有点害怕。那是什么呢?你不知道。 我们不知道的东西仍然很多。最熟悉的那三个最基本的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

师涛:时光是个球

某一天某个人惊讶地质问你,怎么还在看《新闻联播》?你可能才意识到,《新闻联播》已经被抛弃了。有人十分好奇地问过我,怎么还看《环球时报》?我知道,这张报纸已经被抛弃了。我准备开个个人博客,立刻就有多位朋友劝我说博客已死。 我可以不看《新闻联播》,不看《环球时报》,不开博客,可以过上陶渊明式的旷达隐逸生活,问题是,这时代能放过你吗?《人民日报》能放过你吗?毒空气毒食品能放过你吗?周永康的马仔能放过你...

师涛: 刺激2015

2015年开年受到的第一桩刺激在上海。前不久参加叶开博士创立的“老虎文学奖”颁奖活动,和一群教授作家吃饭的时候,说到我们学生时代的种种叛逆,我忽然发出感慨说,北京大学的孩子们怎么回事?像孔庆东这样一个公然为文革张目叫好的所谓教授,换做我,早就不知道给他扔了多少只臭拖鞋了!立即就受到大家的嘲笑说,师涛你错了,你太落伍了!孔庆东在北大可受欢迎呢!一间两百个人的教室,孔庆东去开讲座,起码能挤进四百人,...

师涛:《轻语者》诗选(5首)

●轻61·夜读里尔克   夜读里尔克。他的复眼里 铺设着整座夜空的幽蓝。 这也许就是他一生中最 痴迷的、阴沉的秋色。 一千个读者惶惑在一千个异国 他乡、异乡的凉夜 却只能够用惟一的色彩 来吟咏这永不褪色的 死亡之光   而我们的寂寥山川需要一点 血色, 像枝头那一点 抱香到死的残叶 像诗歌面具下那 一小片人类堕落的幻景 像《哀歌》里处处 欺骗我们自我满足 最接近神性的 喃喃低...

师涛:踏歌行

1. 每个时代都有几只笨鸟,向着 烈火投去自己的泣血之诗。 每个时代,都有一位诗人 在一行诗句里复活。 2. 人间四月天,已被写成一首小诗 何人斯,在命运的镜中独自泣饮? 消瘦的脸庞像嵌在画布上的自画像 美貌令我彻夜陶醉。 3. 古典仿佛是我,多年前丢弃的 一块黄玉。 我把玩着皇帝的生平,心中幻想着 他宠幸过的女人。美貌如墨,下笔有时也会飘零。 4. 溪流激怒巨石 竹林之声徘徊于过期的旧梦。 古...

师涛:丽娃河(外一首)

遥远的私信之四十 给蝴蝶 丽娃河 空气里布满野猪的味道,那是 我从梦中带来昨日的口信 我曾经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 爆粗口,痛骂过一只无辜的蝴蝶 我把所有二十世纪的愤怒和悲伤 发泄在一条忧郁的死水河 (他们把那条谜一样的河流叫作丽娃河) 但我一眼望过去,水里 落满人的眼球 一层一层,疲倦地 依附在飘浮的落叶上 等待一张张面无表情的 面具 认领他们失落的回忆 2014,10,18   郑单衣...

师涛:《狱中杂记》诗选(5首)

●39狱中杂记·再读北岛 我们所信奉的沉默 像是午后一篇沉甸甸的随笔 我们所期待的读者 全都耷拉着脑袋 聆听生活冗长的审判 你在多事之秋成了一名 无奈的缺席者 深深陷入无为的晚年─—— 乡音是陌生人的通行证 诗歌是流亡者的墓志铭 始于呐喊的写作止于 可疑的缄默 变形的技艺阻挡不了城市 无情膨胀的进程 “仅仅一瞬间” 我们,发现 黑夜已可耻地 来临,伴随着囚室 铁门上的铁锁 “咔嗒”一声巨响 20...

师涛:《中国玫瑰》诗选(5首)——附给刘霞和刘晓波的节日问候...

