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周远志

姓名   周远志 笔名   华梁兴、曾仁全 性别   男 出生日期 1961年2月22日 出生地点 湖北省钟祥县 居住地点 湖北省钟祥市承天大道西七号(地税宿舍楼) 教育程度 中南财经大学财会专业本科(1988年) 职业   自由撰稿人,前湖北省钟祥市税务人员 笔会会员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 拘捕日期 2008年5月3日监视居住(第一次);2017年11月10日行政拘留,11月24日刑事拘留(第二次...

曾仁全: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

港人是在另一片蓝天下,港人比大陆人幸福,港人比大陆人自由,港人让大陆人羡慕的要死,港人是大陆人的骄傲。喜闻港人能够自由地走在大街上,自由的高呼口号,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政治理念,很多大陆人得知消息后无比地自豪,有的人兴奋地奔走相告,有的人按奈不住喜悦地高呼:香港人民万岁!向香港人民致敬! 香港人民在争取自由的民主权利的道路上,步步为营,一步一个脚印,先是在“7.1大游行”后推延《基本法》23条立法,...

曾仁全:17个少年的死与警察草菅人命

震惊全国的“11.12”特大杀人案近日在河南省平舆县法院开审,十七个花季少年先后二年惨死在恶魔黄勇残暴的“智能木马”之下,然而,即使对黄勇千刀万剐,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能唤回十七个鲜活的生命吗?又如何能慰藉十七个受害者父母及家人破碎的心灵?在连续两年的时间、在同一个县城的学生中、同一个环境的网吧里作案十七次,每一次,孩子神秘“失踪”后,孩子的家人都及时报案了,而公安部门众口一词的回答:“孩子可能...

曾仁全:“三个代表”入宪,狗尾续貂

在一浪高过一浪的反对声中,中国当权者不顾民意,不考虑宪法的严肃性,不尊重人类历史发展的趋势,硬是要将三个代表塞进《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里。宪法乃国家的根本大法,不是哪个领导人的发言地,也不是哪个党派政治表演的剧本,然而,中国的一部宪法从毛泽东时代开始,就成了政治野心家们粉墨登场的台词,毛泽东在世时,毫不掩饰地将“毛泽东思想”写进了宪章,邓小平当政后,考虑到“名不正言不顺”,一直到江泽民时代才将“...

曾仁全:背离经济规律的私有化道路(3)

在近两年时间里,中国煤矿的水灾死亡、火灾死亡、瓦斯爆炸死亡、沼气中毒死亡、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等事故震惊了全世界,今年一月到十一月份,中国煤矿共发生一次死亡十人以上特大事故四十九起,造成一千零一十五人死亡;一次死亡三十人以上的特别重大事件七起,造成三百六十人死亡。要说这些天灾人祸是制度造成的,毋宁说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个体承包、个人租赁的煤矿、磷矿、铜矿、铝矿、大理石、建筑石料开采、制造污染源的小...

曾仁全:背离经济规律的私有化道路(2)

以土地为本的民族,对土地的认识是特别浓厚的,在中国农民根深蒂固的思想里,土地就是命根子,从土里刨食才能生存。在土地租赁开发过程中,一方面是官员与商人的蜜月,另一面方是从城镇到农村无数平民百姓凄惨的哀嚎声。一、在城镇,土地的利用和开发不规范,政府行为的背后是权钱交易,搬迁户的权利普遍受到侵犯。 在发达的西方国家,土地批租有着严格的透明度,资本家开发土地都要严格的按程序办理各种税费手续。自九十年代的...

曾仁全:背离经济规律的私有化道路(1)

从中央到地方、从省城到县市,从城市到农村,中国的私有化以摧古拉朽之势席卷了大江南北,然而,由于制度的落后,官员们的腐败,私有化从孕肩到分娩都是发肩不良,社会的血细胞在一夜之间被寄生虫吸了个干净。人类不能跳跃商品经济和私有制,这是历史发展的需要,经历了七十社会主义的苏联领导人选择了这条路,中国领导人在走了无数的弯路后也痛苦地选择了这条路, 一、私有化不等于卖家当,公共设施是民众共同的财富,怎么能“...

