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武昌城·守城篇(9)

第九章 这是北伐以来,人们最痛苦的一天。 原指望当日即进武昌城吃午饭的。用张结子的话说,就算吃午饭来不及,吃晚饭却是笃定的。结果料想不到一直吃着败仗的北洋军居然把城门看守得如此严实。挟着连胜而来的北伐军,打了大半夜,最终却只丢下满地尸体,撤到城濠以远的地带。城楼上的敌军,多少天都灰头土脸,此一刻胜了,便在城楼放肆地欢庆胜利。他们喝酒狂闹,把喝空的酒瓶叭叭地扔到城下。在这样的声音背景下,所有的北伐...

方方:武昌城·守城篇(8)

第八章 罗以南整整一夜没有合眼。 攻城开始了。炮火震天动地的响,罗以南能感到他们的房间亦随之震动。以北伐军的勇猛无畏,善打善拼,所有人都坚信,拿下武昌城就是明天白天的事。胜利已然在望,他们每个人都神经亢奋。就连天性消沉的罗以南,也情不自禁被大家感染。他忙着写了一夜的标语。不光是他,就是他们政治部副主任郭沫若也在写。在他眼里,郭沫若的字,落笔云烟,几近完美。但却因为崇敬,罗以南仍然不敢靠他太近。 ...

方方:武昌城·守城篇(7)

第七章 夜很沉,黑黝黝的。四周很静,只有他们急促的脚步和偶尔大腿与云梯撞击的声音。这些声音,带着紧张和不安,仿佛给这个静夜敲出几声音符。四周的民房,灯都已灭。即使不灭,家家的窗户也都用黑布遮着,以防亮光引来炮弹的袭击。 梁克斯依然一点惧怕都没有。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点也不怕。他觉得多少应该有点怕的,他毕竟从未上过战场。但居然,他没有。他只有激动和亢奋,没有害怕。他比身经百战的莫正奇仿佛更加镇定。...

方方:武昌城·守城篇(6)

第六章 贺胜桥似乎并未传来胜利捷报。北伐军的脚步仿佛都能听见。武昌城的十个城门像是瞪着的十只巨眼,紧张焦灼,怒气冲天。 严防死守武昌城几成定局。上面传达,固守以十日为限,十天之后便有大军渡江解围。司令部下令,城外墙根上近距离的民屋限时全部拆毁,以防北伐军混迹于中,乘机攻城。 命令一出,几发炮弹打去,千百的房屋立时倒塌。原本已被赶走的市民,突然又黑鸦鸦出现在此。眼见自己的家宅瞬时成为废墟,呼天抢地...

方方:武昌城·守城篇(5)

第五章 晚上八点,武昌最热闹的长街突然骚动不安。军警在长街*的火巷口,砍了三个年轻人的脑袋。他们的首级被悬挂在空中。 消息在当夜流散。它叩着万户千家的门板,一家挨着一家在武昌城里传递,像水里的波纹,一圈一圈地漾开。 被杀的是三个学生。 次日清早,人们出外打探消息。走到鲶鱼套,看到一颗人头。走到阅马场,又看到一个人头。走到司门口,还有一颗人头高挂在上。从头下走过去的人们面孔发青,腿脚绵软。 城里富...

方方:武昌城·守城篇(4)

第四章 马维甫怎么也想不出这场战事怎么会败成这样。 尤其汀泗桥,吴大帅调集大量枪弹和粮食,信誓旦旦要打狠仗。粮食多到筑工事时动用大米白面袋垒胸墙。马维甫觉得不可思议,跟参谋袁宗春说,这样的事,战争史上都不多见。料想不到战斗却只打了一天,他们居然就败得一塌糊涂。马维甫跟着逃跑的残部,一直退到武昌城。 大获全胜的北伐军不依不挠地追逐着,仿佛转瞬即能追到武昌城下。 马维甫从通湘门走进武昌城一刹,突然就...

方方:武昌城·守城篇(3)

第三章 蛇山顶炸弹爆响时,洪佩珠正在喝茶。响声太巨大,吓得她茶杯落地。不及收拾自己的恐惧,蓦然就想,会不会是陈明武干的。想罢浑身发软,然后身不由己,脑子里只存一个念头:找陈明武。 她穿过宾阳门洞,出到城外,立即傻住。四处游走着一些大兵,或拆屋或驱人,叫骂哭喊,混成一片。以往熟悉的一切全都不见。人声嘈杂的街道就仿佛从来没有过。这是穷人的居住区,就算店铺,也尽是小店。而明武的家,原本就破小,在这废墟...

