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对不起!”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达赖喇嘛献画——唯色对孟煌的访谈(五)...

2015年7月13日,在德国法兰克福藏人社区为尊者达赖喇嘛举办的八十大寿庆典上,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赠送名为《对不起》的五联油画作品。孟煌在致辞中说:“亲爱的达赖喇嘛尊者,在我身旁是我画的五座塔,中间是西藏的塔,旁边的是汉地的塔,画的名字叫《对不起》。 在这个于我而言意义重大的时刻,这些画早已不只是一道风景。我在此以一个汉人的身份, 对您和您的同胞自一九五九年以来所遭受的苦难,真切地说:对不起!...

唯色:“对不起!”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达赖喇嘛献画——唯色对孟煌的访谈(四)...

孟煌在致辞中说:“亲爱的达赖喇嘛尊者,在我身旁是我画的五座塔,中间是西藏的塔,旁边的是汉地的塔,画的名字叫《对不起》。” 2015年7月13日,在德国法兰克福藏人社区为尊者达赖喇嘛举办的八十大寿庆典上,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赠送名为《对不起》的五联油画作品。孟煌在致辞中说:“亲爱的达赖喇嘛尊者,在我身旁是我画的五座塔,中间是西藏的塔,旁边的是汉地的塔,画的名字叫《对不起》。 在这个于我而言意义重大...

唯色:“对不起!”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达赖喇嘛献画——唯色对孟煌的访谈(三)...

2015年7月13日,在德国法兰克福藏人社区为尊者达赖喇嘛举办的八十大寿庆典上,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赠送名为《对不起》的五联油画作品。孟煌在致辞中说:“亲爱的达赖喇嘛尊者,在我身旁是我画的五座塔,中间是西藏的塔,旁边的是汉地的塔,画的名字叫《对不起》。 在这个于我而言意义重大的时刻,这些画早已不只是一道风景。我在此以一个汉人的身份, 对您和您的同胞自一九五九年以来所遭受的苦难,真切地说:对不起!...

唯色:“对不起!”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达赖喇嘛献画——唯色对孟煌的访谈(二)...

2015年7月13日,在德国法兰克福藏人社区为尊者达赖喇嘛举办的八十大寿庆典上,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赠送题为《对不起》的五联油画作品。孟煌在致辞中说:“亲爱的达赖喇嘛尊者,在我身旁是我画的五座塔,中间是西藏的塔,旁边的是汉地的塔,画的名字叫《对不起》。 在这个于我而言意义重大的时刻,这些画早已不只是一道风景。我在此以一个汉人的身份, 对您和您的同胞自一九五九年以来所遭受的苦难,真切地说:对不起!...

唯色:“对不起!”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达赖喇嘛献画——唯色对孟煌的访谈(一)...

2015年7月13日,在德国法兰克福藏人社区为尊者达赖喇嘛举办的八十大寿庆典上,中国艺术家孟煌向尊者赠送名为《对不起》的五联油画作品。孟煌在致辞中说:“亲爱的达赖喇嘛尊者,在我身旁是我画的五座塔,中间是西藏的塔,旁边的是汉地的塔,画的名字叫《对不起》。 在这个于我而言意义重大的时刻,这些画早已不只是一道风景。我在此以一个汉人的身份, 对您和您的同胞自一九五九年以来所遭受的苦难,真切地说:对不起!...

唯色:二十年前的今日,尊者达赖喇嘛认证十世班禅喇嘛的转世化身...

二十年前的今日,即1995年5月14日,在印度北部流亡藏人中心的达兰萨拉,尊者达赖喇嘛认证并宣布西藏境内六岁的更敦·确吉尼玛(又写根敦·却吉尼玛)为十世班禅喇嘛的转世化身。 三天后,六岁的更敦确吉尼玛被失踪,成为“全球最年幼的政治犯”。如今他已二十六岁,下落不明,生死不知。中国政府在当时即任命了另一名男童取代了更敦确吉尼玛,以十一世班禅喇嘛的名义成为今天中国佛协副会长。 BBC资深记者伊萨贝尔·...

