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泳:谣言作为一种社会抗议

   最古老的传播媒介    谣言是最古老的传播媒介。在出现文字之前,口传媒介是社会唯一的交流渠道。“谣言传递消息,树立或毁坏名声,促发暴动或战争。”(卡普费雷,1991:5)现代对于谣言的首次系统研究兴起于二战期间的美国,最初的着眼点是战争期间谣言的大量繁殖对军队士气产生的不良影响。无论是政府、媒介还是民间机构的意见领袖,无不把谣言作为腐蚀士气甚至产生破坏的一个潜在的源泉,谣言控制的想法也随之...

胡泳:电脑和网络正在造就一种什么样的文化?

我从95年开始接触IT产业,萧伯纳说“所有的专业都是对普通人的阻碍”,他指的是每一个专业都会造望洋兴叹大量使外人不懂的词汇,因此,许多专家遭受了很多批语。我觉得不管一个行业其专业词汇多么古怪,在任何情况下,都需要让外行发行,而且其言论只安具有吸引价值的经验,则其必然具有穿透性力量。我对IT有异常的兴趣,希望对之有意外的清醒。 我不是电脑专业出身,因而只是从文化社会的角度去看电脑。平常,我们都看到...

胡泳:中国企业家:一个不成熟和暧昧的阶层

——在“晚清转型期的政商关系”主题沙龙上的发言 时间:2015年8月9日下午3:00-5:00 地点:北京希格玛大厦五层502 胡泳:雪珥的这本《危险关系:晚清转型期的政商赌局》我也没看完,但是发现它写得非常引人入胜。其实读这本书有一个悖论,因为当你读的时候,越是会心,越是击节,就越感到悲哀,因为晚清转型期的政商关系图,到今天这么多年没什么变化,还跟当下现实一样。那些上EMBA的企业家,还是那么...

胡泳、张耀升:2014:中国与世界互联网的交汇

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崛起,有可能改写世界互联网版图 中国互联网生态在2014年有着显著的改变,这个改变像是一场蜕变。若从2014年外国媒体关注的角度来看中国的互联网大事,先是雷军的小米在短短几年内跻身世界三大智能手机制造商,到马云的阿里巴巴在纽约证交所上市,史上最高融资金额让世界见识到这个原本域外没有多大名声的中国企业,最后是中国科技巨头云集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提出“互联互通、共享共治”的概念,外...

胡泳:我们时代的知识生产

京城报纸新锐《经济观察报》新近推出“书评增刊”,为此它举办了一个沙龙,讨论“我们时代的知识生产”。 就媒体而言,这可能不是一个准确的题目,我在这里更愿意谈论的是“我们时代的内容生产”。 “内容”现在成了媒体经常挂在嘴边的名词之一。这个统称式的词汇将创作的价值一般化,无论是“写作”的作家,还是“拍电影”的制作人,都是“内容提供者”。这个词尽管生硬,却是惟一能跨越各个学科领域、符合数字化时代要求的词...

胡泳:没有监督,任何力量都是混蛋

互联网时代的改革还能取得共识吗? 王梦瑶:很多人将去年召开的三中全会和十一届三中全会相比,认为它会引出新一轮的突破性改革,但当下是互联网时代,众声喧哗,大家的观点分化越来越严重。没有统一认识的情况下,改革还可以取得共识吗? 胡泳:我觉得在改革这个事情上取得共识的可能性似乎这些年不断呈递减之势,而且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改革甚至已经从一个正面的词汇变成一个负面的词汇,我们知道也有人提出所谓的“后改革时...

胡泳:“辟谣”并不天然具有正当性

微博到底是什么?在我们被宣称已经进入微博时代后,近来这却成为微博上一个广为议论的话题。至今,已有太多的事件表明,微博在信息的传递方面,相比于传统媒体,或互联网的其他工具,它的威力无远弗届。但萝卜快了不洗泥,也有泥沙俱下,飞短流长,时而给人一种乱象感。 如今,人类社会中一直存在的“谣言”,又和微博联系在了一起,进而引来“伦理底线在哪里”的质疑。毕竟微博是“人”的微博,微博只是社会的投射。那么,也许...

胡泳:向死而在与向生而存

阿伦特与海德格尔的情感,堪称20世纪最戏剧性和最引人入胜的关系之一。很少有故事比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更神秘。比两个杰出人物短暂的爱情更令人感兴趣的是,阿伦特作为海德格尔年轻的学生堕入爱河,这无可厚非,然而她在成熟之后对海德格尔的态度始终不离不弃,这却是十分耐人寻味的。尽管清楚海德格尔和纳粹的联系,阿伦特一直拒绝在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思想史中排除海德格尔的身影。男人和女人,老师和学生,个人历史与人类浩...