一根手指   这是一张简洁而深刻的海报:   一根食指竖了起来——它 不是来阻挡嘴里发出的嘘声 ——它是船长,它在导航 它是两个男人在交换 心灵默契时的一缕清香 它是一杯红酒迷失在 嘴唇之外的一段坎坷人生 ——被荒谬的花絮轻轻试干   一根手指,弹指一挥 它成了卖火柴的小女孩 手中最后一支生命的火焰 它骄傲地宣称它就是那“一切”中的 元首“一”,它就是那难逃宿命的 ...

师涛:《朗诵诗》(3首)

小贩 人乱了 混成了人民 步行街从南到北 人民 只有人民 才会在城管面前 瑟瑟发抖 贩卖民主的结果 只能 像人民一样 在广阔的天地里 东躲西藏 12月19日   银川一座城 鼓楼没有鼓 东门没有门 银川也没有一条 铺满银子的河 红花渠里没有红花 只有红色尿布 或是沾满血迹的手纸 泡得黑乎乎的报纸 红色的报头鲜艳地昂立着 领袖的笑脸被泡得胀红 西门刮来西风 北风尽喝西北风 南门闲来无事 ...

师涛:新年献词:我又投入到火热的生活

有许多关心我的亲友说,某某人在监狱呆了三年,出来七八年都没有适应社会生活;某某人在看守所呆了三个月,出来后不久又回到银行当上了高管,但是从此以后就和过去不一样,为什么我刚回到社会就能尽快地适应环境?我想要说的是,其实在监狱的将近九年时间里,我认真地反思自己的生活轨迹,仔细地想好了各种对策,以便能尽快的回归正常的生活,比如,怎么样化悲痛为力量,怎么样与狼共舞,等等。大致说来,有几个方面的经验可以和...

乔木:进进出出的“国家公敌”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 有些“国家公敌”还没有出来,有些出来又进去了,有些则成为新的“国家公敌”。 最近,微信上流传着杨子立的一篇文章:“在自己的祖国流亡—给北京国保李警官的一封信”。说的是作者供职的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接连有6名员工被抓,有几个人的律师也被抓,大部分还伴随着搜家。作者称“我们像一群待宰的羔羊,眼看着伙伴的消失而没有一丝的哀嚎,更没有反抗的怒吼。我们只有疑惑和恐惧。疑惑的是,为...

师涛:遥远的私信之八——给鄢烈山

退休就像是退去 一场持续多年的高烧 你终于要痊愈了 从体制的病床上 全身而退,除了那么一点 ——小小的荣誉 (荣誉只是一粒止痛药片 可随身携带,随时备用 还有一定的保质期限) 好比插秧 退,也是为了进一步往前 好比低头 更能看清水中 倒映着的蓝天 更何况你呆在广州 时日长久,是该 专程北上西进 实地考察 “祖国山河一片红” 不是红,是很红 而无数传说中的文朋 诗友,像一片片羞涩的 绿叶,掩映在城...

师涛:《钻石花园》诗选(又4首)

84.焚书 东躲西藏的书被一网打尽 被扔进锅炉中焚烧 冬日的暖阳冷冷地忽略着 这些真相 似乎早已见惯了这样的历史场景   焚书,就好比 肿瘤吞噬人类文明的细胞 日益膨胀的帝国野心 加速从内部腐烂。一本书 从来不会向人类诉说自己的苦难   85.红灯记 灵堂,惟一 不需要红灯的地方 欢乐的人潮无论多么拥挤 在这里只有一条出路   无数双眼睛像 空洞的隧道 人们在彼此的...

师涛:狱中杂记4——面子与里子

在2012年第16期《凤凰周刊》上,看到一篇有关陈光诚事件的报道《陈光诚事件落幕》,算是三年多来比较详细地了解陈光诚的前后经历。这本一年多以前的刊物,对于我这里来说,仍然是最新的读物。 对于官方媒体如《环球时报》之类,陈光诚事件事关中国(政府)的“国家形象”,是中国的“面子问题”。对此,我是无论如何不能苟同的。要说面子。至多算是山东临沂地方当局的一个“面子”,或是关乎某届政府某些部门某些领导人物...

