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之: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论作为思想家的陈寅恪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陈寅恪先生是举世公认的二十世纪中国伟大的史学家,但是很少有人注意到他还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位杰出的思想家。即使某些极其钦佩陈先生的学者在称扬他在学术上的成就的同时,还要特别指出陈先生“并不是一个思想家”。 然而在临近世纪末的时候,我们却要看到陈先生乃是中国本世纪最杰出的思想家之一,他的思想的光芒将照耀中国人进入二十一世纪,也许直到永远。 陈寅恪在1929年所...

易中天:劝君免谈陈寅恪

一、不该热的热了起来 已故历史学家陈寅恪在辞世多年后忽然成了文化新闻的热点人物,似乎是一件没什么道理的事情。 史学不是显学,陈先生也不是文化明星、大众情人。没错,这些年文坛银屏上是有不少“历史”,而且上演得轰轰烈烈,风头十足,好像全国人民都有历史癖,也没患过健忘症似的。然而最走红的“历史小说”和“历史剧”又是什么呢?《还珠格格》和《雍正王朝》。前者已自己坦言是“戏说”,后者则被史学界斥为“歪说”...

朱达志:陈寅恪若活到今天,会不会跟我一样只能写写“论‘恪’字的三种读法”...

闻道无先后 2019-10-07 陈寅恪先生仙逝50年了。本来想说说他那个“对科学院的答复”,但这个念头刚出现一到两秒就立马被在下自我审查掉了。开什么玩笑啊,这是什么时代,就算你敢写出来,它会给你放出来吗? 那就说说跟陈先生直接相关的一桩小趣事吧。大家应该都有这样的赶脚:很多人提笔忘字,另一些人则专念别字。——嗯,是“白字”还是“别字”?好像两个都对。 举一个很常用的词“反省”,它正确的读音是f...

葛兆光:陈寅恪世家

清华大学王国维纪念碑周围松柏蔽日,走到这里就感到一种宁静。因为在清华园教书的缘故,每每路过,总在这里转上一圈。碑文,是陈寅恪先生所撰,那上面的一些话,像人常常征引,几乎成了名言的“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像末尾那并不十分工整却有多少感慨的诔词“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已经读得很熟了。近来,读到有关陈寅恪家世的一些资料,总觉得这些话似乎有来历,因为郭嵩焘在给...

余英时:为什么陈寅恪一生没有写过通史?

余英时先生始终在学院之中,任教多所名校,而在学术研究中,一直以中国史为主业,其专书和论文几乎贯穿了中国历史上的每一个时代,对“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传统观念有独到的看法。在接受本报独家专访的下篇,余先生阐述了“大学之理念”,也解答了“余英时不写通史”的问题。 “大学”:大学还得靠民间力量 美国的教育是最重要的进步资本。中国传统的说法就是要“藏富于民”,就会出现私立大学。美国私立大...

余英时:陈寅恪研究因缘记

——《陈寅恪晚年诗文释证》增订本序 余英时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讲座教授 江湖寥落尔安归 代下注角 发皇心曲 陈寅恪的“晚年心境” 政治与文化 以陈寅恪解陈寅恪 《陈寅恪晚年诗文释证》在我个人的生命史中具有非常独特的意义。现在第三次增订刊行,我想略述书成的经过,并对先后关心过它的朋友──包括相识与不相识的──表示我的感谢。 首先我要说明,我从来没有过研究陈寅恪的打算,这本书从萌芽到成长都是意外。而且...

萧功秦:陈寅恪为什么没有写出中国通史

有一位研究生小P来信说,“最近一期的《读书》上有文章说,陈寅恪如果写出了他的《中国通史》,也许轮不到黄仁宇提出大历史观了。我以为不然。陈寅恪常年深陷书斋,沉迷于故纸之中,想弄出个大历史观来恐怕是困难的。我这样说不知道对不对,请老师指点。” 我回信说,很高兴他有这样独到的观察力。一个学者如果不能在对现实的关怀中产生思想为基础的洞察力,是无法完成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中国通史的,至少写不出通古今之变意义上...

民国时期最著名的四篇演讲(陈寅恪、蔡元培、胡适、章太炎)...

第一篇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陈寅恪 我的思想,我的主张完全见于我所写的王国维纪念碑中。王国维死后,学生刘节等请我撰文纪念。当时正值国民党统一时,立碑时间有案可查。在当时,清华校长是罗家伦,是二陈(CC)派去的,众所周知。我当时是清华研究院导师,认为王国维是近世学术界最主要的人物,故撰文来昭示天下后世研究学问的人,特别是研究史学的人。 我认为研究学术,最主要的是要具有自由的意志和独立的精神,所...

李对龙:归宿

您的归宿 旅游地图上寻不到 路牌标识也将您遗忘 清扫落叶的老者含混的指引 踩着晨光穿越走廊 草地上摆着一把藤椅 据说那个人曾于此休憩 藤椅摇晃出权力的阳谋 如今却成为游客拍照的道具 坐在上头摆着历史的Pose 我撇过暴君的椅子 踏过石径、路阶和竹桥 小心翼翼 冒昧惊扰您长眠的幽深 没有了时代变迁的颠沛流离 没有了马克思、共产党和红卫兵 没有了大字报、高音喇叭和批斗会 您的归宿如此清幽 树影、鸟鸣...

