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朱利峰的民主型人格

Share on Google+

历史上任何时期的反对派,个性和人格都各有不同。有民主型个性的反对派,也有专制型个性的反对派。当今中国民运群体也同样如此。尽管很多人口头上都高喊自由民主,但是骨头里面,是民主型人格类型还是专制型人格类型,大有分野。

民主型人格类型,有真正的爱心,有宽容的心态,能够和众人协调合作,这种爱心的泛化,逐渐扩展到爱整个人类,包括能够真正宽容那些迫害他们的专制势力,宽容那些攻击毁谤他们的异议。

而专制型人格类型则正好相反,这种人格类型以仇恨为心理基础,开始是仇恨不公或迫害者,逐渐仇恨泛化,仇视或者几乎仇视一切,独断主义成了它的灵魂,这个也不好,那个也不对,这个也是作秀,那个也假冒,仿佛天下就他一个人是真理的尺度,似乎除了他自己再没有人能够领悟真理,这种病态的独断主义人格,必然从灵魂上走向专制主义。这种类型的人格主体,如果掌握武力,就会用刀杀人;如果还没有权力在手,同时有点杂碎知识,那么就会用笔杀人;如果没有经历过基本的教育,连文章也不能写,那么在人群里,同样是挑三拣四,横冲直撞,逢人易发牛脾气,直到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这样的人菜场里经常看到,前几天江宁新区的一个菜场里,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无论众人如何劝说,一个具有病态专制人格的妇女,攻击,她人打闹了很多回合,就是不甘心罢休,被伤害者多次表示忍让妥协,她还是无事生非,攻击性叫人头疼。用刀、用笔、用手伤害人类,是这种病态人格无法避免的不断的冲动。毛泽东和张献忠的人格类型就是最典型的病态的专制人格类型。

朱利峰先生与这种病态的专制型人格类型,大有不同。尽管他天生一腿有一点伤残,但是他的心灵是健全的,因为他足够的爱心,由此而来的发自心灵深处的宽容,很容易相处,有非常好的合作精神,义利之间,义字当头。朱利峰才二十六岁,20岁前到英国留学,后来到了美国斯坦福大学攻读医学硕士学位,自小而厌恶专制腐败,向往自由民主,留学期间,接触更多人士和更过民主宪政的知识与信息,便逐渐走向职业化的民运道路。

2001年,他陪同王炳章到了泰国,因为外界传闻王有谋炸中共住泰国使馆,结果他们被泰国警方拘禁,查无此事,王炳章获得释放,而朱利峰继续被关押了一年,而后被中共引渡回大陆,以劳教的方式继续关押到今年春天。

在金华十里铺劳教所,利峰吃尽了苦头。警察剥夺他获取知识的基本人权,不容许他看书,因为带书还延长他七天拘禁期;剥夺他腿部残疾者应该享有的受照顾的权利,强迫他长期一天十二小时的站立,所干的是苦活。就是这样的受迫害折磨的恶劣环境,也不能损害他的爱心,在一起被监禁的政治异议人士范子良有病,窝床不起,无法料理自己的生活,利峰一直负担照顾之任,洗衣服,持汤水,直到病愈。

今年春天,利峰出狱了。他和很多刚刚出狱的朋友一样,都急于在经济上有个起色,但是也和很多朋友们一样,四周警方的监视控制,有蛛网之势,象章鱼触角,导致他经商很难成功。

夏天,他自故乡浙江绍兴出发,北上拜访了林牧老先生,在北京也和朋友们短暂交流,回到故乡,就遭到警察的传唤拘禁,当然这种传唤拘禁,是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中国的司法机构,经常将法律规定抛弃在一边,司空见惯了。利峰和我们一样,经常是这种违法执法的牺牲品。

前不久,他的私人生活同样遭到干涉。《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七条一规定:“任何人的私生活、家庭、住宅或通信不得加以任意或非法干涉,他的荣誉和名誉不得加以非法攻击。”但是警察在他的女朋友面前,多次说他的坏话,说什么你知道他是什么人?总之目的是拆散他们,扰乱利峰心智。这种随意毁谤异议人士荣誉的做法,在大陆到处可见。

泰国的看守所,浙江金华的劳教所,种种政治迫害和生活不便引起的苦难,都不能摧毁利峰的民主型人格,他仍然宽容,平和,以爱心对待事物,谈到如何对待台独时,我们意见是一致的:我们反对台独,但是我们不反对他们持有主张的权利;在谈到劳教所警察恶意折磨他时,他只是淡淡一笑,说:“病态的制度导致病态的人格,党文化是暴力型的心灵和行为的温床,狼奶养育出来的个性,总是攻击性为主流。只有制度变革,文化才能有大的变革,那个时候,中国国民的整体人格,才能逐渐走向更加健全。”

杨天水于南京东山

2005年9月16日

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41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