师涛:《钻石花园》诗选(又3首)

45.留言 关于那些碎片 它们本身就是一个又一个 令人困惑的谜团 我把它们拼凑起来 像是整整一代人 刻在墓碑上的留言:   今天,我终于结束了一段 枯燥的旅行 我将在此停止回忆。 热切的根已经冰凉 请你们———未来的朋友 不要遮住我面前 最美的这一枝玫瑰。   58.博尔赫斯肖像 云影里的浮雕和你 有一张相似的冷脸 只不过 你微微仰头张望的瞬间 暴露了你 对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恐...

师涛:狱中杂记1:摩罗

在最新一期(2013年6月26日)《环球时报》上,意外地看到摩罗的一篇文章《幸福感与体制无关》,十分诧异。拿到报纸的时候,我正在监狱草坪上干活,拔草和清运垃圾。我躲在旁边的凉亭里,快速地浏览了一下摩罗先生这篇文章以及其他几位评论员的文章,一时惊讶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在这盛夏的烈日下,我戴着一顶破旧的草帽,闷着头拉着一小车杂草,走到监墙下的垃圾堆旁,稍稍休息一下。监墙上面,武警的岗哨里,一名年轻的...

师涛:《钻石花园》诗选(5首)

15.祖国 仰起脸 像一座石雕躺在 公园的草坪上 天空 向你展示它所有的秘笈 祖国, 就应当是这样的坦荡 当你一无所有的时候 仍然可以赤裸裸地 迎接人类善意的目光 2012.8.31   22.北京(之二) 路:一环、二环、、三环— 环环相扣,新型 斗兽场里,只有人在互相搏斗 人:一代、二代、三代—— 革命传统代代相传,革掉 记忆之梦,生面孔的历史猛兽 坛:天坛、地坛、日坛、月坛 包揽...

师涛:钻石花园——狱中最后一首诗歌

多年以后,我把一颗 亮晶晶的头骨 安葬在这座《钻石花园》 谜一般的寂静里 反复吟唱我最喜爱的歌曲: 《寂静之声》 今夜的风雨雷电 把我的恐惧激荡个干净 我敬畏这样的天籁之音 今夜我会梦到 我在狱中做过的无数个噩梦 我把它们当做礼品收藏起来 我将要皈依的 只能是时间的灰烬 我在幽深的牢狱中为我自己送行 下一部诗集可能叫做《守夜人》 日日夜夜的轮回里我只想 让自由的金笔去唤醒,那些热爱自由的幽灵! ...

《自由之笔》第十九期:师涛:十月之歌(外一首)

最后一首短诗像是一个音潮 急剧的收束 瞬间的静寂引来 冬季寒风粗犷笨拙的脚步 此刻 诗一般的凯旋队伍正在某处 聚集 多少双勇敢无畏和灵巧敏捷的手 在键盘上飞快地弹奏—— 大地之歌、自由之歌 “是郁郁葱葱的山野中掠过的林涛响声? 还是白雪皑皑雪峰之巅隐匿着不祥的雷声?” 一滴墨水的内涵就是 为了胜利而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见证 他目光严峻 人们又随他瞻望长空 十月 来自远方,但又不是结束 十月 将成为所...

048:师涛

姓名   师涛 笔名   漂亮耳朵 性别   男 出生日期 1968年7月25日 出生地点 宁夏回族自治区盐池市 居住地点 山西省太原市 教育程度 1991年获华东师范大学政治教育系学士 职业   自由撰稿人,记者,诗人 笔会会员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澳洲悉尼、德国、加拿大、新西兰、瑞士意大利语、瑞士德语、美国、英格兰、苏格兰、墨西哥、美国西部笔会荣誉会员 拘捕日期 2004年11月24日拘留,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