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宁坤: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对毛泽东时代的记忆...

一九五一年初我在芝加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开始撰写论述爱略特(T.S.Eliot)的文艺批评传统的博士论文。不料突然接到燕京大学陆志韦校长的急电,邀我尽快回国担任英美文学教职。随后,也收到中国国务院发来的信,热烈观迎留学生回国工作。我去国已七年,近年接国内亲友来信,大都对新中国赞不绝口,令我心响往之。我便不顾一些亲友的告诫,毅然放弃论文的写作,应聘回国。八月中旬,我怀着满腔游子还乡的激情,带着几大...

章立凡:毛泽东“反右”动因及后果的再研究

——对李慎之先生迟到的纪念与商榷 与“激进”和“保守”一样,“左派”和“右派”,原本都是中性名词。自毛泽东颠倒了这两个词的本义近半个世纪之后,在中国已经“钦定俗成”,保守谓之“左”,激进谓之“右”,而且褒贬分明,令人至今感受到语言暴力的威势。 毛泽东为何要发动“反右”,其动念“引蛇出洞”始于何时?一直是现代史学界关注的焦点。现在比较普遍的观点,是把毛泽东在1957年初提倡“双百”方针并发动党内“...

康正果:头号战犯毛泽东——从国共和谈到血腥内战

抗战胜利的果实应该属谁?这是很明白的。比如一棵桃树,树上结了桃子,这桃子就是胜利果实。桃子该由谁摘?这要问桃树是谁栽的,谁挑水浇的。蒋介石蹲在山上一担水也不挑,现在他却把手伸得老长老长地要摘桃子。……我们说,你没有挑过水,所以没有摘桃子的权利。我们解放区的人民天天浇水,最有权利摘的应该是我们。同志们,抗战胜利是人民流血牺牲得来的,抗战的胜利应当是人民的胜利,抗战的果实应当归给人民。至于蒋介石呢,...

刘晓波: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阅读全文)...

刘晓波:为什么毛泽东的眼中总有敌人(4)

只有敌人的极权者,尽管具有一言九鼎的权力,但他一定生活在恐惧的阴影里,而没有安全感。也就是说,凡是绝对权力,不仅导致绝对腐败,更导致绝对恐惧,而绝对恐惧必然导致绝对暴力。(阅读全文)...

阮铭:对党史伪造学派的清算——何方《党史笔记》一书的价值...

党无信史,原因何在? 何方《党史笔记--从遵义会议到延安整风》一书的价值,就在对统治党六十余年的党史伪造学派进行了一次正本清源的认真清算。何方指出,制造伪史的源头,是延安整风和产生于延安整风的“党史编篡学”。何方称之为“党史编篡学”的“胡乔木学派”,包括后来加入的胡绳等人。我看称之为党史伪造学派更为真切。决定伪史“一锤敲定后不许动”的是毛泽东、陈云、邓小平等人。胡乔木不过是毛泽东、陈云、邓小平们...

阎长贵:从江青的两封信看她和毛泽东结合的内情

我说江青的两封信,一封是指蓝苹1937年5月在上海写的《我的一封公开信》,一封是指江青1937年冬在延安中央党校直接写给毛泽东的信。 张云生《毛家湾纪实——林彪秘书回忆录》(春秋出版社1988年版)和杨银禄《我给江青当秘书》(香港共和出版社2002年版),这两本书都谈到同一件事情,即1968年一次中央文革碰头会成员除江青外(包括周总理,他是会议主持者)全都签了名,给毛主席和林彪写了一封信,信的大...

阎长贵:从蓝苹到“文革”中的江青

蓝苹是江青二十世纪30年代在上海从艺时的艺名,虽然她从艺时间不长,但很快进入了明星行列。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她变成一个口含天宪、震惊中外的大人物,“搅得周天寒彻”。“文革”是中共党史和当代国史中非研究不可的一段,而要研究“文革”,江青是绝然绕不开的人物——因为她是“文革”的符号和象征。邵燕祥先生建议创立“江青学”,我赞成这个创议——当然是作为“文革学”的一部分。毛泽东说,他一生...

单少杰:由李锐先生一席话谈起——略论毛泽东的私德与公德...

李锐先生曾与笔者有过一段谈话: 李:毛早年就说过这样的话:我只对我自己负责。 单:这不就是极端个人主义吗? 李:当然是极端个人主义喽。毛这一生也都是这么做的,自己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很少考虑其他人,对社会大众如此,对自己老婆也如此。他一上井冈山,就同贺子珍搞到一起了,而杨开慧这时还带着他们的三个孩子留在长沙板仓。[1] 毛泽东说“我只对我自己负责”这句话见其《伦理学原理》批注:“吾只对于吾主观客观...