唯色:来自境内祈祝尊者八十大寿的视频

2015-03-10 图片: 赛格寺(唯色博客) 图伯特藏历木羊新年与中国农历春节相撞同一天,即公历(或西历)2月19日。第二天,从Facebook上看到一个来自境内藏地的视频。确切地说,来自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 我如何用文字来描述这个令人惊讶丶令人鼓舞的伟大视频呢?它展现的是在阿坝县四十二座藏传寺院之一的赛格寺,属于觉囊派重要寺院,位于阿坝县城以东一公里的哇尔玛乡,在...

王康:《我将归来》断想——纪念达赖喇嘛流亡60年

2019年3月10日,达赖喇嘛流亡印度并将藏传佛教宏扬于世,整一甲子。接陈奎德博士讯息,拟前往华盛顿“中国劳改基金会”参加“达赖喇嘛流亡60周年纪念座谈会,别有感触。 九年前,巨卷国画《浩气长流》已绘制800多公尺,正与台湾“国家文化总会”商定于2010年7月7日在台北“国父纪念馆”举行首展式,五年艰辛劳作终可见天日。 突然想到,抗战胜利固然伟大,建国与和平更为不易。于是遴选88名诺贝尔和平奖得...

严家祺:在达赖喇嘛流亡60年华盛顿纪念会上的讲话

2019-3-28 尊敬的Ngodup Tsering先生: 尊敬的Phagpa tsering先生: 尊敬的夏明教授: 尊敬的每一位会议参加者: 在达赖喇嘛流亡60年纪念会上,我要讲三句话。首先,我要讲,达赖喇嘛是人类5千年文明史上,流亡时间最长的流亡者。达赖喇嘛说,印度是佛教的发源地,是他心灵的故乡。但流亡者心中总是包含着回到家园的意愿。达赖喇嘛60年来,始终没有放弃回到自己家园西藏的努力。...

唯色:四首歌词与五十八年前的今日

1959年3月17日夜里,尊者达赖喇嘛离开拉萨,踏上流亡之路,今已五十八年。 “……天黑以后,我最后一次来到专门供奉大黑天的佛坛前,他是我的护法。我推开沉重而吱吱作响的门,走进室内,顿了一下,把一切情景印入脑海。许多喇嘛在护法的巨大雕像的基部诵经祷告。室内没有电灯,数十盏供灯排列在金银盘中,放出光明。壁上绘满壁画,一小份糌粑祭品放在祭坛上的盘子里。一名半张面孔藏在阴影里的侍者,正从大瓮里舀出酥油...

胡平:达赖喇嘛退休不是垂帘听政

今年3月,达赖喇嘛正式宣布退休,即不再担任政治领导职责。我们知道,自2001年民选首席部长以来,达赖喇嘛便处于半退休状态,除了在一些文件象征性的批示之外,全部实权都交给首席部长,形同虚位总统。现在则是交出全部世俗权力。 达赖喇嘛这一宣布引起各方面的关注。舆论普遍认为,此举意味着藏人在民主化上的重大推进,是政教的彻底分离。意义十分深远。 中国政府说这是“欺骗国际的把戏”。这种指责毫无道理,因为达赖...

廖天琪:北京在西藏采取政治同化、经济掠夺的野蛮政策...

作者 法广 播放日期 10-03-2019 图为西藏流亡宗教精神领袖达赖喇嘛2009年9月1日对高雄信众发表讲话/路透社照片 今天是3月10日,西藏抗暴起义迎来60周年。60年来,西藏局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藏人的处境却始终受到多方质疑。德国西藏动议组织负责人藏人格拉夫曼斯(Axel Grafmanns)表示:藏人受到很大的孤立,需要得到声援。今天,全球多个支持西藏权益的组织纷纷在多个大城市...

夏明新书从汉族角度阐述西藏中间道路

2019-01-15 旅美华人学者夏明在刚刚由雪域出版社出版的新书《高山流水》中,集结近十年对西藏问题的研究,以汉族角度诠释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主张。夏明告诉本台,他要将此书献给达赖喇嘛和追随他的西藏人,以纪念藏人流亡、抗暴六十周年。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夏明,15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表示,他认同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的主张,就是争取在中国宪法框架下享有名副其实自治的诉求。 他自认是被达赖...

