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05日

1919年爆发的“五四”运动,是中国社会现代性建设的开端。所谓现代性,就体现在民主与科学这两个宏大宗旨上。其中,科学代表着理性和逻辑,其意义不亚于民主。

我们都知道,在一个社会中,不建立起关于民主和科学的最广泛共识,就很难建构起完整的现代国家。而在中国,这个任务始终没有完成。九十五年过去了,民主与科学仍然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价值,这个令人浩歎的事实,也反映出建立这样的价值,是一个艰难的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就叫做启蒙。

有一幅漫画非常具有启发性:一条木板横在悬崖边,探出悬崖之外的那一头站着统治者,另一头站着人民。统治者对人民指手画脚,人民只能面对。只有一个人试图走下这个木板,大多数人只是漠然面对统治者的横暴。其实,如果大多数的人,追随那个觉醒者走下木板的这一头,另一头的统治者就会立刻因为失去平衡而跌下万丈深渊.但是问题就在于,大多数人只看着统治者,没有意识到选择权是在自己这边:只要抬腿离开,胜利就可以到来。这幅政治漫画告诉我们的深刻道理就是,我们这个社会不进步,不是因为人民没有力量,最大的问题,是人民不知道自己有力量。

而要让人民知道自己有力量,这个努力,就叫做启蒙。

启蒙,不仅仅是思想建设,也需要行动的示范。从“五四”到新文化运动,从“二二八”到美丽岛,从“六四”到新公民运动,历史上很多先进所做的努力,本身就是一种行动的启蒙。这样的启蒙,就是用自己的行动给社会做出示范,告诉大家,人民是有力量的;面对政府的压制,我们并非束手无策。这样的启蒙,就是要在黑暗中去寻找光明,给大家以希望。

但是还有一种启蒙,是要到光明中去寻找黑暗。今天的台湾,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启蒙。

说是光明,也是相对而言。相对于中国,台湾已经进入了启动民主化建设的饿阶段,专制统治的黑暗时期已经成为过去。这样的时代,是不是就不需要启蒙了呢?当然不是,而且甚至更需要。

因为虽然旧时代结束了,但是改革制度容易,改变思想困难.政权已经轮替两次,但是在台湾,保守的,甚至是倾向于专制的思想观念,在社会中还是所在所有。这一次太阳花学运中,我们看到种种言论,例如“希望政府戒严”,“学生是红卫兵”,这样的言论的存在,我们平时看不到,但是一旦社会事件发生,就会呈现出来。这使得学运彷彿一面照妖镜,让我们看到了这些民主社会中残留的专制渣滓,这些光明中的黑暗。

它说明,民主建设任重道远,我们只有从思想观念,生活方式,思维方式等等方面去真正普及民主与科学的普适价值,逐渐杜绝反民主,反智,反人性的东西,才会有真正的民主巩固。

而且,正是在已经民主化的社会中,大家更容易放松警惕,而忽视那些旧思想,那些专制言论对社会的危害。而民主的制度,某种程度也成为这些旧思想的保护伞。所以,越是在已经开始民主进程的社会,越需要我们更加努力地去寻找这些光明中的黑暗,然后去抵制,去批判,去消除其影响。

可见,从五四到现在,启蒙这项工作,仍然不能松懈。

文章来源:苹果即时

By editor