康正果:溃逃后的幸存、寄生和诡变——从延安窑洞到抗日前线...

中国共产党底目的是一,手段是多,本质是常,形态是变。 ——殷海光 一 中央红军从江西逃到陕北时处境困窘,恶名在外,他们西窜途中一路上靠打土豪为生,凡经他们骚扰过的地区,可想而知,民众都不会对红军留有多么好的印象。但经过八年抗战的洗礼,这一股乱暴势力的面貌大为改善,昔日的共匪已化身抗日功臣,再加上有国民党的种种弊政垫底作衬托,其民主斗士的姿态尤受某些“进步”人士的青睐。不过在那个年代,对共产党持怀...

康正果:时势激荡中的革命逆流——毛泽东与中共早期革命活动述评...

一年以来,国中有两大势力,常为政治改良之梗者,一曰官僚社会之腐败的势力,二曰莠民社会之乱暴的势力。我共和党既以改良政治为惟一之职志,非将此两种势力排而去之,则目的终不可得达。 ——梁启超 一 1913年,宋教仁遇刺后,梁启超在共和党集会上曾发表题为《共和党之地位与其态度》的演讲,以上引文即他那次演讲的要点。他所说的“腐败势力”系指以袁世凯为首的北洋集团,而所说的“乱暴势力”则指包括陈其美、孙中山...

裴毅然:美国学者对毛泽东的误读

欧美学者大都对资本主义有一种本能反抗。“苏东波”后,1990年代在南斯拉夫一次马克思主义研讨会上,一位西方学者抱怨:你们前社会主义国家的学者,怎么对马克思主义否定得那么激烈?而前赤国学者的回答相当一致:“那是因为你们西方人没吃过马克思主义的苦头!” 欧美基督教文化深厚,评人论事亦“无罪推定”,不少学人总是从善意角度解析我们东方社会。 施拉姆教授 1994年,美国施拉姆教授在《中国季刊》撰文,认为...

刘晓波:以人命为刍狗的毛泽东

对于如此露骨地蔑视生命,以“不怕死人”进行要挟,就连前苏联的独裁者们听后都大吃一惊,赫鲁晓夫认为毛泽东是“疯子”。(阅读全文)

胡平:从经济狂想到政治狂想

——毛泽东如何从“大跃进”转向“世界革命”? 一、“大跃进”的政治氛围:吹牛浮夸蔚然成风 二、“大跃进”为何成了“大跃退”? 三、民众为何会热情参与“荒诞剧”的演出? 四、毛泽东从经济到政治的“华丽转身” 【注释】 研究当代中国有两大难题:一是难在揭示事实真相;二是难在给出合理解释。以1958年到1961年的“大跃进”、“大饥荒”为例,现在回过头来看,其间种种,无不令人觉得荒谬绝伦。但问题是,当...

冬成:以良心裁判暴君毛泽东

唐付民的文章《与美国总统商槯“毛泽东评价”》(北京之春 2019-02),非常好。他说,毛泽东无论是对中国人民还是美国人民及世界人民都不值得尊敬!” 进而指出:毛泽东算是“能人”但不能算“伟人”!我受了唐付民启发,也就成功这个概念与当今的崇毛现象发表些看法。 成功就是达成了目的,本来是个中性词,可以是高尚精神的成功,也可以是邪恶精神的成功,还可以是无善无不善的成功。高尚的精神成功了是英雄,失败了...

刘晓波:昨日小延安,今日大中国

现政权以改革以来前所未有的排场祭奠毛泽东,主要是为独裁党招魂,它既是由中共制度的本质所决定的,也是胡温体制扩张党内权力基础的策略所需要的。(阅读全文)...

胡平:皮诺切特为何崇拜毛泽东

前智利独裁者皮诺切特,自退位后在媒体上少见曝光,不料在赴英国治病时惹上一场官司,再度成为舆论关注物件,从此麻烦不断,又成了人们谈论的话题。 说起这位皮诺切特,一般人只知道他是一个以反共著称的大独裁者,殊不知他也是共产党独裁者的崇拜者。譬如在拉丁美洲,皮诺切特最尊敬的统治者就是古巴共产党领袖卡斯楚。另外,说来你也许不信,皮诺切特最崇拜毛泽东。皮诺切特退位后曾经去过北京,参观过毛泽东纪念堂。这次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