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笔》第十五期:张林维权定流氓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四十八案(1994)   张林(1963年6月2日-),异议作家、社会活动家;因联络外国记者采访报导其家乡附近侵犯人权的事件等,1994年被处以劳动教养三年。   张林于1963年出生在安徽省蚌埠市,父母是工人。 1979年9月,张林以高分考入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随后受北京“西单墙运动”影响参加校园民主运动,创办“历史地理学社”并任社长...

胡平:维权与民运

“六四”后这20年,中国的民主运动虽然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始终坚持不懈。从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特别是2003年以来,中国又出现了风起云涌的维权运动。那么,维权和民运到底是什么关系?两者有哪些相同之处哪些不同之处?这个问题很值得我们探讨。 应该说,维权和民运有很多共同之处。有不少事情,既是维权,也是民运。当然,维权和民运也有区别。通常认为,维权与民运的区别主要有两点:第一、维权都是在现行法律...

《公民》:维权时代的来临——张祖桦谈维权运动

访谈人:本刊记者(简称“记”) 被访谈人:张祖桦(简称“张”) 记者:请您谈谈中国维权运动的历史来路? 张:追根溯源,维权在中国的历史已超过一个世纪。所谓“维权”,维的是人权与公民权。早在19世纪晚期,何启、胡礼垣、严复等人就已将“天赋人权”的思想从西方介绍到中国。康有为在1902年年发表的《大同书》中也提到:“使大明天赋人权之义,男女平等皆独立”。五四运动的旗手陈独秀曾在《新青年》上撰文提出:...

陈永苗:再谈民运压倒维权

我们当年提出和孵化维权,原因在于身处民运阵营的我们,无法忍受民运只能启蒙,几十年政治效果,实实在在的看得见的效果太少,都是输没有赢,都是支出没有进账,尽是亏没有盈利。可是如今回头来看,维权除了人数极大规模增加之外,从政治效果上差不多,那么是不是应该拿个东西取而代之呢。维权是人民战争的海洋,是海量的细微环节的斗争,只要有侵权的地方,就有维权。我粗略估摸一下,几乎每个农村都可以有三五个维权分子。既然...

陈永苗:八九一代担纲政治:民运与维权

这一些年我看玄幻小说例如《长生界》,《完美世界》,里面渗透着大陆新世代的生命意识和体验,他们会认为除了男主角外,修行世界当下的不如远古,远古大能毁天灭地,是最后清算的大boss,幕后黑手。有点像普通法不可知不可追溯的起源,当下所身处的世界已经破落朽坏降级。美国以民国和台湾来胁迫大陆,以及经济贸易战来胁迫大陆,就是埋伏了四十多年的幕后黑手,下了四十年历史大棋局,负责最后大清算的boss。 古已有之...

鲍彤:维权与共产主义

对于熟悉“党文化”的朋友,请允许我指出,维权与共产革命在细节上至少有三点不同: 一,共产队伍必须铁板一块,由“特殊材料”制成。 维权者的队伍,是过去现在加上即将被侮辱和损害的“低端人口”,浩浩荡荡,无所谓精纯。 二,共产汲汲于拼命一搏,处处奉行一元化,动不动要求统一思想统一目标统一纪律统一行动,富于你死我活的排他性。 维权者各有自己的生死大事和当务之急,谁有资格替他们“统筹兼顾”,谁能裁决什么主...

紫电:贵州人权研讨会就中国维权问题进行探讨——我们的维权之路...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申有连(网络图片) 在中国当局严酷镇压公民社会的环境下,贵州人权研讨会有关人员长期来遭到判刑、软禁、隔离等等,使曾经定期召开的人权研讨被迫中断,然而,最近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冲破当局重重限制、阻扰,再次成功召集一批维权人士对中国上访维权问题展开研讨。 2017年7月中一天,贵州部分民运人士和上访维权人士聚坐贵阳市河滨公园。大家就当前的公民上访维权状况、上访人士的不幸境遇,和导致这...

何影:走向拼命的民众维权——评范花培暴力抗强拆事件...