胡泳:知识史需要全面更新

知识从道德伦理层面走到应用层面 当知识这一概念最早在人类世界出现的时候,理解世界的能力,是我们和其他动物之间最根本的区别。这是我们作为人类的成就,也是我们的命运。知识本身互相配合,形成一个完美有序的整体。因此,在西方,数千年来,都认为知识是极致的美的对象。 中国古代对知识有着迥异的态度。对中国传统文化持激烈批评态度的芦笛认为,中国人的传统学问与西方“knowledge”的内涵完全不同,两者互相消...

胡泳:谣言的使命

   谣言是最古老的传播媒介。在出现文字之前,口传媒介是社会唯一的交流渠道。“谣言传递消息,树立或毁坏名声,促发暴动或战争。”(卡普费雷)    现代对于谣言的首次系统研究兴起于二战期间的美国,最初的着眼点是战争期间谣言的大量繁殖对军队士气产生的不良影响。无论是政府、媒介还是民间机构的意见领袖,无不把谣言作为腐蚀士气甚至产生破坏的潜在源泉,控制谣言的想法也随之提上了日程。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

胡泳:互联网的“宪章时刻”

互联网的“宪章时刻”存在三个凸显的主题:自由与控制的关系,数字信任的建立,以及如何填平数字鸿沟与提高网络素养。这将决定数字时代的连接是否最终会导向赋权,以及赋权的对象为何。 10月13日,终于在英国大使官邸看到了前来中国巡展的赫里福德大教堂馆藏1217年版《大宪章》和英王约翰1215年手稿原本。 《大宪章》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文件之一,这一英王与英国贵族最初在泰晤士河边草地上所达成的和平解决争端的公...

胡泳:游戏化与冷战思维

  游戏化(gamification)是指将游戏思维和游戏机制应用于非游戏场景中,以调动人们积极解决问题并增加来自用户的贡献。它利用人人都有的自然欲望,比如对社交、学习、精通、成就、身份地位、自我表达、利他等等的企盼,通过设计完成任务后的奖赏或是击败对手而成就自己的竞争,将用户转化为玩家。这里的奖赏包括积分、成就勋章、升级、进度条以及虚拟货币等,不一而足。这些奖赏对于其他玩家必须是完全...

胡泳:哈维尔:持不同生活见解者

崔卫平谈她初次接触哈维尔时的状况说:“进入东欧这个领域,完全出于个人精神上的困惑迷茫,我原先的表达系统突然失灵,一下子找不到任何语言来表达自己的体验。属于经验和语言的分裂,就是说从既有的经验里找不到任何语言来表述那种情绪,但当时我还不能完全清楚地意识到问题在哪儿,就是感到一种极为庞大的晦涩, 感到一切都需要重新表述。” 崔说得很直白,她是由“一种生存经验的沉重”而发现并追随哈维尔的。上世纪90年...

胡泳:后斯诺登时代,互联网进入博弈阶段

文 | 本刊特约记者 张天潘 元彦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政治学博士,不久前获评“致敬中国互联网20年20人”;代表作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网络时代的个人表达与公共讨论》等。 在中国,现代政治的民意工具尚不完善,导致民意在互联网这个渠道上“通货膨胀”,是井喷式的、“一线天”式的。如果其他渠道不通畅,大家都走这条道,这时官方再在这个渠道上来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话,其实是蛮危险...

胡泳:社交媒体改变公共领域

商鞅是战国时期力主加强君权的代表。他认为,“强国事兼并,弱国务力守”,国家需要用法令和“内行刀锯,外用甲兵”的暴力才能解决问题,因此他强调对民众加强“法令”教育。为了使这种教育能够执行,商鞅将教育的权力交到法官法吏的手中。这套理论和实践被商鞅称之为“壹教”,取消了所有违背法令和不利于农战的思想言论。商鞅指出:“壹教则下听上。” 韩非继承了商鞅的“壹教”精神,认为必须使国内做到“言谈者必轨于法”。...

胡泳 李娜:社交网络与乌克兰抗议运动

一、从Maidan到Eruomaidan 2013年11月起,乌克兰掀起了一场名为“Euromaidan”的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 抗议活动的起因是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中止同欧盟签署政治和自由贸易协议。数万民众走上街头进行抗议,要求政府和欧盟签署协议、亚努科维奇下台、提前举行选举等。抗议活动期间民众和警察爆发多次大型冲突,造成数百人死亡。① “Euromaidan”中的“Euro”指欧洲,“M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