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在觉康,面向曾焚身的觉沃佛…… ——献给尊者达赖喇嘛85寿诞...

在觉康[1],面向曾焚身的觉沃佛[2], 众声訇然响起。那四句人人会念的 祷词[3],犹如低回的合唱祈求实现。 更长的祝祷文,由一位青年男子 捧经诵读,也多次提及一个尊名。 各种敬供源源不绝。根敦群培[4]说过, 若真心敬供,就献出自己所喜乐的。 (传言中,他将放弃自我的酒奉上) 我在出门前,挑选了一条上乘的哈达, 又在路上买了三支黄色的色金梅朵[5]。 一群边地族人风尘仆仆而至, 举着上金的铜...

唯色:等待的方式有很多——献给尊者达赖喇嘛八十四寿诞...

2019-07-08 图说:拉萨寺院里隐秘画在墙上的尊者达赖喇嘛年轻时的法相。(唯色提供) 等待的方式有很多, 一种是把你画在佛殿外的墙上, 哪怕被干部认出、报告, 画上胡子,把你变成十三世的样子, 但十三世也是你, 你是一世至十四世, 你是之前之后的每一世。 等待的方式有很多, 一种是守住幸存的每一座佛殿, 在空空荡荡的遗迹上, 堆积从山脚下背回的泥土和石块, 重又盖起跟往日一样的僧舍、厨房,...

刘燕子:流亡中的自在——达兰萨拉之行

2020-05-26 2015年的3月的那个上午,阳光的千千只手抹下暖暖的釉彩,在印度北部的达兰萨拉,好友MZ和我夹在几位朋友中间,参加达赖喇嘛同汉人的一场谈话。 MZ和我分别从台北与大阪出发,约定在香港的空港汇合,然后乘坐同一班飞机到新德里,再从新德里北上。然而,我的班机误点误得一塌糊涂,我这个跟屁虫,打的如意算盘是谁有爱疯手机就跟谁走,没带任何通讯装备,跟MZ联系不上,几经周折到香港后眼巴巴...

达赖喇嘛:《刘晓波纪念文集》前言

刘晓波先生是一位中国现代史上人权与社会公平的捍卫者,尤其他对中国的人权、民主、法治等的发展不仅做出了长期的努力,也是明确了解(中共)对西藏社会的不公平与不公正而表示同情与呐喊的中国知识分子中的最佳代表。故此,我对刘晓波先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表示赞同和随喜。 然而,不幸的是没有言论自由的中共统治下,这位诺奖获得者却遭到中共的长期监禁,最后,很遗憾地在病房里告别了人世。对此深感悲痛。 近期,与刘晓波先...

《刘晓波之旅程:从黑马到诺奖得主》将在美国正式发行...

03/30/20 一本纪念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文集即将在美发行, 来自各国的学者、民主人士、政治家以及刘晓波的妻子分别撰文。 美国学者黎安友认为刘晓波在这些亲密回忆和纪念中重生, 美国作家哈金也认为本书既是对刘晓波的个人见证亦是历史见证。 艺术家艾未未表示希望用记忆对抗专制政权的封杀和集体遗忘。 他亦认为刘晓波的思想和价值已远起狭义的「反抗力量」。 (吴亦桐报道) 据独立中文笔会消息,《...

《刘晓波纪念文集》英文版将在美国出版

纪念已逝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文集《刘晓波之旅程:从黑马到诺奖得主》(The Journey of Liu Xiaobo: From Dark Horse to Nobel Laureate)将于4月1日在美国出版发行。各国政治家、学者、民主人士纷纷撰文纪念。(阅读全文)...

唯色: 伟大的五世达赖喇嘛的秘密愿景及其他(下)...

3、 我如痴如醉地沉浸在伟大的五世尊者的故事里。这故事有他的秘密愿景,也有他的世间成就。我因此而获得某种疗愈,在这个特殊的充满不安的时刻……是的,我指的是身陷在一个疯狂的末日般的世界,人人都因看似突如其来,实则必然降至的瘟疫而惊惧不安,更有相当多的生命就像野草,不,就像韭菜,被不只眼前这一种瘟疫的各种大镰刀毫不留情地割去,既飞快无比又无声无息。我差不多整整一个月足不出户,我的害怕比不害怕更多,我...

