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志强:追查谣言的两次真实经历

  一九七六年的四月份。我在兰州部队。那一年我二十二岁。   领导安排我和一位战友出差去西安,摸一下文艺团体的动态,且最重要的是看哪家剧团剧院有没有合适的小戏供我们排练上演。   大西北的文艺团体当时基本上是以西安的演出剧目为参照谱系。   去了西安,恰巧赶上了西安的新城广场上正在示威,当时全国的示威游行发展到了风起云涌的阶段。当时的由头是悼念周恩来总理。但当时的政治局面也到了关键时刻。   那...

白志强:眼睛病相

视力下降。感觉到眼睛出了问题。尤其是右眼。于是买眼药水。使用了消炎类明目类眼药水三年多。右眼视力仍是下降到了模糊程度。 不想去医院。 自从十来年前在同一年送走了父亲和岳父母,我落下个病根儿。怕闻见医院的来苏水味儿,更怕闻见84消毒液味儿。闻了那样的味儿便觉得头晕眼晕撕肝裂肺般煎熬。那是内心永远不会消失的痛。 家里的老人母亲走的稍早,母亲住院治疗的最后几年间,我几乎泡在了医院。而父亲和岳父母竟然在...

白志强:假如我是真的

几天前的新闻,已经是旧闻了?否。 几十年前的新闻,肯定无疑是旧闻了?否。 几百年前的历史,算做历史了?否。 再几千年前的历史,肯定无疑是历史了?否。 新闻的常识是:人咬了狗。(人咬了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呢?狗一定会再扑上来咬人,也许是狗对人很不理解,也许是人和狗相互撕咬拼杀个你死我活的,也许是大狗猛狗把人咬死,也许是小宠物狗的主人再来和欺负了他们家狗的人,打个你死我活的……如此的“也许”会很多...

白志强:清明时节碎片

每年的清明节,只要我在北京。一定要去一个地方。 此处是一位大哥的墓地。 他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 但是我一定要来。不在北京,我也会遥望京城,在内心默默为这位兄长祈祷祝福。我会在外地的月夜或者是阴雨天,和这位兄长在内心相视而笑。 今天我去了,去他的墓地献一束花儿,在墓园外面买到的鲜花儿。 我每年来记录一下来这里纪念他的花束上写的字儿,也许是心声,也许是心灵的表述,也许是和我一样的陌生人来献上的花...

白志强:恶隐藏在平庸及残暴中

近日来的新闻头条不想看,但它总闪过眼帘。 一对新人结婚,是娱乐圈儿的,它成为各报的头条新闻甚至是深度报导的选题,包括香港的某大媒体-它怎么被人称为鸡网?原来它是一只凤凰现在成了鸡?网民们太机智。 这对新人结婚包了六架飞机去了印尼巴厘岛大肆狂欢。 文字及图片新闻满天飞,深度报导成了一则“图文并茂”的策划,很是华丽精制。 但它是新闻么? 否,这只是包装精制的垃圾。 它污染了媒体更污染了众多读者们的眼...

白志强:为一位基层女法官哀悼

摘要:这位马彩云法官,可叹也勇敢。她要追凶手?如果从这则短新闻稿中推测,是凶手害怕,说成了是玩具枪,跑了。你要是没追,能保命。但是她非要追,那是维护法律的尊严也更是法官个人的尊严,凶手在穷途末路中,开枪杀害了她。 昨天,一位远在西安的法官小友,很晚了给我打来电话,说你得写一下这件事儿吧?问了,才知道发生在京城昌平区的一位女法官被两个手持枪械的凶手打死。 之后查阅网上资料。发现媒体全体失声。 几乎...

白志强:三十年河东

1 刘煌死的时候快过年了。 他在剧院家属院后院的一个旮旯角里有个狗窝,他搂着一条狗,穿着破棉袄烂裤子,一头乱发,一脸脏污,像个真正的乞丐死去。 刘煌实际也是个乞丐。他的一丁点退休工资只要到手便胡吃海喝,三五天花光。剩下的日子要饭吃。他这一生从来不考虑明天咋过,只想过好今儿个的日子。 人们发现他的尸体时已经僵硬。那条一直跟着他要饭混饭吃的狗是个混眼子,串儿,草狗。但是不咬人也听话。狗也脏得和刘煌一...

