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是真佛只说家常

——曾金燕《自由城的春天》序言 那天,金燕用Skype发来她给她的谦慈宝宝写的一些儿歌。一读之下,不胜欣喜。我想起我当年给我的儿子胡畔写的儿歌,赶快抄上两首助兴。诗曰: 胡畔畔,坏是坏, 可是爸爸还要爱。 走路路,散步步, 免得长成大肚肚。 金燕见了,大乐。当父母的就是这样,一谈起孩子就兴高采烈,返朴归真。当父母就是第二次当孩子。那些不肯认真履行父母角色的人,真是坐失良机。 其后不久,我又收到金...

余世存:危难之语——给金燕:我们时代的圣女

圣人之后执拗地从南方跑来 一不小心感染了西伯利亚的风寒 她被裹挟、咳嗽,读经救济 最后她原地不动地皈依 抚正自己的衣冠 代圣立言者们感动了自己 话未说完随风舞蹈 她孤苦无助地成全汉地的秘法 牛鬼蛇神们嫉妒得发狂 狂风卷扫看客如落叶 多少人称赞她的美,劝她停步 罪恶也偷袭她,求她改辙 她说:我只是做一个人 罪人审控无罪成为大地上的风景 无数的汉语将她和我们隔离 她看见艾滋病孩子的眼睛就赞美 看见盲...

余杰:唤起他们最后的羞耻感——有感于曾金燕《庶民的不服从》...

因为关注陈光诚事件而再次受到秘密警察的骚扰并被短暂剥夺行动自由的胡佳、曾金燕夫妇,用他们特殊的办法实施了“庶民的不服从”的抗议。曾金燕在她的文章中写道:“昨天在餐馆前举着纸牌抗议国保的便衣警察‘欺侮妇女,可耻’后,我把纸牌放在车上能被车外的人看见的地方,和胡佳开车回家。国保的两辆车仍然紧紧地跟在我们的车后,中间偶尔插进来别的车,副驾驶位置上的人探着脑袋看我们车上纸牌的字。”在我看来,这是当代中国...

曾金燕:秋夜庆生

原创 2016-10-05 金子小姐 Lady金子 夜里九点 风已凉 裹挟野菊香 吹过院外的池塘 远行的子女 电话里和父母过生日 农历属於永远的父母 新历属於流水的朋友 或许一去不复返 或许多年后轮回再见 爸爸笑 一如我的笑 鱼尾纹飞起来 把他的眼镜挤得 歪歪扭扭 淘气呢 我喊 爸爸呀 长长地咏歎 呀…… 走了阴阳顿挫的调 妈妈笑 圆润的脸 闪闪发光 问我吃了面没有 谁给你窝一个鸡蛋 谁给你下一...

曾金燕:微信使用的瞬时性、以及伦理和语境问题

2016-09-30 金子小姐 Lady金子 图片设计:王我 可能跟这几年的空间急剧压缩带来的情感反应有关吧!从朋友的角度,我和身边很多“激进者”朋友(相对的,分类性名词)的感受也是一样的,尤其最近几天夏律师被重判、工人活跃分子案开庭带来的情绪。 不过要是长期关注一些“激进者”在推特微博和封闭圈子里的谈话,同时关注只做事不发声的人群,获得更多信息,感受可能也不一样。放在历史哲学、人类存在意义和横...

曾金燕:《虚假希望》最后的回答

原创2016-09-27 金子小姐Lady金子 《韩寒们和莫之许们的虚假希望》一文发出,作者的朋友圈纷纷批评。可惜许多批评要么1.没看清楚原文的意思(也可以说是作者表达得不清楚),用作者的观点批评作者;2.完全悖离基本辩论原则,要么平行叙事,要么把别人的观点安在作者头上,要么表达情绪或者立场但无论证路径。 此文主要回答一位朋友提出来的问题:“金燕有勇气给口炮党正名为‘政治反对派’么?”这个问题相...