达赖喇嘛:西藏人民起义37周年纪念文告

西藏人民起义37周年纪念文告 (1996年3月10日) 达赖喇嘛 当我们今天纪念西藏人民起义37周年的时候,我们看到中国政府的政策正在走向全面的强硬。这既体现在它对台湾和香港人民不断挑衅的态度上,也体现在它在西藏的加强镇压上。我们还看到整个亚太地区上涨着疑惧,中国与世界许多其它国家的关系正在恶化。 在这种紧张的政治气氛下,北京当局通过任命一个对立的班禅喇嘛,再次企图把它的意志强加於西藏人民。由此...

王力雄:1959年的拉萨事件

2015-08-23 西藏布达拉宫(AFP/Getty Images) 1959年3月的拉萨事件导致达赖喇嘛及数万西藏难民流亡印度,是西藏问题的标志性事件。其实在那之前,藏人游击战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他们以驱逐汉人为目标,攻打中共机关并杀死中共干部。中共则派遣大军进行“平叛”,在四省藏区肃清藏人反抗者。 武器落后的藏人不是中共正规军对手。四省藏区的叛乱者在围剿下纷纷逃进西藏境内,恐慌如同疫病般在西...

胡平:为什么中间道路?为什么非暴力?

今年4月14日,正在瑞士访问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接见居住在瑞士的藏人时,向藏人再次讲述了中间道路和非暴力原则。 达赖喇嘛说,要解决西藏问题,迟早要和中国政府对话,除此没有其他选择,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提西藏独立,是无法对话的,只能走向对抗,这样不好,没有希望。如果西藏能获得名符其实的自治,对中国政府有利,对藏人也有利。 在我看来,中间道路具有两大优点:第一,它在道义上是正确的,因为中间道路保障...

唯色:尧西达孜的蜘蛛

2017-08-14 尧西达孜:尊者达赖喇嘛家族在拉萨的府邸,今已废墟化。(唯色提供) 尧西达孜:尊者达赖喇嘛家族在拉萨的府邸,今已废墟化。(唯色提供) 那天下午阳光猛烈 照耀在一张张平凡的脸上 脸是金色的,如被点石成金,变得异常宝贵 走过江苏路。是的,拉萨南面的江苏路 这违和感十足的命名,本不属于这里,你懂的 我比他俩年长,是个头矮小的阿佳[1] 我们说藏语。兼说汉语和英语,但我只会汉语和藏语...

王力雄:十三世达赖喇嘛的选择

2015-01-06 十三世达赖喇嘛(唯色博客) 在东方式的朦胧关系中,西藏可以用“架空”方式保持实质上的独立,以表面臣服换取实在利益,一旦被中国纳入明确的主权结构,权力遭剥夺,便失去最大的利益。因此对中国在西藏确立主权,西藏的反应便是彻底摆脱中国。 十三世达赖喇嘛曾把寻找新靠山的希望寄托于俄国。他把俄国当成信奉佛教的国家,从而希望能重现元朝那种结构──西藏人充当精神领袖,一个强大的世俗帝国充当...

唯色:献辞——致尊者达赖喇嘛八十寿诞

从拉鲁湿地看颇章布达拉。(拍摄于2013年10月1日) 那是黄昏将至时分,已是二十年前; 依然记得涌出那些诗句的个体—— 年轻的女子,日益不安于体制的诗人, 却还是顺从单位的安排。幸亏美妙, 因为是去拉萨东边山谷中的温泉洗浴, 各种传说比水池里倏忽而逝的细蛇更稀罕, 更亲切。邻近的小寺,几个阿尼[1]微笑着, 说起古汝仁波切[2]与堪卓玛[3]的语气很寻常。 我再喜欢不过,就像是刚刚遇见。 我活...

唯色:空,或者不空——献给尊者达赖喇嘛82寿诞

1、空法座:修赤 修赤的意思是法座 林卡的意思是林苑 修赤林卡[1]在颇章布达拉[2]的前面 往昔葱茏,簇拥着虬枝右旋的老树,水塘和小桥 稍远有一座方柱形的石碑[3],记载千年前的帝国事迹 那法座,应该是用尽量平整的石块垒成,从缝隙间长出 参差不齐的草,也会开花,而更多的花朵 是远近走过的人们每日供放,香气四溢 这一切都出自我的想象 却也大致符合老人们的回忆。数年前 有过俊美容貌但福报甚浅的贵胄...