丁一夫:五十年前,法拉奇采访达赖喇嘛

2019年是达赖喇嘛尊者流亡六十周年。1959年达赖喇嘛出走印度而流亡的时候,是24岁。今天,84岁的达赖喇嘛仍然在印度和世界各地旅行,弘法讲经,接见从国际政要到难民和穷人的各种人,宣讲世俗伦理和普世责任的思想。西藏流亡社会在达赖喇嘛指导下,在艰难困苦下生存下来,保存了西藏独有的宗教、语言和文化,并且成功地建设起民主政治制度。六十年来,达赖喇嘛做到了当年逼迫他逃亡的人想象都想象不到的事。 这六十...

刘晓波:解开西藏死结的钥匙

在力雄的记载中,他对四次见面过程的详尽描述,在为读者提供了平易亲切而又睿智高贵的达赖喇嘛的个人形象之外,更令我感动的是力雄那种始终如一的韧性、发自内心的对西藏文化的热爱、良知闪烁的忧患意识和提供可操作解决方案的智能。(阅读全文)...

胡平:中共当局无权插手达赖喇嘛转世

9月23日,达赖喇嘛在流亡驻地达兰萨拉的一个宗教大会上,就转世问题发表声明和讲话。 达赖喇嘛以宗教领袖的权威身份,扼要地说明了转世的观念、转世制度的来源和转世灵童的寻访方法。他强调:达赖喇嘛的转世问题是宗教事务,任何政治权威都无权干涉。 不错,在清代,有几个皇帝用金瓶掣签的方式介入了达赖喇嘛的转世认证;但实际上也只有一两位达赖喇嘛真正经过金瓶掣签认证,多数达赖喇嘛,包括现在这位达赖喇嘛,即十四世...

唯色:无护照的我见到了尊者达赖喇嘛

七年前,我的散文集《西藏笔记》里写到在一张合影上,从拉萨悄悄地去达兰萨拉的一对藏人父子,“神态谦恭地候于两侧,而被拥于中间的,正是所有虔诚的藏人最熟悉、最亲切、最渴望的人——达赖喇嘛”,因为这句话,以及几篇触及现实的文章,被当局认为有“严重的政治错误”,“存在赞美十四世达赖喇嘛、十七世噶玛巴,崇信和宣扬宗教等严重的政治立场、观点错误。有些篇什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进入某种政治误区。”之后我被解除公职,...

王力雄:从达赖喇嘛的政府到民主政府

西藏流亡政府一直被称为“达赖喇嘛的政府”。《西藏流亡藏人宪章》明文规定“政府最高权力属于达赖喇嘛所有”。现在达赖喇嘛放弃了这种权力,是希望流亡政府从此成为全体藏人的政府,而不再是达赖喇嘛的政府。 有藏人评论,达赖喇嘛放弃了政治权力,也就可以不再充当流亡政府的抹布。虽然他多年并不实际主政,但是流亡政府的官员往往爱把任何事都说成达赖喇嘛同意。这种同意有可能只是达赖喇嘛按名分履行程序时的签署,并未实际...

王力雄:达赖喇嘛隐退对流亡政府的影响

达赖喇嘛卸掉西藏政府的政治职务,被视为流亡西藏彻底完成民主化的标志。虽然他实际上已长期不参与世俗政府的工作,但他的正式卸职还是会带来一些变化。 有的变化是形式,只需更换一下程序,无足轻重。实质性的变化,主要在达赖喇嘛以往掌管的藏中会谈可能带来的影响。 以往会谈,藏方代表的身份是达赖喇嘛特使。那身份具有微妙地位,可以视为私人性质,因此被中方所接受,也是中方始终称呼“达赖喇嘛私人代表”的原因;但同时...

唯色:达赖喇嘛在汉人的心中是怎样的?

自由亚洲电台中文部主持人、作家北明女士,在采访中问我,达赖喇嘛在大陆普通汉人的心中是怎样一个人?达赖喇嘛自己如何看待、如何感受中国百姓对他的看法? 这让我回到了去年三月的西藏事件,它在西藏的历史上具有难以估量的意义。它不但成为藏人集体记忆中重要的一页,也第一次很清楚地凸现了藏民族在中国的处境。由于在中共强大的话语权的控制、遮蔽和曲改下,许多中国人受到当局的那种妖魔化、标签化、污名化的宣传影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