曾金燕:韩寒们和莫之许们的虚假希望

2016-09-25 金子小姐 Lady金子 因韩寒的选集译本《The Problem with Me》出版,《纽约时报》9月20日发表了对韩寒的电邮采访《对话低调版韩寒:我并不叛逆》。9月21日莫之许撰文《韩寒们的小时代》指出知识分子对韩寒的赏识落空、韩寒在政治“红线”面前停步不前,意味着公共知识分子社会渐进改良论“虚假希望”的幻灭。 《纽约时报》所展现的韩寒,于他个人的生命轨迹来说,并没有什...

独立中文笔会2015年度青年写作者征文奖评选结果

一等奖(一名):镜影流年(宣晓良) 评语1(刘怀昭):开头很惊艳,有种《博尔赫斯和我》的冷峻,“总是在别人的书中或是费力的吉他演奏声中认出自己”,通过抽离和对照自我,尝试处理自己(一个中国人)与(中国特色的)现实的关系。 评语2(廖天琪):这篇以第一人称的独白式短文描述一个人在青春成长期内心和精神上的迷茫和不确定性。“我”在摸索着寻找自我,内心充满矛盾、猜疑和焦虑,自卑、自大,又因偶而发现了“自...

曾金燕:塞纳河河心半岛上的一名男子【2015青委征文二等奖作品】...

【2015青委征文二等奖作品】 ◎曾金燕 正午只是干冷,他穿一件蓬松的铅灰羽绒服,身子臃肿,却依旧挺拔。他径直走上大桥,边走边轻拍石头桥梁栏杆。拍击到四十五下,已经立在桥中央,右拐走上引桥,斜斜走下台阶,到了狭长的塞纳河河心半岛林地。林子里高大的树木,叶子都掉了大半,黑色的枝条带着稀稀落落不黄不绿的树叶,直指明亮绵密的蓝天。喷气飞机经过,拉出没有头没有尾的长条白云。他确定白云指了来去的方向,却抹...

曾金燕:召唤公民知识分子 ──兼答徐贲《沉默是知识分子的“权利”吗》...

知识分子与理性运用 我所加入的微信群,有着重传播讨论无法见诸大众传媒信息的,有探讨边缘艺术丶文化等等的,有喝酒吃饭发红包的,也有把不涉及敏感之事作为首要规则的。不仅国内,甚至身居海外(大陆以外地区统称海外)的知识分子们在微信群里订规则避开敏感话题,也遇到过几次。也许大微信群不便深入讨论,但是当情况变成了一群博士生丶博士丶教授只是在特定的微信群里晒娃丶聚餐丶灵修丶会务往来而避开智性和时事交流,也是...

曾金燕:死亡:漫长而体面的告别

去年十月返乡看外婆,在车上她将几年前我送给她的金戒指摘下,戴我左手无名指上,捂住我的手:我八十多了,算命先生讲我会睡着时走,这个戒指你戴着它,比我走了后再给你更好。那个秋天,和外婆一起拜深山里的观音,烧香丶还愿丶谢神。她与七八十岁的小夥伴们一一告别。 外婆又微恙,昨天我过了边境去看她。家里的事,纷纷扰扰。她牵我的手:你da-da(外公)过世前,每次有人(探)望他离开的时候,都不能让他知道。不然他...

曾金燕:贾葭,网络时代“多余的人”

他仿佛是从书里走出来的一个人,带着几分古典的儒雅,和十九世纪俄罗斯文学作品中“多余的人”的敏感和彷徨。即使严厉批评,也因为一种雅致或俏皮,文字里少了火药味而给读者更多的思考馀地。 青年专栏作家贾葭(2016),从北京机场失联十天了,我脑子里满是他笑盈盈的问候。他用「您」丶「老师」丶「*老」称呼对方,诚恳丶礼貌又亲热。多少次和友人把酒夜谈,从历史丶哲学丶爱情到个人际遇。在北漂和港漂寻找存在的他,突...