唯色:“对不起!”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达赖喇嘛献画——唯色对孟煌的访谈(五)...

2015年7月13日,在德国法兰克福藏人社区为尊者达赖喇嘛举办的八十大寿庆典上,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赠送名为《对不起》的五联油画作品。孟煌在致辞中说:“亲爱的达赖喇嘛尊者,在我身旁是我画的五座塔,中间是西藏的塔,旁边的是汉地的塔,画的名字叫《对不起》。 在这个于我而言意义重大的时刻,这些画早已不只是一道风景。我在此以一个汉人的身份, 对您和您的同胞自一九五九年以来所遭受的苦难,真切地说:对不起!...

唯色:“对不起!”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达赖喇嘛献画——唯色对孟煌的访谈(四)...

孟煌在致辞中说:“亲爱的达赖喇嘛尊者,在我身旁是我画的五座塔,中间是西藏的塔,旁边的是汉地的塔,画的名字叫《对不起》。” 2015年7月13日,在德国法兰克福藏人社区为尊者达赖喇嘛举办的八十大寿庆典上,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赠送名为《对不起》的五联油画作品。孟煌在致辞中说:“亲爱的达赖喇嘛尊者,在我身旁是我画的五座塔,中间是西藏的塔,旁边的是汉地的塔,画的名字叫《对不起》。 在这个于我而言意义重大...

唯色:“对不起!”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达赖喇嘛献画——唯色对孟煌的访谈(三)...

2015年7月13日,在德国法兰克福藏人社区为尊者达赖喇嘛举办的八十大寿庆典上,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赠送名为《对不起》的五联油画作品。孟煌在致辞中说:“亲爱的达赖喇嘛尊者,在我身旁是我画的五座塔,中间是西藏的塔,旁边的是汉地的塔,画的名字叫《对不起》。 在这个于我而言意义重大的时刻,这些画早已不只是一道风景。我在此以一个汉人的身份, 对您和您的同胞自一九五九年以来所遭受的苦难,真切地说:对不起!...

唯色:“对不起!”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达赖喇嘛献画——唯色对孟煌的访谈(二)...

2015年7月13日,在德国法兰克福藏人社区为尊者达赖喇嘛举办的八十大寿庆典上,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赠送题为《对不起》的五联油画作品。孟煌在致辞中说:“亲爱的达赖喇嘛尊者,在我身旁是我画的五座塔,中间是西藏的塔,旁边的是汉地的塔,画的名字叫《对不起》。 在这个于我而言意义重大的时刻,这些画早已不只是一道风景。我在此以一个汉人的身份, 对您和您的同胞自一九五九年以来所遭受的苦难,真切地说:对不起!...

唯色:“对不起!”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达赖喇嘛献画——唯色对孟煌的访谈(一)...

2015年7月13日,在德国法兰克福藏人社区为尊者达赖喇嘛举办的八十大寿庆典上,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赠送名为《对不起》的五联油画作品。孟煌在致辞中说:“亲爱的达赖喇嘛尊者,在我身旁是我画的五座塔,中间是西藏的塔,旁边的是汉地的塔,画的名字叫《对不起》。 在这个于我而言意义重大的时刻,这些画早已不只是一道风景。我在此以一个汉人的身份, 对您和您的同胞自一九五九年以来所遭受的苦难,真切地说:对不起!...

唯色:二十年前的今日,尊者达赖喇嘛认证十世班禅喇嘛的转世化身...

二十年前的今日,即1995年5月14日,在印度北部流亡藏人中心的达兰萨拉,尊者达赖喇嘛认证并宣布西藏境内六岁的更敦·确吉尼玛(又写根敦·却吉尼玛)为十世班禅喇嘛的转世化身。 三天后,六岁的更敦确吉尼玛被失踪,成为“全球最年幼的政治犯”。如今他已二十六岁,下落不明,生死不知。中国政府在当时即任命了另一名男童取代了更敦确吉尼玛,以十一世班禅喇嘛的名义成为今天中国佛协副会长。 BBC资深记者伊萨贝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