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大饥荒时成都中小学生的零食

大饥荒时缺少糖果,成都中小学生的零食就是海椒面和盐巴。记得那时我们用纸包一点搅合的海椒面和盐巴,上课时也舔一舔。我们把这种零食叫做“莎米”,可以使你暂时忘记饥饿。当时进过嘴的有,芭蕉根、小球藻、糠馍馍、烧老鼠肉、灰灰菜等。饥饿是长时间的,更刻骨铭心。 那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长大后能吃一顿饱饭,即使到1968年已不饿饭了,我在大邑县䢺江区花水湾,还花两元钱买了一只母鸡、炖汤。一次吃的精光,以满足少年...

蔡楚:记忆中的西岭雪山

因杜甫的名句:“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而得名的西岭雪山,在我的记忆中并不只是美,还有片片随风散落的忧伤。 1968年,我曾因修建一口天然气井场的土建设施,而在大邑县䢺江区花水湾生活了一年。土建中队大部分人员,借住在花水湾栗子坪电站的宿舍楼里。我与沙世谦、陈弋、熊德雄等人离群索居,借住在老乡家。这里距离双河镇(现西岭镇)十来里路,周日,我们会步行去买些日用品。 雨天不好施工,我和熊德雄...

蔡楚:我看改革开放四十年

始于40年前的大陆改革开放,并非官媒吹嘘的理论创新和伟大实践,更无什么历史功绩。而是文革让经济濒临崩溃已危及中共政权的安危,启因于毛泽东死后根基浅的当权者稳不住阵脚,高层被逼无奈而开始的被动变革。当时我认为专制如酒桶,毛如桶箍,桶箍崩裂,专制就快要散架。 随着平反、摘帽,允许城乡多劳多得,重新恢复高考等政策的推行,出现了稍微宽松的局面,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也就且看且行。此局面唤醒了当权者的贪腐本性...

蔡楚:《大劫难》书中的人吃人、吃亲生子女、吃尸体...

在这本书中,多位大饥荒幸存者讲述了大饥荒导致人性沦丧到人吃人的恐怖场景。有的是听说过,有的亲眼所见,有的本人就吃过人肉,最惨的是家里亲人被饥饿者吃掉。 编者的童梓平提到一位叫杨学蓉的农民亲生儿子饿死後,他把儿子的大腿肉割下来吃。 另一位编者吴阿宁说,他的妻子田久芬那时年幼,因为脸比较红润,家里就特别担心被人偷走杀了来吃。石丰纲访问的幸存者谈到了三四十起吃人事件,其中十二宗是吃自己的亲生子女。 参...

蔡楚:2019年给在押良心犯寄春节慰问卡

38位在押良心犯通讯地址,请补充、转发。 据维权网2018年12月31日发布《中国大陆在押政治犯、良心犯报告》,指2018年中国有至少879名在囚的政治及良心犯,从统计名单可见,有多名访民、维权人士、律师以及少数民族被抓。 良心犯一个也嫌多。圣诞、新年、春节等假期是中国人权捍卫者的受难日。 补充曹三强牧师关押地址: 云南省普洱市孟连县看守所,邮编665800 谢谢各位关注! 1、刘贤斌,四川省南...

蔡楚:《零八宪章》的300人签署版本

十年前,以自由、民主、宪政为理念,以分权制衡、人权保障等为主张,呼吁国人参与到公民运动中的《零八宪章》问世。《零八宪章》由大陆宪政学者张祖桦、刘晓波等人起草并定稿,迄今共39批人联署,加上台湾联署一千多人,(我记得有一千四百多人,现在名单已删除)逾一万五千人。“签署者留言选刊”已公布111篇。(阅读全文)...

蔡楚:斗草

成都人儿时用来斗草的“官司草”,荥经人叫做“牛筋草”,用来织草鞋,因其耐用。 “牛筋草”有许多故事,“结草衔环”中的结草,就是指用“牛筋草”缠成乱结的典故。 斗草在我心中并未远去。我家草地上,偶尔也冒出几株“官司草”,常勾起我的记忆。 日斜沽酒回,未饮人先醉,突闻杜宇啼,斗草已忘归? 斗草游戏很有泥土味,不用花一分钱,就能使你乐而忘返。这是不局限于成都的儿童游戏, 但各地的称呼不同。成都还有丟窝...

蔡楚:王怡,我的兄弟

互害的泥坑中一灯即明 我的兄弟,你找到了光 今生今世却不愿出走 你同许多兄弟一起 建立秋雨之福家庭教会 防止灵魂的迷失 明知是人质,面对苦难 直到熬成囚徒 你终于有了复活的笑容 潼川王怡,我的弟兄 我不是信徒,巴山夜雨涨秋池 我欠你一个“煽颠”的荣耀 2018年12月14日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蔡楚:老成都的鹅卵石路

老成都除了有悠远的吆喝声,还有甜美可口的井水。如著名的薛涛井、诸葛井等。 锦江两岸和华西坝一带,还有牵动我童年记忆的鹅卵石路或小道。那时,光脚板走鹅卵石路,去锦江里光屁股拌澡是夏天的功课之一。黄昏时分回到竹竿做围墙的家里,五姨妈留的麻辣面条,我能吃一大钵。 老成都多银杏树,银杏树树荫下的鹅卵石路已消失于水泥森林中,成为悠悠梦境。而在查尔斯顿水滨,你能看到橡树树荫下的鹅卵石路,晃如我已回到故居。 ...