曾仁全:光怪陆离的性病、性药与广告

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化越来越堕落了,但最堕落和无耻的莫过于电视、报纸的广告。我们这个时代的官商勾结最无德性,但比官商更无德性的莫过于性病门诊的医生了。每当一家人吃罢晚饭、坐在电视机前专注地等待地方台黄金时段的节目的时候、每当电视连续剧故事情节高潮迭起的时候,总是会被连篇累牍的性病广告“抢入镜头”,播音员津津乐道的解说会让一家人大刹风景:“性病一针灵”,承诺“为患者保密”…… “性病”旧称花柳病,多为...

曾仁全:农民特殊方式表达对江泽民的憎恶

今年先后多次从城市到农村老家走亲戚,发现农民以丰富的想像力、特殊的方式表达对江泽民的憎恨与厌恶,令人啼笑皆非的同时,又感到是一种无奈的发泄。镜头之一:农民家里举办红白喜事,对前去送人情(币值)的亲友都要记帐,在一长串的帐单上,我不经意地发现了“江泽民”的名字,不解地问:“是不是搞错了,怎么会有江主席的各字呵?”记帐的人不以为然地说:“不写他写哪个?记着好玩的。”我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可是第二次又到...

曾仁全:杜导斌家乡访谈记

12月11日,我从武汉专程乘车来到应城市,开始以旁观者的身份,了解民间的百姓与官员对导斌一案的反映。经过一天的调查访问,我喜忧参半,喜的是,少数民众能理解他,忧郁的是,大多人是冷漠和麻木的,被酱化的没有了灵性(柏杨语)。中午十二点,中巴车驶进应城市客运站空空荡荡的广场,下车后我首先向一个卖水果的中年妇女询问,是否认识杜导斌这个人,中年妇女说不认识,我又接著向几个打听,都说不认识。我很扫兴,只好信...

曾仁全:刘荻案“证据不足”,谁之过?

刘荻重获自由了,从她的亲人到无数个关心她的人都是欢欣鼓舞,这是情理之中的事。但冷静地思索,我们不竟要问:所谓的“证据不足”这是谁的过错?简单的一个“证据不足,”就能抹去刘荻一年来的心灵创伤及肉体的折磨?就能夺去一个花季少女的活泼的时光和轻松的欢笑?一个“证据不足”就能开脱一切责任吗? 中国出台了很多规范的法律,按照有关法律程序来讲,证据不足就意味着公安部门的失职渎职,是“不作为”的行为,如果是“...

曾仁全:《人民的名义》远离普世价值

《人民的名义》网络图片 《人民的名义》电视剧(以下简称“人剧”)符合预期的大结局:公安厅长祁同伟被迫饮弹自杀身亡,副市长丁义珍逃到美国后被黑社会绑架转移非洲被击毙了,银行副行长欧阳菁判十年徒刑,商人高小琴判刑十五年,商人蔡成功被判刑十年;徐新建被判无期,陈清泉判刑十八年,检察长肖钢判刑十二年,公安厅副主任程度判罪十八年,太子党赵瑞龙被判死刑,北京某部处级干部赵德汉被判无期徒刑,省委副书记高育良被...

曾仁全:中国荒芜的农村

第一篇:绝迹的蛙鸣 曾仁全 一、“城里人喜欢吃田鸡” 我出身在湖北省钟祥市石牌农村,童年的记忆里,前面大路上有个池塘,每到春夏之交,池塘里草丛里,到处是花花绿绿的青蛙,每天雨季,房前屋后都能听到蛙鸣,它们“呱呱”的叫声此起彼落,象美妙悦耳的催眠曲。它们的嗓门很大,叫起来十分响亮。雄蛙的咽喉两侧有一对声囊,这对声囊就好像录音机接上的音箱,所以雄蛙叫起来声音更响亮。 长期住在城市里,春夏之交很难听到...