汪剑白:陈寅恪之魂

旅居西班牙的黄河清先生向本刊推荐了广州作者汪剑白的这篇文章,并写了如下话句: “我在编辑《往事微痕丛书》时得阅来稿《陈寅恪之魂》。虽然我早就拜读过《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还是一口气读完了这个‘短篇历史小说’。事后我了解到作者是毕业于中山大学历史系的当年陈寅恪的学生。他用这种类小说形式来写纪实的历史,除了身体不便,难以采访证实诸细微关节外,更主要的原因是,原来派去监视陈寅恪,现在自称是陈寅恪的学生...

刘晓波:青楼中的真人性

陈寅恪先生所作《王国维纪念碑铭》,仅有253个字,却反复用到“独立”和“自由”二词,特别是最后一段,与其说是对挚友王国维的评价,不如说是陈老先生的自勉:“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章。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继续阅读)...

刘晓波:青楼中才有真人性

陈寅恪先生所作《王国维纪念碑铭》,仅有253个字,却反复用到“独立”和“自由”二词,特别是最后一段,与其说是对挚友王国维的评价,不如说是陈老先生的自勉:“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章。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继续阅读)...

傅正明:自由表达的先驱

——珈音与陈寅恪之比较 悟得人生万法空,真醇笑语乐寰中! 休言真主招安意,揭竿诗旗映酒红! 这是波斯十二世纪的大诗人哲学家和科学家奥玛珈音(Omar Khayyam)的《鲁拜集》中的一首四行诗,属于笔者所译五卷本《鲁拜诗词新译五百首》的集外拾遗。珈音处在突厥人入主波斯的塞尓柱帝国,虽然一度在朝廷主持历法改革,但很快受到排挤打压,颠沛流离,最后在故乡聚徒讲学,饮酒作乐,逍遥自在,并且以四行诗冷嘲热...

刘自立:吴(宓)、陈(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新诗自五四始;而新文言体新古诗则远自五四;有一说,开始于黄遵宪;这个分水岭说,可以讨论。但是,我们现在则说的是,关于一般而言的史实由诗和以诗求史——这个由陈寅恪大师再提昌之观点——这个观点自然含及寅恪大师所谓古文运动之“文起八代之衰”之诗歌-之小说方法和写实精神。也就是一诗一事,一诗一念。这个观点,在寅恪关注钱谦益注释杜甫诗歌之采诗庇史观念中,得一继承。于是,诗歌求史之观念,是不是就是看待诗歌内...

陈奎德: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一、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叶,由于一本传记《陈寅恪的最后20年》在中国大陆一纸风行,中国社会对于已去世多年的著名史家陈寅恪的学术和人品产生了极大兴趣。过去,陈寅恪虽然是一位蜚声中外学界的大学者,但其声名从未越出过学院的门墙之外。然而随着该书以及其他有关陈寅恪的文集和相关文献出版,他的声名越出学院围墙,广为传播。虽然北京当局的报刊所刊此类文章并不算多,但在知识界内部,学人交相传阅,极口称颂,出现了一...

吴定宇:陈寅恪之死

节录自《守望:陈寅恪往事》,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4年版,本文内容经作者适当调整 。 一 1965年初,江青和上海市委文教书记张春桥共同策划,姚文元执笔,炮制出杀气腾腾的《评新编历史剧》,并在1965年11月10日的上海《文汇报》上发表,对剧本及其作者吴晗,上纲上线,大张挞伐。这篇文章的发表是一个信号,预示着一场连续十年的浩大劫难,即将降临在神州大地上。 吴晗(1909~1969)出身寒微,聪...

吴定宇:陈寅恪滞留香港前后的生活与风骨

原载于《守望:陈寅恪往事》,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4年版。本文经作者略作文字调整。 一 1938年陈寅恪随西南联大西迁昆明不久,发生一件几乎改变他生活的大事。这件事在中国学术界、教育界,都产生很大的影响。 早在1935年,英国牛津大学的汉学教授苏维廉(William Soothill) 去世。牛津大学便在物色汉学教授。经吴宓、胡适和法国著名汉学家、世界东方学研究权威伯希和、以及遴选委员、伦敦大...

詹谷丰:跪拜和二郎腿——那个时代书生的姿势

原标题:陈寅恪跪拜王国维、胡适在蒋介石面前的二郎腿 有些姿势,是属于一个时代的。其实,坐、卧、起、立、跪,乃至作揖、鞠躬、握手,所有的动作,都是心灵的姿势,都需要一根骨头支撑。没有了骨头,卧床的身体,也只是一具皮囊。 下跪 在人前下跪,我一直以为是奴才的姿式,是软骨的病状。1912年,中华民国政府以庄严的法律形式正式废除延续了千年的跪拜礼,和1949年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

吴定宇:陈寅恪在1958年

摘要 1959年,历史系招收隋唐史专业研究生,系上敦请他担任导师,他感到在学术不自由的政治气氛下,没有一种安全感而加以拒绝。他说:“1956年时把我当专家,1958年说我贻误青年,现在又让我做专家,难保再过些时候又说我贻误青年。” 在陈寅恪一生中,1958年是备受人们关注的年代之一。那么,这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是如何应对的?这些事情对他的教学、科研与心理有何重大影响?本文勾稽当时的官方文件...

林方之:三百年来唯有陈寅恪

更新于︰2014-11-16 陈寅恪(1890~1969)生于湖南长沙,历史学家、中国古典文学大师,留学欧美,通晓二十种语言,中研院院士,晚年目盲身残二十年,文革中被迫害致死。 今年十月七日,是陈寅恪先生被迫害致死四十五周年。 陈先生是当年清华四大哲人之一(另三人是叶企孙、潘光旦、梅贻琦),又是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四大导师之一(另三人是王国维、梁启超、赵元任)。在中国百年学术史上,他是真正的学贯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