方方:武昌城·守城篇(2)

第二章 喜云跟在母亲身后从平湖门走进武昌城。 城里人扛着行李拿着包袱,匆匆朝城外奔走。人碰着人,一个个绷着脸,惶惶然一副神态,却不怎么出声。喜云觉得奇怪,问母亲,他们做什么?母亲说,少管闲事!喜云说,逃跑吗?母亲又说,叫你少管闲事。喜云说,城里人会不会跑光?母亲说,哪来这么多话?找到你爹,得让他好好管教你。 喜云的母亲牵着弟弟喜子。喜子只有六岁。喜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人,他很喜欢这样的热闹。喜子...

方方:武昌城·守城篇(1)

第一章 夏末的一个午后,陈明武四仰八叉地睡在床上,他一觉睡过了头。 剧烈的响声将他惊醒。霎时屋瓦震动,沙砾飞扬。陈明武翻身而起。瞬间他感觉出这是爆炸,声音来自蛇山顶。表姐大英惊慌地跑进,尖着嗓子说,吓死了我,是什么响?陈明武说,是炸弹。说罢跳下床,不及套好鞋,便匆忙往外走。表姐大英说,外面正乱得很。陈明武说,我晓得。表姐说,你要小心点。陈明武还是说了三个字,我晓得。 天阴下了,乌云薄纱一样浮出天...

方方:武昌城·攻城篇(14,完)

第十四章 枪声时断时续,多是零零落落。白天里,几无打仗的迹象,而夜晚的寂静,却格外瘆人。城楼上蓦然就打上一阵子枪。像是夜晚的抽搐,让人时惊时乍,惶恐不安。前沿的阵地,总是悄无声息。梁克斯的眼睛一直盯着那边。他很想看到那里能升起信号弹。然后有成群北伐的士兵抬着云梯,箭一样冲到城下,像他经历过的那晚一样。他们浴血奋战一番后,破城而入。只要有一次这样的行动,只一次,他和身边的战友们,就都得救了。 然而...

方方:武昌城·攻城篇(13)

第十三章 因为刘佐龙的投诚,汉阳轻易得手。在刘佐龙部的协同下,北伐军在汉江搭起浮桥,强渡汉水,攻打汉口。激烈的战斗在宗关、集稼咀和打扣巷几个滩头阵地展开。每分钟都在死人,河水顿成红色。但敌军到底溃败着撤离。吴佩孚亦乘车北逃到孝感。汉口沿江迅速插满北伐军的旗帜。站在蛇山的警钟楼上,恍然能听到对岸民众激情欢呼的声音。游弋在江上的洋轮,立即紧张戒备。他们窥视着长江南北两岸,不敢轻易动弹,惟恐战火殃及自...

方方:武昌城·攻城篇(12)

第十二章 夜深得厉害。街上几无人行。罗以南押着洋人朝长春观而去。洋人看着破败的街市和零落的民居,不禁长叹道,主呀,你看到这所有的繁华都成碎片了吗?你来救救他们吧。罗以南听他如此说,不由别过脸看了他一眼。 洋人见罗以南转过脸,便也打量他。突然洋人说,似乎有点面熟,你是不是武昌的学生?罗以南说,是。洋人说,你认识叔雅?她住在花园山。罗以南突然想起来了,他说,你是孟洋人?文华大学的孟洋人?洋人惊喜道,...

方方:武昌城·攻城篇(11)

第十一章 北伐军官兵以为他们度过了北征以来最痛苦的一天,却不料,后面连续几天的日子更加艰难。 武昌城下,遍布着北伐军士兵的尸体。站在稍高一点坡上,便可望见他们的最后的姿式。那些昔日曾经亲密无间的兄弟已然离世,却还只能任其横竖倒歪地堆叠在荒野外。任烈日暴晒,蚊虫爬咬。但有风起,尸臭顺着风,吹得漫天都是。几里内都能闻到味道。即使睡在房间里的床上,这些气息都流动在鼻下。活着的人们无法为之收尸,却只能无...

