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送别张先痴先生

张先痴,原名张先知,1934年3月8日出生于湖北黄冈官宦之家。张早年就读于教会学校,接受西方式教育。1950年,张入二野军政大学,加入共青团,任团支部副书记。因其父张家驹系国军少将,被中共枪毙,1954年张被转业到四川。1957年张先痴被打成“右派分子”,先后被劳教、劳改23年。 张先知自幼爱好文学,1956年,以笔名“张先痴”发表文章。张先痴后半生反思命运、直面人生,创作出版了《格拉古轶事》、...

蔡楚:给一位基督教家庭教会传道人

四十年前,成都 你刚出狱,我获平反 你谈见证,谈心灵中自有一座神殿 即使身居监狱 ,绝不丧失信仰 为此,你坐牢二十多年 我再没能见你,听说你又进监狱 我甚至记不清你的名字和容颜 但我记住了你一生的坚守 唱首忧伤的歌怀念你 唉,命运不能把你改变 【 转载 推特 】 时间: 2/14/2019...

蔡楚:推荐:谭松:血红的土地:中共土改采访录

封面 作者: 谭松 出版年:2019[民108] 出版社:亚太政治哲学文化出版 贸腾发卖总代理 ISBN:978-986-96921-1-3 ; 986-96921-1-7 格式:PDF 本书有DRM加密保护,需使用浏览器线上阅读或HyRead阅读软体开启 电子书连结网址: https://ebook.hyread.com.tw/bookDetail.jsp?id=168801 ◎这本书正是在感...

蔡楚:祝各位猪年快乐,新春吉祥!

2月1日大陆作者来信: 马上就是大年,提前给蔡先生拜年! 祝晓波与您共同创建的网站坚持到民主宪政在华夏实现的那一天! 前天与几个朋友吃饭,他们都很乐观,甚至认为很快就可能翻转。 我虽没他们那么乐观,可也觉得现在对他们而言倒像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如果真是人心思变,那就谁也阻挡不住。 蔡楚感谢作者来信鼓励!民主中国网站会坚持办下去。 即使蔡楚病重,也会先把网站交给年轻的同仁。 蔡楚祝各位作者和同仁...

蔡楚:回复博讯韦石

韦石:看了一些留言后,太失望了。从这些留言看,中国已经没有希望,人处于如此癫狂状态,完全丧失了理性,没有了思维。可悲可叹。任何人太自我,其实是一种病态。但愿这种病态只存在于异议人士中,毕竟这个群体是少数。2017年郭骗出现,杨恒均的心比我还凉,看了海外的表现,悲观。 韦石: 我有时也想,这个群体和鲁迅的人血馒头,和街头看着老者倒地不去搀扶,有区别吗?其实更糟糕,博讯和我帮助的那么多访民、异议群体...

蔡楚:大饥荒时为什么没有大规模反抗?

六四学生领袖周锋锁 于2019年1月19日在推特上提出: 大饥荒时四千万人被饿死了,为什么没有大规模反抗?是不是有其他出路,的确值得研究,也可以以此推测未来经济危机时底层的反应。 下面是蔡楚的回帖: 一九五八年毛泽东和中共倡导三面红旗(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使中共自大膨胀,当时提出左倾口号:“一天等于二十年。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社会。” 致使农村大刮共产风和浮夸风。而四川的各级官员为了升官,把粮...

蔡楚:大饥荒时成都中小学生的零食

大饥荒时缺少糖果,成都中小学生的零食就是海椒面和盐巴。记得那时我们用纸包一点搅合的海椒面和盐巴,上课时也舔一舔。我们把这种零食叫做“莎米”,可以使你暂时忘记饥饿。当时进过嘴的有,芭蕉根、小球藻、糠馍馍、烧老鼠肉、灰灰菜等。饥饿是长时间的,更刻骨铭心。 那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长大后能吃一顿饱饭,即使到1968年已不饿饭了,我在大邑县䢺江区花水湾,还花两元钱买了一只母鸡、炖汤。一次吃的精光,以满足少年...

蔡楚:记忆中的西岭雪山

因杜甫的名句:“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而得名的西岭雪山,在我的记忆中并不只是美,还有片片随风散落的忧伤。 1968年,我曾因修建一口天然气井场的土建设施,而在大邑县䢺江区花水湾生活了一年。土建中队大部分人员,借住在花水湾栗子坪电站的宿舍楼里。我与沙世谦、陈弋、熊德雄等人离群索居,借住在老乡家。这里距离双河镇(现西岭镇)十来里路,周日,我们会步行去买些日用品。 雨天不好施工,我和熊德雄...

蔡楚:我看改革开放四十年

始于40年前的大陆改革开放,并非官媒吹嘘的理论创新和伟大实践,更无什么历史功绩。而是文革让经济濒临崩溃已危及中共政权的安危,启因于毛泽东死后根基浅的当权者稳不住阵脚,高层被逼无奈而开始的被动变革。当时我认为专制如酒桶,毛如桶箍,桶箍崩裂,专制就快要散架。 随着平反、摘帽,允许城乡多劳多得,重新恢复高考等政策的推行,出现了稍微宽松的局面,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也就且看且行。此局面唤醒了当权者的贪腐本性...

蔡楚:《大劫难》书中的人吃人、吃亲生子女、吃尸体...

