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宜三:我的写作与文化大革命

我的第一篇政治评论文 大字报《院党委拋出“死老虎”,是为了转移斗争大方向》,大约可以算是我的第一篇政治评论文。一九六六年六月一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了北京大学聂元梓等七人的大字报后,各大学都停课“闹革命”了。当时是东北工学院三年级学生的我,本来是抱着“工业救国”的理想才投考工科专业的,所以非常喜欢读书;想到四年级就开始学习专业课了,心情十分激动。可是,当年想把书读好也不容易,因为有“只专不红”...

胡平:大力推荐杨继绳先生新著《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史》...

继2008年推出两卷本《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后,去年年底,杨继绳先生又推出新著《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史》,也是两卷本,共32章,九十万字,也是由香港的天地图书有限公司出版。我以为,这是迄今为止最好的一部文革通史。 第一部用中文写的文革通史是高皋与严家其合写的《“文化大革命”十年史》,出版于1986年。杨继绳这部文革通史出版于2016年。其间相隔整整30年。杨继绳谦称自己是文革研...

麻生晴一郎:文化大革命不只是在中国发生的现象

11月21日(一) 日本静冈大学和学习院女子大学联合研讨会《中国文化大革命 研究的新资料、新方法、新知见》,11月6日在东京举行。 今年是文化大革命发动50周年。在日本也举办了与文革有关的研讨会。一些媒体登载了文革专辑的报道。但是总而言之,虽然文革是在中国当代史上最大的事件,日本社会对文革的关心并不大。 11月6日,日本静冈大学和学习院女子大学联合研讨会《中国文化大革命 研究的新资料、新方法、新...

郑义:两个“文化大革命”刍议──谨以此文纪念文化大革命中所有罹难者...

日月荏苒,那场曾激动过千百万中国人而最终又给千百万中国人带来深重苦难的文化大革命,竟然已过去三十年了。 三十年对历史不过弹指一瞬,但对于一代人的生命却是几乎半生的岁月。在这段不算太短的岁月里,我们都思考了一些什么呢?痛定思痛,我们对自己和后人该作出怎样的交代呢?不堪回首却又必须回首,那些尚未飘散的血光中,是否有某些东西值得我们永志不忘? 可能我是中国大陆最早正面否定“文革”的作家。一九七九年春,...

丁抒:大跃进/大饥荒和文化大革命

给不给农民自由?—七千人大会:谁应对灾难负责?—开不开“九大”?-—“包产到户”:中共高层的分歧—刘少奇成一批人的领袖—北戴河会议—“要搞一万年的阶级斗争”—1962年: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给不给农民自由? “我们对于小农的任务,首先是把他们的私人生产和私人占有变为合作社的生产和占有。”[1]这是马克思的教义之一。如果农民反对这样做,共产党是否应当用专政的办法逼使农民就范?马克思未置答案,而在苏联...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录(五)

【前注】陈坡,党史专家,1982届北京大学中共党史研究生,法学硕士。现任北京大学历史文化资源研究所副所长。本文已取得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化大革命沉思之七十六 毛的两手政略引起文革派与整顿派的不断冲突。两派难以调和。为癌症所苦的周在垂死之年为邓保驾护航。应该说,是这个时期,也只是在这个时期,周邓的政治命运才牢牢地并为后世永久地连在一起了。75年4-6月张王江姚反经验主义为邓叶周通过毛联手扼制...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录(四)

【前注】陈坡,党史专家,1982届北京大学中共党史研究生,法学硕士。现任北京大学历史文化资源研究所副所长。本文已取得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化大革命沉思之五十一 70年8月在庐山召开的九届二中全会,宣告了毛林四十余年亲密合作的正式终结。与十一前的那次会议一样,开始也有点神仙会的气氛。全会召开前的常委会,五个常委除毛外均赞成设国家主席,实现党的主席兼任国家主席的一元化。林在开幕式上的讲话,坚持宪...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录(三)

【前注】陈坡,党史专家,1982届北京大学中共党史研究生,法学硕士。现任北京大学历史文化资源研究所副所长。本文已取得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化大革命沉思三十一 学生停课闹反的疯野岁月最多两年,到67年的夺权风暴中程度不同卷入武斗的混战,已非运动的主流。到68年上半年,从中央到地方的成批当权者或管制或关牢或下放,在党内诸敌扫荡之后,毛着手恢复秩序,6月向各大军区省军区派驻了中央支左部队,平息武斗...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录(二)

【前注】陈坡,党史专家,1982届北京大学中共党史研究生,法学硕士。现任北京大学历史文化资源研究所副所长。本文已取得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化大革命沉思之十一 如果说,58年莫斯科会议后毛雄心勃勃与赫鲁晓夫争锋国际共运的领袖,以超英赶美的人定胜天之豪气闯下了饿殍千里的滔天大祸,59年败象尽露后仍坚持乌托邦实验与跃进指标,到61年面临崩溃,不得不实行调整政策,苦渡困厄,那么,熟读帝王史书而精明透...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录(一)

【前注】陈坡,党史专家,1982届北京大学中共党史研究生,法学硕士。现任北京大学历史文化资源研究所副所长。本文已取得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引言 对于六十岁以上的中国人来说,饥饿的肚肠与为意识形态虚假叙事充塞的大脑是这个历史岁月的人的特有画像。人性的丰富,人格的尊严,个人的权利,人文的烂漫,遥不可及,消失于革命大批判的空洞文字。但对文革的历程,亿万人的生命处境与磨难,存在的荒谬与蒙昧,青春的暴力...

一真溅雪: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真正原因

文革就是为了毛氏天下(网络图片) 今年是毛泽东(以下简称“毛”)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对于毛为何要在五十年前发动这样一场声势浩大、历时长达十年多(从1965年5月中旬至1976年10月上旬)、给中华民族带来空前大劫难的“文化大革命”。目前流行着许多不同的说法。其中较有代表性的有以下三种: 其一是:许多人(包括不少外国政要、所谓的“中国通”、学者、记者在内)认为毛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发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