蔡楚:初访樵山居

老友贺樵山与余同庚。笔名樵夫,绰号贺半城。乃余从事地下文学的见证人之一,交往逾55载矣。 半城兄系民国后人,喜交友,善雄辩,行文不怕“犯上”,故先后介入成都“野草”和成都“读书会”,几经缧绁苦。 半城兄一家,去年于底特律迁阿尔法利塔。余赴查尔斯顿,返回间偕妻往访,是为记。 ‏ 半城兄与余同为“叫鸡”,当年朋辈切磋,常忘三餐不饱而引颈长鸣。唯兄善经营,下海早,已小康,被二三知己誉为“儒商”。 现今...

蔡楚:小镇秋声

橡子落敲窗棂动,小镇鸡鸣玉盘斜。 屋后溪声逍遥去,一秋一叶落我家。 2018年10月24日 蔡楚摄影并字 (作者提供)

蔡楚:秋意偶成

告诉我,秋天是什么模样? 是不是像她的长发一样不可把握? 而梦寐在一沟秋水中? 它来时,有没有一沟残红? 或是老屋的柿树嫣然? 它的青瓦像秋空中的层云, 刻出一片片白色骨骼, 遗下她忧愁的香气? 2018年9月28日 长发妹的心——秋天的云...

蔡楚:谈中共设“农民丰收节”

从上世纪1958年中共提出:“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以来,中国大地上“又是一个丰收年”的歌舞就充斥於道。就在水稻亩产十几万斤的浮夸风下,造成饿死农民几千万。 中共从所谓“秋收起义”起就利用“打土豪,分田地”这个口号,夺取了政权。 现今,亿万农民的大部分仅有了温饱,中共又设“农民丰收节”。农民不是土地的主人,试问,何谈丰收? 中共把土地国有化,成了最大的地主。却美其名曰设“农民丰收节”...

蔡楚:愧对孙文广老师

一位四根肋骨被踢断的老人 对中共进行坚决抗争 为言论自由,他不断发出吼声 比他不幸的北大黄立众 曾留下歌谣:政府说得都好听,口口声声为人民。 我农民实在难忍,四两米稀饭照见鬼魂…… 而他只是一位幸存者 幸存者靠什么话下去 靠良心,靠奋不顾身的担当精神 2018年8月3日...

蔡楚:孙文广老教授坚持言论自由已五十八年

孙文广教授是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独立笔会会员。文革中曾受到中共迫害,被判刑7年。 蔡楚支持孙文广教授的言论自由权。支持美国之音采访孙文广教授。 孙文广教授要求停止“大撒币”无罪,中共必须停止软禁孙文广夫妻,恢复孙文广教授被停发的教授退休金。 新闻自由,蔡楚支持史密斯议员声援孙文广教授,中共必须停止继续上演任何人质外交与人权侵害! 蔡楚请求公众和推友关注和转发美国之音关于孙文广教授的报道。 谢谢!...

蔡楚:深切悼念沙叶新老先生

著名戏剧家,独立笔会前理事,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沙叶新先生,不幸于7月26日去世,享年79岁。 近年沙老罹患癌症,但他 “不为权力写作。”的风格令我十分敬佩。沙老对中共持诸多批评。曾被大陆高层点名批评。 沙叶新自述:“沙叶新,曾化名少十斤。少十斤为沙叶新(简化字)的右半,可见此人不左:砍去一半,也不过十斤,又足见他无足轻重,一共只有20斤。”沙叶新于1939年出品,因是回族,曾信奉伊斯兰,且又姓沙...

蔡楚:致刘晓波

秋雨中得知你获奖我泪如雨下 仿佛又听到我们熟悉的大磕巴—— 每年六四,skype上你说对不起亡灵 断续的哭泣象这秋雨绵延着牵挂 有人说你软若雨水不够刚烈 有人说你水滴石穿已经幻化 我说不要捧你上祭坛 刘霞喊你回家 2010年10月...

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前,刘霞命运再受关注

德国总理默克尔预计本周四开始对中国进行为期两天的访问,仍遭中国当局软禁的中国已故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的遗孀刘霞,能否如愿前往德国治疗令舆论关注。独立中文笔会会员蔡楚本周二与刘霞通话,刘霞对外界的关心表示感谢。(阅读全文)...

蔡楚主編:刘晓波纪念文集

我期待我的国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达的土地,在这里,每一位国民的发言都会得到同等的善待;在这里,不同的价值、思想、信仰、政见……既相互竞争又和平共处;在这里,多数的意见和少数的意见都会得到平等的保障,特别是那些不同于当权者的政见将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护;在这里,所有的政见都将摊在阳光下接受民众的选择,每个国民都能毫无恐惧地发表政见,决不会因发表不同政见而遭受政治迫害;我期待,我将是中国绵绵不绝的文字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