白志强:随心所欲过年

因持续了三年写作一部剧本。在剧本卡住的时候便创作小说。之后续上剧本再写。 到了今年真得太累。 于是大步流星般过完了腊月,过到了初一。 先是发生了和一位大姐的小小的争执。但争执本来小,小到了我不以为然。但大姐把我们的私人信件用了我的化名-为一位作家-整理了一篇短文,发表出来了。读后沮丧。 争执的起因是大姐的哥哥在文革中遇害,被公开处决。之后有了冤案平反。这位她的哥哥是文革中轰动一时的小人物。 大姐...

白志强:对新加坡得吼一声:不行!

太累。出国度假休闲。一家人出国游玩。 第一站是新加坡。 这个小国家给我的印象不佳。 不能抽烟。要罚款。酒店内也不得抽烟,要罚款。随地吐痰要罚款。在绿灯没亮的状况下横穿马路要罚款,在公众场合大声喧哗要罚款……罚款的项目多得让导游说的我们一行人目瞪口呆。导游并警告我们,千万不要挑衅这里的执法人员,说罚款是真的,绝对不会玩虚的。 罚款很对。正确。这是个超高罚款的国度。 抽烟及吐痰是恶习,得改。而被罚款...

白志强:100元的道德

这事儿就发生在昨天晚上散步时。 外面贼冷。无风。我坚持了几十年散步。除了雨雪天在楼道里散步,大风天在地下停车场散步。雾霾天我也坚持外出行走,回家后把鼻腔中的颗粒状态物用水呛一下完事儿。 走到家门前一座极大的立交桥下。前后无人,只有小车嗖嗖地从辅道上驶过。 前面一个路人。我在后面悠悠行走。他掏电话的时候从兜里掉出来一百元,路灯昏暗,我见到了。过去拾起来钱,是钱,一百元的大钞没错,我说,钱!钱掉啦!...

白志强:把小帅哥打包上市

去年腊月里,影视圈大鳄郝总约了饭局。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海鲜馆。 去了,发现只有我俩? 小包间,郝总一脸坏笑,说哥,今天咱俩的差使是做一件美事儿善事儿积德事儿,得先掐一下,下面的主宾马上就到,咱俩得配合演一出戏,咋样? 我盯着他只思衬了片刻便也笑,说,你要是能做积德事儿,天上的雾霾不全散了? 郝总紧着扔给我一包软中华,说,看看看,这话说的?哥哥,今天就是做积德事儿。我今天叫哥来就是敲边鼓,我是主角...

白志强:故乡?——故乡记忆之一

来北京定居后,总被人问,你老家在哪儿? 老家是故乡么? 我这样回答了近十年之久,突然觉得我的一生——压根没有故乡?而老家的概念仅存在于户籍?是。 国情下的百姓们,还有几人有故乡? 简单梳理,我儿时在西安城中心出生,居住到十岁左右。 家的对面是省政府。儿时的伙伴们玩乐戏耍的地方是观礼台后边的一片草坪。经常路过的地方是前苏联专家帮助西安设计并监理建筑的人民大厦。出了家门儿,是城市广场。广场是两个全有...

白志强:怪人建国

1 建国1949年生人。建国是个怪人。建国出生之后,母亲大出血身亡。他跟随姥姥姥爷长大。 父亲娶了继母,他和父亲这一生便疙疙瘩瘩,也终成仇人。他出生后就怪,一直不说话。亲人们觉得他是个哑巴,抱着他四处求医。但医生的回答全是——此儿童说话晚,迟,耳聪目明的。 直到他四岁多时,他突然一天嘴里蹦出了一串儿词儿,竟是:你大了个蛋!此为河南人的骂人话,“大”是指爹、爸。而“你”发音是“恁”(nen)。 那...