在这本书中,多位大饥荒幸存者讲述了大饥荒导致人性沦丧到人吃人的恐怖场景。有的是听说过,有的亲眼所见,有的本人就吃过人肉,最惨的是家里亲人被饥饿者吃掉。 编者的童梓平提到一位叫杨学蓉的农民亲生儿子饿死後,他把儿子的大腿肉割下来吃。 另一位编者吴阿宁说,他的妻子田久芬那时年幼,因为脸比较红润,家里就特别担心被人偷走杀了来吃。石丰纲访问的幸存者谈到了三四十起吃人事件,其中十二宗是吃自己的亲生子女。 参...

蔡楚:2019年给在押良心犯寄春节慰问卡

38位在押良心犯通讯地址,请补充、转发。 据维权网2018年12月31日发布《中国大陆在押政治犯、良心犯报告》,指2018年中国有至少879名在囚的政治及良心犯,从统计名单可见,有多名访民、维权人士、律师以及少数民族被抓。 良心犯一个也嫌多。圣诞、新年、春节等假期是中国人权捍卫者的受难日。 补充曹三强牧师关押地址: 云南省普洱市孟连县看守所,邮编665800 谢谢各位关注! 1、刘贤斌,四川省南...

蔡楚:《零八宪章》的300人签署版本

十年前,以自由、民主、宪政为理念,以分权制衡、人权保障等为主张,呼吁国人参与到公民运动中的《零八宪章》问世。《零八宪章》由大陆宪政学者张祖桦、刘晓波等人起草并定稿,迄今共39批人联署,加上台湾联署一千多人,(我记得有一千四百多人,现在名单已删除)逾一万五千人。“签署者留言选刊”已公布111篇。(阅读全文)...

蔡楚:斗草

成都人儿时用来斗草的“官司草”,荥经人叫做“牛筋草”,用来织草鞋,因其耐用。 “牛筋草”有许多故事,“结草衔环”中的结草,就是指用“牛筋草”缠成乱结的典故。 斗草在我心中并未远去。我家草地上,偶尔也冒出几株“官司草”,常勾起我的记忆。 日斜沽酒回,未饮人先醉,突闻杜宇啼,斗草已忘归? 斗草游戏很有泥土味,不用花一分钱,就能使你乐而忘返。这是不局限于成都的儿童游戏, 但各地的称呼不同。成都还有丟窝...

蔡楚:王怡,我的兄弟

互害的泥坑中一灯即明 我的兄弟,你找到了光 今生今世却不愿出走 你同许多兄弟一起 建立秋雨之福家庭教会 防止灵魂的迷失 明知是人质,面对苦难 直到熬成囚徒 你终于有了复活的笑容 潼川王怡,我的弟兄 我不是信徒,巴山夜雨涨秋池 我欠你一个“煽颠”的荣耀 2018年12月14日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蔡楚:老成都的鹅卵石路

老成都除了有悠远的吆喝声,还有甜美可口的井水。如著名的薛涛井、诸葛井等。 锦江两岸和华西坝一带,还有牵动我童年记忆的鹅卵石路或小道。那时,光脚板走鹅卵石路,去锦江里光屁股拌澡是夏天的功课之一。黄昏时分回到竹竿做围墙的家里,五姨妈留的麻辣面条,我能吃一大钵。 老成都多银杏树,银杏树树荫下的鹅卵石路已消失于水泥森林中,成为悠悠梦境。而在查尔斯顿水滨,你能看到橡树树荫下的鹅卵石路,晃如我已回到故居。 ...

蔡楚:初访樵山居

老友贺樵山与余同庚。笔名樵夫,绰号贺半城。乃余从事地下文学的见证人之一,交往逾55载矣。 半城兄系民国后人,喜交友,善雄辩,行文不怕“犯上”,故先后介入成都“野草”和成都“读书会”,几经缧绁苦。 半城兄一家,去年于底特律迁阿尔法利塔。余赴查尔斯顿,返回间偕妻往访,是为记。 ‏ 半城兄与余同为“叫鸡”,当年朋辈切磋,常忘三餐不饱而引颈长鸣。唯兄善经营,下海早,已小康,被二三知己誉为“儒商”。 现今...

蔡楚:小镇秋声

橡子落敲窗棂动,小镇鸡鸣玉盘斜。 屋后溪声逍遥去,一秋一叶落我家。 2018年10月24日 蔡楚摄影并字 (作者提供)

蔡楚:秋意偶成

告诉我,秋天是什么模样? 是不是像她的长发一样不可把握? 而梦寐在一沟秋水中? 它来时,有没有一沟残红? 或是老屋的柿树嫣然? 它的青瓦像秋空中的层云, 刻出一片片白色骨骼, 遗下她忧愁的香气? 2018年9月28日 长发妹的心——秋天的云...

蔡楚:谈中共设“农民丰收节”

从上世纪1958年中共提出:“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以来,中国大地上“又是一个丰收年”的歌舞就充斥於道。就在水稻亩产十几万斤的浮夸风下,造成饿死农民几千万。 中共从所谓“秋收起义”起就利用“打土豪,分田地”这个口号,夺取了政权。 现今,亿万农民的大部分仅有了温饱,中共又设“农民丰收节”。农民不是土地的主人,试问,何谈丰收? 中共把土地国有化,成了最大的地主。却美其名曰设“农民丰收节”...

蔡楚:愧对孙文广老师

一位四根肋骨被踢断的老人 对中共进行坚决抗争 为言论自由,他不断发出吼声 比他不幸的北大黄立众 曾留下歌谣:政府说得都好听,口口声声为人民。 我农民实在难忍,四两米稀饭照见鬼魂…… 而他只是一位幸存者 幸存者靠什么话下去 靠良心,靠奋不顾身的担当精神 2018年8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