曾金燕:郭玉闪和土气的传知行

2015年春末,从海淀区看守所取保候审两个月后,和密友网络聊天时,资深NGO行动者和写作者A,失口说出自己被单独关押了一百多天,除了守卫和审讯的警察,谁也没有见过。一经保释便进了医院手术室。单独关押及酷刑的心理后果显而易见,独处家中的A坦陈自己还需要时间来消化。审讯初期,警察对她说:“我要挽救你这样的人”。取保候审时,警察对她说:“中国需要你这样的人”,又说“中国需要你们这样的人”。警察对她说的...

关于胡佳和曾金燕的德文版传记介绍在德国引起关注

描绘胡佳曾金燕维权生活的德文版传记新书。(天溢提供) 描绘胡佳曾金燕维权生活的德文版传记新书。(天溢提供) 大约三个月前德国的一家大出版社出版了关于胡佳和曾金燕的传记介绍,最近几个重要的德国媒体专门介绍这本书。关于这本书,记者采访了政治学博士彭涛先生。 中国的著名维权人士胡佳和曾金燕,其维权活动及经历在欧洲已经非常著名。 胡佳先生二零零八年获得了欧洲最重要的人权奖萨哈罗夫人权奖,并且曾经多次被提...

曾金燕:念徐晓和NGO的朋友们

不要再问为什么抓捕会发生在徐晓头上,正如不要问为什么郭玉闪、黄凯平、何振军、凌丽莎、寇延丁、陈堃、薛野、柳建树、刘斌、张启斌、夏霖、浦志强会被抓,因为他们有专业能力又甘愿承受清贫,在各自的岗位上为这个社会的改进作了最大的努力。 警棍在空中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啪啪地落在前线抗议者身上。年轻的抗议者手持纸做的盾牌,头戴地盘工人的黄色安全帽,依旧往前沖,将柔软的身体送至警棍前。鲜血从抗议者额头右方流下,...

曾金燕:朋友们坐牢去了──念寇延丁和郭玉闪

曾金燕 2014年10月14日于香港 寇延丁是NGO从业者、公益关注者的“扣子”、“寇姐”,是我孩子的寇姨。过去一年里她来来往往香港,住我家客厅的沙发,抑或睡我上铺,带孩子去公园,陪孩子逗趣儿。她在的日子,孩子与我闹彆扭的次数明显少了。她做山东煎包,招呼大陆的在港年轻人一起分享。我们和陌生的香港远足爱好者一起,深夜走到新界的山里,倾盆大雨中看水库源头的萤火虫和被遗弃的农舍。更多时候,她早晨六七点...

曾金燕:爸爸的那些“朋友”实际上是便衣警察

(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宝宝:“操!” 我:“你从哪里学的?” 宝宝:“是爸爸的那些好朋友说的!” 我:“哪些好朋友?” 宝宝:“和我们一起住宾馆,睡在我们房间两边的那两个爸爸的好朋友。” 我沉默了片刻。好吧,我最后说道:“下次爸爸的朋友再说那个词的话,就告诉他们:有小孩子在的时候不应该说粗口。” 快七岁的女儿又继续玩她的了。 我没有告诉她爸爸的那些“朋友”实际上是被派来盯着爸爸的便衣警察——国保...

曾金燕:金戒指

20140831 爸爸说 所有的财富中 金戒指最好 饥饿时 奶奶用一枚金戒指 换来一只老母鸡 救了全家人的命 爷爷写给爸爸的最后一封信 儿 我饿啊 不管什么吃的 你设法搞一点 寄给我 信纸泪痕已经干枯 儿 我冷啊 你有没有不穿的棉袄 或者破了不能再补的衣裳 寄给我 遥远的异乡 爸爸 他没有棉袄 也没有点心 他手脚并用 背负嗷嗷待哺的幼儿 爬上新生共和国的熔炉 将爷爷的信 投入炙热的铁水 黄土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