白志强:祝福

那之后,女人见了人便说,看,这怂货死了,死了?算了。我有啥办法,他死了么。 女人逢人便说,邻居和单位的人,全觉得她疯了。于是她休了病假。女人继续在她的不足七平米的棚户房子里煎熬。 女人的住处要拆迁,风声放出来好多年了,就是还没拆迁到她的破棚户片区处。她出门便是一片低洼地,遇到了下雨天,棚户外面便是一片泥泞。她的邻居们全在煎熬中等待着拆迁。 女人总要出门的,她出了门便说,看,这怂货死了,死了?算了...

白志强:山村让狗日了(小说,7)

7 数年之后也应该就是今天。 十八眼泉村儿的发展越发迅猛。 这里的乡政府改为镇政府。这里的村民们大多数转为非农业户籍。他们从人民公社化之后再没有地可种。他们想要恢复先人传承下来的种植核桃树板栗树,那得从育树苗开始,得用十来年功夫把经济作物也是树林培育成型。于是他们用了闲钱育苗种树。他们首先办起来了各类企业。主要是发展服装产业及旅游产业。 而十八眼泉村成为暴富起来的村子典型之一。 他们的村民们几乎...

白志强:山村让狗日了(小说,6)

6 黑蛋也打来了电话,问这些货弄啥名堂? 猫娃说他们闲得蛋疼,来这里玩儿呐。在别墅里卖服装,已经好几天了,村子里连个问价的也没。 黑蛋觉得事情太蹊跷,在电话也咕哝了那句话,是让狗又日了一回?在咱村儿能卖名牌时装? 而那些有钱人盖了别墅全租了出去的村民们,纷纷打来电话,让猫娃把合同藏紧,拿到手的钱,不能让人家再反悔,退钱的话题坚决不接受,也坚决不行。 猫娃也说,那不可能。退钱,除非把我拉出去枪毙。...

白志强:山村让狗日了(小说,5)

5 一年之后。 这个村儿有了名气。 这个村儿有了巨变。 这个村出山的便道让修了,是上面的领导大笔一挥,修成了油路。十来公里的柏油路,只用了不到半个月完工。修路的工程队压路机铺路机推土机运柏油的大卡车日夜轰轰隆隆地干,半个来月,这条路便完工。 而这一带的村子也全搞起来农家乐开发。 但是哪个村儿也没十八眼泉村儿爆发得猛烈。 小车到了双休日便扎堆地来了。再之后小车到了傍晚便成群结队来了。 富人们扎堆来...

白志强:山村让狗日了(小说,4)

4 过大年前。区政府和乡政府领导们一排溜的小车停在了眼儿村。 区政府领导带领乡政府领导视察参观四座别墅。 四座别墅分别起了名号,是清泉宫、丽泉宫、亮泉宫和药泉宫。狗娃家里的别墅名号让鬼先生起了药泉宫。 四座老屋的名号全让著名书法家写出来的。用了匾额张挂了起来。 别墅门前也张挂了大红灯笼,当然灯笼里面没有蜡烛,是一个灯泡。通了电的。 领导们进了那四座别墅,个个也显得惊讶。 区政府领导和鬼先生握手,...

白志强:山村让狗日了(小说,3)

3 眼村儿只能又出现了一位村长。叫狗娃。 狗娃也是“心”字辈儿的。他叫王心海。 村里再没有支书,还有几十号党员一多半失去了联系进城务工不回来了。再有的就是老了,耳朵背了,残疾了。 乡政府准备培养狗娃入党。说这个村儿不能没有支部。你要好好干。 狗娃跟着黑蛋学了不少招儿。他也整天琢磨着捞钱。他也是整天坐在院落里晒太阳,像只肚子大了的苍蝇,琢磨着在哪条臭缝儿里下蛆。 结果又一个送钱的家伙真来了。 又一...

白志强:山村让狗日了(小说,2)

2 王心明也即黑蛋,接任了支书兼村长。 从打黑蛋上任,这个村子便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但是如此的不归路一切一切的全是阴差阳错,全是鬼使神差。和黑蛋有关系也没关系。 故事得娓娓道来。 老支书死后翻了年儿。 入春后的一天。 村儿里突然来了几辆小车。 小车窗子前边全放了块牌子是某某某某电视剧摄制组。 从小车上下来一些城里人,他们个个戴着墨镜蓄了大胡子长头发,他们背着手在村儿里转悠。还有一个家伙扛着一台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