方方:武昌城·攻城篇(10)

第十章 梁克斯从来没有度过像这样的夜晚。他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会有这样一天,以一种无奈的方式倚靠着武昌城下的门洞厚墙,打发时日。宾阳门的门洞他曾来来回回走过许多次。有一次跟同学陈明武两人还在门洞的墙上用小刀各自刻下一行字。陈明武先刻下李白诗句“仰天大笑出门去”,他亦刻了李白“天子呼来不上船”一句。两人都值青春年华,喜欢李白的豪迈狂放。现在这两行字,都被关在了大门里面。从门底缝下看过去,大门后堆...

方方:武昌城·攻城篇(9)

第九章 这是北伐以来,人们最痛苦的一天。 原指望当日即进武昌城吃午饭的。用张结子的话说,就算吃午饭来不及,吃晚饭却是笃定的。结果料想不到一直吃着败仗的北洋军居然把城门看守得如此严实。挟着连胜而来的北伐军,打了大半夜,最终却只丢下满地尸体,撤到城濠以远的地带。城楼上的敌军,多少天都灰头土脸,此一刻胜了,便在城楼放肆地欢庆胜利。他们喝酒狂闹,把喝空的酒瓶叭叭地扔到城下。在这样的声音背景下,所有的北伐...

方方:武昌城·攻城篇(8)

第八章 罗以南整整一夜没有合眼。 攻城开始了。炮火震天动地的响,罗以南能感到他们的房间亦随之震动。以北伐军的勇猛无畏,善打善拼,所有人都坚信,拿下武昌城就是明天白天的事。胜利已然在望,他们每个人都神经亢奋。就连天性消沉的罗以南,也情不自禁被大家感染。他忙着写了一夜的标语。不光是他,就是他们政治部副主任郭沫若也在写。在他眼里,郭沫若的字,落笔云烟,几近完美。但却因为崇敬,罗以南仍然不敢靠他太近。 ...

方方:武昌城·攻城篇(7)

第七章 夜很沉,黑黝黝的。四周很静,只有他们急促的脚步和偶尔大腿与云梯撞击的声音。这些声音,带着紧张和不安,仿佛给这个静夜敲出几声音符。四周的民房,灯都已灭。即使不灭,家家的窗户也都用黑布遮着,以防亮光引来炮弹的袭击。 梁克斯依然一点惧怕都没有。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点也不怕。他觉得多少应该有点怕的,他毕竟从未上过战场。但居然,他没有。他只有激动和亢奋,没有害怕。他比身经百战的莫正奇仿佛更加镇定。...

方方:武昌城·攻城篇(6)

梁克斯和罗以南赶到武昌城下,仗刚打完。阳光照耀着武昌城楼,远远望去,似乎涂抹上一层淡淡的金色。罗以南从来都没有站在这样的角度眺望武昌,他觉得有些讶异,不禁轻叹一句,哦,武昌城是这样的呀。梁克斯几乎与他的想法相同,他也赞叹出声,说想不到竟如此壮观。 便是在这里,他们听到了第一个消息:攻城失败。 梁克斯吃惊道,怎么会失败?不可能啊。罗以南对他的话也同样吃惊,他说,怎么不可能?难道胜负不是兵家常事?梁...

方方:武昌城·攻城篇(5)

第五章 莫正奇和他的士兵追到武昌城的保安门下,天正黑得厉害。 保安门城楼下的街市一片狼籍,仿佛刚刚被人洗劫过一番。店铺的门牌随意倒歪着。满地碎碴,脚踩上去吱嘎地响,也不知踩到些什么。不小心一脚踢着个物件,哐当一下,可能是口铁锅或者马桶。很多的人家已经不是家了。沿街的铺门齐齐闭着,没有灯光,门内却潜伏着骚动。莫正奇能觉出门背后藏有眼睛。那些窥视的目光紧张而恐惧。 跑在最前面的人,几乎与落在最后的敌...

方方:武昌城·攻城篇(4)

第四章 过了汩罗,山便多了。一浪一浪,碧深绿浓,一直涌到天际边。又似乎山梁一圈一圈环围着,梁克斯和罗以南便更像是两只孤零零的蚂蚁,试图一圈又一圈慢慢地爬进群山中心。沿途是破败凋零的村庄,虽有深墙高瓦的老屋,但却呈一派的寂寥。恰如一个巨人趴在那里,鼻孔出气,却站不起身。墙根下偶尔看到的老人和孩子,也都眼露惊惶,显见得是少有见到陌生人的缘故。夜晚,他们多是投宿在这样的村庄。大的不过二十几户,小的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