曾仁全:上官娜娜——一个坐台小姐日记(第二部·下)...

二00六年四月五日 我这一个两个月特别的复仇计划看来有望了,看来我成功了一半,我欣喜若狂。 越王勾践用了十年时间复仇,我可等不了十年,宁显贵已五十多岁,要是他突然死了,我的复仇大业不是白废了?我准备用大半年时间。 我用树根、黄泥、彩色纸精心制作了一个木雕泥塑,从网络上下载了宁显贵参加农民企业家会议的照片,并把照片冲洗了几十张。 我把勾践牵到我的房间,再到它的房间,将宁显贵头像粘在木塑头部上,把食...

曾仁全:上官娜娜——一个坐台小姐日记(第二部·中)...

二00四年三月一日 今天早晨,妈妈醒来了,气色很好。 我忙着给她洗脸擦手,又买了稀饭喂她吃了几口。 妈问哥哥和嫂嫂的情况,我说他们应该在晚上回来,嫂子一切正常。我向她瞒着嫂子做了结扎手术的事情。 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妈说:你在北京的事情都处理平了吧。 我一愣,我说:北京的事?我不存在没处理平的事。 妈叹息一声说:去年有个事,一直压在我心里象块石头,有一天,我走路上碰到宁显贵了,他说:你娜娜...

曾仁全:上官娜娜——一个坐台小姐日记(第二部·上)...

朱可可好几天没来上班,徐所长问原因,莫少晟说:“您不是叫她滚吗?她一个实习生,怎么可能还来上班?” 一句话击中徐所长的软肋。因为朱可可的爸爸是个私营企业主,手里有些钱,钱能通神,她爸爸是打通司法局的关系来的,你徐所长岂敢马虎? 果然,徐所长嘿嘿一笑说:“那是气头上的话,哪能当真?你跟她联系一下,叫她来上班。” 徐所长走后,莫少晟给朱可可打电话,她不接,他只好开着摩托车前往她的家里。 朱可可躺在床...

曾仁全:上官娜娜——一个坐台小姐日记(第一部·中)...

第一部(中) 莫少晟一口气读完娜娜的第一本日记。第二天上午,他见实习生朱可可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出神,眼圈红红的,象似哭过,不解地问:“你怎么啦?” 朱可可一脸地茫然,半天不语,莫少晟又问她:“你不舒服吗?” “娜娜太不幸了。”朱可可开口说,眼圈又红红的。莫少晟噗卟地一笑:“做律师的不能情绪少。” 朱可可认真地看着他:“这跟做律师无关,而是跟做女人有关,首先,娜娜是一个思维能力正常的女人,是环境把她...

曾仁全:上官娜娜——一个坐台小姐日记(第一部·上)...

此书献给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千千万万女性性工作者,你们的不幸就是中国社会的不幸,你们的苦难就是中国妇女的苦难。 不要责怪我让你难过,因为生活本来是这个样子;不要责怪我让你沉重,因为大多数中国人都沉重。 苦难,铸就中国人不幸的命运,也塑造了中国人不屈的性格。 引子 审判长一拍惊木堂:清明县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现在开庭,带被告人! 随着侧门开处,一位年轻的女子缓缓地走了出来。她高昂着头,体态优雅,...

周远志:论共产主义制度和理想

一百年前,马克思预言共产主义将要消亡,在今年八月这段激动人心的日子里,马克思预言的这一条实现了。不过,苏联共产主义政权并不是根据马克思的论据而消亡的,并不像马克思说的只有人民的思想已经空前提高、无产阶级专政已没有必要而消亡的,苏联共产主义的消亡是在苏联内部、是很多人对共产主义不抱幻想,他们已不愿意再用杀人手段来维持这一制度。一九一七年,布尔甚维克革命时,工人、农民、知识份子对共产主义的那种崇拜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