在大陆,一些民众维权正在走向拼命。其原因是,所有正当的渠道都走不通,无论是上访,还是诉诸司法;而且政府、信访局、法院都是一家,被侵权的民众无处说理,最终只能拼命。 河南省郑州市惠济区老鸦陈街道薛岗村村民范花培,因为政府要拆他家花70万元盖的楼房,而补偿方案仅有50万元,他非常不满。5月10日下午,他照看重病住院的父亲后回到家,而家里已被政府停电停水,于是他激愤中藏刀于身,上门寻求说法。未果,于是...

古川:生于这个时代,我们都去维权

(参与2016年5月13日讯) 古川注:此文是写于2007年初的文章,已经快十年了,突然想起还写过这样一篇文章,特此搜索出来发表。 因为手机被无故停机9天,投诉却得不到结果,北京一白领李新爱将中国移动告上法庭,起诉其对通讯自由权的侵犯。(2007年2月9日《东方早报》) 在中国,众所周知的是,中国移动是一家行政性垄断公司。在4.4亿的手机用户中,2/3以上被中国移动占有,也就是将近3亿的用户被中...

何岸泉:习总日记(2016,4,15):维权与维稳是一对你死我活的矛盾...

2015年7月1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将每年4月15日确定为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 在今天首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到来之际,我作出重要指示: 国泰民安是人民群众最基本、最普遍的愿望,也是永久执政党的最基本愿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保证人民安居乐业,是国家安全的头等大事。只有人民安居乐业,国家才有安全可言。什么是安居乐业?在我党看来,人民安居...

“709事件”研讨会达成共识 律师拟控告公安部

在12月4日中国宪法日,近40位辩护律师、被捕者家属齐聚河南,举行了“709大抓捕事件”研讨会,会上达成共识将控告公安部。 距离“709中国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已近五个月,期间有超过300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和家属遭到警方约谈、传唤、限制出境、软禁、监视居住、刑事拘留、逮捕或失踪。其中30多名律师及维权人士目前仍处于羁押,或失踪状态,但至今他们都不被允许会见辩护律师。 为此,40位家属和...

新娜:疯狂维稳与艰难维权

十月一日,我又见维权牧民时,再次被国保阻拦并强行被绑架回老母家,且听说乌拉特中旗公安局长张某今日还要来SL女士在包头的家亲自恐吓……内蒙古国保已摆出一副不择手段不惜代价阻止我和牧民往来的架势, 全然不顾舆论和法律了。总之,现在的内蒙古国保“维稳”很疯狂。 维稳是国家机器的职能,维权是公民的合法权益。两者其实不属于同一范畴,更非天敌,但在当今中国两者却成为对立的矛盾体:公民的维权大多遭到当局的“维...

郑恩宠 :65生日我有重责未了

今年9月2日是我65岁的生日。在62岁生日时,我已经宣布,从维权一线退到二线,将在65岁时退到维权三线。使我欣慰的是,中国已经发生了许许多多的变化,中国将有着光明和伟大的未来,但我重责未了。 谢谢各方的关注,我没有过生日的习惯。65岁生日,我和最亲近的亲友在内都不举行任何聚会。四行仓库离我家只有50米远,八百壮士抗日之地,现今已经成为展览馆。每天参观的人群排成长龙,许多好友、当事人,也包括一些访...

莫之许:《国家安全法》预示冰河时代

2015年7月23日,香港,市民手持浦志强头像示威牌,要求中国当局释放数十名维权律师。 7.10律师劫仍在进行当中,经过几轮央视法庭审判之後,外界对於大多数当事人的现状依旧不得而知,至今,仍未有任何被拘人员获得律师的会见,家属也未能收到正式的法律文书(编者注:截止8月17日律师被拘留已经满37日,达到最长法定拘留期限,仍未立案)。 这些不同寻常的做法,发生在新的《国家安全法》生效之後,令人不得不...

任协华:“你国”与底层抗争解析

“你国”作为一种特定表达,所揭示的正好是与精英政治相反的底层含义,也即:“你国”是独立公民对于党国的排除和分离。并且,去除党国既是大陆实现民主的途径中最基本的诉求,同时也是最高的反抗层级。底层抗争即是在此一层级上与“你国”形成了默契和关联,而不是和大陆共知、欧美绥靖一样,错误并一厢情愿地,要把民主建立在党国的黑影中,经由这种一厢情愿,带来的就不会是大陆走向民主的希望,而是每一天如战火般的遍地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